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第10章 赌星寒家

第十章 赌星寒家

(Ps:九转凝丹录的内容?嘿嘿,暂时保密。)

即使在已经过去的四小时内,寒冰已瞧过不下数十次,可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无味。

就像一个把赌本已经全部赔进去的赌徒,忽然借得一笔不菲的资金一般。

《九转凝丹录》对寒冰而言,就像是赌徒得到的那笔资金。这五个大字不仅给他带来的是翻本的希望,更是一个未来的许诺。故此,当寒冰再度看见这五个大字时,他的心情还是那么地澎湃不已。

寒冰摸黑来到自己的房间,将那本《九转凝丹录》小心翼翼的放在枕下,犹豫了一会,寒冰还是放回了怀中。

折返回客厅后,那两米见方的石板已经合上,从外表看来就像一块普通的水泥地,瞧不出任何猫腻。

寒冰犹豫了一会,考虑是否再下去一趟,将里面的其它东西取出来。呆了几秒钟,他无意看向四周,心下决定还是先把屋里的那些家具整理好再说。

半个小时后,寒冰将所有的家具重新摆放整齐,并将屋内屋外的打扫了一遍。在确定没有留下什么现场证据后,寒冰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,靠在椅子上沉思起来。

在打扫时,寒冰就决定暂时不取暗道里的东西。毕竟,那里面的东西,自己和姐姐目前还用不着。

水很快喝完。寒冰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九点二十八分。

“才九点半不到,老姐平常也要十点以后才会回来,今天肯定会更晚。”如此想着,寒冰站起身来,叹了口气。“也不知道老姐今天能不能在十二点前回来,陪我过这个最后的生日。”

感慨了一番后,寒冰回到自己的房间,拿了一柄木剑出来。

“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,现在总感觉那么亢奋。”寒冰自嘲的道了一句,随后不由自主的再次想到了《九转凝丹录》上面的内容,考虑道:“趁现在精神头不错,还是练练剑吧,明天应付许老师或许好办一些。”

寒冰口中的‘许老师’,指的是在学校教导寒冰等人武技实践课的徐进。

按照《九转凝丹录》上面做的话,寒冰必须得请三个月的假期,用来为自己筑基。而寒冰想请假,他就必须得通过徐进这一关。同时,在瞧到这里的时候,寒冰总算明白仇笑天口中所说的‘三个月’是何用意了。

相对学校里其他老师而言,寒冰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徐进的。因为他是几个为数不多,不看学生背景做事的老师之一。相对学校里其他老师的势力,寒冰在这门课上下的工夫,也远超过其它几门主课。即使如此,但每次考核,寒冰却无疑不是垫底那位。奇怪的是,寒冰不太上心的另外四门主课,其中三门却稳拿榜首。

寒冰拿着木剑走出房门,随而来到以往他练剑的‘迎风坡’。寒冰居住的地方很偏僻,偏僻到周围附近就只住有他那一家子。所以,这里周围也是空荡荡的。

没有了建筑的阻碍,漫无目的游走地秋风瞧见寒冰的到来,似乎像是找到目标一般狠狠地往寒冰身上刮。这也是‘迎风坡’这个名字的由来。

寒冰记得许老师说过‘最好的练剑地点,周围要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干扰。因为,一个好的持剑人,一定得学会排除干扰,学会随机应变’。于是乎,寒冰找到了这个练剑的地方——迎风坡。

……

在罪恶星系赌星最繁华的地段,那里有一座大宅子。在它的周围,随处可见竖立着近四十米高霓虹灯。但怪异的是,这里的夜晚格外寂静,与灯火通明的街道那般格格不入。

再看那座大宅子,仅凭一百六十米的高度这一点,就胜过霓虹灯三倍。虽然它不像霓虹灯那般耀眼,却也是不容忽视的存在。远远望去,那似被众星拱月般硕大的建筑,像极了一座精华内敛的城堡。

它就是赌星的标志,也是寒家富贵权势的象征。除了赌星上的寒家,谁还能有此等气派?

在这座大宅子里面,一条过千米长,宽五十米的红地毯,从门口铺到了通往这座宅子两楼的阶梯。红地毯两旁高达三十米余长的石柱,估计得六名成年男子环抱才能将手头尾相连。

石柱与石柱以及道路两边的墙壁距离,像是被精密度极高的仪器划分过了一样,之间都是五十米整。道路两旁每隔十米,都有一幅幅大师级人物描绘的图画。有点见识的人便会发现,这些图画都是修真界的一些罕见妖兽异宝。别说在无尘界,即使是修真界中,也没有多少人敢说全部都认得。

在这座宅子的第二层到第四层,这里居住着的都是寒氏家族的卫护。按实力分层,居住的越高,战斗力便越强。同时,居住的空间也越大。

再往上,便是这座宅子的第五层。五十米的高度,决定了它是这座宅子里空间最大的一层。这儿也是这座宅子主人,用来接待贵宾用的地方。

第六层。这栋宅子的至高点,与第一层三十米的高度齐肩。这里属于这家主人的私人领域。同宅子的第五层类似,这里的装饰也可用‘雍容华贵’这四个字来形容。

大到这里的桌椅板凳,小到这里面的每一件小饰品,即使是居住在罪恶星系赌星的普通人,恐怕他们操劳一生也没几个能买得起。

第六层的大厅内,一位白发黑瞳的年轻男子,正依在结合了高科技,用妖兽皮作成的沙发上,喝着红的发紫的**。

“叮!”一道悦耳的叮声响起,在那靠在大门的墙壁上,忽然印出了一位同样是白发,却满脸褶皱的老年人的面庞。

男子呷了一口玻璃杯中的**,然后才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进来。”

这名老年人看见年轻男子颓废的模样,在心中叹了口气,道:“大少爷。”

“福伯,这次是什么事?”这名被唤之为‘大少爷’的男子。先是抬起眼皮望了那老人一眼,随即低下头继续玩弄起他的酒杯。

看着大少爷酒杯中的**随着玻璃杯一同晃荡起来,然后被他全口喝下后,福伯这才开口说道:“大少爷,大小姐的房间又少了几件东西。”

“哦?她又来了么?好了,你下去吧。”白发男子眼睛徒然一亮,不过很快又被浑浊的目光交替了下去。

福伯有些迟疑地道:“大少爷……”

“下去吧。”白发男子不温不火的重复了一遍。

待福伯怀着无奈以及惋惜的脸色离开后,白发男子一震萎靡的精神,自言道:“四年期间,年年你都在今天这个日子来。算起来,今天也是小冰的成年礼,你又回来拿东西送他当礼物么?小冰,当初你被怀亦带离这个家才六岁,不知道你还记得起我这个当哥哥的么?”

PT小偷

PT小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