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60章 他后悔了吗?

第一百六十章 他后悔了吗?

“滑胎只是前奏,后者也是惨不忍赌。如果她喝了下去,便注定她会悲哀一生。”落薰研叹息了一口气。

紫瑶敛眸沉思了,道出了内心的想法。“那么依你的意思。然不成她也会和我一样,长个血胎?”

“你说对了!”落薰研点了点头,“因为你的那些血,毕竟是多余的废血。简称毒血。她得的是血蛊,所以要以毒攻毒,如果喝多了。反而对身体不利。体内堆积了那么多毒血,反倒变成第二个你了。即使以后怀了胎,也会难产。”

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也是她自找的,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!”紫瑶眉头轻蹙,轻拍了下桌子。耍心计的女人,一般都没有好下场。

“对了,不提她也罢。明天就是花灯节了。你是不是该准备一下。”落薰研撇开了话题。淡眸睨了眼紫瑶。

懒闻言,紫瑶浑然惊醒。拍了拍额头,差点我那个来正事。“明天就穿得华丽一点,展现我郡主天才的另一面!”

“也对,看来我也得整装了!”落薰研点了点头,自己平时身上也是素雅的衣服,根本没有穿公主的正服,看来得改一改。

“王妃的正装我穿不起。但郡主的正装,是我应得的殊荣,以后在皇宫,就穿正装。这样才有身为郡主的威仪。免得某些不自量力的人,每次都跑来我面前叫嚣!”紫瑶正色道,明清的眸子满是笑意。

“此话有理!”落薰研淡淡地应了声,“不然这样吧,我就配合你一下。你要穿什么颜色的衣装?”

紫瑶迟疑了一下,便开口启言:“红色。”

红色代表喜事。红色代表妖娆艳丽。代表她流血后的重生。更代表她崭新的一面。

垄“那我也穿红色!”落薰研淡然一笑,只觉得很有趣。

“那就说定了。我们就来个艳惊全场。pk施如芸和叶思涵!”紫瑶轻轻饮了杯水。看向了前面的魅影和洁儿。道:“过来一下,我有事交代你们。”

她们循声望来,见紫瑶在叫她们,便走了过来。

“主子,有何事,请吩咐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两人异口同声。

没想到洁儿跟着魅影,短短几天也学了她的这种语气,虽然功夫方面还不是很擅长,但气质明显高了好多。不似于以前的柔弱。她郡主的手下就是要够气势,够拽。

紫瑶满意地点了点头,含笑道:“你们去郡主寝宫,帮我拿正装衣服过来,多拿几件,我要红色的,还有,连带那些郡主金冠头饰,也一并拿过来。”

“属下遵命!”她们低头恭敬一应,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“想不到你训练这么有加,前几天我见到她的时候,还是一个娇弱的丫鬟。没想到现倒是变了一个人了!”落薰研挑了挑眉,眼神瞅向了她们远去的背影。

“如若要改变,就得先改变外在,所以得先从她的服装着手。着装得体,气质看起来就是不同!”紫瑶双手环抱着,脸上一抹自信的笑意。

微风轻轻拂过,带着花香,四处飘逸,轩辕殿的内的凉亭子里,两抹人影,正在兴致地攀谈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凌云殿书房中

云莫枫一袭墨色锦袍,坐于檀椅中,连日来,都阴郁着一张脸。

每天映入脑海里的都是她,流血的那一面,她那决然的眼神,还有那番咄人的话语。还有煽在脸上的那两个巴掌。甚至她倒下的那一面,都紧攥着他的内心。为什么他忘不了……

为何她不臣服于他?为什么每次都激怒他?为什么那么讨厌他?失了忆,变了样,人也忘了。

“你以前的傻样子,哪去了?”云莫枫拳头紧握,重重地咂向了桌子。冰冷的眸子,皆是叹息。

没人的时候,他只能这样发泄。不顾手是否会疼,这是他的一向作风。

他对她有兴趣,这点他不可否认。他就是看不惯她和别人亲近。尤其是现在跟她靠得最近的七皇弟。

他不甘!成亲以来,他从没碰过她,她还是一个完璧之身。他根本没有和她有过任何亲密。

他抓她的手,她甩开,却宁愿接受另一个人的怀抱。现在已然和离,她怎么样,他也无权干涉。

内心一阵烦闷,胸口犹如堆积着一块沉石,重得他,缓不过气来。

为何她知道流了血,有丧命的危险,她还执意要流。拼了命,也要拿到休书,难道他在她心中是那么不济吗?

更可恶的是,经过了这几天的思量,他居然有点后悔。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做错了?他很恍惚,如果不流,她的蝶儿又怎么能好?他心里不是只有蝶儿吗?为何能在容下另一个女人?

这时,从门外传来一个声音。“王爷。”

“进来。”云莫枫闭了闭眼。恢复了以往的表情。

闻言,那个侍从便恭敬地走了进来。

“她现在在哪里?身体如何?”他冰冷的话语,迫不及待,夹杂着一丝久违的担忧。

那侍从低着头。答道:“不在郡主寝宫,还在七王爷那里。属下无能,现在还不知道郡主的身体状况如何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云莫枫冰眸寒冽。在听到她还呆在七皇弟那边,阴怒的面色更划上了一层黑暗。

他本不应该管她的死活,只是驱散不了自己的焦虑,所以便派人去调查,结果她居然还呆在他那里,然不成她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?她不是七王妃,连日呆在他的寝宫。不怕别人乱说吗?

“七皇弟,我真是越来越看错你了,原来你喜欢夺人发妻。这几天你居然独占她,把她藏着。”云莫枫咬牙切齿。紧握双拳。浑身散发着怒气。

“王爷,别动怒。伤了身体不好。我想郡主应该没有事的,因为明天花灯会,她也会出席。而且还和三太子他们一组,准备立对京城四宝呢。”

“三太子?”云莫枫眸色阴霾。闪过一丝怒意,他们不是刚认识不久,为何这么熟悉?还有他上次说的那句话,你定会后悔……

“王爷……我刚刚还听说……”那侍从吞吞吐吐道。

“听说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