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十六章 血画下

十六章 血画(下)

撇开寒冰梦境中见到的是否属实不谈。单一个梦境,与睡醒第二天的现实也牵连上了,仅凭这点就足以令人难以置信,况且是那么古怪血腥的梦。

看着倒在一旁的那杆毛笔,笔端上原本雪白的毛尖,此时也变成了红色,寒冰一时愣住了。

这画是它自己画的?联想它无需自己指使,它自己便可自作主张,并且笔端上还沾有血腥,寒冰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

地面上用鲜血画的人头,寒冰一眼就认出来了。没有丝毫陌生,那令寒冰憎恶的五官,足以让寒冰认定他的身份,牛放!

现在围绕着寒冰的疑问有三个。

首先,这杆毛笔上的鲜血哪来的?第二,为什么这幅画上的神情,与自己做梦见到牛放被挖出双眼的神情一样?最后一点,梦中牛放的脑袋不见了,跟现在出现在自己这里的这幅画有什么关系?

寒冰想到了一个可能,但这个念头却让他不敢继续想下去。

如果……自己梦境里发生的一切都属实的话,那么这一切……

“怎么可能!”寒冰脸色一白,自我安慰道。寒冰他不敢想下去的是,如果现在发生的事都属实的话,那这一切便很好解释。

这杆毛笔,首先以不知什么方式杀死牛放,并将他的双目挖出,寒冰梦境中见到牛放没有脑袋,那是因为他的脑袋,被这杆毛笔带到……

不可否认地是,寒冰的确想牛放死!尤其是在他对自己有了杀机,并操纵飞剑偷袭自己后!寒冰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。

可同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不一样,如果真是那杆毛笔将牛放给杀了。寒冰没有任何的高兴,有的只是害怕。

没错,就是害怕!

寒冰甚至怕继续想下去,想到这件事越发可能是真的。每每想到这里,寒冰就忍不住打一个寒颤。

要知道,仇笑天曾说过,这杆毛笔是却寒冰前世有关的!

今天这番事,让寒冰对所谓‘前世’有了许多的遐想。最终,寒冰决定了一件事。

动身挖了一个坑,寒冰将那杆毛笔埋在了里面。随即,寒冰离开了这。

半天后,寒冰又找到一处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。只不过,寒冰此时已经没有心情筑基了,他决定先调息,休息一天。

寒冰是不在乎那杆毛笔,所以才将它丢弃的吗?不,寒冰怎能不在乎!要不然也不会将它随时带在身上了。可经过一番遐想,再联想仇笑天曾说过的话,寒冰无可奈何只能这么做。因为寒冰不能确定一件事,如果没发生,那到时候回来再取,也不是什么难事嘛。

不知道过去几天。当寒冰调息完毕,心绪不宁地睁开眼后。寒冰见到令他头皮发麻的诡异现象——那杆被自己埋在坑的毛笔又出现了!

就在寒冰刚将眼皮抬起时,那杆毛笔便映入寒冰的视线范围内。不止这样,让寒冰足以感到恐惧的是,在那杆毛笔笔尖向外指着的一端,寒冰又见着一幅没有双眼的人头画像!

空洞的双眼旁,用鲜血所勾画出现的眼廓,狰狞的面孔……

这个人寒冰也不陌生,是牛兴!

这一发现险些让寒冰崩溃!此时,寒冰已经不敢多加妄断这件事的真实性。

担忧、恐惧、害怕,种种情绪依次从寒冰脸颊上划过!寒冰不愿想,也不敢去想,万一哪天自己醒来的时候,身边有一幅血画,上面画着的是他唯一的亲人,他最亲近的姐姐的话……

与缠绕着牛放的噩梦一样,令寒冰恐惧的事并没有就此结束。

这次,寒冰挖了一个近五米深的大坑,再次将它深埋了起来。此时,寒冰连碰到那杆毛笔都让他心有余悸,这回,寒冰是一脚把它踢进坑里的。

又赶了一天的路,寒冰倦了,无力地倒在树林中昏睡过去。

这一次,寒冰昏去没多久便醒来了。准确的讲,寒冰是被惊醒的!

猛地睁开双眼,寒冰原本惊慌的目光在触到它时,寒冰整个人都哆嗦起来。那杆像阴魂一样缠着寒冰的毛笔,又一次出现了。这会儿,它就倒在寒冰眼前,笔端直指寒冰的双目。

寒冰一个机灵,连忙站起身来。

昏迷时,寒冰又做了一个梦!那个毒蛇一样的男子,骂自己杂种都不配的人。在梦境当中,他如牛放牛兴一样,都是眼珠被挖了之后,脑袋又消失了……寒冰就是这样被惊醒的。

类似的梦境,相同的手法,唯独不一样的,便是那人头画像的面孔,换过另一个主人而已。

就在寒冰惊慌失措的站起来之际,短短刹那,已经有豆大的汗珠从寒冰脸颊滑过,掉落在地上。

在第一时间内,寒冰连忙朝四周的地面望去,那诡异的画像这次没出现。地面上有的只是飘落的树叶,以及自己滑落的汗水。

“呼。”寒冰喘了一口大气,脸上悲喜无常,也不知是失望还是喜庆。

就当寒冰惊魂未定的拾起毛笔,准备离开时,忽然寒冰见到周围的树杆上,满是血迹斑斓的图画,画中的脑袋,不是那个毒蛇般的男子又会是谁?

“啊!”

寒冰大喊一声,手中刚刚捡起来的毛笔,似乎瞬间变成握在手上的毒蛇,被寒冰狠狠抛在脑后。而后,寒冰发疯一样的离开了这里。

这次,寒冰记不清自己逃了多远。

只是,平常一个礼拜都不需要进水的寒冰,现在感到好渴好渴。终于,在寻到一处水源后,头脑昏沉的寒冰,一个踉跄栽进了水流湍急的河中。

随着水流的带动,寒冰就这么浮在水面上一连漂流了好几天。

这天,寒冰的神智逐渐缓了过来。听着簌簌的水声,寒冰便认为自己昏倒在河堤旁,也不做多想,也不愿睁开眼。

即使是被牛放等人欺负的四年中,寒冰都没有感到如此的孤单无助过。现在,寒冰好想就这么沉睡下去,安安静静的沉睡下去。

可能是厌倦了‘逃亡’的日子,也可能是不敢面对,寒冰紧闭着双眼,直到他再次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