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56章 四大天才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四大天才(二更)

?“对了。人家叫京城四宝,我们要叫什么?”落可南适才提醒道。右手的手肘撑着桌面子。手掌半摊磨合着下巴。?

此言一出,室内寂静一片。各个陷入了沉思。?

顿时,紫瑶轻拍了下桌子,淡然一笑:“我们也来组个团队,名字就叫作-四大天才-”?

天才的这个称号,在现代就已经是了,古代也差不多了。还是这个叫着舒服,毕竟习惯了。?

郎“这个好。就这么定了。”落可南双眸一敛,点了点头示意,倏地站起身来,便接着续言:“我现在就去找皇帝老子。跟他说下。”?

一脱口就皇帝老子,果然和她一个性。还好是在寝室内,不然要是在外面,被人听到的话,会被视为无视圣上。居然称皇帝老子,胆子可想而之有多大!?

“我想再过几天,应该身体就会复原了。只是这几天会无聊死。床我都躺怕了!”紫瑶绝丽的面容,显露出一丝无奈,她可不是好动的人,要她在**躺个几天,就浑身不舒服。简直是要了她的命!谁叫她现在手痒到不行。?

落薰研见她一脸忧郁,便开口说道:“对了,我们上次来的时候。带了份颜料。这可是进贡品,颜色鲜艳齐全,一画便干,而且遇水不化。等会我叫魅儿,拿过来给你画画消遣。”?

“即画即干,遇水不化,那些进贡品可真是上成品!”紫瑶忍不住赞叹了声。没想到古代也有这种好料。这种颜料的用处很大。看来就略微展现一下她的特技。绘画,也是身为艺术作家的一种拿手绝活。不管是水墨画,还是素描。还是其他。这些她都在行。她文厚功底强。弹琴画画更是一流。就连她自身的那套空手道。无论男女。在高校可是兼任王牌主将之职,而且还是众多男子追捧心仪的对象,冰山公主。?

落可南双手环抱,接着迸言:“就是喽,我都还用呢,不过色彩倒是很丰富,现在对你倒是很有用处。因为绘画那也是你的强项嘛。我记得你上次在一张很死没救的画上,补了几笔,便把它变活了。那个真是赞!!”?

韵闻言,云冷月依旧保持着沉默,幽深的潭眸泛着阵阵幽光,她给他的惊讶太大了,原来她的强项竟是如此之多。在她们的那个世界,她真的很能干。?

“一般般啦!”紫瑶摊了摊手。这种程度只能算是平常而已。更厉害的还在后头呢!?

接着,两人又是一阵热烈的讨论。?

这时,落薰研走到门外,对着外边的暗衣女子吩咐些事,便转身看向落可南。打断了他们的对话。道:“你是不是忘记刚才要去做什么了?”?

话落,他们适才停了下来。落可南磨合着下颌,霎时恍然。轻拍了下头。“我差点忘了,我是要去找皇帝老子的。对了有时间我们在来讨论怎么对付那些嚣张的家伙!”?

于是,便徒步走向门外。向他们摆了摆手。随即附话:“我先走了。”?

不一会他便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。?

紫瑶看向了落薰研,随口启言:“我想,身体好得差不多了,应该可以回寝宫了吧?”?

她可不能老是占着人家的寝宫,占着人家的床。这样她会过意不去,天晓得这几天,睡在他这儿,做梦都梦到和他。。。虽然她有点入迷。。?

“好了再走!”还没等落薰研开口,云冷月便提早一步迸言,抓住了她的手腕。语气坚定小许霸道却不容抗拒,听到她要离开,内心倏地一沉。?

他的话,他的语气,让她眸色一怔。抬眸望向他,与他的目光相撞,他流转的目光。皆是隐忍情意和不舍。?

被他这样抓着,竟然没有感到一丝不自然,而是感觉他们之间很熟悉。然不成是做了那种梦之后,才会有这种感觉?要是换成别人这样抓她,她肯定立马甩开。然而对他,却没有。。?

之后,两人缄默了一阵。?

“我还是那句话,没有任何地方,比这里适合!所以暂时,你先留在这儿!”落薰研淡淡的声线响起,打破了周围的寂静。眼神来回于他们之间。?

她是在帮他说话?还是真的不要移动??

几经思量了下,紫瑶一脸无奈,淡言:“那好吧。又要打扰你几天了。”?

话落,云冷月内心有了丝舒坦,忘了松手。毕竟经过了昨晚,和她一段亲密的接触。抓住她的手竟没有觉得尴尬。反而很自在。?

“对了,我还没梳洗呢!”紫瑶突然间想到,自己还散着一头的头发,要是这样出去,肯定被人当作是鬼或疯子。看了眼落薰研便接着说道:“等会,帮我叫洁儿过来,还有魅影,我有事交代她们。”?

“知道了!我现在就去。”落薰研淡言,即刻转身欲要离开。背对着他们摇了摇头,嘴角却是一抹笑意。他们两人的空间,现在她不想当电灯泡,其实她的身体,早就可以回寝宫了,正所谓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只是她看见,他听到她要回去时,眸内一闪而过惊慌。看得出他真的对她动情。所以帮了他。?

“七殿下。你可以先放开我吗?”紫瑶含笑地提醒道。被他这样抓着,虽然没感到怎么,但她要怎么梳洗??

闻言,他垂眸看向了手。意识道自己一时失态,便松开了她的手。愠言:“别介意。”?

“我当然不会介意。”紫瑶直接坦言。起身走到梳妆台。?

坐在了椅子上,照了照镜子,看着镜子里的容颜,抹唇一笑。拿起梳子。慢慢地梳起了头发。?

云冷月拿起了折扇,轻轻地摇曳着,俊逸如仙,谪雅非凡。靠在了墙边。视线在她身上,久久不移。?

兴许是看到了他投来的目光。紫瑶转首面对着他,笑着调侃道:“没看见女人梳头啊?还是说七殿下想帮我?”?

见她一脸笑意,轻松的调侃,只觉得内心一阵明朗。他有没有王妃,更没有侍妾。怎么可能看到女人梳头。同样回侃道:“帮你,无妨!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