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5 -6章寒家祖屋彪悍的修神之路

5—6章 寒家祖屋(彪悍的修神之路……)

在寒冰错愕的神情中,神秘男子开始为女子解释这橡皮擦的使用方法……

另一处。

阎云岩自九千余年前与虎王一战,之后便一直闭关。一是为了固本培元,说白了就是受到重创,跑去闭关调养生息了。二则是努力再做突破,好在下一回排名战中,彻底将这宿敌抹去。

“嗯?”得到贵人相助,突破不久的阎云岩,在熟悉运用新能力时,却意外发现寒冰怒气冲冲进入通往【命运之屋】的那条小巷。

“怎么?还不能适应新能力吗?”那位帮助阎云岩的‘贵人’出声道。

“不是的,前辈。在下刚刚神识扩张开来,意外发现了一个与在下拥有相同血脉之人。”阎云岩恭敬的回道。

阎云岩话音刚一落地,只见那‘贵人’身影一动,便消失原地。

骤然,阎云岩身子一颤。好在发现来人是那位‘贵人’后,阎云岩便放弃了抵抗。任他将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方。

蓦地,那‘贵人’嘴角弯弯翘起,半晌后又高深莫测的笑道:“有意思。”

阎云岩迟疑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开口道:“前辈,能不能拜托您一件事。”

“是不是替你帮帮那位,与你一样拥有神龙血脉的小子?”‘贵人’莞尔一笑,若有所思道。

阎云岩讪讪一笑,道:“前辈英明。况且那小家伙的上一世的遭遇却与晚辈极为类似,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。所以晚辈……”

贵人将手一晃,顿首道:“不用多说,突破应当开心才是。我就替你传个话,让他两年之后来找你吧!”

阎云岩身体一躬,感激道:“多谢前辈。”

可当阎云岩再次抬起头来,却发现那位‘贵人’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……

寒冰仔细盯着那枚橡皮擦,可瞧来瞧去仍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。

“这不就是绘画用的橡皮擦么?”寒冰自然不会将这话以质疑的方式直接说出来。可他学校中就有艺术系,他也选修了美术这门功课。对于橡皮擦,他哪又会感到陌生呢?

好在,那神秘男子已经开始讲解这橡皮擦的使用方法了。

“你可以管它叫做‘记忆橡皮擦’,它可以帮你抹去你不想再回忆起的过去。正确的使用方式自然不是像绘画橡皮擦那样。”说着,神秘男子带笑的看了寒冰一眼。

寒冰回敬了那神秘男子一个笑容,但在他的心底已然掀起了巨浪。

“为了甄别出哪些是你想要抹去的记忆。在你使用时,它会给出几个选项供你选择。例如:爱情,亲情,友情等等。在这,我还是先来说说正确的使用方法。”说着,他将那块橡皮擦放在了左手掌心。分别给少女以及寒冰看了之后,他又将另外那只右手,覆盖于掌心拖着橡皮擦的左手上。紧跟着他将手缓缓放了在胸前。

如这一幕在大街上上演,远眺望去,不知道的发生了什么的朋友,估计会将双手合十的他,俨然当做一名正在祈求上苍保佑的佛教徒吧。

“步骤看清楚了?完成以上几个简单的动作后,你就可以根据选择抹去那段不再想见着的记忆啦。当然,在你选择的爱情,亲情,友情等等之后,他还会根据每个人的记忆,提供相关的名字,以及与那个人的片段。你只要一步一步按照它的顺序,你就可以准确无误的将你不想面对的过去抹去啦。这么说,你能理解么?”

一番话下来,仍旧气定神闲的男子,正挂着笑容看着那名少女。

“没,没问题。那现在,我,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少女脸色惨白,说话也有气无力的,像极一名刚刚出院的病人。

在得到那位神秘男子的回答后,少女跌跌撞撞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挪动着双腿缓缓地从大门离开了。

看到这一幕,寒冰不禁回想起上一个走出房门的男子。

“坐下吧。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。如果说,你愿意这么站着与我交谈。我自然无所谓!”

“你是谁?”刚刚摸到桌椅的寒冰似乎察觉到什么,霎时间退了几步,向桌对面那男子质问道。

“我不就是我呗,还能是谁?没看出你还挺幽默的呀!”这名男子似乎很喜欢笑,当然,他笑起来的时候也让人感到非常舒服,非常的亲切、和蔼。但落在现在寒冰的眼里,显然就不是那么回事。

“哦,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。嗯?我说了什么?”深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的寒冰,为弥补自己一时冲动犯下的错误而掩饰起来。解释不成反倒语无伦次的他,又干脆来了个装疯卖傻。

男子看着脚下摇了摇头,抬起头来依旧是那副不变的笑容。“嗯!我是谁?好吧。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仇笑天。你也别装疯卖傻,我知道你已经看出来了。”

“看出现在的你不是方才那个你么?”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,过分的装傻只会让人感到恶误。试问,别人都知道你在装傻。可你仍旧自演自戏,你这不就等同把认为别人傻么?寒冰现在可不敢激怒这人,所以他只有硬着头皮面对现实。

男子没理会寒冰的失落,道:“其实,既是你没发现我也会告诉你的。这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。”

难道就要这样认命了吗?难道这就是房间内没有第三张椅子的缘故么?这就是闯进来的优待?

这男子似乎能看懂寒冰的心思,收起笑容认真道:“最后说一遍!我不是这个家伙!我仅是为你而来。所以,你别把他定下的那套规矩同我扯上什么牵连。”

寒冰选择了沉默。

“你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‘帮助’别人么?”仇笑天重新挂起笑容说道。

“我怎么知道。我又不是这人肚子里的寄生虫。”

仇笑天又笑起来,道:“虽然我知道。可他连当我肚子里的寄生虫都不配。”

……

大致五分钟过去。

仇笑天说明来意后,他笑问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,又从哪里看出来的?”

“之前,我就一直感觉有些怪异。但我没能抓住关键点。比如:你在某些时候,会显得与众不同。比方说,你在向我解释卷轴、橡皮擦的时候。其实,我当时也就是这么一猜。不是后来越发让我笃定这个事实,我还真没敢往这处想。现在的你与刚刚接待那名少女的你,竟然会是两个不同的人。”

“嗯。我估摸着也是这么一回事。但有一点却是你不知道的。在那名女孩进来时,我就已经控制了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人。只不过,在同那名女孩签订契约前,他才正式的全权被我控制。在那之前,你可以理解为他还是他。而那个时候的我,你可以将我想象成是一名引导者的存在。我用我的思绪下达了命令,然后让他用自己的方式去执行。这么说你搞清楚了?”

“哦。我感到的怪异之处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”寒冰释然道。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有多聪明,但也如他所说那样,他并不笨。所以,他并没有去惹恼仇笑天,猜疑他所说之话的真假。事实也正是如此,仇笑天在这一点上,完全不必去跟寒冰撒谎。

……

又过了近二十分钟。

在这期间,仇笑天不知施展了什么法术,竟然让寒冰被揍成的猪头给还原了,并给他换上了一套不知从哪拿出来的衣裳。

现在一瞧。寒冰如今这样貌哪还谈得上吓人啊。那简直是吓死人!再叫那名少女回来,绝对吓个半死!

如漫画书中男主角才会出现的精致五官,令人爽心悦目的黑色齐耳短发。说难听点,寒冰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一个祸害!不知道的人,绝对毫不犹豫的会将进来前的寒冰,与现在的寒冰分作两人。晓得其中原由的人,用一个字就可以形容他现在的感受……吓!

这还是平常衣衫不整,头上顶着个鸟窝的寒冰么?

由此可见,有两句老话绝对没讲错:‘人靠衣妆,佛要金装’‘人靠衣裳马靠鞍’。

不说外人,仇笑天给寒冰一面镜子,让他自己看时,就他自个也吓了一跳……

此时,仇笑天正等待寒冰给他一个答复。

“学还是不学?”

“是不是学了就能和你一样,也同这个人一样,就会有那种奇怪的本事?”寒冰再一次请求确认道。“你一开始之所以为我解说那些有边没边的事,就是这个意思么?”

仇笑天点点头,算是回答了寒冰第二个问题后,他又不厌其烦的说道:“对!的确可以。不过你将来的成就并不可能超越我,我说的是实话,我并不看好你。但最起码,你绝对比这没用的家伙强上千百万倍。”

寒冰不满的哼哼了几声,不悦道:“既然你不看好我,为什么又打算教我?你直接去找你中意的人,教他不就得了。”

仇笑天高深莫测的笑了笑,抬头看着不高的圆锥形房顶道:“那是因为你有一个契机。一个变强的契机。虽然你在这方面的本事超不过我,但如果你自身的实力很强劲呢?”

“变强的契机?自身实力强劲?哼哼!”要不是寒冰见识了这人的本领,肯定会认为这家伙是个骗子。

仇笑天瞥了眼露出不屑神情的寒冰,笑道:“怎么?不信?”

这下寒冰都懒得翻白眼了。什么都没说,直接把椅子往后一拖,放肆的将双腿架在桌上,头则是撇向一边,嘴里还时不时的哼着小调。

眼瞅寒冰如此,仇笑天也不介意。双手凭空画了个圈,那圈子就有如接通电源的电视一样,画面中突然出现四个人。

“就是这四个人欺负你,并把你打成一进来时的那幅模样吧。相信我,你今天离开这里之后,就不必再唯唯诺诺的了。而三个月后,这四个人的生死则由你轻而易举的决定。”

寒冰揉了揉眼睛,确定那四人就是自己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的混蛋后,他并没有问什么‘你怎么做到什么’,而是直接疑惑道:“今天?三个月?真的可以嘛?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?”

没等仇笑天开口,寒冰又自问自答道:“不可能。不说他们背后的家族。单是他们四个,都有金丹期的修为。我一个还是后天境界的人,怎么斗的过啊!”(关于金丹期为什么还上学的问题,看下去自然知晓。)

仇笑天再一次收起笑容,静静地看着寒冰。也就过了几秒,仇笑天又随着他的话逐渐笑了起来。“还是那句话。相信我。我没跟你开玩……笑。”

“那是什么契机?”寒冰从椅子上跳起来,跑到仇笑天身边,抓着他衣服急切的问道。

将近四年时间,寒冰一直遭受羞辱,并非他不想抵抗,而是因为他没那个实力。虽然长久下来让他显得有点懦弱,可这并不代表他就希望如此。所以,听到仇笑天这么一说,寒冰就激动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现在的心情,那滋味估计也只有寒冰他自己才明白。

每次被别人欺负,加上又没有发泄怨气的途径,寒冰心中早就生起了一股可怕的怨气,但这股怨气竟让他硬生生地掩藏在懦弱外表下的内心深处,换作一般人恐怕早就崩溃了。要不是寒冰心底一直有个信念让他支撑下去,寒冰这条小命估计在此之前被阎王给收了回去也难说的很。

好在仇笑天并不在意寒冰的放肆。不然,他又怎么可能容许寒冰如此小觑自己,且在自己面前架手架脚的呢?

“你不是好奇我的动机么?这就是了。你可以当作我来这,就是为了和你进行一场交易。”

“首先,你必须把你的‘爱情’交易给我,我才会告诉你。其次,你得到的不仅仅是这个契机的所在,还有一个关于你前世的秘密。”仇笑天不慌不忙的说道。

“爱情?”寒冰在念出这个词的时候,他的手已经放开了揪着仇笑天的衣服。眼眸中透出的是一种……迷茫?

寒冰渐渐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良久,他才开口问道: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那女孩是拿什么交易‘记忆橡皮擦’的。”

“两年寿命。”仇笑天不假思索的说道。

注意到寒冰眸子中吐露出来的讯息后,仇笑天笑了。他悠悠的说道:“你知道换做那笨蛋,那名女孩要付出什么代价么?”

“什么?”如仇笑天所想,寒冰的答复以及神情都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“十年寿命。”仇笑天回答完寒冰后,又紧而问道:“那你知道如果那女孩再这么煎熬下去,没有像我们这样的人帮助她,你猜猜看她还能活多久?”

刚刚接触这神奇本领的寒冰,并不知道十年与两年的差距。所以,这对他并没有什么震撼力。

这次,仇笑天不等寒冰搭话,他便抢白道:“一年不到。所以,别认为像我们这类的存在就是邪恶的。当然,你就是这么认为也没人在乎。像她,像你,像外面的那些人。即使知道了,那又如何?还不是一样会进行‘交易’么?再者,进行交易后,如果那女孩今后无病无灾,起码还能活上几十年,难道她这么做不划算么?或说,在这些她争取来的时日当中,万一她家祖坟哪天冒青烟,让她得到一位高人相助,一举突破金丹期。那么,长生不老对她而言也并非遥不可及!”

“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!在契约进行前,我也告诉过她将要付出的代价。就像我现在告诉你一样。可你呢?你最后还不是会选择拿‘爱情’跟我做交换么?”仇笑天自信的说道。

寒冰又一次沉默了。他在想,失去‘爱情’之后,自己到底会怎么样。

在如今的生活当中,他又会失去什么。

结果,他发现爱情对他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。最起码就现在而言吧。

“那就交易吧。我如果没听错,你似乎还提到了我的前世?”寒冰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仇笑天两手一摊,耸肩道:“看吧。我就说了!你最后会与我做交易的。放心,以后想找老婆生孩子,你还是可以从我这里赎回去的。”说到最后,他又恢复了那笑嘻嘻的模样。却决口不谈寒冰前世之事。

市侩的商人!这是寒冰对他的评价。先前产生的丁点好感,让他回想起来感觉是多么的可笑。

仇笑天将手虚空一晃,一张金灿灿的卷轴随即出现在他的手中。这张卷轴,比起原本桌面上摆放着的那些卷轴又不知道高级多少倍。

接着,在那诡异的仪式,又在寒冰眼前重复了一遍后。寒冰双眼便再也离不开那张金灿灿的卷轴中心处。

黑点在中心处一点点地扩张,寒冰满怀期待死盯着那,生怕漏过一个细节。

当看着那个所谓‘关于自己前世的秘密’,从已然是成为黑圈的黑点中浮出后,好像当场便愣住了。

又是这么奇怪的玩意!寒冰只能如此去想。

“听着,在你们寒家的祖屋……”

(Ps:‘商人’的定义看到这,想必大伙也有了个模糊的概念。那本书‘修真’又是如何呢?虽然是修神之路,但宗旨却是‘修真’。糊涂了?收藏慢慢看着吧……^_^。)

内容来自PT小说程序

PT小说程序

PT小偷,建站容易!

PT小偷

PT小说程序

PT小偷

内容来自PT小说程序

PT小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