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57章 我要惩罚你

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要惩罚你(三更)

?话落,他便走向了她。?

见他逼近,本是调侃的话,没想到他却这么快答应。?

“你确定你会吗?”紫瑶疑惑道。几天的相处,让她感觉他们之间很亲密。?

他折扇一收,放在了梳妆台上,伸手拿过紫瑶手上的梳子,拾起她肩上的头发,细细地梳了起来。动作似轻,似柔,似呵护,似爱惜。她的头发乌黑如绸缎。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扑鼻而来。丝丝凉意和那滑顺的触感,让他有点沉迷,不知不觉地开口:“这是我第一次帮女人梳头。”语气愠沉坚定。?

郎他就站在她的后面,距离非常的近,镜子中的他,一脸认真的样子,让紫瑶不禁想笑。?

“噢,那我可是真是荣幸啊!七殿下!”紫瑶含笑侃道,只觉得此时的他,很有趣。?

此时的他们俨然好像一对夫妻,丈夫为妻子,梳头盘发。气氛极度得温馨。?

“知道就好!”他毫不否认。他俊涛的面容淡扬一丝月牙笑意。?

人就是善变,就如后面的这个王爷,一会儿冷漠,一会儿温柔。倒让她很疑惑。不过倒是个蛮好商量的主。?

就这样持续了一会儿,看来盘个发髻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,确实有点难,一向灵活的手,弄个发髻却是有点笨拙,只见欲要固定的头发,倏地有一滑,又垂了下来。一时有点挫折感,接着仍不放弃的再次梳弄。结果还是一样。?

韵见状,紫瑶不由得扑哧一笑:“七殿下。这个我自己来好了!”?

“不用这样称呼我。叫我的名字便可!”云冷月眸色加深。依旧抚弄着她的头发,他不想她这样叫他,因为这种感觉很疏离,很客气。他不喜欢。?

“还是这样叫比较顺口!”紫瑶故意跟他抬杠。忍住了笑,双手环抱于胸,气势倒不输人,此番的情景,倒没有方才的尴尬。?

蓦地,云冷月突然停手。显然有点不悦,恢复了以往的语气。“不行!”简短的话语,有丝霸道,却是不容商量。?

“哈哈。。。”紫瑶直接笑出了声。?

“不许笑本王!”云冷月打断的她的笑声,连尊称都端了上来。轻抬起了她的下颌。俊逸的面容,潭眸愈来愈灼热,直视着紫瑶。?

他如此灼热的目光,自己却是第一次见过,与他靠得如此之近,一时发窘。他在开玩笑吗??

“我就笑,怎么的!”紫瑶再次失笑,掩饰了自己的失态。?

“看来我得惩罚你了!”他灼灼的目光游移在那张一颦一笑。一张一合的红唇上,愠沉的话语略显沙哑,却隐忍磁性。温热的气息,吹扑在她的面容上。不容别人质疑他七王爷的话。?

紫瑶浑然一颤,嘴角暗抽,眉宇杨桃,心头划过一阵疑惑,果然他今天有点反常,那么他会怎么惩罚。含笑强作镇定道:“谁怕谁呀!”?

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他潭眸幽深,泛着灼光,嘴角一抹儒雅笑意。微微倾身,欲要靠近她的唇。。?

喂喂。。她随便的开个玩笑。他居然来真的。这个动作。然不成他要吻她??

紫瑶本能的向后退了下,岂料他早已伸出一手,按住了她的后背。抑制了她的后退。?

眼看越来越近,此番情形就是前进不得,后退也不得。。?

他没有忽略她眸底一闪而过的惊慌。嘴角一抹得逞的笑意。他很满意她的表情,至少她也为之所动。这样的她,一再勾起了他的玩心。虽然迷恋那张甜美的红唇,但只是想单纯的吓吓她而已。?

“开玩笑的!”他愠笑道。与她仅仅只剩一厘米的距离。?

闻言,她顿时一怔,原来真的只是虚惊一场,这个王爷,是不是纯心耍她。?

她别过了头,只觉得很挫败。想她堂堂一个天才级的人物,居然也有被耍的时候。这个王爷,真是无赖!?

“你真是可恶!”紫瑶哼了一声,十分的不满。欲要伸手捶他。?

岂料,却被他一手灵敏地扣住手腕,一下子动弹不得。但她却没有挣扎。?

霎时间,两人皆是一怔。眸生愕然。?

眼前的她,白皙如玉的面容上,柳眉轻蹙,尽显不满,樱唇娇润,却是紧抿。她生气的样子,也真是好看。?

两人保持了这个姿势,缄默了一阵。?

这时,从外面传来一个恭敬的声线。“王爷,皇上有事传您!”?

云冷月顿时恍然,急忙地松开了她的手,别开了炯炯的目光,恢复了以往的淡漠,对着门外的萧亦,愠冷扬言: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,本王准备一下就去。”?

“是。”萧亦恭敬俯首,便退了出去,显然他撞见了他不该看见的一面。记忆中的王爷,一向冷漠,而唯独对郡主却是特别待遇,显然就连逍遥居的兰熙,和青梅竹马的千容小姐,都没有这样过。而且还有一点很疑惑,刚才那个貌若天仙的女人,是郡主吗?可是郡主不是面容。。可如果不是,为何又在王爷的寝室内。这下他可糊涂了。?

见他依旧在梳着她的头发。没有要走的意向。紫瑶忍不住嘀咕了下,心里对他还有些气,一项好强的她,最受不了有人耍她,而他却是第一个!“皇上,叫你呢,怎么还不去。”?

“无妨。事情还没办完,我怎么能走!”云冷月愠言。忽视她的提醒。?

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”紫瑶转首看向了他,不让他继续。梳个发髻,可不是大男人做得事,如果照他刚才的情形,说不定弄到了明天早上,都还没好!而且帮她梳头,而耽误了正事,皇上怪罪下来,她可就是大罪人了!?

“你还在生气?”云冷月眉头轻蹙,眸色一怔,是不是刚才他玩得太过火了??

“我气量大得很,没那么小气。”紫瑶直接坦言。口头上是这么说,心里倒是有点介意,毕竟是第一次嘛!?

“那就好。”云冷月淡淡地回道,潭眸波澜不动,思量了一下,便启言:“我送你东西,为我刚才的无礼,给你道歉。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