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63章 王妃已去,郡主归来!

第一百六十三章 王妃已去,郡主归来!

?“皇帝老子对你真是特别待遇,你看这些头饰,意味着什么?”落薰研指了指桌上的拿顶金冠头饰。?

一般郡主的服饰头饰,不可能这么能像公主这样华丽的。而唯独她的就是这么特别。?

“我是特例郡主。皇帝老子赏赐的自是不同,看来他十分的看中我,不然也不会这样精心安排。”紫瑶挑了挑眉,浅然一笑。然而她的每件衣服,每个头饰。做工精细。艳丽素实,应有尽有。就连那个顶冠头饰都不知道赏赐了多少。这个只是其中的一种,是魅影她们挑的。而且总不能把她的东西;老往人家的寝宫里搬吧??

“此话有理。”落薰研淡言。坐在了椅子上。精锐的眼神,打量着眼前的这套锦服。?

紫瑶伸手轻轻地摸着那些金冠头饰。新衣服的香味,扑鼻而来,那个金冠的闪闪发亮,光线夺目,却十分威仪。发簪发饰,珠链耳坠,样样不少。?

“金光闪闪,仪态威仪。金冠上的那个金珠,光彩夺目,意味着,将来必会成为一代新星。永远闪烁着光芒。而且假以时日,必成大器。”紫瑶敛眸说道。揣摩着它的含义。桌上的这些服饰殊荣华丽远远大于公主和王妃。就连顶上的那些头饰,都比得上皇帝的那些妃子,但唯一不同的是。她的比较威严。看来皇帝如此费心,必定是认为她以后必有一番作为。?

“分析得极好,看来皇帝老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看重你!既然他赏识你的才能,特例封你郡主,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变动。”落薰研道出了心里面的想法。?

“变动肯定是有的。这点我很相信。至于是什么。到时候便会知晓。”紫瑶双手环抱于胸,明清的眸子内,满是自信。从他赋予她特例郡主的殊荣时,从他赏赐的这些服饰府邸时,从他威严的目光看着她时,她就已经揣摩到了。不仅仅只是一个倾城郡主而已。而且特例不是随便乱开的。?

懒落薰研点了点头,精锐的眼神扫视到紫瑶手上的那条七彩珠,她什么时候有这个东西的?她怎么没有发现。然不成是他的??

“这条手水晶珠,是不是小月月送给你的?”?

小月月?又是一个叫他小月月的人,她什么时候也跟他这么熟了?而且更令她诧异的是,居然是从落薰研的口中说出来的。而她一向都是连名带姓的叫人名,这次倒不同。?

紫瑶轻轻地点了点头。摸了摸手中的七彩珠,明清的眸内尽是笑意,启言:“有问题吗?这是他的道歉礼,我本来不要,是他硬带在我手上的!”?

“当然没有问题,虽然是他硬塞给你的,但在我看来,你还蛮喜欢的!”落薰研淡言,没有忽视她眼底的那丝笑意。这条珠链光彩夺目。有些年代,是个上成品,既然是他送她的,肯定有另一番含义。再想想前几天,他这么紧张她,照顾她。还有他说的那些话,而她这个老姐,可惜在昏迷,居然还有模有样的应他话。?

落薰研摇了摇头,不禁笑出了声。?

垄“你在笑什么啊?”紫瑶有点诧异。?

“没,只是想到了关于你的一些事,觉得有点好笑而已。”落薰研轻咳了一下,止住了笑意。?

“你就别糗我了!”紫瑶白了她一眼。伸手抚着额头,接着续言:“我告诉你,我前些天都做了一些奇怪的梦。”?

闻言,落薰研眼前一亮,有点兴趣。“哦?说来听听?”?

该不该说呢?紫瑶迟疑了一会儿,几经思量。这种话确实难以开口,不过既然是自己的妹妹,说说也没事。?

“你不要笑啊!我那些奇怪的梦,怎么每次都梦见他!第一次梦见和他牵手,而他叫我嫁给他,我答应了,第二次居然梦见我抱着他不放,而却在激吻他。。你说奇不奇怪?”紫瑶全然坦言,脸上泛红。连她也疑惑为什么会这种梦。。?

“确实很奇怪!”落薰研笑道。轻睨了眼她,看来她也不是全然不知啊!只是她在梦境而已。可是第二个梦又是如何?然不成他们真的有接吻?突然间脑袋一阵电流划过。她顿时恍然,她记得上次看到她身体上那些红印。应该是他的杰作吧!可怜她老姐居然认为那些是被蚊子叮的,真有够好笑。?

“我就说嘛。没事居然会做这种梦。害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色女了!”紫瑶无奈地说道。还好还没做到春梦,不然她更加认定自己是个不择不扣的大色女了!”?

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你以后自会了解。”落薰研有意地提醒道。嘴角依旧一抹笑意。?

“什么?”紫瑶压根没有听到她刻意提醒的那句话,只觉得很纳闷。不提还好,一提,那一幕幕梦境又突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。?

寝室内的两人,兴趣地攀谈着。不知不觉,已到傍晚。夕阳还未落幕。天上的火烧云,慢慢地浮动着。?

这时,门外突然想起了一个声音。?

“我说你怎么还没准备好啊!”发话正是落可南。?

闻言,她们停止了交谈,循声望去,看见落可南和云冷月正站在门外。?

“我忘记了!”紫瑶拍了拍额头,一时讨论得正热烈。结果忘了更衣!“你们等我一下!”?

于是,把洁儿和魅影叫了进屋,便关上了门。两个男人只好站在了外面等了。?

“我就说嘛,女人就是麻烦!”落可南忍不住嘀咕了一句。?

而一身蓝色玄华锦衣的云冷月,手持着折扇。依靠在了墙边。腰间佩戴者一只琉璃月,只笑不语。静静地等待着。?

寝室内?

她拿起了桌上的那套红衣锦衣,走到了屏风后面,褪去了身上的那套素衣,缓缓地穿上了新衣,那是一件红色的郡主锦衣,拖着长裙摆。上面带着小许图案,简单华丽却不失优雅。绑好系带,拿起了挂在屏风上的及腰带。熟练地系在了腰上。。?

她提起裙子,慢慢地走向了梳妆台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