第4564章 接待任务

第四千五百六十四章 接待任务

军地要搞好关系,但是很多时候,还是要避嫌,尽量避免政治和经济上的实质性往来。

陈太忠很清楚,孙淑英的五千万,花到哪里都是花,而且不管花到哪里,部队上也得给她活儿——有种你不给试一试。

所以说,孙总愿意把这个钱花到北崇,这就是给他陈某人面子。

至于说北崇的军用机场只是一个概念;将来跟省军区交涉要设施,也存在一定的程序,对陈太忠来说,那真的不是事儿,甚至不用花一分钱——前提是,只要他那时还在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这是个大事,孙淑英又扔进五千万来。

忙完这个事,轻薄桃花小太妹就又找过来了——她想在疗养院定个房间。

陈太忠此刻,已经了解到了这女娃娃的来历,她的父亲是磐石大学的一把手刘旺,而她的祖父,则是曾经的文化部部长。

按说这样的家庭,怎么也不可能出现一个小太妹,但是符莞儿同学是私生子。

刘旺刘校长在文革时,因为父亲的原因被连累,然后同妻子离婚了,两个孩子也跟着妻子走了。

后来的事情,不用笔者赘述,刘校长咸鱼翻身了,他的妻子幡然悔悟……也晚了,她在文攻武卫中被一支红缨枪戳穿了腹部,勉强支撑了几年,也就是没让刘旺两个孩子饿死。

过去的事儿就不用再说了,刘旺平反之后,不知道怎么的,跟一个女学生勾搭上了,怀了一个孩子,他有心再续弦,却被自己的孩子和社会舆论所绑架——不许你再娶了,师生恋,这是不道德的。

在符莞儿出生的那个年代,上世纪八十年代。师生恋确实是不道德的,而符莞儿的母亲本以为自己能是例外,得知自己不能被承认,又被人耻笑为不要脸,于是上吊自杀,只留下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女婴。

在小符同学看来,自己的出生。完全就是个杯具,所以打小她就极其地孤僻。初中时候又被小混混骚扰,最后她终于爆发,一砖头拍倒那个家伙之后,悄悄跑回外婆那里,打算偷点钱之后浪迹天涯。

不成想她才出门,被外婆撞个正着,老太太一听外孙女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跑到刘旺那里破口大骂。

刘校长本来对女儿就有歉疚,一听这话就恼了。亲自带着他的学生——警察局副局长去抓那小混混,那小混混本来还要找人报复,结果他和他找的人,全部被关进警察局。

狠狠地折磨了这些人两天,刘旺最后才说,什么时候你们把我女儿哄开心了,什么时候放你们出去。

小符同学经此一事。就确定了她在学校大姐大的地位,其间还有人不听话,她就又打电话给她老爹——姓刘的,有人欺负我,你管不管?

她知道老爸对她不错,但她是外公外婆抚养大的。整天耳朵里听的,就是她母亲死得多么惨,所以她有事没事,就要折腾她老爸。

奇葩的是,她混社会,可学习还特别好,正是所谓的“私生子聪明。混血儿漂亮”,上大学都够水木的分,她就是偏偏要上磐石大学,好就近折腾她老爹。

上了大学之后,她是天天迟到早退,经常一个月就不见人影了,可是考试还能过,老师们有点受不了,反应到校长那里,刘校长也挺无奈,就问女儿,怎么样你就能老实了?

给我买辆奔驰,再给我五百万让我做生意,小符同学要的也不多,刘校长是两个上市公司的董事,不差钱。

奔驰到手,她就天天开着奔驰上下学,刘校长说你这么张狂不合适啊,结果小符第二天就消失了——她又旷课了。

反正就是这么一个问题孩子,所有的老师都知道,这孩子不但漂亮而且聪明,本质上也不坏,就是不肯好好学——这是刘校长作的孽啊。

所以符莞儿也算是“坑爹”一族,但是刘旺的仕途并没怎么受到影响,从副校长到校长,然后磐石大学又升为副部级。

刘校长这就算是副省级干部了,而他门下弟子又多,京城里他老爹还有些老朋友,在磐石算是相当超然的存在,也真没人惹得起符莞儿。

小太妹现在都在上大二,但她就是不去学校,这次来恒北玩,看到疗养院不错,就想着招呼外公外婆过来住一阵。

这些八卦,都是陈太忠一点一点听说的,女孩儿挺不幸,也算是帮北崇传递过消息,但是天底下不幸的人多了,他哪里一一同情得过来?

疗养院的名额,事关北崇的制度,他是不会同意网开一面的,不过怎么搞的,畅玉玲跟小符挺谈得来,她说走我的指标好了。

随着疗养院二期工程的完工,区里主要领导,在疗养院都分到了指标,同一时期内,可以安排不超过两套房间的插队——区里发展了,陈书记当然要考虑追随者的福利问题。

四月份的时候,北崇收到了接待任务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孟宪华要来恒北考察,北崇的物流中心、苎麻厂名列其中,清阳河水库做为典型的跨省合作项目,也在考察之列。

这一下,北崇又难免鸡飞狗跳,尤其是物流中心这一块,闲杂人真的太多,陈太忠一直在抓这个地方的治理,但是这种大宗货物频繁进出的地方,乱糟糟是必然的,这是物流中心的功能和性质决定的,不忙乱就是生意差了。

而且这种地方,再怎么抓都难免突发事件,此次有部委的领导来,必然是要严加整顿。

事实上,就算大力整顿,物流中心也没变得有多好,靳毓宁建议,要不然咱们组织一些基层干部,到时候在现场冒充群众,也好随时维护秩序。

没必要,杜书记来的时候,咱们也没这么做,陈太忠否定了这个建议。

可杜书记是咱们省的,这次来的是京城的,靳毓宁据理力争,接待上级的时候,这样做也是惯例,咱只是想糊弄过去,又不是真要巴结谁。

他看见什么,就是什么,咱没必要劳民伤财,陈太忠的态度很坚决,正经是物流中心的严抓,要长期化规范化制度化,不能搞一阵风。

四月九号,孟主任来到了恒北,十一号中午抵达北崇,陪同他的有常务副省长、省政府副秘书长、水利厅和交通厅厅长,以及省发改委副主任。

孟宪华的第一站,就放到了物流中心,今天中心的物流量格外地大,看起来真的有点忙乱,陈书记为此调集了三十名协防员,为领导保驾护航,防止突发事件。

孟主任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起码脸上没表现出什么异样来,他问了几个问题之后,扭头看向常务副市长谷珍,“这些保护咱们的小伙子,都是干什么的?”

“这是北崇的协防员,为维护北崇的繁华和稳定,做出了很大贡献,”谷市长笑眯眯地回答。

“正式工吗?”孟宪华这心操得有点多。

谷珍看向远处的陈太忠,陈书记笑着回答一句,“有部分已经转正,每年会考核。”

协防员制度在北崇已经三年了,不可能一直临编下去,他们的转正,参考大学生返乡创业,有考核任务,转正之后依旧这样。

在区里干协防员,是个维护治安的角色,比较有面子,而且抓到一些不文明现象,也有奖励,而北崇目前发展快速,外来人口急剧增加,陈书记又不允许乞丐之类的出现,事情也比较多。

所以到目前为止,没有什么人能转正之后,就躺倒不干的,不存在吃空饷的问题,自然也就不存在人员冗余。

事实上,北崇若是照目前的方式发展下去,协防员绝对不会成为冗员,甚至可以说远远不够,不过面对发改委副主任,陈太忠不想讲得太多。

“看来北崇的财政,实力还是很雄厚的,”孟主任不置可否地说一句,有点像怪话,不过大家就当没听见了。

接下来,孟宪华又看了苎麻厂,并且对苎麻产业做了详细的了解,对于北崇能成为全国的苎麻交易中心,他非常地感兴趣,问了不少问题,考察完之后,就是晚上七点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一行人去清阳河水库考察,按说这个水库,海角得利更多一些,不过此次孟主任是考察恒北,所以就是站在恒北这个角度了解。

因为没太多可说的,孟宪华也是早早地回转,路上他还关心一下交通道路情况,听说这大部分是北崇自费搞的,他看一眼交通厅长,“每年给你们的钱不少,县区的公路,你们要多关注一下。”

“真的钱不够啊,”交通厅长借机叫苦。

孟主任撇一撇嘴,也不再说话,倒是谷珍赶紧插嘴,“孟主任,时间还早,咱们可以去武水的风景区和疗养院看一看……疗养院搞得不错,现在很有点名气了。”

“我知道,风景区也不错,”孟宪华淡淡地点头,然后眉毛一扬,“知道你们准备充分,今天我搞个突然袭击……看一看页岩油炼制基地吧。”

陈太忠站在远处,闻言嘴角微微**一下:真是突然袭击吗?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