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53章 我喜欢你

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喜欢你

她面色潮红。一抿一张的红唇,微动着。全身因发热而出汗。

郎娇丽的面容上,时不时粘上了几丝墨发。衣裳半敞,一片春光大泄。圆润如玉的肩,泛着晶莹的光泽度。。

他厚重的气息,扑撒在她的脸颊,引发她的一阵轻颤。额间相对,鼻尖相抵,带着三分挑逗,七分情趣。

他失神的目光,灼灼地看着她,此时的她真的美。。美得无法比拟。。美得让人为之心动。

一向愠定冷漠的他,也有这种疯狂的时刻,而仅仅只为她。。

她的一颦一笑,都能牵动着他的心。

她白皙修长的玉手,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颊。把他捧正。娇润的红唇再次地覆上他。她不要有空虚的感觉。即使是在梦中。。她也不要。。

韵一向淡定自信的她。也有此番热情的时刻,她迷恋这种感觉,而不能自拔。。

她的热情,让他更着迷。。他早已浑然忘我。滋意地品尝着着甘露般的甜美。唇齿交缠,融化了彼此的心。。

只是他不知道。正在熟睡的她,在梦中,也是上演此番的情形。。同样的地点,同样的人物。。

身体相贴。下腹一阵灼热,坚硬地抵着她。虽然隔着衣物,但也感觉得到如此烫热的温度。。

热得她,不安分的乱动。

他压紧了她柔软的身体,抑制了她的动意。。温热的身,霎时舒缓了好多。

此时此刻,暧昧的气息,弥漫着一屋,缕缕环绕。床内更是一番热潮。

她捧在他面容上的手,顿时一松。垂放在床边,绝丽的面容上,显现了一丝不自然的表情。霎时,柳眉轻蹙。

她突如其来的一松,蓦地,云冷月眸色一怔,泛着阵阵情意的潭眸。望向了床边。

顿时间,恍回神来。清醒万分,意乱情迷的他,居然忘记了她有伤在身。。一向愠定的他,居然有这种失控的举动。。他本不想轻薄她,但身体却仿佛不听他意,擅作主张。身下的人儿,不知已被他,压了多时。。内心一阵混乱。。更多了是懊恼,自责。

望着她手臂上缠着那块白纱,回想起那里面是道触目惊醒的伤口。他双眸紧敛。幽深的潭眸,闪过一丝心疼。温热的身体,倏地一凉,没有任何的欲火。

他慢慢地离开了那张,被他侵犯得通红艳赤的红唇。满眸子,尽是不舍与留恋。

“对不起。瑶儿。是我逾矩了。。”他低沉的话语,带着懊恼,带着心疼。

他对男女之间的事,一向很克制,而独独碰到了她。。却是按捺不住,一再的失控。。而差点要了她。

他不再犹豫,一个起身,便离开了她的身体。骤然下了床。他不能和她靠得太近。

周身一凉。额鬓上的热汗,变成了冷汗。一阵尴尬席卷而来。室内还徘徊着刚刚暧昧的气息。充实着他的五官。薄唇依然温热,她淡淡的香味,还残留在他的唇边。他走到桌边,到了杯水。一饮而尽。

闭眸冥思,倒抽了一口气,脑子一片混乱,回想起,刚才的意乱情迷,想起了他狂热的举动,更想起了她热情的回应。而他却沉迷于她的一再挑逗。

还好及时,不然他真的无法自拔,一个冲动,便迫切的要了她。在她的面前,他当不了君子。他失声苦笑。。

她那么热情的回应。让他内心不由得想知道,她对他是何感觉?

蓦地,他转首看向**,依是安逸熟睡的面容。只是不同的事,盖在身体上的杯子,经他们刚才疯狂的举动,而掀在了一边,白色褒衣,退至到半肩。衣角大敞,甚感诱人。白皙如玉的肌肤,暴露在空气中。熟睡中的她,却没有一丝感觉。平稳的呼吸,一吸一屏,身体有规律的浮动着。

又是那一幕艳丽的景色,现在的他更担心,她会因此而着凉。内心不允许他旁观。

不看她,这样应该可以吧。他走回了床边。双眸紧闭。既然他们没有夫妻之名之实。他不可以这样看她。他不要再有这种失控的行为。除非她愿意。。

他面容一僵。沉言:“瑶儿。情非得已,月只好得罪了。。”

话落,便不在犹豫,伸起手,触碰到她软肩上的肌肤,把退至到肩上的衣服,拉了先上来。颤抖的手,略显几分僵硬笨拙,接着把她向外敞开的衣服,向内一收。紧紧地裹住。

这时,他适才睁开了眼睛,帮她绑住了系带。掀起了一边的被子,轻轻地盖住她。

她清丽的睡容上,虽是一抹安逸,但唇边依旧潮红一片。额上残留着刚才流下的热汗。

他拾起衣角,为她轻轻地擦拭着,不放过任何的一角汗渍,她的朱唇通红艳赤。还没有消退。在它的上面留着属于他的味道。

一时尴尬,看着她的熟睡的样子,脸又一次涨红了起来。

“瑶儿。原谅我刚才的无礼。是我一时难以自禁。”他轻抚着她的秀发。语气温柔。内心十分的自责。

刚才如火的她,现在却很安静。没有再动,也没有在说话。

“别怪我,好吗?”

兴许是他的声线,太过温柔,太过自责。慢慢地飘入了她的耳朵。使她微微动容,潜意识的她,轻吟道:“嗯。”

不管她是梦话,还是含糊,她的回应,都足以让他开心,仅仅只要这样就够了。。他就已经很满足了,只见他原本僵硬的脸上,倏地扬起了一抹淡笑。思量了下,便开口:“我喜欢你。”

他不止喜欢,而更多的是满满地爱。从他遇到她的那一时刻,从他被她琴声吸引的那一刻,喜欢两字早已注入了他的心里。

也知道只有在她熟睡的这种时候,他才会敞开心扉对她这样说。因为他怕。。怕她拒绝。。因为他会心痛。

“我不介意你是什么身份,我可以等。我会给你时间,让你慢慢接受我,即使你要走,我也会用尽一万个理由,把你拴住,不让你走,我的王妃之位,永远只为你留。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