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3 -4章付出的远比得到的多

3—4章 付出的远比得到的多

闯进来的寒冰,浑身散发一股煞气。只要是明眼人,便不难从寒冰那不善的神情中发觉出来。

房屋内部并没有在外面看过去那么大。故此,寒冰一进门没花任何工夫,便发现正在交谈的两人。

来势汹汹的寒冰用余光扫了一眼那名正在打量自己的少女,后者一声惊呼,双腿哆哆嗦嗦的退了一连好几步。脑袋也迅速低下,显然是不敢再抬头直视寒冰那双快迸出火花的眼眸。

当气氛安静到充满诡异时,少女还是忍不住好奇将头抬起来,偷偷观察发生了什么事。

此时,寒冰的目光早已跳过那名少女,落在了这屋内的另外一人的身上。明摆着,这人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了。

当寒冰的目光牢牢锁定那名青年男子时,青年男子却见怪不怪的望向寒冰,并抢在他前面含笑的说道:“小伙子,别急。我这还有一位客人呢。请你先到一旁等等,待会儿我再接待你。”

说着,这名男子指了指少女,冲着她微微一笑,转而又指向少女面前的那张椅子。意思似乎是叫少女别担心,让她坐下来慢慢谈。

虽说寒冰现在处于暴走的边缘,可当他听完男子说的话后,却还是缓缓平静下来。似乎这名男子的声音中仿佛带着无穷的魔力。就像矮屋屋檐下,立在侧门旁边的那块木匾一样。

“我要忘记他!先生能帮助我么?”少女很努力地再次将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复述一遍,只不过瞧她现在的样子,似乎相当吃力。

望向对面坐着的那名少女,男子悠闲的说道:“你的意思就是,你想把那个人从你的记忆中抹去?我可以这么理解么?”

趁着男子开口,寒冰利用起等待的时间,开始打量起这儿。

虽说寒冰的初衷是想寻找一张椅子坐下静候,可一番环视下,寒冰却意外发现这里除去男子以及少女的座椅外,这间屋子并没有第三张椅子。

这地方还真是到处都带有神秘色彩呀!不然,哪有像这样对待客人,如此做‘生意’的啊!还是说,这儿的主人根本就没料到,这间屋子真会有第三个人的出现?

随即,寒冰带着狐疑的神情,很认真起来打探起这里的每一处来。

虽说寒冰过去也来过这个奇怪的地方,但却没有一次能够进来。所以,这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新鲜得很。

这是一间不足四十平方的小屋,但给人却是一种很空旷的感觉。大概是很多地方都被闲置了的缘故吧。此外,寒冰还发现,除了现在自己待着的这个空荡荡地‘客厅’外,这里就没有其它理应出现的‘卧室’之类的什么存在。

从外面瞧过去偌大的木质古屋内,里面仅仅只有这个不足四十米的小空间。而且,这其中的空间还没有任何的划分。除去那两扇门外,这里俨然就是一个密封的小屋。

屋内除了墙壁架子上的蜡烛外,并没有其他任何的照明工具。“难怪光线这么昏暗!”寒冰心中如此对自己说道。屋内的摆设更是除了那些蜡烛、蜡烛架外,就只剩下一套一米见方的桌椅。空空如也的木桌上除了几个卷轴,连套茶具都没有。

在男子那方桌子底下应该是镂空的,寒冰如此猜想到。因为,他站在那并没有看见那位男子的下身,应该是被遮挡住了吧。

忽然,寒冰意识到有点不大对劲。没错,是太安静了。他们两个不是正在交流的么?

寒冰正眼看向男子,却发现他的目光正瞧着桌对面的少女,寒冰的目光也随着转了过去。

当寒冰望向少女,她正忙不迭的点着头,一边还小心的瞅了寒冰这里一眼。

四目相对,少女立即慌慌张张的将目光收回。寒冰发现坐在椅子上的她明显有些不自在,似乎还在极力掩饰因害怕而变的不自然的面容。

她这是在干嘛?因为自己么?寒冰有所明悟的想到。

平静下来的寒冰打量起这名少女,对她恐惧自己的心情不禁感到好笑,又似乎掺杂着其它什么。“似乎这种感觉不错。如果,能让那群几个该死的家伙也……”心中想着,寒冰算是肯定了一件事。为什么那群混蛋会总爱变着法子欺负自己。

“拿我寻开心是吧!哼!明天……不,等换取实力出去以后,我就要你们……”思路整理清晰的寒冰,不仅没有解开心中的结,反倒是越陷越深。不知不觉中,寒冰紧握着的拳头,因为太过用力而导致指甲缝隙中多出了许些皮屑肉丝。甚至,隐约可见那猩红的血丝。

当寒冰在内心世界天人交战的时候,那位神秘的男子开口了。

他幽幽地说道:“想必你来这之前也弄清楚了,付出的远比得到的多。最后问你一遍:你确定要我帮忙,将那个人从你的记忆中抹去?”

少女在犹豫。阴晴不定的脸色,好似隐约在向寒冰以及那位神秘男子透露出,她似乎还没做好心理准备。犹如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她彷徨了,不知何去何从该往哪走。

就在男子显然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,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,毅然的将头点了两下。脸上顿时呈现一副‘要杀要剐悉听尊便’的神情。

亲眼目睹这一幕后,寒冰没感到有什么好笑的,反倒是感到自己的某根心弦,似乎在这一刹那被触动了。

为什么她敢接受那人的‘帮助’,就不敢自己独自去面对呢?转而再想想,自己好像没什么资格去说她怎么样。自己不就是另外一个她么?

“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了没有?”男子打趣道。

在少女又一次的肯定下,男子收起嬉皮笑脸,成全了她的请求。

随即,男子将自己的上身埋在了桌子底下。如寒冰所想的一样,桌子的那端的确是被镂空的。

通过幽暗的烛火,寒冰隐约能够发现在男子的额头上渗出了须些汗水,那样子仿佛是正在干一件很吃力的事。

除此之外,寒冰还发现了一点。那个男子似乎并没有让自己的下身离开那张椅子,就像那张椅子上似乎涂有强力胶一般。

就在寒冰的思绪正在活络当中,与此同时,男子气喘吁吁的挺起身来。与之前较为不同的是,他的手中还多出了一卷灰色的卷轴。

拿他手中捏住的灰色卷轴,对比较桌面上那几张卷轴的话。那就好比拿一张不堪入目的画轴,同古时‘九千岁’手中握着的圣旨相比。

男子气喘吁吁以及不小的动静打搅了寒冰的思绪,就在寒冰思绪回归的那一霎那。寒冰有一种感觉。似乎抓住了什么,可在最后关头又让它从自己手中溜掉了。

男子看着寒冰眉头紧皱的样子,还认为是自己手中的灰色卷轴让他如此。随即便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灰色卷轴签订的契约等级比较低。如果用我事先准备好的卷轴,可能我还会亏本呢。”说罢,男子冲着寒冰微微一笑。

虽说寒冰也好奇他为什么找个东西,为什么会磨蹭这么久。而且那东西还是属于应该经常使用到的。但可惜的是,寒冰之所以皱眉,原因并非这个。

寒冰点点头,心下却更感到奇怪。如果仔细观察,即可发现男子的解说并没有让寒冰的眉头因此松缓。

他为什么要跟我解释这么多呢?这有必要么?寒冰在心底这么问自己。但却没得出个所以然来。

不知怎地,寒冰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大对头。

虽然纳闷,即使好奇。但这并没让寒冰忘记他来这儿的初衷。

对!寒冰是受够了!并再也等不下去。哪怕六年之期已过大半,只剩下两年。虽然说,事实情况正如姐姐她说的那样,自己要十八岁后才可以修练。

可实际上呢?在这般下去,他还受得了么?恐怕,那时不是被那群混蛋玩死,这近四年来的压抑,也会让他以另一种方式提前终了这悲剧式的生命吧。

姐姐,我对不起你。可是,我也迫不得已。每次那么晚回家,不是因为我贪玩,而是不想让担心我的你,又发现自己身上又多出许些伤痕。

其实,我知道自己不像你夸我的那样聪明,但最起码,我还没认为自己笨到无可救药。我懂,是因为我的缘故。为了供我上学读书,为了让我不被周围的人歧视,你自己省吃俭用给我买一件奢侈品。也正是因为照顾我的缘故,你才一直迟迟没有出嫁。

可你知道吗?我内心是怎么想的?一点也不能帮助你,为你分担那些担子。只是无限的给你增添麻烦,我真的好压抑啊!有时候,我多么希望十八岁那年的生日可以快点到来,然后就可以修练,扬眉吐气证明自己不是一个累赘。

可是……

当寒冰再次回想起他人生第十六个生日的遭遇时,他眸子中的深切的情意全都被怒火所湮没。

寒冰深吸口气,似乎很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这时,矮屋内一米见方的桌子上,一男一女正在进行一项以‘命运’为名义的交易。

寒冰平下心注视这一切,心底忽然产生一种连他自己都陌生的感觉。

自己这还是真实的自己么?不管了!哪怕这不是真实的自己,但确实是自己想要的。既然如此,又何必去胡思乱想那些有边没边的事呢。

在男子又一番询问以及那名女子又一次笃定之后,男子缓缓的将他手中的那副卷轴展开。瞧了个清楚的寒冰,可以肯定那里面是空白的。

当卷轴全部展开之后,男子向下伸直了右手中指,凌空位于卷轴的中央处。

一直在注意神秘男子手上动作的寒冰,并没有发觉他嘴巴是什么时候一张一合动起来的。寒冰之所以发现这一幕,绝对不是因为男子有念出声音,而是他手中的动作停住了。

过了几秒后,那位男子的中指滴出一滴猩红的血液。当血液落在卷轴上,它并没有被那卷轴吸收。倒像是被那男子赋予了生命,它竟然自己动了起来。

半分钟后,在寒冰的不解与惊讶当中,卷轴的画面上出现了半个骷髅头,以及半边天使的翅膀。这都是被那滴血液用鲜红的血条勾画而成的。

寒冰确实很惊讶,可要说那名男子没这一手的话,寒冰倒是会更吃惊。

神秘的空间,神秘的男子,神秘的本领。这一切叫寒冰有一种错觉。既是修练不了,要是自己能掌握这样的本领也不错吧?可惜,就是那鸟人的翅膀难看了点。换成蝙蝠的翅膀或许会与那半个骷髅头更融洽一点吧!寒冰如此想道。

下一刻,那变得诡异的卷轴的正中心,一个黑点慢慢扩大起来。寒冰也注意到,那名少女的脸色一片潮红,她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黑点处。一点也没有担心害怕的情愫在里面,有的只是兴奋。

此刻那个黑点在寒冰的感知里,就跟来自地狱魔鬼的微笑差不多。而他的笑声就仿佛是一种充满魔力地蛊惑。似乎正在说:“来吧!神给不了你的我能给。付出的越多,得到的也会越多。”奇异的是,寒冰对此并不反感。相反,他跟那名少女一样,也莫名地变得兴奋起来。难怪连神都讲:‘我不如地狱,谁入地狱’。

当黑点吞噬完那鲜血勾画出的半个骷髅头,以及半个天使的翅膀后。黑点当中似乎出现了一道白光?

白光?嗯?伴随白光一同出现的还有……一个……橡皮擦?

寒冰一时皱紧了眉头,甚至于,他隐约察觉到今天一天皱眉的次数,比以往一年加起来都多。

虽然感觉极度的莫名其妙,但寒冰还是不能否认这个事实。那就是这个橡皮擦,确确实实是从那个黑点当中飞出来的。

又望了一眼那名少女,只见方才她还一片潮红的脸色,转眼间已变成一片苍白。

难道这就是以‘命运’为名义的‘交易’?‘交易’就是这个样子的?一个橡皮擦?

正当寒冰消磨脑细胞思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,那位神秘的男子冲着寒冰说道。“别着急,马上就好了。同样,我还是得对你重申一遍,付出的远比得到的多!”

PT小说程序

PT小偷

PT小说程序

内容来自PT小说程序

PT小偷,建站容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