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54章 我有非礼你吗?

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有非礼你吗?

云冷月潭眸轻颤,流转的目光皆是显然的期待和隐忍的情愫。

就算她是一个被休的下堂妃,就算她是不同时空的人,即使某一天,她会回去。他也要留住她。她的人牵引着他的心。如果她离开,他的心会很空洞。。就算不能在一起,只要能看见她,这样就很满足。。

“啊。”紫瑶突然很没形象的大叫一声。猛然惊醒。清明的泉眸,睁得大大的。仿佛一副做恶梦的样子。

听到了她的叫声,云冷月顿时恍然,眸色一惊。担忧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郎内心却是懊恼苦涩,以为她听到了他刚才的那番话,才会吓得惊醒。

紫瑶看了他,没有说话。脸上一阵温热。伸手抚按额鬓。回想起刚才的梦。

梦中的她,竟然和莫名的一个男子轻吻。而那个人却是眼前的云冷月,噢,怎么这么扯。自己居然会做这种梦?更该死的是,梦境却是那么真实,仿佛身临其境般。梦中的她,居然不要脸的环住他不放,与他激烈的拥吻。更可恶的事,自己的身子发热,肩头发痒,唇瓣温热。原来做个梦,连身体都会这么配合。这是哪门子学问?

韵第一次是梦见和他牵手,这次是梦见和他激吻。。那第三次该不会就是春梦吧?想她堂堂一个优雅的音乐天才,这几天的思想却是那么的。。。。自己却居然还那么喜欢,甚至享受那种感觉。这点到让她感到自己有点像色女。。

“怎么了?”他愠沉的话语再次响了起来。担忧的语气十足。

“没。。我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。”紫瑶尴尬一笑。摆了摆手。只能随便扯了一个理由。总不能跟他道出实情吧。那么人家会怎么看她?如果说的话,那就无地自容了。

她的回答,令他安心了几分,原来只是做了个噩梦,至少不是因为他的话而吓到。愠笑沉言:“没事就好。”

这时,紫瑶撑着身体坐了起来。明眸直视着他,眼神居然不自觉地游移到他的薄唇上。蓦地,她又轻拍了下自己的额头。晕,怎么又想到了梦里的画面。顿时,忍不住咽了口水。果真是一色女,她再次肯定。现在形象破了。连纯净的思想也破了。够绝!

她突如其来的动作,倒让云冷月感到很疑惑,难不成她还在烦恼什么事吗?

“既然没事了,那早点休息吧!”云冷月恢复了以往的语气,来掩盖此时的尴尬。

“你怎么还没睡啊?”紫瑶轻睨了眼他。有点疑惑,现在什么时候了,他居然只坐在床边,难道他是只典型的夜猫子?

“睡不着。”他失声苦笑。直接坦言,这不是他能力范围的事,脑子不让他休息,他也没辙。而且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她。如果不是迷人的她,他也不会这么沉迷到失控,从而一发不可收拾,而致使他失眠。

“哦,原来啊!”紫瑶轻轻地点了点头。刚刚清醒的她,没有发现他不自然的表情。突然间。抬眸扫视着他,他谪雅俊逸的面容。一抹笑意,而微抿的薄唇,却是一阵泛红。有点不正常。

突然间又想到了那个激吻的场面。。猜想着那个,该不会是自己的杰作吧?

蓦地,她浑然一怔,轻遮着唇。疑惑那个梦,会不会是真的?难道自己真的做了蠢事?

她比划着手指,来回指向自己和他。言语太过尴尬。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“诶。。。。啧。。。”

她的一系列动作,欲言又止的话语,不禁让云冷月感到有些惊诧,方才的尴尬,现在荡然无存。启言笑道:“我怎么了吗?”

迟疑了一下,这种话,实在难以开口。紫瑶垂眸,面色有点潮红。几经思量。询问道:“冒昧的问你一句,我的睡相不太好。请问我有。。。非礼。。你吗?”

她大胆,毫不避讳的坦言,使云冷月霎时一怔。他幽深的潭眸闪过一丝复杂诧异。又略带一丝兴趣。她非礼他?如果正确的说。是一人一半。不过。那时她不是在睡?怎又如何得知?

“有又有怎样?没有又怎样?”他突然凑近她,挑唇笑回。

见他的样子,若有若无,好似在开玩笑。冷雅的王爷,本是淡漠的眸子,现在却是满目柔情,什么时候变化得如此之大?他说话呼出的气息。撩洒在她的面上,是她浑然一颤。身体自觉地向后倾了下。

“我想应该没有。”她直接否决了,脸上一抹笑意。自己居然有脸问出了一个白痴问题,梦毕竟是梦,没有真实性。她选择相信自己。

这时的她,神情如此平常,丝毫没有一点害羞尴尬,云冷月心中苦涩一笑。愠笑调整坐姿。侃言:“那好。如果有的话,我也会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,无妨!”

闻言,紫瑶微张着唇,极为不满。怎么听着好像他自己很委屈似的!于是,再次伸手抚按额鬓。直觉眼前的这个王爷也有这样无赖的一面。。

话落,不再理会他,便躺回**。,身体背对着他,接着大方续言:“我睡了。床继续让你一半,晚安!”

不一会儿,便又下陷入了安逸的睡眠中。

床让他一半,这句特别的话,也只有她说得出来,不过他现在不能与她同床。因为很危险。很尴尬!云冷月沉寂的潭眸,幽深地看着她,不禁苦涩一笑,长夜漫漫。她睡得安逸。而他却失眠了。。

隔天早晨。

寝室外,园林生机一片。处处鸟语花香,一缕阳光透过窗户,照进了寝室。

“醒醒!”突然有人轻拍着她的脸。

如此叫她之人,除了落可南之外,再也没有别人。

她慢慢地张开了眼睛。瞪了眼,眼前的罪魁祸首。顾不上旁边有人,便毫不留情地揪住了他的耳朵,又快,又准,又狠。怒道:“臭小子,不耐烦了,竟让打扰我睡觉。”

声音如此之大,俨然没有一丝斯文可言,但却傲气十足。

“白痴,快放手,日上三杆了,你还睡,真是猪头一个。本太子纯属好心,你居然还这么无情!”落可南痛呼一声。辩驳道。

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。

哇靠。NND,这个臭小子。居然连称呼都带上了。。很好!

“居然在你老姐面前,居然自称本太子,你要死啊!”紫瑶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毫不留情,差点连脏话都骂出口了。熟知他的弱点,就是最怕被人揪耳朵。

“痛。。痛。。痛。。”

一大早。两人一台戏。一唱一和。此情此景,旁边的两人,不禁想笑。

“我知错了。。老姐!”落可南直接投降。

闻言,紫瑶适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顺手放开了他。“算你有自知之明!”

终于得到了解放。落可南揉了揉发痛的耳朵,站起了身子,走到了茶桌上。怎么每次叫她,都被她狠批。现在倒好,直接被她揪住了耳朵,痛死了。谁都好惹,就唯独他的这两个老姐,他惹不起。

“白痴!好心没好报。”落可南冷哼了一声。声音却极小。

“你说什么?”紫瑶凌厉的眼神,顿时瞅向了落可南。

这么小的声音,她都听得到。厉害!感觉到她放射出的光线,冲击力十足。那么现在,他只好装傻充愣了。。

“额。。小月月,我有事和你商量,关于花灯会的。你过来下!”落可南随便搪塞了句。撇开了话题。

这个臭小子,几时和他这么熟了。。她怎么不知道?突然间感到有点诧异。

明清的眸子,飘向了前边攀谈的两人。一阵发愣。

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手臂还会疼吗?”落薰研突然发问。询问她的状况。

“很好啊!不过这道刀伤,会不会留疤痕啊?”紫瑶抚着自己的手臂,担忧道。如果有了个疤痕,未眠有些美中不足。

落薰研是个医学天才,这种事,应该难不倒她!

“等会儿,我回去配点外用的药,就会没事!”

“哦,那太好了。”紫瑶淡然一笑,伸手扯了扯衣角,挠了挠肌肤,俨然一副刚睡醒的样子。。

殊不知她的这般动作,却暴露了她肩上那边,很浅很淡的吻痕。

落薰研不经意看到了那些痕迹,有点疑惑道:“我说,你肩上的那些红印,哪来的?”

闻言,另一旁的云冷月,俊逸的面容上,迅速的染上一层尴尬之色。

红印?她压根不知道有什么红印,低头一看,确实是有,不过她不记得是怎么来的。

“昨天晚上睡得太热了,而且有点痒。可能是被蚊子给叮了。”紫瑶不在意的说道。

“哦,那么那只蚊子,真是又大又肥了。叮得那么大口。”落薰研淡言,口头上虽是这么说,内心却没这么想,想她一个医学分子,怎么可能会看不出,那些是不是被蚊子叮的。不过既然她都这样说了,自己也不再过问了。

“咳咳。。”云冷月眸色一怔,轻咳了几声,掩饰了尴尬,对于紫瑶的话,不禁是有点想笑。那些是他留在她身上的印记,她居然说是被蚊子叮的,真有她的!一时间有点挫折感。。

“你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