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六十五赌命

六十五 赌命

“少爷,你知道扑克牌么?”莫图见寒冰露出不解的神情,这才说道:“五十四张牌,除去两张鬼牌,不是还有五十二张扑克牌么?”

“我知道啊。怎么了?”寒冰只感觉越来越迷糊了。

在走近后,莫图对寒冰说道:“那边正在讲黑桃A赌局的游戏规则。”

“那我们过去吧。”寒冰对莫图卖关子很是无奈。他总不能以这个就和莫图闹矛盾吧。

“大家看着,我现在手中的扑克牌是除去两张鬼牌后,还有五十二张牌。待会儿,将选出自愿参与游戏的五十二人,我们准备好六十万晶石的奖励等着他们。”一个头发染得火红的年轻人,站在一个制高点,扬了扬手中的扑克牌说道。

“大家也别着急报名。还是老规矩,我们要说一说这个游戏的规则。这个游戏叫做黑桃A赌局。第一次来这的人可能想问,没付出现金还称得上是赌局么?呵呵,我来告诉大家吧。”

“五十二张牌,五十二个参与游戏的人,他们每人都能得到一张牌。是这样的,黑桃A为杀手,红心2将是被杀者。除了这两张牌外,其他获得另外五十张牌的人,每人可以得到一万晶石的奖励。黑桃A如果杀了红心2,他将获得十万晶石的奖励。当然,他也可以选择放弃,但后果则是付出六十万晶石作为补偿。所以,这个黑桃A赌局,赌注是命。现在,大家可以报名参与了。”

“赌命。”寒冰惊讶的看着莫图。见莫图脸上没表情,寒冰猜测他大概是,见多了陌生人的生生死死已经麻木了。

看着已经踊跃报名的众人,寒冰有些不解。但想了想,寒冰还是觉得情有可原。

百分之二的几率不到,自己的运气有那么差么?寒冰猜想,这大概就是参与这个‘黑桃A赌局’人,抱着的侥幸心理吧。

参与游戏的五十二人中,寒冰在里面居然见到了二个熟人。

一个是尾随跟着他前来的乐无命,一个是那个神情冷漠的方重染。

乐无命、方重染这两人会缺这一万晶石么?一个是五心级客栈的大老板,一个是方氏家族的少爷,两个人该不会是吃错了药,跑来找刺激吧?

寒冰向两人走过去,却谁知那名站在制高点红发男子忽然一手指向寒冰。“五十一人,正好还差一人,你过来吧。”

而后,寒冰被两名身上肌肉一块一块的肌肉男给请到了一边。

寒冰没有反抗,他直接来到乐无命的身边,而方重染也很自觉的靠了过来。

“你们两个没毛病吧。跑来玩这个找刺激?”

听见寒冰的话,两人沉默起来。其实,他们心底最想说,但却又不能说的一句是:我靠。你也不一样,还说我们。

幸亏他们不能说,不然天知道寒冰晓得后,会不会被气疯来。

“这个黑桃A赌局有意思么?万一有人用真元力变牌呢?”寒冰见两人沉默,便换了个话题说道。

“真元力?你在这还用得出真元力吗?”方重染先是一愣,随即说道。

乐无命则替方重染解释道:“别人没有可以在赌场里面使用真元力的药剂,寒家少爷会没有么?”

方重染冷漠的点点头后便没再开口。

听到他们的话,寒冰就迷糊了?赌场内还会限制真元力么?不对想想也对,万一有人在赌场里发起飙来,那些修为不咋地的人,不是要遭殃……可是,那药剂是怎么回事?自己没用什么药剂啊?那自己为什么现在还可以用真元力?

发牌的还是那名红发男子。

“选一张。”那名来到寒冰面前,将那句重复了N遍的话再次对寒冰说道。

虽然可以使用真元力窥探,但寒冰并没有作弊。寒冰选了一张牌,而后,红发男子又走到乐无命、方重染的身边让他们选牌。

寒冰除了得到一张扑克牌。反面是图底的花纹,正面有一张鬼牌盖在上面。

寒冰学着赌徒的模样,用大拇指盖住左上方,然后将那张鬼牌缓缓向下移动……一颗红心出现在那张牌上。

这下,这张牌不是红心2就是红心3了。寒冰没有迫切的想知道答案。

此刻,他的心境产生了某些奇妙的变化。

其它人一张牌一张牌被翻开了,没有得到那两张特殊扑克的纷纷高兴的嚷叫起来。

“我是黑桃A,哈哈。红心2在谁那里,我的十万晶石快给我准备好。”一个眼圈凹陷的白面男子兴奋道。

这时,一个人昏倒了。

是他么?

红发男子接过那人的扑克一看,是红心3。

不屑的哼了一声,道:“这人是红心3,他被吓昏了。”

扑克一张张摊开,最后只剩下寒冰了。

乐无命、方重染不敢置信的看着闭着眼的寒冰。这,这搞得是哪门子飞机啊。

莫图看到这场面也冷汗直出。见到手持黑桃A的那名男子,手中接过代表杀手的手枪后,他连忙出声说道:“只要你别开枪,我现在就给你100万晶石。”

就在那人刚准备放下指着寒冰额头的手枪时,忽然有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来。

“我出200万,开枪吧。”说话的是一名白发男子……这人带着面具。

“300万,放下枪立刻到我这里领赏钱。”说着,莫图恶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。

“500万,开枪。”带着面具的白发男子喝道。

手持黑桃A,眼圈凹陷的白面男子见两人争夺,而且还有上升的势头,也就站着原地不动,静静地看谁出价更高了。

“800万晶石。放下枪立马给钱。”说着莫图拿出了八个普通灵石。

“我出二十块灵石。”那着面具的那人说着,也拿出了二十块普通灵石。

这下,眼圈凹陷的白面男子再傻也知道事情不对头了。

能出这么大的价钱,他还能得到这笔巨款么?恐怕即使得到也没命花吧。想着,他的冷汗从额头上渗了出来。

“你为什么要和我作对。”莫图也不报价了。直接看着那名带面具的男子。

PT小说程序

PT小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