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61章 尘封已久的记忆

第一百六十一章 尘封已久的记忆(3000+)

“听说什么?”云莫枫低沉问道,闭了闭眼。尽量抑制自己欲爆的脾气。

那侍从抖擞了一下。微微抬起头,眼神轻睨了云莫枫,见他不似于刚才的暴怒,迟疑了一会儿。便开口:“只是宫里现在都在传,说郡主和七王爷关系不浅,还听说她是七王爷的准王妃人选。可皇上又好像有意要把将军千金纳给七王爷,到底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。”

突然间,“啪”的一声。

重重的一个拍掌声音,把那个侍从下了一跳,微抬起的头,便迅速的低下。王爷的脾气变化如此之大。他很了解。如若告诉他,他也发怒。如若不告诉他,他更怒,说不定还会说他办事不利,一刀卡擦了他。当奴才的命就是悲哀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懒他鹰眸狠冽,放射出阵阵骇人的光线,铁青着一张脸,浑身散发着怒气。一股久违的醋意,油然而生。握紧了手中的茶杯,欲要把它捏碎一般。

持续了这番动作,沉默了一会儿。

“哈哈哈。。”云莫枫突然失声大笑。不经意望了眼书柜上那只小木马。内心苦涩,全身翻腾着一股醋意,很酸很涩。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为什么会这么难受。是因为她吗?但现在的她已然不是他的王妃了。

垄那侍从一脸呆愣,惊骇之心仍未放下,眼前的王爷又怒又笑,自己是头一回见过,只觉得很可怕。。而自己只能孤立地站在那一边,听候差遣。奴才就是不好当。

记忆中的她一身蓝衣,初次见面,她失足掉进湖里,自己出于好心,便救了她。那时的她朦胧天真。对他一见倾心。还说要嫁给他,报答他。本是清纯的她,却开始打扮自己,来掩盖自己的不足。为的是在他的心里留下好印象。

而他本对她无心,因为他已经有了心爱的人。再也容不下任何人。没想到,自己出手救她,倒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。她每天变化花样地讨他欢心。甚至天天送了一只自己雕刻的小木马给他。而那些木马就算再怎么精细认真,也被他视为废物一般,除了成亲前送的那只之外,其他的全部被他无情地扔掉。他气她,恼她,恨她。以前的她,居然记恨蝶儿,而把她推了下水。即使他在远处,也看得见,蝶儿就是因为她而落水。

他急她,因为蝶儿身上还有病,便不顾一切的掌棝她一个耳光,还曾警告她,别再靠近他。她捂着脸。红着眼,在他面前却不敢哭出声,因为很丑,她不想很在更丑了。而她却只说了句话,“枫哥哥,你误会瑶儿了。。瑶儿没有推她下水。”

一个丑女,即使是皇后的亲戚。但在他的眼里就是不济。心灵更是丑恶。纵有再多的解释,也是狡辩。所以她的话,不值得一信。

而她,却不过从不曾放弃过,虽然他警告过她,她虽然懦弱,但对感情却是执着。他救了她,她居然傻得要报答他。。一脸天真的她,月亮般的笑眼,饱含了满满的爱意。对他说了句话,她的声音很轻很柔,“枫哥哥,瑶儿书读得书不多,什么也不会,但也知道一句话,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瑶儿知道枫哥哥不喜欢我,但是瑶儿可以等。无论多久。”

她失忆了,他却全然不知,性格大变,说话咄咄逼人,气势冷傲,不把他放在眼里,次次惹怒他。次次讨要休书。对他无任何感情所言。有的只是冷漠,冷漠,再冷漠。而那双月亮般的笑眼,已经饱含不了任何爱意了。

她冷傲大胆的个性,全然的改观,被他打了一掌,仍死不妥协。倔强执着,不半途而废,确实值得他看上一眼。

乐会上,她的一曲奏乐,震压全场,光芒显露。荣封郡主,她的音律冲击着他的内心,一向不懂琴艺的她,居然有这么天人般的琴艺,他不得不相信,他的心动容了。而她却没忘却要与他和离。她总是这么轻易的激怒他。

而一再地给他戴绿帽,无视他,却是其他的兄弟,屡屡暧昧,他受不了。尤其是七皇弟。

直到她流血的那一刻。。她和蝶儿,谁轻谁重?他迷茫了。

“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这句话,你忘了吗?”云莫枫喃喃自语。似笑似苦。冰冷寒冽的鹰眸,早已被悲凉取代。

失忆后的她,什么都忘了。忘了她的情,忘了他的人,甚至忘了她说的话。

他起身走向书柜,拿起了上面,那尘封已久的小木马。

本是木制的小木马,被晒到了一边,上面早已有一沉厚厚的灰尘,已然老旧。因为侍从都知道,王爷不喜欢,甚至厌恶它,所以没人去打理那只小木马。

“枫哥哥,瑶儿从小最喜欢雕刻小木马,瑶儿每天都送你一只,好不好?”她轻柔的话,徘徊在他的脑里。

他伸手拍了拍小木马上面的灰尘。里面关于她一点一滴的回忆,慢慢地浮现了出来。

“枫哥哥,瑶儿心甘情愿,为你做任何事,只希望你别嫌弃我。”

“枫哥哥,瑶儿等你,永远等你。纵使海枯石烂。也无怨无悔。”

“枫哥哥,瑶儿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,瑶儿会很乖的。。”

“枫哥哥,谢谢你,瑶儿好幸福,瑶儿是天底下最幸运的新娘了!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一段段记忆油然而生,他望着小木马,内心越发难受。难道他真的做错了吗?他后悔了吗?

他轻抚着那只小木马,突然间“擦”一声。木制断裂的声音,那小木马的脚,就这样断掉了

紧接着“一咚”。那支断脚,便掉落余地。

断了。彻彻底底地断了。脚断了。情更断了。

“为什么,连你也要这样对本王!”云莫枫对着那支小木马吼道。情绪异常激动,内心烦闷。声线阴沉却尽显苦涩。他弯身拾起了那个断腿,失愣地看着。为什么他要这边冲动?握着小木马的手竟是那么的颤抖。

“王爷,您没事吧?”站在一边随从,担忧一唤。见他又怒又笑。不似平常。

言情小说站——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。

“你给本王滚!”云莫枫闭了闭眼睛,暴吼道。他现在的情绪,十分复杂低落,他想一个人静一静,不容别人在旁边。

“是。。。”侍从浑然一怔,吞吞吐吐道。一个转身,便快速离开了。

一个人的书房。四周沉寂一片,他手拿着木马,愣愣地坐回檀椅。

一段小木马的回忆,就此画上了一个句号。她是郡主,而他是王爷,他们已经和离了。她想做什么事。他无从干涉她,

但真的要这样断了吗?他恍惚了,尝试着把它的脚拼回原位。。

突然门外传来一个轻柔的声线。“王爷。”

兴许是太过失落,他没有听到外边的叫唤。

“王爷。”依梦蝶见他没有反应。便再次叫唤了一声。自己推开了门走了进来。

开门的声音,令他霎时回过神来。失落的心情一收,恢复以往的表情。“碟儿,你怎么来了?”

此时的依梦蝶,一身王妃的正装,早从他们和离后的明天,她就已经成为了正妃,这也是人人所知知道的事。

“臣妾刚刚听说,王爷的心情不好,便过来陪您了,怎么了吗?”依梦蝶柔声问道。十分疑惑。尤其是刚才,她叫他,而他居然没有反应,实在很奇怪。

“没什么,只不过想起了些事。反倒是你,现在有身孕了,要是累着了怎么办?”云莫枫上前扶住了她,让她安稳地坐在椅子上。

闻言,依梦蝶娇嗔一声。“臣妾只是怀孕,又不是生病,王爷别太担心了。”

“你这样让本王很担心!”云莫枫温声道。继续转首看了眼桌子上的木马。内心沉思了一番。

话是对她说的,然,眼神却看向了另一边。却看得出神,这让她很是疑惑。是在敷衍她吗?

她循眸望去,视线停留在那只,断脚的小木马上,顿时眸色一怔,惊讶于眼前的东西。这个不是若紫瑶的以前的小木马吗?为什么现在还在?王爷不是统统丢掉了吗?

她紧抿着红唇,水灵的大眸,闪烁这一丝狠意,原来王爷是因她而烦恼。心里又妒又气。现在却不容许她发飙。她本以为她会是丧命,结果却不以为然。听说她还得好好的,确实出乎她的意料。而且跟七王关系匪浅。听说还是她的王妃人选。她勾人的本事确实很有一套。那么王爷,肯定也对她动情了。但不行!她不允许。

“啊。”依梦蝶作势摸着肚子。

“蝶儿你怎么样了?”云莫枫猛然惊醒,忧声道。有点懊恼刚才的行为。

“没事,只是孩子在踢臣妾。”依梦蝶娇柔一笑。

他就快已为人父,却没有一点喜悦之色。却满脑子是那个女人。实在是愧对蝶儿。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辜负她。

“没事就好。对了,蝶儿那些血引,你有没按时喝?”

-------------

晚上回来在更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