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三十九刺杀下

三十九 刺杀(下)

“家族有危险,寒少爷别回来。”这是当时寒冰收到的原话,并不是语音,仅是文字讯息而已。所以寒冰没可能听到那人的声音,从而判断认识他否。

同样,寒冰总结出来的第三点也在此。那人叫自己寒少爷?这是间接表明了他的身份么?

一个是寒家的人,而且还是知道自己通讯号码的人传来的消息,一个是自称带来姐姐传话的丫头。哪个更可信一些?

对于丫头,以及她口中所说,车上那四位执法中队长是护送他的人。寒冰并没有就此怀疑。因为,从寒冰一开始接到那条讯息起,他早已对所有人都起了防范之心。

不管是牛放等人的教训也好,还是当日在那个胖子店里上演的一出戏也罢,最近来发生的一切,都叫寒冰记在了心里。

寒冰上车后,李岳兵按莫图的意思,靠在了寒冰的身边。除了他们俩个外,坐在车厢内的还是三人。一个是丫头,另外两名则是安排护送自己的执法中队长。

五人坐在车厢内并不显得拥挤。要知道,这辆马车是用四匹马来拉的。车厢内的空间,俨然就像一个可移动的屋子。四人当中剩下的两人,则是在外面驾驶马车。

一天后,那四位护送寒冰的执法中队长交换了位子。原先在车厢内的两人驾驶马车,另外两人则回到车厢休息。这一天下来相安无事,可寒冰却没有丝毫放松。毕竟,寒冰敢肯定杀机是来自外界,而不是自己内部吗?

同寒冰一样,李岳兵以及另外四人都很谨慎。要说唯一没有感到危机的,就要属丫头了。毕竟,如果李岳兵五人都躲不过,她一个金丹后期又怎能逃命?在这一点上,丫头想的很清楚,所以也就最自在。

在车厢内,寒冰注意到一个怪异现象,似乎每隔两个小时左右,就会有一条讯息传来给车厢内的两名执法中队长。四人调换了位置后,驾驶马车的人来到车厢内也是如此。

这时,丫头似乎看出了寒冰的疑虑,对寒冰说道:“他们这是在回禀家族,告诉您目前安全。”

寒冰点点头,对身边的李岳兵道:“李岳兵大哥,麻烦你我帮布置一个隔音屏障,我有些话想问丫头。”

李岳兵听到,立马照做。

而车厢内的另外两人似乎没听到一般,仍各自做各自的事情。

“丫头。我问你,你真是我姐姐派来的?为什么我姐姐不亲自给我发讯息。回答我。”寒冰平静的说道。

丫头摇摇头,淡道:“是大少爷说大小姐传来消息,让我来叫您回去的。我并不是亲自接到大小姐的命令。至于大小姐为什么不亲自与您发送讯息,我也不清楚。”

寒冰沉默起来。

这事越来越复杂了啊!寒冰心道。

又过去三天。

这四天中,平静的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。越是平静,寒冰就越感到危机逐渐逼近。

第五天,马车在一处静谧的地方停了下来。护送寒冰的四位执法中队长,他们说是停下歇歇,吃点东西放松一下心情。

寒冰没有吃,李岳兵也一样。

寒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谨慎过头了。但他总觉得没必要这么做。甚至,在他们用餐时,寒冰心底滋生了丝丝杀机。但一想到彼此实力的对比,以及身边有李岳兵这个不稳定因素的存在,寒冰只好放弃了。

说起来,寒冰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。换做从前,寒冰绝不会想到先下手为强,而是等到别人先出招再想办法补救。一点点细微的改变,在不经意当中,寒冰已经像是换了个人。

丫头以及另外四人吃过东西后,他们继续启程向寒城驾驶而去。

第八天夜晚。

很突兀地,马车忽然停了下来。寒冰感到自己的心脏一瞬间仿佛加快的数倍的跳动。

“噌噌……”车厢内,两人又各自接到一条讯息。

这时,马车外的两人掀开车帘对寒冰说道:“冰少爷,前方有一块巨石挡住了去路,您稍作等待。”说完,两人打了个眼色,退了下去。

车厢内的另外两位护送寒冰的执法中队长明白,那车外的两人这是要准备一场看起来像是意外死亡的现场。因为晋少爷已经传来消息,现在要动手了。

刹那间,车厢内的氛围像是变了。

这是寒冰自从出生起就后天境界,与生俱来的本领。当日牛放操控飞剑来偷袭他时,他也感到过这种气息。那叫做危险。

“是我赶去赌城时,下雨造成山顶泥石流滑坡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头么?”丫头没有参加过战斗,这种异样的气氛她自然没有感觉到。

没有的回答她的话。

下一刻,李岳兵先出手了。他的目标是寒冰。

“少爷,快跑。”

这是李岳兵死前的最后一句话。

就在他猛地推开寒冰时,一把锐利的匕首插进了他的心房。黝黑的匕首闪着寒光,李岳兵的鲜血止不住的狂飙出来。

那人的出手速度极快,那短短瞬间,他将刺入,拔出,再刺入这些动作,重复了四遍。黝黑的匕首上早已染上一层诡异的色彩。

此时,李岳兵已经神形俱灭。匕首不仅刺入了他的心房,后面三次更是直接刺向他元婴的所在。

李岳兵想自爆元婴,可他顾及寒冰的安全,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自爆。

这时,车厢内的另外一人出手了。

他的目标……

是将黝黑地匕首正刺入李岳兵元婴所在的那个人。

寒冰虽然被李岳兵猛地推开十来米,但这一幕他还是瞧得清清楚楚。

这……这是怎么一回事?他们不是一伙的么?

丫头也惊呆了。她万万没想到,护送寒冰的人居然就是想对寒冰不利的人。下一刻,她下定了决心。朝着寒冰的方向一个踏步迈了过去。

丫头是这么想的。她既然同护送寒冰的四人一起出发,即使她不是凶手,也没人会听她解释。所以……

内容来自PT小说程序

PT小偷,建站容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