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二十八这个是真的

二十八 这个是真的?

莫图撇了撇眉。“哦?说实话没关系的。即使不是,你也照样可以得到一笔车马费。”

寒冰沉默了。他不知是选择随便编个名字好,还是继续说实话。大概等了十来秒,莫图再一次开口道:“好了,就当你叫寒冰吧。那我再问问你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已经从姐姐发来的讯息,知道一年时间过去了,寒冰答道:“虚岁十八。”

“虚岁十八?嗯,具体点,你的出生日。”

“九月二十八日。”寒冰毫无犹豫的答道。

安静了一小会儿,莫图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椅上。开始在一张纸上书写起来。

有一男子,相貌极似,虚岁十八,生辰九月二十八日。身高一米八左右,实力融合期。

写完后,莫图将那张纸放进在了一个高科技产物上。输入完号码后,寒冰只见那张纸似乎被那台机器吞噬了一样,渐渐消失。

这时,莫图说道:“耐心等待一下吧,如果上面不见你,你就可以领钱走了。”

盏茶时间后,那台机器又吐出来一张纸,不过,寒冰知道那已经不是开始的那张,因为纸张根本就变了一个模样。这时,莫图走过去拿起来这张纸端详起来。

“这大小姐真是……唉!”莫图先是感慨的叹了口气,随后才对寒冰说道:“小兄弟,可能要耽误你一点时间了,不过不会多久的。另外,待会与你对话的将是我们寒家大小姐,你该注意的注意点,别让我为难,到时你也难做。”

莫图的话是请求,是威胁?寒冰并不在意,他只希望能早些离开这,好快点回去见他姐姐。点点头算是答应,而后,莫图带着寒冰离开了这间办公室。左拐右拐又是上楼梯,走了近两分钟,才来到一处房间内。

刚一进房间,寒冰就被这阵势惊呆了。

没有奢华的装饰品,也没有多么金碧辉煌。寒冰跟着莫图推开门进去,一眼便看见了数百个电视机。各个电视画面中,赫然便是赌城的各处街道的实况转播。甚至,在进门的右边,有数百个镜头,正对着在热闹火爆的‘城中城’。

莫图皱了皱眉,走到房间内唯一的一张桌子前,拿起了一个遥控,将数百个电视画面全部关掉了。并对寒冰说:“出去之后别乱讲。”

“哦。”寒冰应道。紧接着,莫图让寒冰坐在了面对那扇大门的椅子上。

正是坐下后,寒冰才知道,原来进门的那上边,居然有个偌大的电视画面。不过,此时却是一片乌黑。

“想好待会该说什么了么。没想到没关系,待会只要别乱说话就可以了。”莫图再一次叮嘱道。

“滋滋……”

忽然,黑色的画面闪起亮光,画面中出现了许多的白色雪花点。

看着寒冰那好奇的模样,莫图不得不再一次出声提醒道:“记住,待会千万别乱说话。”

寒冰连忙点点头。看莫图那表情,刚刚自己没回答他,他仿佛就要把自己给吃了似的。

画面一闪,白色的雪花点消失了。模糊的画面开始变得清晰起来。

“千万记得,到时……”

“知道了。”寒冰无奈的说道。真不知该说他啰嗦好,还是太谨慎了些。一开始也没这样啊。

正当寒冰说完话时,画面中一个人影显现出来,只是现在还是有点模糊,依然看不清楚。

忽然间,寒冰一颗心狂跳起来。

好像姐姐啊。寒冰激动的想到。

又过了几秒,画面终于清晰起来。

寒冰在那一瞬间看到了什么?修长的双眉下,一双带着三分倔强晶亮的眼眸,熟悉的脸庞……这不真是他姐姐寒怀亦么?

“姐……”

一时间,寒冰激动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“小冰……”

就在寒冰说话的同时,画面中也传来寒怀亦哽咽的呼唤。

莫图傻眼了。如果说,他刚刚还打算,完事之后责怪寒冰太过入戏,可画面中的寒怀亦也变得那么激动后,他彻底懵了。

这个是真的?

这个叫做寒冰的小子,就是大少爷寒汝康和大小姐寒怀亦在不断寻找的那个弟弟?莫图没发现,此刻他‘哦’型的嘴型,足可塞进去一个鸡蛋。

“姐……你变得憔悴了。”寒冰哽声道。

“还不是你。”寒怀亦此时已激动得语不成声。顿了好久,这才说道:“你个混蛋。害老娘为你操心这么久,都不知道发条消息报个平安的吗。”

一阵阵谩骂责怪声,如糖衣炮弹般卷卷袭来,寒冰那个郁闷啊。现在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啊。即使这样,寒冰现在还是感到了一阵阵温暖。

姐姐还当正把赌星翻过来找自己了。这是寒冰的第一想法。随即,他抢过寒怀亦的话茬,说道:“姐,这是怎么一回事?寒家的人在找寒冰?怎么你……我……这……”

寒怀亦拭去眼角的泪花,沉声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。本来我是打算在你十八岁后让你知道的,那些事我早已刻入给你的那个玉简了。”

“你现在是在赌城么?你在那等着我,我即刻赶过去。还有,你是怎么回事。不是说了好嘛,十八岁……”“你这些天,跑去哪里了,还有……”

寒怀亦实属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从她责怪寒冰的话中,就不难听出她有多关心寒冰。

寒冰叹口气,道:“这些事,我们见面在说吧。”

寒怀亦道:“好。你在那等着我。莫大队长。”

莫图一怔,回过神来。“啊,在。”

寒怀亦死死地盯着寒冰,对着莫图说道:“莫大队长,这次要麻烦你,别让这小子在给我跑了。哪怕是捆绑,或者一棒子把他打晕都可以。”

寒冰苦笑。这一年多来,姐姐的脾气还是没变多少啊。

莫图看了看寒冰,又望回影像画面中的寒怀亦,顿时陷入两难的境地。换做开始不知道,或许他莫图敢这么做,可现在知道了寒冰的身份,就是借他莫图十条命,他敢么?

·

(Ps:本来还想先去‘城中城’转一转,在安排见面知道真相的。哈哈.....这卷叫两年之期,两年到了,寒冰又会如何呢?嗯。后面的故事会更加精彩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