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9章 洞房花烛

第九章 洞房花烛

远离了那个繁杂的大厅,侍女领路带前,洁儿搀扶着紫瑶跟了上去。经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,拐了几个弯,绕过了两座花园,来到了正妃的寝室。路程还算不会太远,但毋庸置疑的是,莫王府的景致很非凡。

来到这个朝代,不足一日,便状况百出,衰自带头,祸事连连。

紫瑶不由得叹息一声,不停地揉着额头,因为头上还泛着阵阵刺痛。

“小姐,你真的没事吧?”洁儿担心地问。

“没……”没事才有鬼,但紫瑶不想让她担心,只好说了假话。

环视了下四周,正妃寝室到是挺规模,只不过大婚,由里到外都泛着喜气,殿中放着红色喜床,上面垂放着红纱,在往右就是梳妆台,上面放满了金饰。缠着红纱的柱子旁边,放了几个盆栽,室内弥漫着一阵清淡地花香味。

紫瑶缓缓地走到梳妆台,坐在椅子上,照了照镜子。额头上有些泛红,撇开脸上那块丑陋的胎记不说,只见她歪了一头的发髻。额前散落了少许发丝,一副天生好欺负的像。回想起刚才那个狼狈的瞬间。她每走一步都很小心,那到底是谁背后踩她一脚?

“主子,王爷真的好过分啊!在这么多人面前,居然这样说你!”洁儿忿忿不平。

“不过,我还是很佩服主子的,因为只有你敢顶撞他!”

紫瑶眼眸明清,回以淡笑,“如此王爷,就算是送给我也不要!”

云莫枫虽然俊逸冷酷,伟岸挺拔,不得不承认,他的确很好看,不过就如他刚才的举动,暴怒的厚皮囊,她对他的形象已经完全覆灭,大打折扣了!

“主子,你说,王爷今晚会过来吗?”

紫瑶轻笑了一下,“啧啧啧……几乎没有可能,况且他那么讨厌我!”她说得若无其事,伸手把玩着头上的发髻,一时间有些上瘾。接着说道:

“希望他最好不要来!我自由点!不然又要横眉怒目!”

闻言,洁儿眼中划过一丝崇拜,“主子,你变了!变得好自信,不像以前那样懦弱!”

紫瑶轻点了下洁儿地额头,笑道:“我这样不好吗?”

她不可能跟懦弱挂钩,因为她并不是以前的若紫瑶!

“好极了!这样的主子,很可靠!”洁儿调皮笑道。

主仆两个相视一笑,果然很默契!

晚分时间,房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,正如她料想的,他没来!这天晚上终于太平了!折腾了一整天,有了些倦意,便叫洁儿卸下了满头的金饰,褪去又长又重的地喜服,突然间感到一阵轻松。身体一下扑到**,便进入了梦乡。

洞房花烛一夜值千金

寝室内,春宵帐暖,一室幽红,泛着暧昧地气息,帐内,时不时传出男人的喘息声,伴随着女人的呻吟声。男人健壮地身体紧紧地贴着女人妙曼多姿的身子,一个力挺,便强有力却不失温柔地冲刺着。女人半张的红唇似享受地泣吟着。汗湿的妙曼身材承受着身上男人的强烈索取。白皙的玉手红色地指甲,紧紧地嵌入男子的后背,留下了一道道暧昧地抓痕。

许久时分,男人温热汗湿的身体满足地抱紧身旁的女人。“蝶儿,我爱你!”

-----------------

小妹初来乍到

不足之处,还望亲多多提点!

喜欢地亲别忘了点收藏哦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