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66章 露一手

第四千五百六十六章 露一手

陈太忠本来是站在不远处冷眼旁观,听到孟宪华的话,他实在忍不住了,于是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们中规中矩报的项目,也是发改委审批过的,孟主任的意思是……这个组织决定是错误的?”

这话很难听啊,孟主任侧头看他一眼,“陈书记,你这个话就太不负责任了……我说过否定谁吗?”

“地方上有钱没钱,是地方上的事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,对方都已经露出牙来了,他也退无可退,只能奋起反击,“你要是不想否定组织决议,就没必要再说下去了。”

“你的资金运用配比不合理,我不能提意见?”孟宪华眉头一皱,不愧是部委出身,大帽子随手就扣过来了,“发改委前身是计委,你计划得不合理,我提个意见,不行吗?”

“不合理,也是批准项目的领导班子同意了的,”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点燃,慢悠悠地回答,“孟主任,这个组织纪律性,你比我懂。”

恒北省一干领导直接就看得傻眼了,常务副省长都不敢插嘴——尼玛,总听说陈太忠厉害,今天真是见识到了,这是直接硬扛发改委副主任啊。

孟宪华也有点傻眼,他已经知道陈太忠是刺头了,却是没想到,对方在这么多领导面前,居然敢如此肆无忌惮地顶撞自己。

不过孟主任在发改委任职多年,也接触了太多下面的干部,小小的区委书记,不至于让他进退失据。

“我就是提个合理化建议,你倒是比我还能上纲上线,”他仰天打个哈哈,扭头去看畅玉玲——这一刻,这个丑女人的面目,比那个魁梧男人顺眼多了。

他微笑着发话,“畅区长,事实上我刚才说了,北崇的旅游业,搞得很不错的。”

“嗯?”畅玉玲的小眯眯眼一瞪,很显然有点接受不了这种瞬移,她愣了一愣才回答,“旅游业搞得是不错,五一还有大酬宾活动……这是刘区长分管的。”

因为陪同上级领导,北崇区一正五副六个区长都在场,她可不想抢了刘海芳的风头。

“我是想说,这个油页岩项目,污染是很严重的,”孟主任一摊双手,皱着眉头发话,他只想表达自己意愿,无意去面对刘区长,“北崇山清水秀,发展旅游就很好,这是长久之计……油页岩项目,其实是个亏本的买卖。”

“油页岩的环保,我们也是投了巨资的,”畅玉玲脖子一伸,她个头不高,脖子却是不短,不过这个比例长在她身上,实在不能跟荆紫菱相比,是扎扎实实的缺点。

对方置疑油页岩的环保问题,这个她拿手,“我们很大一部分资金,就投入在解决环保的问题上了,这也是我们预算比较大的原因之一。”

“是吗?”孟宪华听得冷笑一声,实实在在的冷笑。

环保方面的预算申报,他见得真的不要太多——九成是样子货,剩下的一成,是真的建设了,但是能不能坚持正常运行,那还是另一说。

所以他当然要还击,而且还带了点威胁——环保那点破事儿,我懂,“那么投入的巨资,是否有收获呢?没有收获,那就有可能是资金运用不当……畅区长,希望你慎言。”

“嘿,”畅玉玲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除尘、排污之类的工艺,她已经介绍过了,不过现在设备没上,再说也是空对空,于是她扭头看向罗雅平。

畅区长很早就知道,罗区长在搞油页岩残渣上的植株培育,而且颇见成效,但是这个事情关系到区里申报经费,陈书记压着消息,而且成绩不是她的,她也无权宣布。

罗雅平也早就憋得受不了,身为北崇领导层的一员,被上面领导怀疑的感觉,真的不是那么好受的。

不过个人得失是小事,集体利益才是大事,罗区长见畅区长看向自己,就扭头看向陈书记——这个事儿怎么办,老大你得说句话。

孟宪华在部委干了多年,哪里看不出这些眼神传递来,他心里就有点琢磨——这是陈太忠手上还有点什么王牌?

但是……环保这一块,谁又能有什么王牌呢?

不过他也不针对陈太忠,这样就太明显了,也太容易激化矛盾,一旦发生冲突,那就没有回转余地了。

所以他就当没看见,直接针对畅区长,“有什么话你说,不要这个样子,吞吞吐吐的,搞得别人还以为我听不进去意见。”

“我来说吧,”这个时候,女区长里最漂亮的那位发话了,罗雅平已经看到,陈书记微微垂了一下眼皮,她就敢直说了,“在油页岩残渣生态化处理上,北崇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,只凭这一点,我们就将其他类似项目,远远地甩在了身后。”

“阶段性成果?”孟宪华看她一眼,想一想之后,就笑了起来,这五个字弹性太大了,“远远甩开……这很好啊,你可以展示一下成果吗?”

“在林业局院子里,”罗雅平得了授意,哪里有什么不敢说的?她微笑着发话,“欢迎领导视察。”

“那就一起去看一看吧,”常务副省长笑眯眯地发话,孟主任打压北崇的态度太明显了,只要北崇人能拿出成绩,副省长肯定是要支持恒北人的。

在油页岩残渣上种植植株,北崇一共有三个实验场地,最小的是农业局院子里,罗雅平一开始搞的那个,只有两三根小草,虽然挺过这个冬天了,但是原来是几棵,还是几棵,草籽都没有发芽,只是老根上长出了冒出了新绿。

最大的实验场地,还是在小岭乡的煤场,那里基本上都不能叫实验了,而是囤积,植株长得密密麻麻的,占据了三十余亩地。

这个地方是不能暴露的,所幸的是,罗雅平有意测试陈书记寻找的植株,是否真的彻底适应了恶劣环境,所以在林业局大院背后的山上,开了一块地做测试。

测试结果很不错,不但能生长,还能开枝散叶繁衍后代,前一阵,北崇从省科技厅要来了两百万的经费,这块试验场地,就等着合适的时候亮出来,也算是给科技厅一个交待——大家一起捞业绩。

眼下孟宪华来势汹汹,少不得就要掀开这张牌,给他点颜色看看了。

孟主任等一干人来到林业局后山上,看到长在油页岩残渣上的两百余株植株,登时就有点傻眼,这里面有三棵小柳树倒是在其次,关键是很多小草和灌木都有成片的趋势——这就是说形成了种群,特性很有可能遗传下去。

惊讶之余,他蹲下身子来,捻一捻地上的石块和泥土,确定了确实不是正常的土壤,才站起身来,“还真是这样。”

这时,他身边一个年轻人走上前,弯腰就去拔一棵草。

“嘿,你干什么?”一个异常洪亮的嗓门大喊一声,却是北崇林业局局长邓伯松,他瞪着眼睛看着年轻人,邓局长的长相,原本就不像善类,此刻更显得凶神恶煞。

“我就是看一看它长得结实不结实嘛,”年轻人站起身,不以为意地回答——这些草若是随便埋进去的,孟主任岂不是遭受了欺骗?

“你知道这一棵草值多少钱吗?”邓局长恶狠狠地看着对方——罗区长选择这里做试验场地,肯定要跟他交待一些因果。

至于说对方是国家发改委的,他才不会在乎,在北崇,只要不伤害区里的利益,陈书记绝对罩得住他。

“算了老邓,”罗雅平摆一下手,柔柔地发话,“孟主任来考察,一两棵草算什么?”

“唉,培养这些植株,很不容易啊,”邓局长悲天悯人地叹口气。

事实上,他心里很清楚,这些草不值钱,前一阵罗区长还安排他,把一些刚从草籽发芽出来的小细草拔掉——不如此,要不来经费。

当然,邓局长的配合,也会得到些许回报,罗区长说了,待这件事圆满结束,给林业局一辆车,还让他们在成果上附名,如果经费足够多的话,也可以给林业局一些。

那年轻人才不会去欣赏邓局长的表演,听说能拔,他伸手拽一拽,发现挺结实,直接就把下面的土石刨开,拎出了这根草。

大家齐齐看去,果不其然,植株和砂石的结合,异常紧密,根部下面带着一大团砂石,抖都抖不干净。

“我再拔一棵,”年轻人有点不甘心——那漂亮女区长说了,一两棵草不算什么。

孟宪华看一眼罗雅平,发现她脸上没什么表情,于是摇摇头,“算了……这么大的地,只有这么点植株,真的是阶段性成果。”

罗雅平搞的这块试验场地,有六亩地左右,大约四千余平米,中心部分长了两百余株植物,其他地方还都是光秃秃的,孟主任的评价有点吹毛求疵,但也不算扣帽子。

“确实只是阶段性成果,”罗雅平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个指责,她点点头,又轻喟一声,“还是经费太少啊。”

孟宪华登时就无语了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也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