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1 -2章命运之屋

1—2章 命运之屋

(Ps:本书‘商人’的定义,如同简介一般,并不是做买卖的那种生意人。此外,本书的起点比较高,金丹期在一开始就算不上什么,主要是为了快节奏渡过萌芽期。)

屋外,稠密的乌云遮盖住那寥落的月光。悬在半空中的月牙儿如同消失了一样。

那真是一处令人匪夷所思的所在。

外头分明是艳阳高照的白天,可待寒冰一迈入那条小巷,却犹如迈进夜幕下的坟地。死寂与黑暗,仿佛便是这个‘世界’的主题。

穿过那条并不陌生的小巷,寒冰的脑海处,又是一阵晕眩传来。

好奇的他也曾问过常在这附近流动的人们,这怎会有一处这么奇怪的地方。可是,但凡被他询问的人,却无一不用怪异的眼神回望寒冰。

那眼神中的寓意不难看懂,寒冰可以肯定,那些人回望自己地眼神……似乎是在质疑自己脑子有没有毛病。

虽说一直没问出个所以然,寒冰倒也能猜出几分。或许,在自己眼中的小巷,在其他人的眼里不是一片空地。久而久之,得不到答案的寒冰只好做罢。用他自己语言来诠释这一切:这真是个阴森森且充满诡异的空间。

在脑海处传来晕眩感的同时,寒冰又像以往经历地那般,逐渐感到外面世界的光线再次模糊起来。一会儿忽暗,但没多久又亮堂起来,直到所有的光源渐渐被死寂的黑夜景色所替代。

强烈的反差,叫眼睛生疼的寒冰闭上眼。眉心处挤出来的‘川’字似乎在告诉别人,虽然他不是第一次来这,对于这种感觉,却仍旧不能适应。

寒冰再次睁开双目时,他已经不明不白地进到这个带有神秘色彩的所在。

又一次来到这个地方,这里的一切还是一如既往调调。同寒冰记忆中的画面一样,没有丝毫改变。

距离寒冰前方大约三百米处,是这个空旷阴森的黑暗世界中,唯一见得到光的地方。

只不过,这次的寒冰并没有再同过去一样,有那个好奇心来打量这,而是怒气冲冲直奔那唯一传出光源的地点。

那是一座三米多高的木质矮屋。

在寒冰这十六年来的见识当中,这座矮屋属于只有在如电影、教科书一般的地方,才能见到的建筑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座矮屋的正上方处有着一块与这座矮屋格格不入的牌匾。

牌匾不同与矮屋的复古气息,它似乎更像是高科技的产物。通过牌匾周围散发出来的微弱亮光,来这的人都不难看见牌匾上刻着的四个大字——命运之屋。

来过几次的寒冰也知道这里的规矩。

想要进这间【命运之屋】得到这儿主人的帮助,就必须得老老实实的排队等待,等轮到你之后,才能进那间古老的建筑。

当然,直接闯进去也不是不允许。但这得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你有本事进的去。

像以往,寒冰总是在这门口徘徊。原因无他,排队等待的人实在是太多了。尝试闯进去的人也不是没有。相反,来过这的每个人几乎都试过,连寒冰也不例外。无论是胆大的抑或者性格落弱胆小的,它们之所以敢闯,或多或少都是因为那间古老建筑的主人,曾经说过的一句话……

正因为来这寻求帮助的人实在太多,当寒冰走到距离那间木质古屋还有九十来米时,一条从那间木质古屋前排起的长龙,那正处在长龙末端的人,此时就在寒冰的前方五米处。

八十米的长龙啊!

每个人与每个人之间相隔的空隙,平均算下来,恐怕连一个正常男人的大腿都穿不过去。这得有多少人呀!

这些人中,修为到达先天密境的人几乎没有。而达到后天境界的人数虽然不多却也不少,寒冰就是这其中的一员。

在这近三百号人中,寒冰发现了他们彼此都有一个相同点。那就是能来到这个奇怪空间的人,大多属于那种失意的那类。

不过,寒冰想想也算合理。毕竟,如不是失意的话,谁会来这寻求帮助?

而这之所以会聚集这么多人,原由无它,只因这里的主人,对来到这儿的每个人都有求必应。最主要的一点是这儿的主人不收取任何费用。甚至于,有人想要在这获得钱财,这里的主人也会指点他一条可行之路。但是,他这种体恤的‘帮助’,真的是无所求么?还是,他想要的东西,是一般人所不能理解的呢?寒冰潜意识更倾向于后者。

或许,有人会感到不解。怎么后天境界的人也会失意?而且处于后天境界顶峰的寒冰也会?

这种状况就像在某个星球上,一个叫做中国的国家。在那一个是上海的富翁,一个是某个偏僻乡村的富翁,周围的人都说他很有钱,但他们的钱就一样多么?寒冰就是这种情况。

在无尘界偏远点的地方,一个后天境界的人或许就可以主宰他所在的那个星球。可寒冰生长的地方非但繁华,而且还是为数不多可以通往修真界的几个星球之一。无尘界,罪恶星系中的赌星,这就是寒冰生长的地方。就像是中国的国际大都市北京、上海之流。

虽说无尘界中,修为最高也就元婴后期,但在这儿,元婴期的修者却多如牛毛。以寒冰一个先天密境都没到的修者,完全可以把他忽视。这也是寒冰会来到这的缘故。

累计以往几次来这的经历,寒冰也了解到一些情况。一个是,来到这个空间的这些人,他们除了失意外还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当他们问外面世界的其他人,是否能看见来到这个空间的小巷时,无一例外的都尝到过那种带有‘特殊意味’的凝望。

寒冰的第二个发现是,来到这个奇怪空间的小巷,并不具备唯一性。甚至相隔几个星域的地方都有。

虽然彼此都有些疑惑不解,但这并没影响到他们。再说,这跟他们寻求帮助也没多大关联。

没理会排在那条长龙末端地那些人,寒冰快速从他们身边穿过。

身影一晃,寒冰已经距离那间古屋不到五十米。这时,寒冰已经隐约听见不少‘又一个曾经的我’‘又一个天真的孩子’或‘又一个想走狗屎运的家伙’诸如此类的话。寒冰知道,这是他们为了防止自己中途睡着,所以才有事没事的乱侃。

当听到几句难以入耳的话时,忽然,寒冰的步子退回到那两人身旁。寒冰缓缓地转过头去,就像是电影里经常用到的慢镜头。

……

过了半分钟后,伴随那股依旧没有散去怒气,寒冰脚下的步子逐渐向矮屋走去。徒留下身后那曾对自己恶语中伤地两人。

身后。

路人甲牙齿打架的说道:“……兄…弟。你你你刚刚看…看到了?”

路人乙也好不到哪里去,双腿不停地打颤,似乎就差渗出带有异味的**。“嗯。不,我我什么也没看见。那一定是幻觉。对!就是幻觉。”

排队快要睡着的路人丙,为了让自己打起精神,他扭过头对那两人问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过了老半天,恢复过来的路人乙才悠悠说道:“这位朋友,你应该庆幸你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。”

……

走到那间用木头砌成的古屋前,寒冰登上那仅有的两个阶梯。阶梯下,那是走正规途径的下一个即将进入这间矮屋的排队者。在那人的身后,是想进入矮屋而苦苦排队等待形成的长龙。

上了阶梯后,寒冰来到这间木质古屋的屋檐下。镶有【命运之屋】四个大字的牌匾,此时就在寒冰身后的正上方悬挂着。

屋檐下的古屋有两扇木门。一扇是面朝排队者,供他们这类人专门使用的大门。另一扇,则是提供给像寒冰这类打算闯进去用的侧门。

侧门旁立着一块木匾,上头写着:闯入与没闯入者没有丝毫惩罚,闯入者看情况给予一定照顾。这就是此处主人,鼓舞大家闯侧门进入【命运之屋】所留下的话。

按理说,凭借那古屋内传出的稀薄亮光,以及另一块刻有‘命运之屋’牌匾上散发出来的光源,是不足以让寒冰以及大伙看清这木匾上写着什么的。可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地方就在于,这些字仿佛是有魔力一样,每个人就是能看的清清楚楚。甚至就连寒冰在刚刚进入到这个空间时,所瞧到的光源几乎都出自这儿。

可让人费解的是,这上面确实没有一点光亮。

寒冰没有疑虑这些,就像他没有奇怪路人甲和路人乙,为什么能在漆黑的夜幕下能看见他一样。

侧门旁除了寒冰还有四个人影。依靠屋内传来的暗淡光线,寒冰隐约能瞧见一个人影正在揉着双脚,另一位似乎正用双手抱着脑袋。

曾经吃过这亏的寒冰,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如此。就在寒冰鼓起勇气准备闯侧门时,古屋正中央的大门敞开啦。

因为大门敞开,光线也变得充足了些。这个时候,一个神情木讷,脸上还挂着傻笑的青年,从古屋内走了出来。

即使他是从里头向外,背着光走出来,可还是叫寒冰发现了这人的异态。

下一刻,最靠近台阶下的那个排队者,激动的登上了阶梯。一个踉跄,那人险些摔倒在地,而后,她顺势以慢跑的形式进入了那扇大门。在她进去之后,很快,大门又合上了。光线也随之暗淡下来。

直到周围再次被死寂的漆黑所笼罩时,寒冰才缓过神来。或许是没想到还会有女生来这,所以他才一时吃惊愣住了吧。

揉脚以及抱头的两人,在大门合上后也垂头丧气的走下阶梯。不知是想老老实实的排队,还是打算离去。

在【命运之屋】排着的长龙中,是没有插队这么一说的。因为你既是插队了,你也进不了古屋的大门。

至于来这闹事……没看见这古屋主人的本事么?那人的本事比古屋主人的大?有本事还需要来这里么?显然,这很矛盾。

这也是刚刚寒冰之所以走神的缘故。他实在没有料到,一个女孩竟然可以排队坚持到进入矮屋内。

因为,从长龙的末端到大门口最前面一个位置,这其中少说也有二百四五十人。即使每人花费二十分钟,从她排队再到轮到她进入矮屋,没有三天三夜的等待,那绝对不可能办到。所以,除了惊讶,寒冰对这名少女的毅力还有许些钦佩。

现在,阶梯侧门旁除了寒冰只剩下两个人。

正当寒冰走神之际,阶梯上的另一人渐渐与侧门拉开了距离。是想放弃了么?在排队者看到那人身影退却后,寒冰脑海中迅速划过这个念头。

直到快下阶梯时,只见那位与侧门拉开了一定距离的人影,猛地一发力,突然以60米冲刺跑的速度冲向了那扇侧门。

一声闷响中夹杂着一声惨叫。

只见那个人影与侧门碰撞后,被侧门毫不留情地‘弹’飞了。

可怜的是,这个人被弹飞时,身体在半空中形成了向前方倾斜的卧倒式。所以,脑袋先落地的他很不幸的扭到了脖子。至于有没有产生什么隐疾,目前也瞧不出个究竟。

这苦头寒冰原来也尝过,只不过那次寒冰运气不错,并没有像刚刚那些人一样扭到脖子或脚,又或者怎么样。

因从这个人影的身上看到了从前,寒冰紧接着回忆起过去来这儿的原由,在最后那人的犹豫中,寒冰忽然化身一只暴走的野兽,怒气冲冲的率先闯向了那扇侧门。

……

“我要忘记他!先生,你能帮助我的!对么?”刚进入矮屋不久的那名少女,可怜兮兮地发问道。

就在寒冰再次感到头晕目眩时,正准备答复那名少女的‘先生’,忽然听见一道可爱的声音。

在屋外阶梯上犹豫不决的最后一个人,以及其他排队者的眼中,当寒冰身体接触到侧门后,意料当中的惨叫没有响起,在别人眼中的那个人影也没有像众人猜想当中的怎样,而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!

嗯?消失了?

“他竟然闯进去了。天!我不是在做梦吧?居然真的有人可以从侧门进去。”

也不知道是谁带头起的哄。人群中先前还昏昏欲睡的众人,一时皆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惊呼声中清醒过来。没有亲人目睹的人是那个悔哩……第一次!像这种热闹的场景,绝对是排队史的第一次!目睹寒冰闯进侧门的人不断向前后的人吹嘘,感情像是他自己闯进去了似的。

‘咯吱’一声。侧门被一位鼻青脸肿的少年,猛地推开走了进来。

通过屋内幽暗的烛光,这位刚刚进门的少女,显然被这个不速之客的相貌吓了一跳。

很显然,寒冰就是那位鼻青脸肿的少年。而少女见到的‘猪头’,正是今天过十六岁生日,老早到学校却被别人殴打后,带着怒气来到这的寒冰。

……

当时。

久久等到的回复竟然是这样的,路人丙神色不悦道:“到底看见了什么?你们到底说啊。”

路人甲叹了口气,随即又哼哼了几声。似乎是为了方才自己的窘态而自嘲:“也没什么,就是突然被吓着了。谁叫这地方漆黑漆黑的!换做是你,你忽然见着一个长的跟鬼一样的人,你不害怕啊。”

路人丙:“看见鬼一样的人?哈哈哈!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路人乙:“我就说是幻觉!这里黑灯瞎火的,怎么可能看见什么东西嘛!”(,)

……

少女双手环抱自己的双臂,搭配她原本就可怜兮兮的神情,那模样像极了受到惊吓的小兔子。少女的举动明摆着告诉了寒冰,她显然是见到自己后,忽然发觉没有什么安全感。

寒冰眸子中不断地闪烁着愤怒的火光,搭上人模鬼样的面孔所露出的凶狠神情,也难怪某些人会被吓着。

而这时,寒冰仍没做任何收敛。

毕竟,今天是寒冰他十六周岁的生日嘛。遇上这事换谁不火大呢?况且,那几个殴打自己的家伙,也不是头次两次了。也难怪寒冰一路上都如此气愤,并一点掩饰的迹象也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