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86章 相公?娘子?

第一百八十六章 相公?娘子?

突然,一个人从她身边经过,撞上了她。

“额。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撞,紫瑶霎时一怔。身子向前倾了下。

这时,他们便循声望了过来。

靠!撞到人,连个道歉都不会说。紫瑶随即转过身来。见她停了下来。目光游移在这个女人的身上。累

眼前的女人,一身粉衣罗裙,透明的纱衣,尽显丰满之态,清眸宛转,鼻腻鹅脂,樱唇娇润,姿色还算不错。但她双手环抱于胸,一个架势,就是有点大姐大的模样。眸光跳过紫瑶。注视着后面的音乐阁。眸内忽闪现一股不轨的意图。

无视她?很好!对她的阁楼有企图?很好!

“我说这位小姐,你是不是该道歉下!”紫瑶不悦地冷睨了她一眼。泉眸中怀过一丝精锐。这个女人有问题?

适才,她才恍回神来。转眸望向了她,倏地,面色稍稍一怔,她还以为眼前的女人,是哪等货色,没想到的是,这么天香国色。继而转首扫视了他们一眼。女的是美,男的是俊,看来这次又有目标了。

“我为什么要道歉。”那女人一副没有做错事的样子,语气十分的嚣张。视线游移到她旁边的男子身上。

“呦。这两个公子,真是俊俏啊!”她露骨地赞叹一声。声音却尽显抚媚。

紫瑶抿了抿双唇,眼角抽蓄,做错事还这么嚣张,不轨地看着她的音乐阁,就算了,还不轨地看着男人。

“**。”落薰研怒骂了一声,声线十分的冰冷,显然一样看不惯她的样子。

“你……”那女人本是娇媚的声音霎时一转,语气尽显愤怒。“你信不信我会打你。”

“谁怕谁啊!”紫瑶冷哼一声。见她两手插腰。一副霸姐的样子。难怪不道歉。

“啧啧。形象都毁了,还怎么勾引男人啊?”紫瑶冷笑迸言,穿成这样子,胸前的那两团肉,都挤出了一个勾,不是明摆着勾引男人是什么?

“哼,本小姐有的是本钱,我有的你未必有!”那女人刻意地挑衅,挺起了胸。

她的这个样子,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毕竟不看白不看嘛。

胸大无脑,形容她应该可以!

“那本小姐有的,你也未必有!”紫瑶挑了挑眉,冷瞪她一眼,作揖握住了云冷月的手臂,月亮般的笑眼,望向了他,对他眨了眨半眼。“我说得对吗?相公!”

相公?云冷月眸色一怔,又瞬间会意一笑,中意于她说的话,而且她的眼神也十分的勾人,潭眸中泛着阵阵涟漪。配合道:“娘子,说得极是!”

而落可南和落薰研,却一脸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。

闻言,那女人一脸忿忿,睨了眼她的身材,既又看向了自己的身材,脸蛋是没她漂亮,可是身材却比她丰满。她欲要爆发,只一会儿时间,却又止住了。

原来他们是夫妻,那女人适才恍然,没想到如此绝色的女人,却有了丈夫,看来对她动手不得,因为主子交代,他要的是处女。未婚的女子,且要姿色上等。三十个左右。看来她没有用了。继而转又看向落薰研和落可南,随即猜想,他们会不会也是……

这时,另一个黄衣女人跑了过来。

“霸姐……”

人如其名,果然是霸姐,难怪气焰嚣张。

那个黄衣女人附上了那女人的耳朵,小声细说。

“真的吗?”那女人突然吐出了一句话。直到她说完。

“今天,我就不与你计较,倘若下次再让我遇到你的话,绝对要你好看!”那女人指着紫瑶放话道。语气不该挑衅。

再次看了眼音乐阁,心中若有所思。便转身离开了。

“喂。”

TNND。她的话还没说,这么快就开溜了。

紫瑶望了眼她离去的背影,突然间,脑袋划过一丝电流。怎么感觉有人再看她?她继而对准了那个方向望了过去,周围正常一片,难道是她的错觉吗?从早上就感觉有点心神不宁。这又是为何?

“刚才那个女人,有点问题啊。”落可南突然开口提道。

“没错,一直盯着音乐阁,还有那看人的眼神,有点不轨。”紫瑶点了点头,接着迸言。

落薰研冷笑了一声,“太过**。”

他们一行人,站于门外,男的俊逸,女的绝丽,回头率十足。如看到稀有动物一般,因为很少人见过这么美的女人。

“娘子,我们进去吧!”云冷月淡笑,牵着她的手走了进去。他很喜欢这个称呼。

“哦。”紫瑶含糊了地应道,忘了反应过来。

而落可南和落薰研,也跟着他们前行。

阁楼上的布置,不同于别的地方,一层层都有来往的乐客。

“到第五层去。”紫瑶边看边说的道。周围人潮很多。其中的一层几乎爆满。

五六层,是不对外开发的。

他们一路绕绕前行,直达了五层。这一层则是厢房,有好几间,可以随时入住。

他们纷纷入座。桌子位于阁外,可以看到下面的景色。

这时,随云带着几个人,端着菜走了上来。有顺序地放在了桌上。

“主子。不,郡主,这是前几天新请来的掌厨,厨艺还不错,你们尝尝看!”随云恭敬道,。刚才见到她的时候,吓了一跳,前后变化太大,还好现在适应了。

“哦,谢谢了。”紫瑶回以淡笑,便动起了筷子。

“这是属下分内的事!”

其他人,也纷纷享用了。遛了一早上的马子,各个都肚子饿了。

“这段时间,生意可好?”紫瑶边吃便问道。

“往来人潮居多。生意不错。”

紫瑶满意地点了点头,既然抬头望向了对面那栋五层高的阁楼,那就是所谓的醉红楼。看来生意有得一拼。只不过那栋阁楼有个特别之处,就是最上面一层,下面四层是红色,唯独上面一层是紫色。窗户上还飘着一块紫色的布,甚为显眼。可这是为何?真是奇怪的布置。一时间有点诧异。

见她握着筷子发呆,云冷月面容一怔,眉头轻蹙,问道:“娘子?”

兴许是听到了他的话,她霎时恍回了神,等等,他刚才叫她娘子?

“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?”紫瑶再次确认。

“娘子。”云冷月愠笑道,俊逸的面容浅扬起一丝笑意。这个称号却是叫上瘾。

此言一出,紫瑶双颊突然绯红一片。他叫得这么顺口,心里倒是有点乐意。但碍于还有旁人在场。还是不得不纠正,不然两个家伙又要笑她了。

“不要叫我娘子。不然……”紫瑶故作生气道。索性别过脸不看他。瞪了眼欲要发笑的落可南。

“好好好!瑶儿!不开玩笑了。”云冷月挑唇夭笑,语气夹带着一丝宠溺。

“相……这还差不多。”紫瑶微叹了一口气,自己受他感染,差点叫出了相公了……

“哦,对了郡主,这段时间,晚间尽量不要出门。”随云突然提醒道。

闻言,他们稍稍一怔,疑惑的眼神,看向了随云。“这是为何?”

“听说,这段时间,经常有女子失踪。而且还都是未婚的女子,听说个个还张得不错。”

“是何人所为?”紫瑶敛眸问道。

“还不清楚,这些失踪的女子,没有一个回来过,也有人去官府报案。但终究没有结果。”

“这就奇怪了。究竟什么人,这么大胆?”落可南双眸一敛,作揖思考状。

“官府的人,是何态度?”紫瑶再问。

“听说都是含糊圆场,直接推脱给采花贼。还说正在追捕中。”随云道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事实。

“我倒觉得不是什么采花贼。幕后的黑手,说不定是……”紫瑶依据揣摩。

“瑶儿的意思是,官家之人?”云冷月敛眸问道,说出来内心的想法。

听闻,紫瑶点了点头,“官官相互,或是权利重压等等……当然这也是猜测而已。”

“换句话说是,抓采花贼只是个借口,实则是在包庇纵容某人犯案!”落可南挑了挑眉,眸中划过一丝精锐。

“那么犯罪的手法通常都是,打晕,使用**香,失魂粉之类的咯!”紫瑶淡然一笑,这种伎俩通常用于女子身上,让人不得不防。

“这种**的伎俩,其实也可以防的。只要闭气不闻,管他是烟还是粉,待它消失之后,便不会晕倒,但关键是自己有没有闭气的动力。”落薰研淡言,说出了预防的方法。

闻言,紫瑶点了点头,这倒不用担心,因为她们带在皇宫,应该不会发生这些事。

“如若没事的话。属下先下去忙了。”随云适才告退。

“嗯。”

“对了,不提这事了,你的音乐阁,怎么来的?”落薰研撇开话题,见他们个个一脸凝重。缓和下气氛。

紫瑶恍回神来,不禁一笑。“我换来的!”

“换?”他们同一时间忘了过来。

“我随便地弹一曲,就跟云奕辰换了这栋阁楼,他挺大方的。够划算吧!”紫瑶露齿一笑。明明就是自己赚了。

“他。”落薰研欲言又止,面容一僵,眉头轻蹙。随即又想到了上次他抱住她的那一刻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紫瑶有点疑惑,不明白为什么提到他时,她会有这种反应。

落薰研浅谈了一声,“没事。”内心依然在沉思……

而落可南安静得坐于一边,耸了耸肩。只笑不语,因为毕竟只有他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。

“瑶儿,你说这是六哥跟你刚换的?”他潭眸清颤,俊眉轻拧,眸内一闪而过的失落慌张。他也早就知道六哥对她并非一般。就不是知道她对他又是如何?而他也想知道。

紫瑶转首望向了他,见他也是一脸忧色。便伸手抚上了眉梢,淡笑回言,“怎么了吗?”

他握住了她抚在他眉梢的柔荑。愠言:“你和他……”

“算是朋友吧。”紫瑶坦然启言。反握住了他温热的手掌。

她的话犹如给他吃了定心丸一般。他心倏地一松,舒坦了少许,“跟我来。”

突然,他起身,牵着她的手,走上了顶楼,观景区。

从这里看,下边的景色一览无余,紫瑶走到阁外上边隔着一层木栏。从这里可以眺望到皇宫内的某些地方。顶楼十分凉爽。微风阵阵袭来。撩洒着她的发丝。

“美……美……“她忍不住赞叹了一声。

突然,眸色一怔,有点诧异。又感觉到那道眼神,正躲下边的某处看着她。这次应该不是错觉吧?毕竟第二次了。

见她正望着下面发呆,云冷月便走了过来,双手揽紧了她的腰肢,让她更贴近他,头靠于她的肩头,闻着墨发上的芳香。“在看什么呢?”

“总觉得有人再看我。”紫瑶僵硬一笑,并没有因为他的举动而推开他,而是索性就让他揽着,因为很有安全感,而且自己到也蛮喜欢这种安稳的感觉。

“瑶儿。你还答应我一件事呢!”云冷月温热的气息从她肩头传来……

蓦地,她浑然一颤,泉眸闪过一丝诧异。嘴角却是一抹笑意,“哪有,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?”

“不承认?还是你想耍赖?”他愠沉的声线尽显不悦。更进一步揽紧了她的腰肢。

“什么时候的事,我忘了……”紫瑶小声地嘀咕。感觉到腰上一阵温热袭来。

“上次,你说服侍我的时候,你自己说的……”他低沉道,语气隐含磁性。

闻言,紫瑶仔细地回想着那时的情景,好像自己真的有说过这句话。

“那时候,我睡着了!”她不配合地辩驳道。

“说话算话,你可是说出口了。而且我也亲耳听到。”他霸道宣言。扳过了她的身子,让她面着着她。

“不算。”她故意抬杠。语气有点娇嗔。

他挑唇夭笑,眸色一深,情动之下。一手揽住了她的腰肢,另一手直延伸到她的脖颈,将她硬压上了自己。“是吗?看来我得惩罚你了。”

四眸相对,皆是一怔。他灼热的目光,满是情意,直勾勾地看着她。灼烫的气息直扑她微微泛红的容颜。

“你……要……”紫瑶泉眸微膛,心悸狂乱。他该不会新账旧账一起算吧

求金牌、求收藏、求推荐、求点击、求评论、求红包、求礼物,各种求,有什么要什么,都砸过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