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四十三灵器

四十三 灵器?

第1页:

“少爷,我没事了。您休息一下吧。”丫头扬起嘴角笑着说道。

四十三 灵器?

寒冰点点头,随即停了下来。听着丫头那软绵绵的声音,寒冰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问道:“丫头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丫头来之前才刚刚过完成人礼,刚刚十六岁。少爷怎么想起问这个?”丫头眨巴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说道。

“哦。”寒冰应了一声,感慨道:“十六岁就金丹后期了,你可真厉害。”

丫头鼓着腮帮子,原本尖瘦的脸型顿时变得圆嘟嘟的。想了一会儿,她摧眉折腰道:“这么说丫头可不高兴了,少爷日后肯定比丫头厉害的。”

寒冰呵呵一笑,乐道:“你这是在生气,还是在讨好奉承我?”

丫头一听,立马将脑袋底下,低眉顺眼道:“丫头哪敢生少爷的气。况且,丫头的命还是少爷救的。”

寒冰想想也是,她的命的确是自己救下的吧?不过……“你还说呢。我的命也不是你救下的么。”

“丫头的命怎么能跟少爷您比较啊。让别人听见丫头可就要遭殃了。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么?”寒冰追问道。

丫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寒冰,迟迟说道:“而且,我好像已经到元婴期了。”

寒冰叹口气,羡慕的说道:“看吧。还说你不厉害。十七岁没到就已经元婴期了。比原来欺负我的那些人还厉害呢。” 更新四十三 灵器?

丫头摇摇头。“不信,我就不相信还有谁敢欺负少爷的。况且,丫头突破到元婴期,还是少爷您的功劳呢。”

“怎么说?”寒冰觉得怪了,这关他又有什么事啊?“这同我有什么关系?”但下一刻,寒冰又说道:“我们还是先赶回去吧。在这里说也不是个地方。”

尘埃落定后,原本平稳平稳的道路,在经历那场打斗后,已变得坑坑洼洼。不少高大的树木还被拦腰折断,靠近自爆处的地方,到处都是只见树杆不见树身的树木。

寒冰看着这一切,心中不由唏嘘道:这还是元婴期实力的打斗,那么仙人的打斗又是怎样呢。先人留下话果然是至理名言: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啊。

‘得到元婴后,你要好好收着’寒冰仍然记得仇笑天说的,以及当日闹出的笑话。

而后,寒冰来到那个手持扇子的那人身旁,将他身上的乾坤袋剥下后,又将他的扇子以及高级宝器铠甲装了进去。

“咦?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寒冰一把抓过那人的元婴,不解道。“那一击并没有穿过元婴,仅是胸膛受到一击就死了?”

回想着刚刚毛笔刺穿那人胸膛的瞬间,寒冰实在想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唯一要说不对劲的地方还真有那么一点,就是此人身上没有一点血色。甚至,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。这人才刚死不久啊。 更新四十三 灵器?

“莫非又是它的缘故?”寒冰的视线落在自己衣服,新出现的那个口袋上。

来到自爆处附近后,寒冰又得到了王大海的那枚元婴。至于自爆那人的,寒冰又怎么可能得到?另外,寒冰又得到了两柄武器。一把是王大海的短刀,一把是自爆那人的长剑。至于他们的护甲,在自爆后已经连渣滓都找不到了。

同时,在自爆处附近的那块巨石,就是原本砸向马车的巨石,已经全部化作粉末。

在被砸的血肉模糊的马匹旁,寒冰找到了那柄匕首,已经那人的护甲。同时,他也将李岳兵的武器铠甲收入到乾坤袋中。只是,在这里寒冰并没有寻到一枚元婴。

李岳兵被那匕首最后三下是刺入元婴的,他的神形俱灭被寒冰看在眼里。但他怎么可能会有元婴留下。可手持匕首那人的元婴呢?他不会也被王大海……

“少爷,您在找什么。”这时,丫头已经来到寒冰的身边。

虽然明知道丫头没有敌意,但寒冰暗呼大意。皱着眉头道:“我们离开这里吧。”

两枚元婴后期的元婴,五柄武器,三件有窟窿的铠甲。还有另外四个乾坤袋。这已经是寒冰的全部收获。

八天的赶路,寒冰他们距离寒城并不远。只需在赶上一日不到的路程,绝对可以抵达寒城。

一路上,丫头显得非常安静。在寒冰想来,这却是正常反应。因为刚经历那场战斗,劫后余生的感觉也让寒冰沉默了下来。但寒冰的脑子却杂乱的很。

寒冰想不明白,为什么当时还在马车内时,那个手持匕首的人,一刀就可以破掉李岳兵高级宝器铠甲的防御。即便是偷袭,即使是那把匕首是极品宝器,也不至于让李岳兵反手的余地都没有吧?

莫非,那把匕首,以及那四个人的武器都是灵器?寒冰也被自己这一想法吓到了。

灵器?可能么?

……

“寒一,事情办好了没有。”

依旧是那张妖皮沙发,依旧是那个高脚玻璃杯,依旧是那红的发紫的**。白发男子抿了一口杯中的**,将挡在眼前的发白捋到耳后,随即从他的储物戒指拿出了一枚暗红色的玉简语音传讯道。

一分钟后,白发男子浓密的剑眉连在了一起,他潜意识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随即,他又握着那个暗红色玉简,发出一条语音讯息道:“寒二,你们那边任务完成了没。”

几秒钟后,白发男子的玉简震动起来。查阅后,他听到了来自寒二的报告:禀主人,任务已经完成。另外,大哥让我们留下了王大海的家人,说他护主殉职。

“寒一是什么时候给你传送的讯息,你们现在还有传讯么。”白发男子寒汝康又发送了一条语音传讯道。

没过几秒,寒汝康又收到了寒二的回复:大概半小时前,之后一直没联系。

寒汝康又看了一遍发给寒一的讯息,皱着眉喃喃道:“看来事情有点变化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