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58章 王妃的信物

第一百五十八章 王妃的信物

这是赔礼道歉吗?紫瑶上下打量了一下他,这种话像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吗?而且他的礼物是什么?

见她一脸疑惑地样子,云冷月放下了梳子,走向了梳妆桌对面的柜子。

那是一个紫檀木材质的柜子,跟一般的柜子大不相同,体积大而且还散发着淡淡地檀香。

他随手打开了那个柜子,顿时一阵夺目的光线,从里面射了出来。

然,她看到了那道光线,心生好奇,一时按耐不住,便起身走了过去。

顿时,淡淡的紫檀香扑鼻而来,那香味清逸,闻着让人舒爽,让人安适。

她细细地品闻之际,却发现了眼前震撼的一幕。刚才的那道光线,便是存放于柜子里的夜明珠。即使是在白天,但安放于寝室内,还是会透射出耀眼的光线。柜子里放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,有小有大。多得数不清。原来他也有收藏这种奇宝的嗜好。想必这些都是都是独一无二的东西吧。

“哇。”她忍不住惊呼一声,眼前的这些东西倒是让她开了眼界。

云冷月饶有兴致地看着她。接着迸言:“这些东西,有的是我以前收集的,也有的是我自己做的成品。”

篮“什么成品?”紫瑶疑惑道。

迟疑了一下,他拿起了最旁边那个木制的小木马。幽深地潭眸,闪过一丝怀恋,“这是我六岁时,雕刻的小木马。”

“雕得不错嘛,很有天分。”紫瑶拿过了他手中的小木马,凭她独特的分析天分,精锐的眼神,看了一眼那只小木马,便知道是不是个上成品。六岁哈,就有这种技术,真的很不赖!

闻言,云冷月只笑不语,那只小木马对他来说,意义非凡,五岁的时候,他本是生了一场大病,要到宫外静养,也就是逍遥居,坐在轿子里欲要走的时候,有个穿蓝衣的小女孩突然搭在了轿子的窗口上,送给他一只小木马,幼稚的话语,童稚的心。告诉他,如果想家,就乘这匹小木马回来。那时候,由于生大病,他对她的印象很模糊,只记得她有一双月亮般的笑眼。她是第一个送他这种手工木马的女孩,她那童真的话语,到现在还印在了他的脑里,六岁那时,因为某种原因,他遗失了那只木马。很失落。之后,他也有回过宫,不过就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女孩。往后的日子,他就独自雕起了记忆中那只心爱的小木马。也就是现在的这个成品。

见云冷月看得出神,幽深的潭眸泛着一丝柔色。然不成他对这只小木马有特别的感情?

“在想什么呢?”紫瑶一手拿着小木马,一手伸在她眼前晃了晃。

裴然,他迅速回过神来。僵硬一应:“小时候的事,不提也罢!”

话落,便拿起了一个黑色的宝盒,递给了紫瑶。

“这是什么?”紫瑶没有接过,既然这里面的都是珍宝,那么单看这种包装,说不定也是很贵重的物品,她怎么受得起。

“你打开看看!”云冷月愠笑扬言,不容商量地塞给了她。

见状,紫瑶顿时一愣,好奇心重的她,又想知道,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。迟疑了一会儿。便打开那个宝盒。里面放着一条七彩的水晶珠链,散发着七彩的光线。耀眼夺目,色彩缤纷。每颗珠子大小相同,颜色不一。

“好漂亮啊!”紫瑶瞪大了眼睛,赞叹道。被它的光芒也吸引了。

“这是道歉之礼!”云冷月俊涛的脸上,淡扬一丝浅笑。直觉告诉他,她很喜欢。

这条七彩珠链一看就是上成珠宝,纯天然的水晶,精心独特的打造。没有一丝瑕疵。应该有些历史了,不过还这么耀眼夺目,真的是个宝物。

“你的道歉我接受,但你的礼物太贵重了,我授受不起。”紫瑶推脱着,便把那个宝盒还给了他。

“这是你应得的!”他伸起手握住了她的手腕。目光灼热地看着她。

他手上的温热,碰触着她的肌肤,她浑然一颤,不晓得他又有什么举动。

岂料,他拿起了宝盒里的七彩珠,一个速度,便轻轻地套在了她的手上。淡言:“既然已经带在你手上,那么它便是你的了!”

“你……”紫瑶欲言又止,这是哪门子歪理,不经过同意,便带在了她的手上。虽然表面上有点不乐意,但她还是打从心里喜欢这条链子的。不是因为它光芒夺目,也不是因为它精致悠久,而是因为他送的……

“我先走了,有事等我回来再说,好好养伤,累了就要休息,知道吗?”云冷月幽深的潭眸柔光流转,旖旎的柔情足以让任何女子为之倾心。

霎时间,紫瑶表情木讷地看着他,清明澄眸怀过一丝特别的情愫,自觉地点了点头。“嗯。”

闻言,他适才满意,留下了发愣的她,便转身走了出去,眸内一丝明朗的笑意,只觉得内心很舒坦。回想起刚才的种种,还有他送她的那条链子。因为那是属于七王妃的准信物。

她慢慢恍回神来,周身除了弥漫着淡淡的紫檀香。还夹着他留下了的雅醇香气……伸起手,摸着那条闪闪发亮的七彩珠,不禁失笑……

她走回梳妆台,照着镜子。拿起了梳子,细细地梳着,三千发丝,垂放在背后,她执起其中的一束,简单地盘个发髻。拿跟簪子固定。

“主子。”两个女人的声线,同时响起。

紫瑶循声望去,面露喜色,原来是洁儿和魅影。

“主子,你身体有没有好点?”洁儿迅速地走了过来,一脸忧色。

“放心哈,你主子我好得很。”紫瑶站起身来,转了一圈,以示良好。见魅影站在边上,眼神游移于她们之间,道:“你们两个要不要自我介绍下?”

“不用了,我们已经很熟悉了!”洁儿嘻嘻一笑。走到了魅影旁边。

两人的身高差不多,不过气质明显不同,感觉不搭。一身暗衣的魅影,倒有气势,一看就不是好欺负的料。而洁儿却似一身素色,一看就是柔弱的那种,不行,她得改造她。她郡主的手下,可不是任人欺负的料。

她嘴角勾起一丝狡黠的笑意,对着洁儿走近。

“主子,你笑得那么贼要干嘛?”洁儿惊呼一声,人已经被紫瑶拉了过去。

“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