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89章 打你又怎样?

第一百八十九章 打你又怎样?

他直接坐于床边,不安份地手,游移到紫瑶腰上的系带……正欲解开……

他慢慢地撩起了系带,拨弄着一拉。

昏迷中的紫瑶,突然感到一点不自然,仿佛有人正拉着她的腰带。是错觉吗?她慢慢地睁开了朦胧的双眼。脑袋还一阵迷糊。累

映入眼帘地是一个身着绿衣的男子。果然是他,他一脸如狼似虎的笑意。现在,却在正在解开她的腰带。

顿时,她泉眸一怔,浑然惊醒。

管他有没有发现。直接甩了个耳光给他。

霎时间,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。五个手指印便印在了男子的脸上。

“你……“他捂着脸,欲言又止,怎么她就这样突然地醒来。

紫瑶坐起了身子,绑好了腰上的系带。冷喝了一声。“连天佑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派人掳劫本郡主!”

此时的她,在他眼里更为诱人,她的怒言,听在了他的耳里,却是在娇媚。而他脸上的痛却不算什么。此人有点变态。

“我有什么不敢做的?就算你是郡主,我一样把你弄到手!”连天佑咧嘴一笑,“再说了,又没有人知道,是我干的。”

“劝你还是把本郡主送回去,不然有你好看!”紫瑶冷瞪了他一眼。

毕竟对他的印象不好,没想到京城四宝竟出这种败类,竟然用这种手段暗算她,真是卑鄙!出动了两种迷魂药,只为把她绑来这种地方。闷

她仔细地环视着周围的一切,倏地,一股清淡的檀香扑鼻而来,四边全都是紫檀木做的家具。连窗子,柱子。都是同一种材质。只不过那个窗子有点奇怪,是锁着的。

“我想郡主,还是没弄清楚自己的处境。”连天佑灼热的目光游移在她身上。只觉得她生气的样子,很妩媚,很勾人。

紫瑶一脸鄙夷地看着他,忽然间又想到了那个采花大盗,会不会与他也有关系?如若要知道,只有试探一下他。

“你信不信,本郡主会打垮你!”紫瑶怒言,看不惯他那灼热的眼神,像要吃人一般。

“我还真是不信!”连天佑抚了抚脸颊,望了望眼前如此美色,按捺不住心内的情欲,身子作揖向她扑了过去。

见状,紫瑶冷睨了眼他,一脸嫌恶,伸出一脚,用力地踹向了他的腹部。

命中目标,只听见一个落地的声音。“嘭。”

“啊……唔……”伴随着痛苦的呻吟声。

连天佑蜷缩着身体,双手抱住了肚子,一脸痛苦。

紫瑶徒步下床,双手环抱着,鄙夷的眼神仰视着他。随即附上了一句话:“不是告诉你吗?真是自讨苦吃。”

随后,便细细地打量着四周,门窗都紧闭着,充实着一屋的檀香,香味太重,闻久了难免有点嫌恶。这个可恶的人,居然把她绑来这种地方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!快说!”

这时,连天佑适才站了起来,抚了抚肚子,腹上还有些疼痛。她的那一脚揣得不清,这一点,他还真没料到,看来那三个人说的是真的。这个郡主不一般。

“告诉你的话,那不是不好玩了?郡主还是乖乖地呆在这里,好好服侍我吧!”

“笑话,私自软禁本郡主,你不怕有人找上你吗?”紫瑶冷笑一声,刻意地提醒道。那些家伙肯定会出动来找她的。

闻言,连天佑走近了她,“这点,我早就想到了。不然怎么会把你带到这里呢,不妨告诉你,他们肯定不知道,你会被我藏在这种地方,而且又不能证明是我抓了你,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。哈哈……”

这种地方?这点她到现在还不没弄清楚,看他的样子,好像是个神秘的地方。

“你这样做,对你有什么好处。”紫瑶轻睨了眼他,眸内满是厌恶。

“还不是拜你们所赐,要不是你们让我出丑,甚至让我丢了头衔,我也不至于那么做。还是表姐说得对。文得不行,就来硬的!倏地,连天佑抚弄了下鬓发,坏坏一笑:“况且,郡主这么美,我的魂早就被你勾了过去,其实,我本来也想把那个公主也一同虏来。但想来想去,毕竟有些不妥。”

果然,他是在记恨他们,不过,那也是他们自找的。谁叫他那么自不量力来下挑战书。还有是他的表姐叫他这样做的?

“你表姐是谁?”紫瑶嫌恶一问。

“莫王妃,怎么样,很惊讶吧!”连天佑故意打压她,挖她伤口。他就不相信,一个被休的妃子,能够无动于衷,而他也在看准时机。准备对她猛扑。

此言一出,倒没太大的惊讶,反观一脸平静,这个女人心机太重,有什么不敢做的,只是眼前的这个家伙,只能说他傻,傻的让她利用。

见她没有说话,连天佑适才又靠近了她一步。抑制不了内心的如火的情欲,眼前的猎物太过美味,让人不由得想品尝。

“郡主!”他一脸狡笑地看着紫瑶,冲她猛放电。

“龌鹾!”紫瑶低骂了一声,举起一手,快速地甩向了他的脸。

“啪”此时他的脸上又多了一个巴掌印。

“你竟敢……”连天佑气得说不清楚话,一巴掌不够,居然还来。

“打你又怎样!少靠近本郡主!不然有你好受的!”紫瑶一脸厌恶,拍了拍手。

然,越是难驯服的女人,越激起男人的征服力。

“上次郡主不是说我是禽兽。那么我就禽兽给你看!”连天佑捂住了脸,眼神依旧灼热。

看来他还不死心,被打了煽了两巴掌,外加被踹了一脚,还这么有动力。很厉害!用禽兽来形容他,果真不假。

紫瑶一脸悠闲平静,没因他的话,而感到惊慌。放话道:“不怕死的话,你就过来!”

“哼,就算你是皇上亲封的郡主,威仪高贵又怎么样?最后还不是一样得被男人压在身下!”连天佑挑衅一笑。打量着她脸上的表情。接着说:“郡主还是想想如何取悦我吧!”

话落,他便伸手拿起了藏于腰间的小药包,迅速扯破,对准了紫瑶,用力一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