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7 -9章九转凝丹录拉开序幕

7—9章 九转凝丹录(……拉开序幕!)

仇笑天断断续续说了老半天,忽然发觉寒冰压根就没听自己在说些什么后,心中不知怎地生出一种古怪的滋味。

“像他这般不把自己放在眼中,这还是多久以前发生过的事呀。好久好久了……”仇笑天暗自在心头默念道,眼神也逐渐变得迷离扑朔。

当那种古怪的滋味涌上心头,仇笑天并没有多少愤怒。以他如今的身份,能让他觉得愤怒的人和事,恐怕连两位数都没有吧。

但能做到无视他的地步。这数万载以来,仇笑天这还真是大姑娘坐花轿,头一回。

感慨了一番,仇笑天的思绪并没有就此止步,反倒越发飘渺。

一分钟后,寒冰缓缓回过神来。

刚刚他的确愣住了,就在看见自己用‘爱情’换来的东西时便愣住了。

寒冰之前也猜想过‘关于自己前世的秘密’会是什么东西。可打死他也没料到,这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玩意。

原先,寒冰认为是兵器的可能性大点。毕竟,仇笑天不是说了,自己今天走出这里后,就不必再唯唯诺诺的,还有三个月后发生的事么?所以,寒冰理所当然首先会认为这是一把兵器。

可谁又知道,从金色卷轴的黑洞中飞出来的竟然会是一杆毛笔。

对!就是一杆毛笔!

这会与自己前世有什么瓜葛?难不成自己过去是做账房先生的?抑或者是满嘴唠叨着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书生?

如果说仅此而已的话,那定然还不足以让寒冰愣住有一分钟的时间。关键在于,虽然寒冰觉得奇怪,但却又理所当然!嗯?这才是他真正搞不懂的地方。

之所以没见进去仇笑天说的话,其缘由也是在思考这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前世的秘密?武器?毛笔?这都哪跟哪?偏偏自己还觉得理所当然,真是奇怪。寒冰下意识的摇摇头,将思绪收拢并决定暂时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。

就在这一瞬之间,寒冰又有一种体悟。自己前世的一切对现在的自己而言,应该都属于秘密。或许,这杆毛笔说不定还真是其中关键。

转而望向仇笑天,寒冰又一次瞪大了双眼。他这是干嘛呢?

此时,在寒冰的眼中。仇笑天仿佛化身一名川剧变脸的演员。脸上的神情千变万化。忽而悲伤愤怒,忽而惊喜大笑……

不等寒冰注意自己脑海中为什么会出现‘川剧变脸’这一陌生词汇,仇笑天已经回过神来。

见到寒冰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,仇笑天莞尔一笑。洋溢出来的笑容让人一眼瞧去,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好。

当受到寒冰意外给他带来的刺激时,仇笑天的思绪跨越了无数岁月,回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年代。在那里,仇笑天仿佛又回到从前,看见那个还是人下人的自己,是如何一步一步爬到自己如今这个地步。

短短一瞬,却让仇笑天这名绝世罕见的强者又一次领悟了世间百态。可惜的是,他走的路子跟一般人迥然不同,换一般人的话,这个难得的机遇足以让那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即使如此,仇笑天的收获也不算小。

见仇笑天心情不错,寒冰趁热打铁道:“那个,呵呵。仇前辈,您刚刚说的什么,我没见明白。可否再详细的讲一遍。”

仇笑天挂着微笑注视寒冰,那笑容足以让寒冰感到毛骨悚然。“哦?没弄明白么?原来是这样。那你直接问有什么不明白的。”

寒冰讪讪一笑,道:“那个……这杆毛笔是做什么用的?还有这与我前世有什么关系。”

蓦地,寒冰严肃起来。道:“仇前辈,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事情想要问您。前世的我是我么?假使恢复了前世的记忆,我还是自己么?还是说被另外一个灵魂……”

仇笑天似乎想到了什么,笑道:“莫非你是怕恢复前世的记忆后,你就同我控制的这人一样,思维举止都受到其他人……比如说,这人受到我的控制。你受到另外一个灵魂的控制?”

寒冰不解,道:“很好笑么?如果真的是这样。还请前辈指点,有没有什么方法把这段记忆抹去,交易也可以。”

“其实你完全不必担心,你现在之所以不知道这段记忆,全是因为你的实力太低。等你到一定的实力后,你自己便会记起来。另外,你就是你,这么说吧:你的前世你可以理解为你失忆了。你听说过失忆的人恢复记忆后就有两个灵魂的么?”仇笑天自然的笑道。这笑意纯粹是被寒冰给逼出来的。

“另外,你手中那杆毛笔的用途,不用我说你日后自然也会明白。让你回想起那段被藏匿起来的记忆,你手中这杆毛笔可是关键。”忽然,仇笑天的笑容僵硬在脸上,道:“认真听着我说的话,这次没听进去我可不再复述了。”

寒冰就怕仇笑天为难自己,听他这么说哪有拒绝的道理。于是很干脆的点点头。

“在你们寒家的祖屋……”

“等等!我想我刚刚应该没有听错。您说的是‘你们寒家的祖屋?’”说罢,寒冰加重语气询问道:“你们?祖屋?什么意思?”

仇笑天并没发计较寒冰打断他的话,而是平静的说道:“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可以问,不过我没多少时间呆在这,如果你打算遗漏什么重点的话,你可以继续打断我说的话。明白么?”

“明白。”认真起来的仇笑天不怒自威,就连说话也让寒冰感到一种压迫。寒冰在心理低估道:恐怕那些元婴期的高手也不过如此吧?奇怪?他的修为要是超过了元婴期,他又是怎么停留在无尘界的呢?

可惜时间没容许寒冰继续思考下去。

“在你们寒家的祖屋,就是你现在住的房子。具体我也说不清是哪。反正屋内有一处暗格,你找到它后,会有一条密道打开。密道并没有什么机关,你可以放心进去。之后,你会在里面找到两本书籍。一本是你们寒家老祖宗留下来的,另外一本则是我给你说过的机遇。我也不能多说什么,不然我也要遭报应。”

“还有,两年后的今天,当你满十八岁的时候。你记得去冷幽峰的后山崖。到那时,你自然知道该怎么做!至于学习这项本事,即使你现在想学我也没空教你了。不过,我会在你的体内留下一枚种子。同样,你受到它的指引,你自然也会知晓该如何去做。关于你的‘爱情’,你想拿回它就必须十八岁时往我说的那个地方。当你拿回了‘爱情’,我便破例提前告诉你,你过去的经历以及你遗留下的财产在哪。”

说罢,仇笑天伸出右手虚空一晃,在寒冰的注视下,用右手捏成兰花指状。蓦地,一个乳白色的光点出现在被大拇指扣住的中指之上。

仇笑天轻轻一弹。只见那道乳白色光点,缓缓朝寒冰飞来。

“将它吃下去。”仇笑天不可置疑地说道。

即使仇笑天没有说明,可寒冰也猜到了一个大概。这应该就是仇笑天口中所言的‘种子’吧。

寒冰没有任何犹豫,立马按照仇笑天的吩咐,将那枚缓缓飞向自己的‘种子’含进嘴里。

很突兀地,一股清流在寒冰措不及防之下,从他的咽喉开始向体内的奇经八脉散去。

并没有任何的痛苦,但寒冰依然皱紧双眉,心下不断思考这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变化。

“呵~”

在这股清流的带动下,寒冰没一会儿便舒坦的呻吟了一声。

与此同时,寒冰惊讶的发现。自己久久不曾松动的瓶颈,那最后一道防线,竟然再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松懈。

正当寒冰喜上眉梢之际,仇笑天再次开口说道。“种子我已经帮你种下,你越强大,它也会随之壮大起来。”

寒冰坚毅的点点头,张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“仇前辈……”

“前辈?还是别这么称呼我。也千万别对我有感激之情。这是你应得的。”

整理一下思路,寒冰询问道:“您为什么要这么帮助我?如果我没猜错,这是一场‘交易’,与其说是您跟我做了‘交易’,倒不如说是我将‘爱情’暂时放在您那里保管。其实,您并没有获得任何收益吧?”

仇笑天微微一笑,高深莫测道:“你以后会明白的。再记住我一句话:信天信地信他人,远远不如信自己。”

虽说仇笑天并没有直接说明,可寒冰也明白,他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讨到丁点好处。相反,他还付出了许多。只是,他最后说的不如信自己又有什么含义呢?

事实呢?仇笑天虽然脸上在笑,心中却感慨不已。“没有任何收益?恐怕把现在的你卖掉。不!即使把你全家卖了,也抵不上我那枚种子的珍贵。”

看着寒冰迷茫的脸,仇笑天严肃道:“好了。由于时间比较匆忙,目前该交代的,我也给你交代清楚了。现在,差不多也到我该离开的时候啦。”

“仇前辈……”搞清楚状况后,寒冰对仇笑天离去开始不舍起来。即使他明白,这只是迟早的事。可是,自从寒冰活着的这十六年来,又有多少人是真正的关心过他?加起来恐怕一个巴掌也数的清,此情此景倒也在常理之中。

仇笑天并没有与他废话,严厉道:“牢记我说过的话。希望在下次见面之前,你别给别人做掉才好。”

寒冰点点头,脑海中却划过那四人的身影。坚定道:“嗯。如果那契机真有那么神奇,能让我在三个月后不惧怕他们以及他们背后的势力,纵然天叫我亡,我也信心与之一搏。”

仇笑天点点头,道:“好了。我这就走啦。你也在盏茶的时间离开,不然倒时他清醒过来就麻烦了。”

“记住了。”寒冰诚恳道。

当久久没见到仇笑天的回信后,寒冰知道,仇笑天这是离开了。

叹了口气,寒冰来到那扇侧门前,就在伸手推开那扇侧门的那一刻,他又回头望向这间小屋的每一处。同一开始进来时不同,这次寒冰是很仔细的打量这里的一切。

仇笑天控制的那家伙已经坐好了,一切都与寒冰刚进来时见到的一样。当然,除了那名已然离去的少女。

深吸一口气,寒冰转过身推开了那扇侧门。带着一脸舒爽的微笑,和那一脑海的疑惑,轻轻地从侧门离开了。

刚出侧门,寒冰来到一片漆黑的空间。但这并不是矮屋外面的死寂空间。

简单点的说,矮屋外面的侧门,同刚刚寒冰推开的那扇木门,并不是一个直达的通道。这两扇门的中间还隔着一个灰色地带,这是属于类似‘小巷’的一种存在。早在寒冰刚刚进来时,他就知晓了。这也是为什么寒冰进到矮屋内,为什么会有木门推开的‘咯吱’声地缘故。

“自己今天都干了什么?”寒冰到现在还觉得这一切如梦如幻。运起内力查看一番,已松动的瓶颈告诉寒冰,他方才经历的一切绝对不是在做梦。当一想起仇笑天说到的那个契机,寒冰就迫不及待的想回家看看。

在激动的情绪当中,寒冰走出灰色地带,来到了矮屋外面那个充满阴霾的空间。一瞬间,正在排队等待的所有人,一齐用目光聚集在寒冰身上。

处在众人视线焦点中的寒冰,再也抑制不住的嗷叫起来,那模样就像是一匹处在发qing期的野狼。说不出的兴奋。

这一次,再也没有人说寒冰不自量力。毕竟,这些人都是亲眼见证寒冰创造神话的人。此刻,他们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种叫出‘崇拜’的情愫。尤其是在寒冰身边,再一次闯关失败的人。虽说这里一片漆黑,他们只能看到寒冰的身影。

寒冰傲然一笑。紧接着,他在众人的目送下,退回到那个充满阳光朝气的正常世界。

不过,现在正兴奋中的寒冰,似乎没有察觉到他出侧门以及小巷时,脑海中都没有传来晕眩感。

而现在的寒冰与刚进来时的他相比较,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,现在的寒冰身上多出了一杆毛笔,一杆用‘爱情’交易来的毛笔。是它的缘故么?应该吧。毕竟,寒冰仅是瓶颈松动而已。功力并没有丁点增长。

再说说神秘空间内。

排队等待进入矮屋的人纷纷躁动起来,原因无他,因为自从寒冰闯进侧门进入矮屋后,矮屋那扇大门就再也没开过。一时众人纷纷猜想开来。毕竟,闯关成功这事,谁也没见着过。谁又知道他闯关成功再出来后,会有什么变化呢?

好在,没过多久,那神奇且充满诱惑的大门又再次开启。众人躁动的情绪也安定下来,尤其是下一个即将进入的人。半天见正门没开,等了近四天之久就为这一刻,差点就把他气疯。幸好,寒冰在此之前在矮屋内磨蹭了一会儿。不然十分钟的等待,谁知道这位心理素质不怎样的人,会干出怎样的傻事。

当那人兴致勃勃的走进大门后,新的一轮以‘命运’为名义的交易,又循环起来。

……

另一处。

当消失近三小时的仇笑天,再次出现在阎云岩面前后。阎云岩并没有多少惊奇,或许是见识过仇笑天本事的缘故吧。

三分钟后。

仇笑天严肃道:“嗯。那就这样,拜托你了。”

阎云岩低下头恭敬的说道:“不敢。”当他抬起头来,只见那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‘贵人’,又在不知不觉当中消失啦。

……

当寒冰离开神秘空间,又走了不久后,他忽然意识到,此刻的太阳正高高挂在他的头顶。

“早上八点到的学校,离开时也就八点半,算上从学校来到这儿的路程半小时。有莫非我进去到出来,已经有三个小时过去了?”寒冰略微有些惊讶。第一次,他感觉时间是可以过的这么的快。

之所以寒冰会有这种感觉,其实也不难理解。寒冰原先是扳着秒钟过日子,且迫不及待的希望十八岁快点到来。可现在他有办法提前获得实力了,因此,心态起了某些微妙的变化。但这一点,寒冰本人并没有发现。

很突兀地。寒冰脑海犹如雷电侵袭,眼前景色一白,行动中的双腿刹那间被定格。

寒冰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那耳熟的声音便划过他的脑际。

“听着!有一件事我忘记告诉你。”

是仇前辈的声音。

寒冰知晓缘故后,强忍着把险些脱口而出的脏话收了回来。

“得到元婴后,你要好好收着,日后有大用处。还有,尽可能与那杆笔进行沟通吧。它是你前世……”

就在这时,仇笑天的声音突然没了尾声。

“前世什么啊!告诉我啊!”寒冰不由自主的嚷道。

等寒冰发现这是大街上时,他也来不及将口边的话掩住了。

结果则是惹来了一片白目。

当然,还有个非常好心的小女孩,特意来到寒冰的身边,告诉他:“大哥哥。钱是可以买东西的东东。”

寒冰:“……”

虽说寒冰已然后天顶峰,再向前迈入一步就是先天境界,亦修练中的筑基期。可从他闹出笑话到回到家中,还是花费了近一个小时。

这就是无尘界罪恶星域中的赌星,土地无限宽阔,修者多如牛毛。

在无尘界中的其他星域,一个元婴期的修者估计能称王称霸。毕竟,无尘界中最高只有元婴期的存在。所以,寒冰在认为仇笑天的修为超出元婴期时,那会那么惊讶。

关于无尘界中,元婴后期境界以上的修者,是不可能的存在,寒冰是知道的。在他的学校,一般的常识课中,他们就是学这类基础的修真知识。另外,则是促进各家族后辈的交情。

简单点的说,一般人连在这个星球上生存的资格都没有。这也是寒冰受欺负却没人管制的缘故。在这里没实力没背景,就只能看别人的眼色行事。不然即使死了,校方的回应顶多也就一句‘失踪’而已。

即使如此,在罪恶星域内的这几个星球上,一般没背景的元婴期修者,也不敢如何放肆。原因无它,只因这是修真界在无尘界扎根的几个地方之一。比方说欺负寒冰的四人,虽然他们的修为不过金丹初期中期不等,可站在他们身后的势力,家族中元婴后期的保镖,却多的让人名字都记不清。

再说罪恶星域的赌星,它之后被称之为赌星。就是因为掌控它背后的家族,就是因为这个发家的。

据说,这个家族的势力不仅在修真界非常庞大,而且,就连仙界也有他们的一番势力。

这个家族的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——寒家。

可即使是寒家,即使仙界也有一番势力,但也没听说过保镖中有哪个实力是超过元婴后期的。

当然,与欺负寒冰那四人的家族不同。即使是寒家身后的保镖,他们的武器铠甲之类的法宝,比之那四人还来的好些。虽说他们是各自家族的下代家主。

从这一点来分析,明白人并不难看出其中的差距。

闲暇时,寒冰也曾意**过,要是自己是生在那个寒家多好啊。这样就没人敢欺负自己,别人看见自己走路都得低着头。不过,当寒冰一想起那个令他内疚的姐姐时,他觉得如今的生活还是不错的。

一个小时后,寒冰来到一处偏僻的所在。这就是寒冰与他姐姐居住的小屋。

喜形于色的寒冰迫不及待的推开了房门。屋内还是同自己早晨出去时,并没多大不同。仅是桌上起了一些变化。

破旧的木桌中心处,摆着一个玉简,玉简下压着一张纸条。

拿起那张纸条,熟悉的字迹告诉自己,姐姐今天中午曾回来过。

“小冰。今天过后,你又长大了一岁。按照咱们家的规定,十六岁是最后一次获得长辈礼物的时刻。都怪姐姐没用,早出晚归的忙,也不能给当弟弟的送上一份好点的礼物。那枚玉简先收好,今晚我不会那么早回来,你就多跟同学聚聚吧。生日快乐,亲爱的弟弟^。^。”

一口气看完,寒冰心中除了无奈,剩余的都是苦涩。

不正是自己没本事,才会让姐姐早出晚归的累成这样的么。不正是自己没本事,才让姐姐日日赚钱打工,连自己在学校的事都不知道么。‘多跟同学聚聚’,看到这,寒冰长长的吐了口气。看寒冰脸色,既是伤感也是哀叹。

握紧从木桌上拿起的翠绿色玉简,寒冰满是无奈。

在学校中,修真常识课的老师也告诉过寒冰他们,玉简没有真元力,是开启不了的。

没试过,寒冰又怎会死心?可一当尝试过后,他也算明白姐姐那句‘先收好’是什么意思了。

听姐姐讲,寒冰一出生便是后天境界,天资极好,修练一般的功法会辱没了他。故此,她花费一笔不小的开支,请来数十个元婴境界顶峰的修者,给寒冰加上一道枷锁,将他的境界压制在后天境界顶峰。

只所以这么做的原因,寒冰听姐姐说是,她有一部高级的功法,需要出生时便是后天境界,且年满十八岁,并不得超过后天境界才可以习练。

寒冰到现在也没有怀疑过姐姐的话。只是,他也好奇过姐姐是怎么得来那部高级功法的。对此,寒冰的姐姐寒怀亦却绝口不提。

真元力是后天境界迈入先天密境,即筑基期的一个重要标志。故此,修为仅是后天境界顶峰的寒冰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个玉简,却不能一探其中的究竟。

只不过,当寒冰想起仇笑天说的那个契机时,所有的负面情绪早已抛到爪哇国去啦。心中暗道:年年都是姐姐给自己礼物,给自己惊喜,今年自己一定要给姐姐一个惊喜。

有了这个信念后,寒冰立马将靠在墙壁边上的东西收拾了下,该挪的挪,该搬的就搬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寒冰侧身用耳朵贴在墙面上,手则不断敲打各处助自己更好的聆听。

一晃,两个小时过去,时间已经来到下午的三点。

此时,寒冰可怜的指关节处已红肿不堪。屋面四周的墙壁,几乎已经挨个查了好几遍。可仍没发现什么另类之处。

又花一个小时,这次寒冰耐着性子,将墙壁的每处都摸索了一遍。

“呼!”

寒冰大喘口气,后仰瘫倒在地上。

望着天花板,寒冰苦恼的自言道:“也不过就是八十来平米的屋子,可能藏得到那里去呢?”

又用去半小时,寒冰此时已然失去了耐性。一边寻找还不忘对仇笑天不说清楚在哪里抱怨不已。“靠。谁来告诉我,那暗格到底在什么地方啊!”

就在这时,异变突生。

原本别在寒冰裤腰带的那杆毛笔,竟然自主的动起来浮在了空中。

寒冰霎时一愣,也不知是吓到了还是怎样,只见他半天没有反应的坐在地上,眼睛瞪得老大,一声不响的望着那杆毛笔发呆。

直到那杆毛笔从竖立着的‘1’变成倒下的‘一’后,寒冰才缓过神来。

寒冰慢慢爬起身来,鬼使神差的坐到那杆毛笔跟前,想伸手去抓它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杆毛笔却犹如离弦的箭一般,随着寒冰的靠近,也动了起来。

在几次后没抓到那杆毛笔后,寒冰发现了一处疑点。几乎他每次停下来,笔端处总是朝着同一个方位,甚至,它引自己抓它时,也让自己不断靠近那个方位。

顺着笔端处指着的方向望去,寒冰看了的是他姐姐寒怀亦的房间。

寒冰心中有一个念头,但他却不敢确定。暗道:如果这是真的话,实在是太邪门啦。

这杆毛笔真能听懂自己的话,告诉自己仇笑天口中的暗格在哪?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,寒冰内心不禁激动起来。虽说玄乎,但比之仇笑天的出现,这又算得了什么?况且,这还是他出手拿给自己的。

寒怀亦的房间,寒冰并没有给予特殊照顾,同其他地方一样,也找了不下四遍。可能在这里么?

跟着那杆毛笔进到卧室内,寒冰首先闻到了淡淡的幽香。不同于寻常的女性,迫于生计的压力,让寒怀亦的心态并没有像小女生那样,把整个房间打扮的同粉红世界一样。房间内的摆设也很简单,如果不是那淡淡的香味,实在难以想到这会是一名女性的闺房。

当寒冰专注下来后,他看见一幕令他纳闷的事情。

那杆毛笔的笔端处就指着一进来就可以瞧见的那面墙上,任凭寒冰再怎么走动,它就是稳如泰山的指着那动也不动。

这时,寒冰再去抓它,它也没有抗拒的离开,任寒冰又一次将它别在了腰间。

寒冰上前好奇的看着方才那杆毛笔指着的地方,用尚未脱变成真元力的内力,打算在墙壁上做个记号。

怪异的是,当寒冰运力用指尖点向这里时,墙壁竟然丝毫无损。

怎么可能?一般的墙壁有如此坚固么?莫非,这其中有问题?

逐渐加大了力量,当寒冰运起七分内力的一掌拍在墙壁上后,那块墙壁动了。随即,它以寒冰肉眼可及的速度凹进墙面。

“喀喀喀”

同墙壁凹进去的发声不同,这道声音源自于客厅。

寒冰转过身去,快步退出了房间,只见在那日常寒冰踩踏的地面上,一块两米见方的石板,缓缓向地面凹进去。大概下去了一米时,那块两米见方的石板才向另一边缩进去。

当寒冰看到这石板的厚度,以及想到那墙壁的硬度后。才恍然大悟,难怪一般的敲打听不出其中的奥妙。

但这还叫‘暗格’么?或许,对仇笑天那种变态而言,说不定这就是吧。心下,寒冰瞥眼看向那杆帮自己找到机关的毛笔。

可是,寒冰现在的思绪早已乱成一团,哪还想的到什么。

蓦地,在一声巨响下,那块石板停下来了。

寒冰刚想下去,思索一番,脚步停在了屋外的大门跟前。

待他将所有门窗锁好,一切准备工作做足后,他纵身一跃跳进了那个黑不溜秋的暗道。

虽然寒冰方才所做的一切准备工作,几乎没什么用处,随便来一个修者就可以闯进来。但至少对寒冰而言,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。

……

四个小时后,寒冰从四米高的暗道纵身一跃跳了出来。同一开虚虚实实的自信心不同。此刻,寒冰脸上挂着‘仇笑天式’的微笑,有史以来的第一次,寒冰感到有自信的感觉竟然如此美妙。

从怀中摸出那本让自己信心满满的功法,凭借透过窗台的月光,五个大字再度映入寒冰的眼帘————《九转凝丹录》。

(Ps:语言设定:所有地方中国话都是通用语言,换别的我也不懂@。@。所以‘前世’‘钱是’的就别计较了…另外,01有句话跟大家说,前面或许不像修真文,但二十章前你还不觉得此书有看头,把它丢进垃圾篓实属应该。)

PT小偷

PT小说程序

内容来自PT小说程序

PT小说程序

PT小说程序

PT小偷,建站容易!

PT小说程序

PT小偷,建站容易!

内容来自PT小说程序

PT小说程序

PT小说程序

内容来自PT小说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