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一千零三十八万字

四年,一千零三十八万字

(官仙 四年,一千零三十八万字)

3816章病急乱投医(上)

“这大半夜的,”陈太忠一听这响动,心里就恼了,这个时候用这种方式叫门的,绝对不是什么好路数——区里真有什么急事,也肯定是电话先到。

不过当着施淑华,他不好表现得太过暴躁,于是微笑着站起身,“你待着,我去开门。”

“不会是找事的吧?”施总脸一沉,就摸出手机站起身,“我陪你去?”

“敢找上门闹事,他们会后悔的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说一句,事实上,通过天眼他已经看到了,门口站了十几个人,有男有女还有两辆车——全是陌生人,不过他懒得去琢磨对方的来路。

正经是他不能让施淑华跟着,陈区长不怕群殴——他一个人群殴一大堆人,但是分心招呼自己人,那就有点麻烦了,于是他摆一下手,“你别跟着来。”

还没走到门口,就听到声音越发地大了,敲门的人力道真是不小,感觉整个铁门都在颤动,可以认为是十足十的砸门。

陈太忠走到门口,一抬手就打开了半扇门,而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手握成拳,正待继续砸门,猛地看到大门开了,这拳头悬在半空,就没有再砸下去。

开门的年轻人笑眯眯地发问,“是你在敲门?”

“是我敲门,”中年男人傲然地点点头,“怎么好好敲门你就听不……”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陈太忠根本容不得他多说半句,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其力道之大,直将中年人的身子抽得转了一圈半。

“我跟你素不相识,深更半夜来砸我的门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管你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,就算你爹妈一起死了。也不该砸我的门……你报丧报错地方了。”

“你敢打人,”见到中年男人吃了一记耳光,旁边一个小伙子登时就不干了,挺着胸脯就上来了,不过,当他听到对方如此恶毒的咒骂,也禁不住微微一错愕,“你。你好歹也是国家干部……”

“滚远一点!”陈太忠根本懒得听他说话,抬手就是当胸一拳,去势不急但力道奇大,直接将人推得踉跄着倒退了七八步,而他的脸上,还兀自带着浅浅的微笑。“呵呵,也不知道谁的裤裆破了,露出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。”

他虽然仅仅是一个人,可这一开门就气势不凡,面对十几个人,毫不含糊地主动出手,不但揍了两个人,出言也异常恶毒。

这股张狂样子,登时就激怒了来人。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,一个中年人轻咳一声,缓缓地发话了,“等一等,大家先亮明身份……你就是陈太忠?”

“你这也叫亮明身份?”陈区长一抬脚,就待向对方走去,他之所以干脆利落地动手,想的就是你不表明身份之前,我随便揍。一旦表明身份。没准还真不好下手了。

不成想他才一动,那中年人早就防到了这一手。登时高声叫了起来,“我是省高法政治部副主任宋金柱,过来了解点情况。”

“哼,好大的官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却也不好再上前直接动手了,“想了解什么情况,上班时间去了解,现在下班了,我没有义务为你答疑解惑。”

他甚至连对方的来意都没有问,就直接拒绝,这就是陈某人的底气和傲慢。

他没必要知道对方的来意——他只需要知道一点,这些人大半夜的来砸门,没有电话也没有预约,这就是不怀好意,那么他无须客气。

搁给一两年前的他,没准还真要了解一下对方的来意,但是眼下的北崇势力已成,市里也没什么人敢动他的脑筋,所以他做事,也不再思前想后顾虑多多。

这就是伴随着势力的成长,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——对于那些无法化解的矛盾,要来的早晚要来,躲也躲不过去,提前知道了还闹心,直面去应对就好了;而对于那些无足轻重的威胁,他又何必放在心上,搞得自己那么累呢?

陈某人并没有意识到,这才是心态的成长,学会对各种局面淡然处之了,他只是很确定,当初他就没去调查高至诚为什么敢拿退耕还林做要挟,后来也去没了解红海公司是什么背景,高家又是什么来路。

而眼下,他依旧是这个态度,我问都不问你们为什么来,想找我了解事情,那就去单位,哥们儿现在下班了,也就是说——下班之后你来骚扰我,咱们又没啥交情,打了你也白打。

“想找你了解一下高至诚情况,”宋金柱沉声发话,得,丫还真是为那厮来的,“这种事情去单位说,恐怕会带给陈区长你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“我最不怕的,就是各种麻烦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又抬手指一下对方,“我根本不认识你,你就来我家找我……凭你这么大年纪,级别还没我高,也有脸跟我攀交情?”

噗,宋主任气得好悬喷出一口血来,这话真的太侮辱人了,不但直接而且刺耳。

官场里如此**裸不给对方面子的情况,确实极为少见,通常只有直属上级才敢对下级如此出言无忌,跨了系统而级别相差不大的,谁敢对省高法的人这么说话?

“我们不是想跟你攀交情,只是想了解情况,”一个中年女人冷冷地发话了,“身为国家干部,就没有休息的日子……你不该把我们拒之门外。”

“我就是把你们拒之门外了,我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和时间,”陈太忠知道对方的来头之后,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的客气,他冷哼一声,“不服气你走组织程序。”

一边说他一边向后退两步,让出了大门,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把门让出来了,有本事你们不经我允许就进来……谁不服气,可以试一试。”

那还用试吗,此刻闯进去。那就是私闯民宅了。

对于这种情况,传说中,住户可以使用任意手段,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当然,住户的反应可能是正当防卫,也可能是防卫过当,这跟事实有关。跟住户的关系更大。

宋金柱分外明白这一点,看到对方居然敢让出大门,他禁不住提示一声,“别进去,咱们就在门外,进去了就被动了。”

“是啊。你们就这点胆儿,也就是砸一砸门,不敢往进闯,”陈区长站在门后,笑着摇摇头,“十好几号人,看这点尿性……裤裆里带把儿吗?”

这话说得极其恶毒,但是今天来的主儿里,虽然年轻人不少。可没几个没脑子的,大家早就看出了此人的强势,又有宋主任的提示,自是不会硬闯,有个把小年轻按捺不住,也被身边的人使个眼色拽住——这冲突一旦搞大,是大家的事。

“我是高至诚的母亲,”又一个中年女人站了出来,她直接走进门内。沉着脸发话。“想知道你们北崇为什么抓他,又为什么扣了他这么久……”

“滚出我的院子去。我跟你没交情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指对方,换个人进来的话,他直接就把人打躺下了,也就是听得此人是高至诚的母亲,他才能略略容忍此行为。

但是这并不代表,他就容忍,许多丑恶以母爱的名义被宽恕,所以他很明确地表示,“我数三个数,你最好退出去,别以为我不打女人,我眼里只有欠揍的和不欠揍的……荆以远对我的评价是,拳打南山幼儿园,脚踢北海敬老院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烟来,抽上一根叼在嘴上点燃,深深地吸一口气之后,慢悠悠地发话,“我现在开始倒计时了,三……”

“席阿姨,是你?”施淑华惊讶的声音,从他背后传来。

“二、你俩想说话,最好出门说,”陈太忠冷冷地倒计时,“一……”

“零,”就在他报出零的时候,施总已经拽着那中年女人,走到了门外。

“席阿姨你怎么来了?”施淑华看着身边的中年妇女发问。

“我儿子被莫名其妙地抓了,我能不来吗?”那席阿姨淡淡地反问一句,然后看陈太忠一眼,“你跟他说清楚了吗?”

“说清楚了,”施淑华一边回答,一边就松开了她抓着对方的手,苦笑一声发话,“但是至诚做的事情太过分,人家不答应。”

“小时候你可从来不跟我这么说话,”席女士轻声嘀咕一句,却也顾不上跟她再计较,而是抬头看着陈太忠,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我儿子到底犯了什么错?”

“你儿子是谁?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反问一句,“我一定要认识吗?”

“我儿子是高至诚,我刚才说了,”席阿姨冷冷地回答,“他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罪名,被关在你们北崇警察分局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”陈区长先是微笑着点点头,然后眉头一皱,“那你找警察分局去嘛,这大半夜的来砸我的门,看我好欺负?”

3817章病急乱投医(下)

席丽珍听到这话,气得差点跳起来。

儿子的事情,她是昨天才听说的,事后说起来,在有些人嘴里,这是高至诚有为人子女的觉悟,不想让父母亲担忧,想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,所以没跟家里说。

然而事实的真相,并不是这样——高至诚压根儿就没打算指望家里人帮忙,因为高家在恒北的存在感,已经变得很差了。

高至诚的父母都是恒北人,母亲是朝田的,而父亲是海洲的,需要指出的是,他的姑父是个能人,在京城的最高法,是个不大不小的官。

所以高总的父亲在恒北的法院系统,位置也不低,后来因为地方上没什么发展前途,果断进京,不过进京没几年,他的姑父死了,于是这仕途就蹉跎了。

总而言之,高家在恒北的存在感并不是很强,他们更多的人脉是在京城,只看高至诚接的买卖就可以知道——国家气象局指定,跟地方上根本不搭界的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高至诚被北崇抓了,别人也不太好游说,从首都那边打招呼的话。隔得太远,很多关系用起来不得力,但是高家省里的这点关系,还真不够看的。

施家跟高家同病相怜,都是在地方上郁郁不得志,所以彼此之间有联系,但是这联系也没有多紧密,无非是老辈人的交情。

席丽珍不想说太多无谓的事情。于是她开口发话,“今天我想去看一看我的儿子,不管他是为什么被抓的,他终究是我的儿子,但是北崇分局拒绝我的探视要求,我觉得这个现象很匪夷所思……这不符合规定。”

“那你该跟分局继续沟通。找我没用,”陈太忠夹着一根烟,慢条斯理地抽着,“而且找过来还砸门,不是找揍吗?”

“但是分局的朱局长说了,一定要找你,他才好操作,”席阿姨虎视眈眈地看着他。

“老朱根本是在推诿扯皮,这话你信吗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。笑得非常张扬和肆无忌惮,“嗐,他这个活儿真的很糙,技术含量确实不高。”

“你们基层的工作,就是把活儿推来推去吗?”席丽珍的脸色有点发青。

“总好过你儿子,强行把良家妇女推来推去,不小心推到了国家干部,”陈区长脸色一沉,“我都跟你解释半天了。你真的有点不识趣……是不是想听我说点更难听的?”

“陈区长。我有个问题,”尴尬时候。高法的宋金柱发言了,“站在职业的角度上讲,我问一句,北崇关押高至诚的理由是什么?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八小时了。”

哥们儿就最讨厌你们这一点,好几个人跟我一个人辩驳,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你们是要跟我比嘴巴多吗?我敬告诸位一句……这是在北崇,信不信我找上百八十个人跟你们说话?”

“没有那个意思,他们说的都不算,现在就是我来问,”宋主任干笑一声。

“我没有兴趣回答你的问题,”陈太忠嘴上叼着烟,双手往前一摆,纯粹就是一个赶鸡的样子,“有什么问题找分局去。”

“我儿子一向很乖很听话的,”席女士见他油盐不进的样子,登时就火了,“我要考虑别人栽赃陷害的因素……他犯的错误我可以帮忙弥补,别人想通过他敲诈什么,那我不认。”

“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,不是小看你,你有什么值得我敲诈的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也是无名火起,他冷冷一笑,“我一分钱都不要你的……你儿子就判二十年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他做了什么错事,要判二十年?”席女士终于不能淡定了,“不就是打了个女娃娃?”

“我打你一顿,一天都判不了我,你信不信?”陈太忠笑着不答反问,“他觉得打女娃娃没事,你也觉得没事,但是我认为,我打你也没事……我就问一句,你信不信?”

“你,”做母亲的被这话气得差一点说不出话来,那宋主任见状,才待继续发话,陈太忠脸一沉,砰地一声,直接就把门关上了。

“有没有搞错,我的包还在里面!”施淑华见状,气得大叫一声,里面却没有反应,一时间,她也有点无奈,知道陈太忠是误会自己,跟这帮人一起来的。

可是她真的冤枉,她今天来关说,是奉了老爹的意思,虽然她也清楚,席阿姨知道自己来北崇了,但怎么能想到,这个时候关键时候她出现了?

“小宋,咱们该怎么办?”席丽珍急得六神无主,下意识地低声问宋金柱,宋主任其实是她此行的主心骨,更大的领导她也认识,但不方便叫过来,也就是小宋,受高家不少帮助,才能跟她来北崇救子。

宋金柱沉着脸,沉默好久之后,才叹口气缓缓摇头,“难办,这家伙根本不讲理,而且反脸无情……他刚才的表现你们也看到了。”

“中法那边不能过问一下吗?”席夫人低声嘀咕一句,这就是宋主任来北崇的优势,高法的干部对各地中法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,就是那句话——省厅下来条狗,都比人强。

“他是毫无理由超期羁押我的儿子,”她再次强调这一点。

“他都打算不讲理了,人在他手上,捏造罪名不是很容易吗?”宋金柱说到这里,才看一眼施淑华。他对她比较陌生,“据说在回北崇的路上,他还将至诚推下车,反而诬陷他跳车逃跑……真的很肆无忌惮。”

“我可怜的儿子,”席丽珍听到这话,就抽泣了起来——事实上,这个消息她已经知道了,北崇人能制止她探视儿子。但是这消息的流传,那是止不住的。

她甚至知道,自己的儿子手臂骨折了,现在还受着惨无人道的虐待,想到这里,她心如刀绞。“小宋,你要帮着想想办法啊,不能让人这么践踏法律。”

你都根本问不对人,宋金柱心里暗叹,索性冲着施淑华发问了,“这个……至诚的手臂,摔得厉害吗?”

“跳车逃跑算什么?他甚至可能抢枪跳楼,”施总淡淡地回答,她对宋主任并没有什么敬意。“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。”

“抢枪跳楼?”听到这四个字,席丽珍的身子猛地一震,连哭都忘了,她愕然地望向施淑华,“姓陈的是这么说的?”

“啧,”施总咂巴一下嘴巴,这样的话,她是绝对不会亲自确认的——对方兴师动众来捞人,指不定什么地方就藏着录音机摄像机。而她本人。跟高家没那份交情,“宋主任既然那么说。那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。”

“没错,”宋金柱皱着眉头点点头,他有心尽快解决了此事,那个姓陈的真不好惹,被人惦记上就没意思了,眼下倒不如压一压席丽珍,要她尽快做出让步,“栽赃的办法很多的,不过……应该不至于抢枪袭警。”

席丽珍的脑子里,早就一团乱麻了,耳听到这个假设,禁不住脸色又是一白,“抢枪袭警,会是什么后果?”

“最极端的情况……就是当场击毙了,不过我估计姓陈的还没那个胆子,”宋主任眉头紧皱,唉声叹气地回答。

“嗷儿,”席丽珍倒吸一口凉气,身子一晃,软绵绵地向地上栽去,倒是那砸门的中年人手疾138看书网,一把扶住了她,“姐,姐……你先镇静一下,目前还没事。”

此人是高至诚的舅舅,冲在最前头——这种事情,最靠得住的还得是自家人,不成想吃了陈太忠一记耳光,现在半边脸还是肿的。

席丽珍晃悠了一分来钟,才稳定下来,她急得大叫,“我怎么镇静得下来?”

一边说,她就扫到了施淑华,赶忙走上去,一把抓住她,“淑华,从小到大,阿姨可没亏待过你……你俩到底说了点什么?”

“他提了条件,不过太离谱,我答应不下来,”施总遗憾地撇一撇嘴巴。

“什么条件?你先说嘛,”席丽珍现在哪儿还顾得上计较?连珠炮一般地发话。

“他要马飞鸣打电话给他,要不就是有个领导打个保票,现在把王媛媛提成正科,两年一过,保证副处,”施淑华慢吞吞地说完条件,又补充一句,“王媛媛就是高至诚打的那个女孩儿……提了副科不到两个月。”

“我知道她,”做母亲的早就了解清楚儿子做的那些事,她异常烦躁地回答,“谁请得动马飞鸣?倒是这个正科……”

“这也不容易,是地方上的干部,还是破格提拔,”宋金柱听得也长叹一声,若是法院系统,他和高家一起努力,没准还有点希望,但是地方上真没这么大影响力,只能看高家自己了。

“对了,我可以去找王媛媛,”席丽珍的眼睛一亮,“她要什么,我补偿她就是了,她要是能跟陈太忠说一说,这事就好办了。”

“嗯,是这么个说法,”宋主任点点头。

自古慈母多败儿啊,施淑华看得也心里暗叹,若不是你这个当妈的太护着儿子,高至诚怎么又能成长为这个样子?“那你们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“一起去啊,”席丽珍听到她的话,很不满意地发话了。

“人家已经给我面子了,你们最好跟王媛媛好好商量,”施淑华可不想再跟他们搅和在一起,她跟陈太忠还有合作要谈呢,一边说,她一边就走上前,按小院的门铃。

不成想,她的手才堪堪按到门铃,只听得吱扭扭一阵轻响,整个大铁门缓缓向内倒去,紧接着“轰”地一声大响倒在地上,一时间土石乱飞……

(六千二百字,大声召唤月票。)

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