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十一章 请假

第十一章 请假

(Ps:一切恩怨情仇,从现在开始…稍后会再更两章正文。)

“六岁,成年。十年就这么过去了……唉!”(,白发男子已经站了起来。道:“小冰成年礼到了,该来的总归要来。想逃,逃就有用么?”

……

月光下,一名神似嫦娥下凡的仙子正在赶路。那女子有一双晶亮的眸子,眼光中还带着的三分倔强。修长的双眉让那灵动的眸子越发动人。只是她不知想到了什么,忽然甜甜的一笑。眼睛像月牙儿一般弯了起来。尖尖的脸蛋上,那两个微凹进去的酒靥告诉路人,当她甜甜的笑起来时,她会更美。

骤然,那女子停了下来。不知从何处,拿出一个正颤动着的玉简。渐渐地,她脸上温馨的笑意被一抹冷艳的寒霜给取代。

听见传讯玉简里那人的声音后,这名女子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选择原路折返。将玉简再次收回后,那女子若有所思的对着空气说道:“小冰,看来你的成年礼不止我这个当姐姐的上心,你那个不学无术的哥哥也还惦记着啊!”(,)

半小时后,寒怀亦来到那高耸的霓虹灯下。

寒怀亦虽说阔别这个家已经十年之久,但她对这却陌生不起来。毕竟,这里是她的根。

寒怀亦轻车熟路的潜进宅子中,不是她修为有多厉害,所以才能了无声息的潜进来。之所以暗中守卫寒家的护卫无动于衷,只因她的身份——寒家大小姐。

在这座宅子第一层的一处隐秘地方。

寒怀亦从须弥袋中摸出了一枚石块,那是她身份的象征。当她将石块打进墙壁不久,原本厚实的墙壁缓缓出现一道裂缝。而后,寒怀亦将双眼靠在墙壁上那两个不起眼的黑点,那道裂缝才渐渐形成了一道门状大小的空间。

随即,寒怀亦将嵌在石壁中的石块取了回来,紧跟着便进入到那扇‘门’中。当她再次从墙壁中走出来时,寒怀亦已经越过了这座宅子第二到五层的防线,直接来到了这座宅子的最高层,也就是寒家子弟的私人空间。

寒怀亦出来的地方自然是她的房间。在这座宅子的第六层,总共有六间屋子,每间屋子都有过百平米的空间。在这六间屋子中,其中有一间屋子,本因是准备给寒冰入住的。

现在,除去寒冰那间被闲置的屋子外,另外五间仍有三间被闲置,这当中有包括寒怀亦这间。唯一住人的两间屋子,分别住着的是寒怀亦的大哥寒汝康,以及她另外一个弟弟寒普晋。

走在金黄色的地毯上,寒怀亦没换装便直接来到了大厅的门口。不同于福伯的规矩,寒怀亦直接推开了那扇大门走了进去。

“十年不见。怀亦,你还是跟从前那样不拘礼节啊。”

寒怀亦一进大厅,便见到那个坐在沙发上玩弄着酒杯的寒汝康。

“哼。亏你还记得今天是小冰的成年礼,真是难得啊。你说我说的对么?寒家大少爷!”(,)寒怀亦火yao味十足的说道。

再看现在的白发男子寒汝康,哪还有一点之前玩世不恭的颓废样。黑色的丝质长袍穿在身上,一眼望去便令人感到一股成熟稳重的气息。

“怎么,你还染了白发?说实在的,你这品味也忒俗了。”

听着寒怀亦的话,寒汝康神情一暗,道:“不说这个了。趁着今天是小冰的成年礼,我有事跟你谈谈。”

寒怀亦先是一愣,大感今天的大哥反常,也不再说话,安静的找了一处坐下。

“怀亦。我问你,十年前为什么带着小冰不辞而别?”寒汝康严肃道。

“这个还用我说么?”寒怀亦冷道:“普晋现在成什么样子,你应该最清楚。莫非,你要见到小冰也那样,你才乐意?”

寒汝康呷了一口玻璃杯中的**,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你也不想见到普晋如今这般模样?”

见寒怀亦没有回答,寒汝康放下酒杯,一本正经道:“现在,我有一个法子,可以让普晋迅速成熟起来。我需要你的帮忙。”

“嗯?”寒怀亦诧异的瞧向寒汝康,良久后才言道:“已经不晚了,有什么事就快些讲吧。”

“让小冰回来,与普晋争夺赌星当权者的位置。”酝酿良久的寒汝康脱口而道。“当他懂得拥有权利的同时,还有必要履行的义务、责任,这样才能让他从这潭沼泽中脱身。”

听到此处,寒怀亦再次哼道:“那小冰呢?难道就让小冰成为牺牲品么!”(,)

“他是寒家的人,就有义务为寒家做出贡献。”寒汝康皱眉道。

“义务?寒家给小冰了什么?不就是他跟我们不是同一个娘生的么?至于你这样处处针对小冰么?今儿个我把话撂这里了,我拒绝。如果你想动小冰,寒家的人就必须先过我这一关。”寒怀亦愤然道。说罢,当她正准备甩门离去时,一个约莫三岁的小男孩率先将门打开了。

小男孩望着怒气冲冲的寒怀亦,连忙躲到了寒汝康的怀里。“爸爸。”

寒汝康慈祥的摸了摸小男孩的头,道:“念青,这位就是爸爸跟你常常说起的姑姑。现在姑姑生气了,你去叫姑姑别生气好吗。”

念青迟疑了一会儿,蹒跚的来到寒怀亦的面前,小声道:“姑姑,念青惹你生气了吗?”

寒怀亦看着眼前神情可怜兮兮的念青,那怒火早就不知道抛到哪里去啦。

捋了捋念青乌黑的头发,寒怀亦道:“念青这么乖,怎么会惹姑姑生气呢。你先一个人去玩,我和你爸爸说点事好么。”

在念青走后,寒怀亦再次坐回沙发上,冷淡道:“念青这孩子可不像你小时候那样嚣张跋扈,嫂子呢?我怎么没见到她。念青这孩子天资估计也跟他的相貌一样,像他娘吧?”

寒怀亦注意到,当她一说起孩子以及‘嫂子’这个词时,寒汝康那波澜不惊的面容总有些不自然。

寒汝康心里泛起一阵悲凉,挥挥手,对寒怀亦下逐客令道:“你走吧。我不想解释什么,我只有一句话。我没把小冰当外人,你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找我。”

月朗星稀,秋风游走。萧瑟的秋风将叶子卷起,在空中翻几个跟斗,然后缓缓回落。

感受着阵阵袭来的寒意,寒怀亦回想着今天与寒汝康的见面,她终于明白过来,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寒汝康变了。

“大哥他真的是为了家族,为了普晋才说出那番话的?”寒怀亦有些怀疑。毕竟,在她的记忆里,寒汝康的负面形象,几乎占据寒怀亦对他所有的印象。

瞥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钟,寒怀亦嘀咕道:“现在赶回去,也来不及给小冰这最后一个成年礼生日。算了,还是去打听一下大哥如今的情况吧。”

思虑再三,寒怀亦决定,还是去证实寒汝康所说的话的真实性。以及,寒汝康为什么忽然转性的原因。

……

迎风坡上肆无忌惮的狂风,吹散了寒冰额前的头发。

寒冰无休止的挥舞着手中那柄木剑。寒冰练剑没有招式,也没有固定的套路,有的只有一个,那便是目的。此时,寒冰已然感到精疲力尽。奇怪地是,满头大汗的寒冰,身上衣领却见不到一丝污渍。

今天寒冰的目的已经达到,即让自己不留丝毫余力。他甚至相信,只要他往**一趟,用不着两分钟,他便立即可以进入梦乡。

回到家中,寒冰望向挂在墙壁上的时钟。已经过了十二点,但姐姐还没回来。

心中并没有多少不悦,虽然也有些失落感,但一想到这样给姐姐的惊喜越大,忧愁的情绪便即刻散去。

洗漱完毕后,寒冰舒服的躺在**,身体呈一个‘大’字,原本就不太大的床铺就这样被他占去了十之八九。

深吸一口气,寒冰自言自语道:“明天就向许老师请三个月的假期。筑基,哈哈……”

两分钟后,寒冰挂着甜甜的微笑进入了梦乡。时不时还梦呓道:“筑基……筑基……我终于可以筑基了……哈呵呵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