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六十二怎么是他

六十二 怎么是他?

当晚,城中城里面,赌城内正在看电视的人们。都知道了一件事情。

赌星有大事发生,赌城盛世来了。

因为,几乎每次寒家有兄弟争权时,他们都靠这个办法决定胜负。赌星管理者换人,这难道还算不上是大事么?

“时隔三十载,赌城又将迎来一场盛世,与此同时,许多平常禁止的冒险游戏即将开锣。时间就在三天后,欢迎赌星赌城的子民……”之后,电视中有许多画面一一切出,除了拉客外,主持人便开始介绍这些游戏的玩法。

虽然科技进步了,但众人还是最喜欢两种古老的赌法。骰子和扑克。而电视中主持人介绍的,大部分都离不开这两样。

对于寒冰而言,他肯定是赢不过早在赌城混迹的寒普晋。可寒冰此次的目的,也不在于获胜。寒冰仅需完成寒汝康交代的任务,以及保护自己这方人员的安全即可。

“莫大队长,我需要找你借一些人。”五心级客栈,寒冰上次入住的那间房屋内,寒冰开口说道。

此时,除了莫图和寒冰,这间屋子里面就只剩下丫头了。

“冰少爷请讲,我尽量办到。”相比外人,莫图更清楚每次这个时候,暗地里会发生什么。如果算上这次,这已经是他经历的第三次了。

“这个还请莫队长收下。”寒冰从储物戒指中摸出那把高级灵器匕首,接而对莫图道:“你们为寒家做事是应该的。但我不希望你们因为我的缘故,再出什么意外。这把匕首就交给莫队长你暂且保管了。”

莫图也知道,寒冰这么说是怕自己拒绝。同时,也希望自己对此时更上心一些。接过那柄匕首,莫图深沉道:“有冰少爷如此体贴下属,我还有什么话好说。冰少爷请讲,我一定办到。”

寒冰心中呵呵笑了起来。尽量和一定,这其中的差别可不小啊。高级灵器带来的效果果然很好。

“我只需要指定三个人就行,其他人莫队长你负责帮下忙吧。”寒冰有些无奈的说道。毕竟,他来赌城就认识了那么三人。

“哪三人。”莫图问道。

“当日在那个胖子店里举报我的冯霖森,带我来见你的马元峰,以及……刘承元。”寒冰注意到,提起刘承元时,莫图脸色微微有了些变化。毕竟,他曾经是和死去的李岳兵,一同给寒冰当过保镖的。

“好,我这就去办。”莫图领命道。

“等等。赌场经营方面有哪些比较在行的人选推荐?”寒冰说道:“你明白的,我不想窝里反。”

思索片刻,莫图迟疑的说道:“的确有这么一人。不过,他只为寒家效力,却不会参与任何一方势力。”见寒冰表露疑问的神情,莫图续而说道:“晋少爷在此之前,已经向他邀请多回了。不管是金钱,法宝,女人,礼贤下士,这个人都软硬不吃。”

“哦?有这等妙人?不会他想效仿古人来个三顾茅庐才肯出山吧?”寒冰打趣地说道。“这样,我同你先去拜访他吧。”

寒冰虽然不在乎这场赌局的输赢,但该做得还是要做。就同寒汝康教导他时说的一样:凡事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即使失败了也能保存一份悠然自得。

这意思大概就跟那句话一样:尽人事,听天命。

换做以前的寒冰,他是绝对不会干这种以卵击石的事的。

但寒汝康这么跟他说过:生活中,不是因为有些事情难以做到,所以我们才失去自信。而是因为我们失去自信,才会让有些事情显得难以做到。失败又如何?最起码,我们能够问心无愧。毕竟,我们尽力了。

所以,寒冰现在只想把能做得都尝试一下,但求问心无愧。

“好的。或许途中还能遇到他们三人也说不准。”莫图答复道。

“那带路吧。嗯?”刚没走两步,寒冰便见莫图愣住了,他也不由一愣。

莫图当下解释道:“冰少爷,刚刚有人灵识传音告诉我,说有人来找你,那个人现在就门外,您见不见他?”

寒冰和丫头对望了两眼,彼此眼中都看到了惊讶。“这么快?”丫头惊呼道。

看这情形,莫图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于是对楼下守卫在门口的战士传音道:“放那人进来。”

……

这二十个月来,方重染都过的很不好。

他整天提心吊胆,担心自己也会像牛放、牛兴他们一样,在众多人的眼皮子底下诡异的死去。前些天,他接到牛放兄弟家族在被灭的消息后,他晓得了,寒家要找的那个‘寒冰’,就是自己那四人曾经欺负过的寒冰。

他虽然现在依旧害怕,但却少了过去那份对死亡的恐惧。因为有让他更害怕的事。他怕自己的父母、兄弟、家族因自己而遭受牵连。所以,经过几天想通后,他打算找寒冰告罪。

可在他去找寒冰的时候,有一人带给他一条消息,说是直接去赌星五心级客栈找他。

那是四天前,寒汝康让寒一带话给方重染的。毕竟,牛放家族被灭,他不可能什么事都不知道,顺藤摸瓜下来,他便知道了寒冰当初在学院中的事情。

看着神出鬼没的寒一,方重染心中大惊。暗想他会不会将是刺杀,并把牛放三人脑袋割掉的那人。

这种恐惧感,让他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赌星,从而找到了寒冰。

当方重染进入那间房屋后。

“怎么是你?”

“不是他呀。”

寒冰、丫头各自以不同的语气说道。听得莫图有些头疼,这到底演的是哪出戏?

方重染还是那么冷漠,走进房间便朝寒冰跪了下来。“要杀要挂悉听尊便,只求祸不殃及家人。”

说完,方重染闭上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