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62章 她要一并对付!

第一百六十二章 她要一并对付!

?“王爷放心吧,臣妾都有按时喝的!”依梦蝶轻道,内心却十分的泛笑。?

那碗属于她的血,是她亲眼看到她慢慢流下来的,她还得靠她的血来治病,她岂有不喝之理。她不仅要喝,还会一滴不剩地把它喝光,因为这样她才能感到快感。丑女的血又怎么样?既然她伤不了她。唯有设计她。而这些是她自找的。?

她也不看看自己张什么样子,一个面貌丑陋的女人,居然还有这等本事,男人一个个被她勾去。就连一向讨厌她的王爷,也这样。她不服,她妒忌。她愤怒。她到底哪点比不上她。就连风平国的三太子和二公主居然也这样帮她。很好,真的很好!既然如此。她也只有耍计,连他们一并对付。?

京城四宝,文采超群,其中的连天佑,就是她的表弟。一向好强,气势嚣张。最看不惯别人比他强。而她却在他耳边说了些话,他好胜心强。连考虑也不考虑,就直接去找三太子放话,递挑战书。?

她要告诉她,就连帮她的人,她也一并不放过。三太子,二公主又怎样?她怕什么?她还不是一样设计他们。花灯会,所有帮她的人,准备出丑吧!?

一碗血没要了她的命真是奇迹。丑人有丑样,再怎么打扮还是一样,就算是郡主,还不是一样丑女,装什么装!弹琴了得,并不代表文采了得。胆大又怎样?太过冷傲反而会给自己惹上麻烦。不过,如果她在出丑,她内心就会更舒爽。?

懒“有就好。”云莫枫沉言。继而想着那碗血,还有倒下的那一刻。是多么的触目惊心。心犹如压着一块沉石,喘不过气来。?

这时,从门外传来一个敲门的声音,且伴随着一个女人的声音。?

“王妃。药熬好了,奴婢给您送来了。”?

“进来。”?

现在的人都改叫她王妃了。她听着这个称呼,不晓得有多高兴。她步步为营,处处设计,不就是要爬上这个位子。?

青夏和冬荷得到同意后,便端着药走了进来。放在了桌子上。慢慢地吹嘘着,让它凉些。?

垄这时,云莫枫转首望去,一时愣然。白色的陶瓷玉碗内,竟是鲜红一片。这药加入了血引,在经过萧仁医的配药和提炼而成的血药。碗内热气腾腾。冒着阵阵白烟。浓重的药味夹杂着一丝血腥味。扑鼻而来。闻着令人作恶。?

“王妃,请趁热喝药。以免太凉。”?

“本宫知道了。你们先下去吧。”依梦蝶手一摊,示意她们退下。?

书房内仅剩他们两人,依梦蝶随手拿起桌上的血药,吹出了口气。她记得萧仁医说过,只要她的十滴血。现在不知道是十滴的好几倍。就算她多喝了血又怎样?反正她也得靠它,多喝没有坏处。盯着碗里的血。看得爽,闻得爽。喝得更爽,这种稀有美味的血药,她自会慢慢地品尝。毕竟这碗是最后一碗血药了。喝了她的病就要好了。于是便要张口喝下去。?

“蝶儿。你。。那药。。”云莫枫开口说话。却又不知如何让开口。鹰眸直视着她手里的血药。?

“王爷,怎么了,难道不想臣妾快点好吗?”依梦蝶有委屈道。声音有点抽泣。?

“当然想。”云莫枫坦言,眼前的那碗血甚为刺眼。“快喝吧。”?

“好。”依梦蝶柔声应道。看了眼云莫枫,继而转首看向碗内,舌头一舔,血腥味十足,她喜欢,毫不犹豫。便喝了下去。她知道他看不过,但她就是要当着他的面,喝下去。?

云莫枫抿了抿唇,眼前的一幕,让他不由得闭了闭眼。?

小许时刻,她喝完了血药,却余意未尽般,伸出舌头,舔了舔残留在唇角的药水。这种腥感让她十分上瘾。?

“王爷,你是不是在担心郡主?”依梦蝶突然问候,扮好好人的角色。?

“没。蝶儿你多心了。”他直接否认,但内心却不是这样想。?

“她没事的。”依梦蝶一脸笑意,接着续言:“王爷,你可不可以答应臣妾一件事?”?

“什么事?别说一件就是一百件,本王都答应你!”云莫枫低沉道,他不可以再辜负蝶儿的一片真心。?

依梦蝶作势依靠在他的胸膛上,伸手抚上了他的肩,柔声道:“不管臣妾,做错了什么事,王爷都不可以不理臣妾!”?

她水眸内泛着一丝狡黠的笑意,她得为她说做的事,买一份保障,未来的事还未确定,天知道谁会说漏嘴。所以她得留一份心。至于知道她心机的人,除了那两个近身,就属萧仁医了。他会安守本分吗?要怎么对他?一律威胁到她的人,都要斩草除根!?

“蝶儿,那么善良,不会做错事的!”云莫枫温言。颤抖的手,环上了她的腰。?

“不行,王爷一定要答应臣妾!”依梦蝶娇嗔道。?

“好,本王答应你。无论你做错什么时,本王都不会不理你!”?

他轻抚着她白皙的脸,内心的愧疚之心,油然而生,这几天他又疏忽蝶儿了。他现在的心里只有她,仅仅只能是她。。但愿如此。。?

他低头靠近了她。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唇。。。?

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?

花灯节天气晴朗?

早晨,紫瑶如往常一样,早早地起来锻炼。?

由于是花灯节,早上开始整个皇宫便忙碌了起来。连她这个整天呆在轩辕殿的人,都能感受其中的气氛。?

云冷月和落可南同往常一样,一早便出去了。?

然,他们约定了时间,傍晚的时候,便会过来接她们。?

落薰研一袭艳丽红色公主正装,打扮高贵,俨然一个公主的气势。红色裙子拖着长裙摆。顶上金冠头饰。亮丽十足。?

“你还不换衣服吗?”?

“不急,反正时间还长着呢。”紫瑶走进了屋内。?

看向了桌子,那套红色郡主衣装,衣服上还有一些金冠头饰。整齐地安放在那里。?

这时,落薰研也紧接着走了进来。桌子上的那套服饰和闪闪发亮的头冠发饰显然不输于公主的戴饰。?

“皇帝老子对你真是特别待遇,你看这些头饰,意味着什么?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