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十五章 血画上

第十五章 血画(上)

当那柄飞剑距离寒冰一米不到时,并非那柄飞剑忽然改变目标,不打算击杀寒冰了。也不是仇笑天随手送给寒冰的高级灵器救下了他。

是它!

那个帮过寒冰一次,并让寒冰觉得古怪的那杆毛笔。

这次,它更是在紧急时刻,救下了寒冰。

就在寒冰闭上眼的那一瞬,一直安静的别在寒冰身上的那杆毛笔,忽然再次飞了出来。

没有刀光剑影,也没有激烈的碰撞。

当杆毛笔飞出来后,它笔尖那端直指此时距离寒冰头颅不足一米,正迎面而来的飞剑。

这一瞬间,那柄飞剑像是被突然定格的画面一般,定在空中一动不动。似乎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,硬生生的挡住了它的攻势。

寒冰瞪大了眼睛瞧着这一幕,眼中流露出满是不可思议的情绪。

对于这一幕,寒冰并不陌生。

在法术实践课中,负责教导这门功课的老师,他就曾今示范过。虽然打死寒冰,他那时都办不到,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寒冰的求知欲。

寒冰记得,那位不曾透露姓名的老师,曾今这么说过:在修真界只要有着金丹期的修为,便可以御剑飞行。但是,在无尘界中,即使元婴后期的修者也不行。但唯一可以做到的一点,便是可控制飞剑于千里之外,取敌之首级。

当然,寒冰并没有忘记这位老师曾说过的一个前提,必须要有元婴期的修为。

但是,看着这柄飞剑,寒冰疑惑了。

因为那柄飞剑,赫然便是牛放手中那柄极品宝器。

牛放他不是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么?寒冰不解的想到。

金丹期确实也可以操控飞剑,于千里之外去敌首级,但无尘界中却做不到。因为无尘界有太多的限制了!金丹期并不弱,但在无尘界,金丹期却同筑基期没什么区别。

至今仍没人明白,无尘界之所以这么多限制的原因。

寒冰脸上满是疑惑,却没有愤怒。经过生日那天后,他便明白了,愤怒这玩意没必要时刻挂在脸上。又不是要告诉人尽皆知,自己很生气。那样气就会消散么?

从牛放身上,寒冰学到了一点。便是在背后玩阴的!就像自己打牛放那一拳,以及牛放飞剑的偷袭是一个道理。

带着微笑接近敌人,然后从他背后捅他一刀子,不是很省事么?难道非得怒气冲冲的杀到敌人面前,再跟他大战三百回合,搞得两败俱伤才行?

此刻,令寒冰疑惑的不是牛放以金丹期的修为,可以在无尘界操控飞剑,于千里之外去敌首级。而是令他感到古怪的那杆毛笔!

难道它真是一把武器?

可看起来怎么就一点也不像呢?

在寒冰思索之际,牛放那柄极品宝器在颤抖着象征挣扎了几下后,便掉落在地上。

银白色的剑身闪着寒光,在它坠地后,这柄极品宝器仍在颤抖。剑柄上镶嵌着的晶石,也同样在散发它独有的光芒。十余秒后,这柄有着极品宝器级别的长剑,终于停止了颤动。而此刻,它那银白色的剑身,那锐利的光亮却逐渐暗淡下来,变成了灰白色。

就在剑身从银白色转化灰白色的时候,剑柄上镶嵌的那颗晶石也同样破碎了。

通体灰白的剑身,只能说明一点,这已经成了无主之物!

对此,寒冰自然清楚,但他却又一次茫然起来。

无主之物?不是要主人亲自解除血契,或者主人死亡才会如此么?

没花时间多想,寒冰拾起那柄通体灰白的长剑以及那杆毛笔后,继续朝隐秘的地方前进。一个是怕在惹出什么事端,二个是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筑基。

途中,寒冰肯定了一个事实。既然牛放敢操控飞剑来对付自己,那么他绝对是在一个极安全的地方。因为在有人操控飞剑的时候,是不能受到打扰的。尤其是像牛放这种,超远距离操控飞剑的。

既然排除了牛放身亡,亲自解除血契也不大可能。唯一的问题就在于那杆毛笔身上了。寒冰如此想到。

……

使用完影之傀儡后,四人便一起来到牛放所在的家族中。一是因为他家离学校最近,再者,牛放也是最丢面子的。这个仇不让他报让谁报?恐怕,谁抢先一步下手,以牛放的个性会跟他没完。

一番商讨后,牛放等人便决定,派出自己家中十名元婴后期的修者,前去对付第二子轩。而寒冰,则由牛放亲自来对付。

至于影之傀儡会被第二子轩打散,这是他们没料到的。

当知道第二子轩打散了他们的影之傀儡时,家族派出的人差不多也赶到了,牛放立即下达了一个命令:杀了第二子轩。

影之傀儡有多珍贵,牛放比谁都清楚。这从他老爹前往修真界前,只给了牛放五个就不难看出。而就这么一天,五个就被毁去了四个。牛放怎能不气愤?要知道,影之傀儡一天内如果没被破坏,将它们收回来后,是可以反复使用的!

至于牛放操纵飞剑击杀寒冰,这是牛放在得到牛兴、方重染三人的帮助后,才办到的。这代价说小也并不小,使用完毕一个礼拜内,同普通人无异。如果想击杀,代价还得加上一条,三个月修为得不到丝毫长进。

所以,牛放原本只打算派飞剑出去跟踪,让十名元婴后期的修者在解决完第二子轩,再让他们赶去击杀寒冰。

可是,令牛放心凉的事发生了。

家族派出去的十名元婴后期的修者,不仅没有赢到人多的优势,而且一个照面下,两人就率先被第二子轩做掉。

随后发生的事让牛放更加惊慌,十人竟然全部失去了联系!

之后,牛放做出了决定。不顾那么多,直接击杀寒冰!

可是,令他恐惧的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。

牛放不仅没有击杀寒冰,还使得自己的极品宝器失去了联系。这算什么一回事?

放在修真界,牛放绝对会认为,有哪个修为高超的人破除了自己的血契。但这可是无尘界!这回,牛放真的慌了。

……

两天两夜的赶路,让寒冰心力憔悴。后天境界的寒冰,并不能做到不吃饭不睡觉,最多也就比常人在各方面出众一些。所以,在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点后,寒冰立即倒头大睡。

这天,寒冰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牛放死了。眼睛被挖了出来,脑袋也不见了。

第二天起来,寒冰第一件事就打算好好琢磨琢磨那杆毛笔。往身上一摸,那杆别在自己身上的毛笔却不知所踪。

就在寒冰认为在路上掉了,准备起身去找的时候,他忽然看到令他目瞪口呆,或说毛骨悚然的一幕。

昨天……那个梦……寒冰不由自主的想到。

在寒冰站起来,转身之后。寒冰看见地上有一幅血淋淋的画,而那杆毛笔就倒在一边。

那用鲜血画出来的是一个人头,一个没有眼睛的人头……

PT小偷,建站容易!

PT小偷,建站容易!

PT小偷,建站容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