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十二章 两千年的朋友

第十二章 两千年的朋友

翌日,刚起床的寒冰留下了一张纸条,便快速赶往学校。

纸条上大概的意思是,寒冰说自己去外面散散心,大概三个月后便会回来。叫寒怀亦别担心,同时也叫她别那么辛苦云云。

至于,寒冰修为得不到增长,为什么还缴纳一笔不菲的资金上学。这跟从寒冰六岁记事开始,到如今十年过去。虽然寒冰的修为丝毫不得见长,但其它方面别人却无不逊他一筹有关。

寒冰自从知道十八岁前,自己铁定不能突破达先天密境后,他也只好投机取巧,下工夫去苦练那些暂时见不到成效的东西。所以,相对别人这个时候无不是吸纳天地灵气,淬炼金丹。寒冰只有不断的苦练武技,取其精华去其糟糠。

寒冰目前的主课共有五门,除去选修的主课美术外,另外四门分别是:常识课(修真界的见闻),基础课(修真路上的基础知识),实践课(法术武技的实践),阵法课。

这四门撇开实践课不谈,另外三门主课,在公平公正的情况下,寒冰拿第一那是肯定的。实践课因为寒冰本身的修为关系,虽然他的技巧不赖可却受到威力所限,所以,这门主课的每次考核,寒冰无不是垫底的那位。虽说如此,寒冰还是认识到实践课的重要。因为,他曾经以技巧胜过了一名融合期的学弟。

换一般情况下,谁会不提升自身修为,在其它地方下工夫呢?换寒冰可以修练的话,他肯定不会选择后者。如今之所以这样,完全是出于无奈。

另外一门美术。寒冰之所以选择它,并非喜好画画,而是用来辅助阵法之用。所以,美术考核寒冰总是二三名徘徊。总拿第一名的那位小姑娘寒冰也见过,她同寒冰不一样的是,她是喜欢美术这门课程,才选择了它。

一个半小时后,寒冰来到了学校门口。时间依旧是早晨八点。

途中,当他再次路过【命运之屋】的那条小巷时,他心里还是感到这一切如梦如幻。

当再次站在学校的门口,寒冰脑海中没由来的浮现出四道身影。是昨天生日令他受辱的那四个人。

“希望别让我现在碰上你们。”寒冰在心中暗道。

寒冰是一个懂得隐藏自己喜怒哀乐的人。不然,他怎会对他们四个隐忍四年之久,并让寒怀亦没瞧出什么端倪?

昨天寒冰确实过于喜形于色,但寒冰的这一面,往往只有他一个人时才会表现出来。一旦有外人在他身边,寒冰就会同绝缘体一般,将自己与自己的情绪绝隔。这一点从他面对仇笑天就不难看出,只是,他还没有到那种如火纯青的地步。可应付那四个黄毛小子,却足以。

“哎!寒冰。”

就在寒冰刚刚走进学校的大门时,一只手忽然按在了他的臂膀上。

听声音,寒冰就知道此人是谁。或许,她是自己在学校唯独可以称之为‘朋友’的几人之一吧。

实际上,并非寒冰真的没什么朋友。只是,别人拿他当朋友,他心底却没将对方当朋友。不是寒冰高傲不屑,于这种情况恰恰相反,寒冰把‘朋友’这两字看的很重。之所以如今这副模样,是他觉得‘朋友’让他觉得高不可攀,自己不配与他们做朋友。

经历昨天那番事后,直到现在听见此人的声音,寒冰才醒悟了。自己没朋友吗?或许,从前自己认为自己没朋友纯属活该吧。

如果做朋友还讲究配不配的话,那友情又是什么呢?

或许是一直惦记昨天成人礼没人陪自己过,或许是寒冰如今心扉敞开了,又或许是他现在渴望得到友情,寒冰今天踏出了他人生某个领域的第一步。

寒冰笑呵呵的转过身来,先是给对方来了个熊抱,这才说道:“早上好,书雪。”寒冰并没有得寸进尺,只是稍微一抱就迅速的分开了。

饶书雪先是一怔,大感诧异寒冰异常。对于寒冰稍微显得热情的拥抱,看着寒冰那笑呵呵的面庞,饶书雪实在生气不起来。

“寒冰,你昨晚上没开灯?”

寒冰不解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“我怀疑你昨天没开灯,所以摸错了药吃。不然今天咋这么反常呢。”饶书雪说完,还朝着寒冰做了个鬼脸。

寒冰不知道,这是饶书雪为掩饰自己的窘态,灵机一动脱口所说的话。试问,又有几人能做到,被异性突袭身子而不受惊的呢?况且,还是成年礼都没过的饶书雪。

寒冰无奈的笑了笑,道:“跟你拌嘴的人,绝对没几个能讨到好处。”

“那是!”饶书雪听寒冰这么一说,立即扬起嘴角做胜利状。“也不看看本小姐是谁!不愧是做了两千年的朋友,这么了解我。”

寒冰则再次被饶书雪打败了。

她口中所说的‘两千年的朋友’,完全是杜撰。甚至,寒冰为此差点小命不保。

那天,饶书雪跑到寒冰的教室,拉着他问道:“寒冰,你相不相信转世前生这回事。”

寒冰当然是说不相信了。

饶书雪见寒冰不配合,便在生气下整了寒冰一顿。随即出现了以下的对白。

“怎么我感觉每次看见你都那么熟悉。古人说: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。你说,我们得多少次回眸啊。上千?上万?肯定不止,那十万次?”

“要十万次回眸得在一起多久啊?古人还有这么一句话: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寒冰,你说,十万次回眸得有一百年不?”

“我说大小姐,别整我了。没看到周围的人现在都对我虎视眈眈么?再者,你又不是不清楚我的情况,别玩我了。”

听见寒冰的话,饶书雪不仅没有收敛,反而将声音抬高了八度:“我想,肯定是两千年前我盼不到你回来,化作望夫石,今生老天要惩罚你,才让你过的如此辛苦。”

“快停下,帮我解释解释。我现在都感觉周围人看我的眼神都冒绿光,再这么说下去,他们非得把我活吃了。”

饶书雪哪肯。“不过,你别担心。好在这辈子你又遇见了我,我不会像你那样做个负心人的。”

不等饶书雪再说,意识到不妙的寒冰已经溜走了。

最后,这件事不了了之,可能是当寒冰离开之后,饶书雪又说了什么吧。

寒冰摇摇头,笑道:“你还说,那天我小命差点就玩完啦。”

“哪会。不就是开个玩笑么?再说,凭本小姐的机智,还有解决不了的事?”饶书雪看着寒冰那副心有余悸的模样,哈哈乐道。

骤然,寒冰停下脚步,望着饶书雪缓缓开口道:“你说的转世前生如今我相信了。”

能不相信么!他自个儿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么?

“你……”饶书雪刚想说些什么,忽然被一句话给打断了。

“书雪。”

来人是第二家族的继承人,众多饶书雪的追求者其中的佼佼者,第二子轩。

第二子轩其实早就看到了饶书雪,只不过刚想打招呼,却看见了寒冰抱向饶书雪那一幕。为了掩饰假装自己没瞧见,故此,第二子轩这才过来跟他们打招呼。

望着即将走过来的第二子轩,饶书雪继续她的话道:“那你跟这人一样。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些话,不是我编的,而是他对我这么讲的。”

寒冰惊讶的望着笑面迎来的第二子轩,心中暗道:“他莫非跟我一样?”

PT小说程序

PT小偷,建站容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