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932294 谁挤兑谁七千字

22932294谁挤兑谁(七千字)

挤兑谁

来的不是他人,正是素波市官场第一美女蒋君蓉。

在座的多是省直机关的干部,平日里都在素波官场,尤其年夜家还都是青年干部,岂能对素波市的第一美女没点耳闻?

闫昱坤正要说,没人敬酒我就走了,归正我专程来一趟,这对小董你的支持就算很到位了,不成想门口猛地响起这么一声,也是禁不住侧头看一眼。

有人看蒋主任一眼之后,就扭头去看陈太忠,想要知道他的反应,却愕然发现,陈同学也是很明显地怔了一怔。

陈太忠知道有人要给自己送机票来,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,跑腿的居然是蒋君蓉,所以,这个发楞就很正常了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发现,蒋主任这次呈现得是太及时了,为什么?因为他也正在纠结,该不该去给闫昱坤敬酒。

陈某人原本就不是那种为了凑趣领导而失落臂面子的主儿——虽然他也认可,能这么做的人,才是合格的官场中人。

所以他就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,心说我不知道老闫是怎么看我呢,这杯酒我不克不及着急敬,以免自讨没趣,陈某人可是很要面子的,万一人家不跟我喝,那不就是打脸了吗?

没错,刚才闫昱坤刚才对他点评了,可是“很年轻嘛”四个字是再中性不过的,丫又是一脸的平静,那么这话就可能有太多的解释了。

既然不肯意显得太蝇营狗苟,有了这个理由,陈太忠就想伪作不知,然而一道一道的目光接连扫向了他,或眨眼示意、或凝视思索、或眼角余光斜睥……似此种种不一而足。

这下,副班长就有点毛了,因为他觉得起码有两三道目光带了点怜悯的意思——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博一下?真是……见过情商不敷的,没见过差这么多的!

此刻蒋主任的呈现,无疑是太及时了!

陈太忠敢用他的心魔立誓,他历来都没有想到,蒋君蓉会有带给他正面帮忙的一天,可是显然,眼下即是了,于是他微微一愣之后,就站起身笑吟吟地走了过去,并没有计较她的年夜呼小叫,“哦,谢谢你。”

“明天我跟你……”蒋君蓉见自己一嗓子,真的把人叫出来了,于是就轻描淡写地叮咛一句,不成想她才将话说到一半,有人沉声发话,“小蒋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说话的是闫昱坤,他干了十年的常务副了,经历了蒋世方离开又回归的全部过程,而蒋君蓉在年轻干部中名气又是如此地年夜,他哪里会不认识?

事实上,蒋君蓉从副处到正处,都是他过的手,素波开发区现在是副厅局级的,干部任免原则上是市里说了算,可是省里要把关、能干涉。

“咦?是闫部长?”蒋君蓉虽然眼高,也不成能忘失落这么个人物,眼见对方都从沙发边站起来了,于是缓缓前行两步,笑着点颔首,“这么多人,我真没看见您在,请坐吧,您冲我这小辈儿站起来,我可不敢当。”

她嘴上说得客气,可是表示出来的,也就是那么回事,你闫昱坤再牛也不过就是个正厅,你跟我老爹的差距,比我跟你的差距还要年夜。

闫部长心里也很清楚这差距,所以他才客客气气站起来了,耳听得小蒋要他坐下,他却是不肯再坐,只是笑着回答,“我都说要走了呢,今天一个小朋友过生日,我正好过来看一看……小董你过来,介绍一下啊,这是素波开发区的蒋君蓉主任……”

董瑜亮哪里会没听说过这个人物?他自认是混得不错的了,年轻干部里的佼佼者,可是跟蒋主任相比,那完全不是敌手——他是三十二岁的正处,人家是二十七岁的正处,至于家世什么的,那就更没得比了。

陈太忠见他们寒暄,也不做声就在一边看着,蒋君蓉却是有点疑惑,再问两句董瑜亮,才知道今天这两桌人,居然都是青干班的学生。

蒋主任来之前,是问过穆海波的,陈太忠为什么这么忙,穆秘书也就顺口答一句,说人家同学做寿呢,她心里就有点恼火,屁年夜的年纪你做什么寿?

于是她就没再问,只觉得姓陈你太牛逼了,为这点小事就敢不来,而穆海波也就忘了强调一句,陈某人现在在青干班学习,做寿的没准就是班里的学员。

所以她一推门,见到满屋子的人头,也就懒得再细细地找,直接嚷嚷了一声,却是没想到,合着满屋子全是副处以上的干部。

陈太忠原本是想拉她出去说话的,可是还真没想到她跟闫昱坤挺惯熟,这心里原本就不多的感激之意,一时又散去了年夜半。

可蒋君蓉还恼火呢,她瞪他一眼,“青干班聚会,你也不知道跟我说清楚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,有点那啥,于是就把手里的机票递了过去,“晚上早点休息。”

她这话说得很随意,可是紧接着就是哐当一声年夜响,却是何振魁直接把盘子打翻了在地——其实他人也都是一般的心思,这个素波官场第一美女,跟我们的陈副班长似乎有点……私人恩仇?

我偏就要酣战通宵了!陈太忠心里这个别扭啊,真是没体例说,于是,他原本想私下沟通的事儿,就直接问出来了。

是的,他不筹算给蒋主任几多面子了,就若无其事地回一句,“穆处给我打的德律风,也没说你要过来,那我也没需要说跟谁聚会,是吧?”

“我刚才都说了,我要跟你一起去北……”蒋君蓉也有点恼火,心说你长一张狗脸,也别在我面前得瑟啊,可是话说到一半,她硬生生地将那个“京”字咽了回去,没体例,这话歧义太年夜了。

她的眼里,没这帮青干班的学员,这些人加起来,她都不会在乎,然而,不在乎不代表就能完全无视,防民之口甚于防川,这些还不是民,是青年干部,错非需要,她几多愿意注意一点,这很正常。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,他刚才没听清楚她的话,现在却是听清了,一时间真的有点愣了,凭什么你跟我去啊?

他才待张嘴提问,总觉得什么处所有点不对,四处看一下,结果发现一屋子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这里,他暗暗一咬牙,冲一个角落努一努嘴,接着就径自走了过去。

蒋君蓉见状,禁不住也暗暗地咬一咬牙,你以为你是谁啊,歪一歪嘴我就要跟过去?不过这时候,她也没有另外选择了——她总不克不及指望陈太忠拽着她的衣服或者……搂着她的肩头过去吧?

看着两人站在屋角轻声嘀咕,有些不认识她的干部,就悄声提问了,好比说罗汉就不认这女人,可是他从年夜家的眼神中,就能阐发出这女人不简单——其实,连闫部长都站起来了,这女人的来头,小得了吗?

于是他将嘴巴凑到何振魁旁边,低声问一句,“老何,你眼界这么宽,一定认识这女孩儿,是吧?”

“我就是听说过,”何处长苦笑一声,他认识的人确实很多,建委里粗人多,也有那嚼舌头的,可是他真没见过蒋君蓉,不过,冲着此女的相貌和做派,还有闫部长的那一声“小蒋”,他就有八成掌控了,于是皱着眉头回忆这个名字,“可能是……蒋、蒋什么蓉?”

“蒋君蓉,”一旁有人接话,这位是团省委的,对省里、尤其是素波的年轻干部还是很有研究的,“素波开发区的副主任。”

“那……这么年轻的处级啊,”罗汉知道开发区升副地级了,不过,他不敢想像,这看上去二十四五的女娃娃,真的是正处,于是就含糊地感慨一下。

然而,下一刻他就呆在了那里,“她……姓蒋?”

“嗯,姓蒋,”何振魁笑眯眯地址颔首,接着有意又放低一点声音,却是左右两边都听获得的音量,“天南第一美女,这不是吹的。”

“少奋斗二十年,”罗汉用极低的声音嘀咕一句,恍然年夜悟地址颔首,他终于想起某个传说了,“比我想像的还漂亮……呃,她给太忠送什么机票?”

“这个我不知道……”何振魁见年夜家的眼光都转向了自己,于是忙不迭地摇头,“老罗,太忠跟你关系更近一点,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?”

“藏着掖着,你这不是看待同学的态度,”罗汉轻戳两下桌面,年夜义凛然地指责他,“我看出来了,你是知道而不说!”

何振魁被这个玩笑挤兑得热血上头,可是这种场合,他又爆发不得……类似场景,在这个不年夜的包间内处处可见。

陈太忠和蒋君蓉并没有说了几多时间,约莫三四分钟,两人就走了回来,不过看得出来,陈主任面沉似水,蒋主任冷面含霜,显然沟通得不是特别愉快。

这陈太忠还真年夜能了啊,居然敢惹得蒋君蓉不开心,在座的人看得目瞪口呆,有些人甚至都不是斜睥,而是板滞地正面凝视了——副班长你不要这么能干好欠好?太容易让另外同学心理失衡了。

事实上,刚才蒋君蓉站在门口怒喝的时候,见到一个冰山美女如此说话,已经有人脑中想到了“始乱终弃”什么的,而眼下这场景,却是勾起了更多人、更多不负责任的想象。

蒋君蓉跟陈太忠谈得,确实不太愉快——这二位在一起就没有愉快过,不过,蒋主任虽然傲气,排场上的事情还是招呼获得的,于是她走到闫昱坤面前,微微点一下头,“闫部长,打搅你们了,我要走了……”

“怎么才来就走呢?”闫昱坤笑着回答,眉眼间带着一点淡淡的不满,“你这会儿来,肯定没吃饭吧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冲身边的小年轻努一努嘴,“放置个小包……”旋即他又转头看向蒋君蓉,“跟你闫叔一块儿吃点吧?”

“闫叔,不消了,”蒋君蓉终于抛弃官职,称对方为叔了,她微微一笑,“明天一年夜早还要赶飞机,得早点休息了。”

“你和……小陈吗?”闫昱坤早就听明白了,于是借着这个时候提问了,一边问,还一边稍稍侧头,看了陈太忠一眼。

其实,闫部长对陈太忠的了解,还远在其他人之上,他最早注意到这个耀眼的年轻人,还是在蒙艺在的时候。

不过遗憾的是,他和蒙艺虽然同是黄系阵营,可是出处罚歧,并且一个是跟黄系有私谊,一个则是色彩较重的黄系——若不是这一层色彩,他也不成能干了两届多的常务副。

他从上面知道,小陈是得了黄家看顾的,可是,早先是蒙艺看好他,蒙书记走后,现在又是邓健东要招呼他,这两位领导跟闫昱坤都不是很对盘的。

所以,闫部长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个家伙,归正谁要想让他出手折腾陈太忠,那是绝对不成能的,除非是来自黄家人的授意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在见到小陈的时候,只能很中性地说这么一句话,既暗示出了重视,可中立的味道也很浓——错非不得已,他不想公然跟这个家伙扯得太深。

至于说赵喜才走后,素波市长是被段卫华拿上了,闫昱坤对这一点也不是很看重,要是一个市委书记的位置,他或者会遗憾一下,可是市长嘛,那就无所谓了,哪怕是省会城市的市长,他这个多年的老组工、常务副,很明白二把手和一把手的区别。

可是见到蒋君蓉居然跑到门上来送票,他心里这个惊讶,真的就再也无法抑制了,他很清楚,蒋世方在天南,饰演的就是蒙艺以前的角色,偏黄系但又不是铁杆——这个陈太忠,什么时候又勾搭上蒋家了?

不怪他如此惊讶,小陈同学真是天南官场中一朵奇葩,不单同时交好黄家和蒙艺,甚至在章尧东一手掌控的凤凰也折腾得风生水起。

这人有没有能力?那是绝对有的!闫昱坤毫不怀疑这一点,能力差一点的,根本不成能这么自如地在刀尖上翩翩起舞,还是左右逢源的这种。

但正是因为如此,这种人太难掌控,闫部长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他不想公然跟这人扯得太近,所以他对蒋世方的选择,也有些微的疑惑——蒋省长你接触这家伙的时候,不考虑一下这人的复杂布景?

他哪里知道,蒋世方也不想太抬举陈太忠,可是时势弄人,一步一步,不由自主地就成长到了眼下的水平,没有人能精确地控制事态的成长,省长不克不及,省委书记也不克不及。

他俩说着话,陈太忠就走了过来,不过走得不是很快,并且在距离蒋君蓉三米远处就停下了脚步,静静地站在她的侧后方,一声不吭。

“去北京处事,我俩分工不合,”蒋君蓉回答一句,刚才的微笑有若风中的烛头,眨眼即逝,又恢复了往日的那份冷傲,不过,仅仅是那一瞬的笑容,已经让很多同学眼睛一花。

2294章谁挤兑谁

蒋主任原本是想就此告辞的,可是想到陈太忠要当天返回,她又有点不愤懑,说不得又补一句,“闫叔,陈太忠当天往返,说是不想迟误青干班的课,啧……”

“这个啊,”闫昱坤为难了,因为董瑜亮也在一班,董处长对某个开学就不在的副班长有点好奇,问过他两句,所以他知道,陈太忠已经迟到过了。

并且,党校的事务,他也欠好随便ha手,要是小陈没请过假,他现在就可以拍一下板,可是一个月的培训班就请两次假——真当省委党校是饭店了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?

“这个还是你俩协商吧,”闫部长稍稍一惊惶,很快就做出了决定,你固然是蒋世方的女儿,可是陈太忠那厮也不是个善碴,我才不会为你火中取栗。

于是他和蔼地笑一笑,也不看陈太忠,而是对面前的冷艳女人强调一下,“你们都是年轻干部里的佼佼者,相信会很容易沟通的。”

这就是变相地夸陈某人了,不过,闫昱坤做得稳重,不看那厮,所以概况上来看,他并没有太多的倾向性。

陈太忠却是听得有燃烧年夜——他火的不是闫部长而是蒋主任,你又不是我的领导,凭什么帮我请假,是想向年夜家暗示,我是听你调遣的吗?

所以,等闫昱坤说完话,他咳嗽一声,“蒋主任,你来都来了,还不伏手敬我们寿星公一杯?还有这么多同学……年夜家将来很可能会一起共事,闫部长都敬过年夜家酒的。”

蒋君蓉冷冷地看他一眼,腮帮子微微一鼓——她不咬牙不可啊,心说你小子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?

然而,让她郁闷的是,她若是不听他的,那么完蛋,不可是获咎了这两桌青干班学员,更是有目无闫昱坤的嫌疑——闫部长都敬酒了,你比老闫还牛逼?

蒋主任心里,是看不起这两桌人的,闫昱坤也不在她眼里,可是在不在眼里是一回事儿,该不该表示出来,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。

你有种,咱们回头再算账!她眼睛微微一眯,收回了目光,顺手从茶几上拎起一盒未开封的果汁,一边用吸管捅开锡箔纸,一边看一眼闫昱坤身边的董瑜亮,冷冷地发话了,“你就是今天的寿星公了吧?”

这女人真是伶俐!听到这个问题的人,真的是不服不可,猜到董瑜亮是寿星公不难,难的是敢当着这么多年轻干部,果断地问出来。

她这么说话,没有强年夜的信心是不可的,万一猜错,虽然不至于丢面子,但几多会带给他人一些负面印象,好比说判断力差,抑或是行事不敷稳重。

“嗯,经贸委的董瑜亮,跟你一样都是正处,”闫昱坤看出来蒋君蓉不爽了,却还是要微笑着介绍,这是他罩着的人,“这就算认识了,你们年轻人,能谈到一块儿。”

“瑜亮……好名字,”蒋君蓉微微颔首,举起手里的果汁,面无脸色地同他碰一下酒杯,“作为不速之客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碰完之后,她也没着急喝果汁,而是端着果汁转身面向年夜家,微微一笑,将手里的果汁抬高,“因为工作上的事情,来的有些冒昧,请年夜家理解,年夜家一起敬一下寿星公吧?”

“凭啥你就喝果汁呢?”何振魁用极低的声音嘀咕一句,结果被紧挨着他的罗汉听到了,笑着瞥他一眼,悄声说一句,“有种你年夜声说。”

你小子除给人添堵,就不会干另外,何处长狠狠地瞪他一眼,却是站起身端起了酒杯……

蒋君蓉轻啜几口果汁之后,将果汁盒放在茶几上,冲两桌人笑着点两下头,微抬着下巴,还是连结着来之前的冷傲,离开了包间。

她这干脆利落的做派,让太多人生不出愤懑的心思,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,这就是蒋省长的爱女了,可是人家蒋主任不单身世好,做事也到位……那么,作为一个美艳女人,傲气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接下来,年夜部分的目光就转移到了陈太忠的身上,心说咱们的副班长还真牛逼,都敢当众挤兑蒋世方的女儿——两人之间那燃烧药味儿,年夜部分人感受到了。

可是年夜家目光一集中,某人有点尴尬了,他手里还端着酒杯呢。

见蒋君蓉敬年夜家,他也走回桌边,筹算陪一下酒,不成想他为了暗示稳重,走得不算快,结果等他端酒的时候,蒋主任往外走了,目送她离开,他才筹算喝酒,却不成想他人已经纷繁坐下,望了过来。

“咕咚”一声,他旁若无人地干失落了杯中酒,缓缓就坐,正琢磨着我是不是还该敬闫部长一下,那边闫昱坤已经站起了身子,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我先走了,年夜家吃好玩好。”

众人又纷繁起立,欢送闫部长。

闫昱坤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被陈太忠搭上,不过显然,今天这小家伙lou的一手,证明传言非虚,于是,他在路过副桌的时候,还是冲陈太忠点了一下头,然后快步离开。

闫部长一离开,包间里就炸锅了,没错,干部们都要讲个稳重,可是陈太忠和蒋君蓉那一出,是当着年夜家表演的,所以,有人问就很正常了。

固然,既然有人问,那肯定就有年夜嘴巴何振魁了,他嘎嘎一笑,“副班长,我越来越佩服你了,你还真沉得住气啊,你俩怎么认识的?”

“哦?”陈太忠发一下呆之后笑一下,向四下一扫,发现远处的董瑜亮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,于是他冲着对方举一举酒杯,就那么坐着一饮而尽。

董处长也是这样,就坐在那里,笑着举一下酒杯一饮而尽,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了。

其实,董瑜亮有理由埋怨他的,究竟结果他这么搞,可能让董某人结怨于蒋君蓉,可是话说回来,素波官场第一美女在其生日宴会上祝酒了,这也是一份荣誉。

这么遥对着碰一下酒,董处长心里会是偏重哪种,那是一眼就知道了,见对方也这么痛快,陈太忠心里不由暗暗感慨:董处这人,似乎是还能交。

他就不想一想,董瑜亮就算心里有怨怼,对上他这个连蒋君蓉都敢挤兑的主儿,也不克不及轻易暗示出来不是?

“你说话啊,”何振魁又发话了,这家伙确实让人有点腻歪,可是同时,他端着陈太忠面前的小酒壶,给酒杯里注酒,却也做得殷勤,“副班长你让同学们学两招嘛。”

“老何,年夜家都有自己的秘密,”这次,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高处长发话了。

他跟陈太忠这一帮人也惯熟,不过,由于他跟各省直机关打交道挺多,刚才被人硬拦着坐在了第一桌,他扭头边笑边说,“太忠的绝招,被他人学会就欠好了。”

“你们就挤兑我吧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这种场合他是想低调都不可了,“就是工作上的关系,我还负责招商引资的嘛……我说,今天是老董的生日,年夜家不要喧宾夺主啊。”

“没事,我不在乎,”董瑜亮也笑了起来,往昔的严谨和稳重不复存在,“你是副班长,我忍了还不可吗?”

原本年夜家都以为,陈主任是心机深沉之辈,所以不怎么愿意去招惹,结果看到他一脸吃瘪的样子,就是比较稳重的人,也纷繁开起了玩笑,要他介绍经验。

不过这么一来,反却是让这个宴会显得越发地热闹了,也真的有了几分同学聚会的味道,不克不及不说,有些人的运道,真的是太逆天了,能以一己之力改变气氛。

然而,有人开心就有人失落,不多时,唐东民也到副桌来敬酒,虽然他笑意盈盈掩饰得很好,可是气机中那强烈到无法遮蔽的嫉妒情绪,还是被陈太忠明显地感觉到了。

不过,陈太忠才不会在意,你以为我稀罕抢你的风头?他更在意的是,蒋君蓉刚才跟他说的话。

敢情,蒋世方很重视德国人一事,才要自己的女儿出马——技术人才和开发区,原本就是对得上号的,更何况蒋主任不单英语拿手,法语也不错。

然而,令陈太忠愤懑的是,蒋主任说了,要将三十一个德国人“一个很多地带回天南”——这不是摆明了不安心我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