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90章 瑶儿,你在哪?

第一百九十章瑶儿,你在哪?(6000+)

话落,他便伸手拿起了藏于腰间的小药包,迅速扯破,对准了紫瑶,用力一吹。

白色的烟粉即刻飞向了她,未到一分钟后,那烟粉便自动消失。而紫瑶却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边。

此药名为失魂落魄散,药力比普通的迷魂香还要高,只要吸入此药,那人便会恍惚,任人差遣。累

“郡主,你也有今天啊!”连天佑咧嘴一笑,见她不在走动,大概是药力发作了,“来,给本少爷笑一个。”

见此,紫瑶微微一动,绝丽的脸上露出一抹迷人脱俗的笑意,那一笑,便把连天佑的三魂六魄全然勾走,沉言眉宇舒展,不似于刚才的怒容,频频颌首。

她笑得好美,在上次,她从来没有这样对他笑过,这个失落魂落魄散,真是太妙了。现在的他只觉得心花怒放。激动不已!

“郡主,啊不,该叫你瑶儿。过来伺候我吧!”连天佑顺势坐在了椅子上。摆了摆手,示意她过来。

闻言,紫瑶慢步走向了他。越来越近。

岂料,她面容一沉,笑意一隐,冷道:“这就来伺候你!”

随即,室内又响起了吵杂的声音。

“啪……砰……嗵……”

“啊……唔……咔……”

室内战况激烈,门口把守的人,忍不住私语了起来。闷

“哇……主人好猛啊。好销魂啊。叫得如此大声。”

“对啊对啊。主人真会享福!”

TNND的死家伙,除了暗算还是暗算,头脑简单,也不会想点别的伎俩,她还不至于这么笨,再被他迷魂一次。只不过他真的很欠揍,什么女人只会被男人压在身下,这句话倒是直接惹恼了她。现在给他点颜色看看,她本不想使用武力,但却不得不用,这不是因为她有暴力倾向,而是因为这个家伙该揍,而且她的王牌主将可不是乱盖的。下手再重,也是他咎由自取。让他知道女人不是好惹的动物。

还有他刚才的那句瑶儿,让她浑身毛骨悚然。鸡皮疙瘩掉落了一地。这账也连带一起算。

“这怎么可能,你怎么没……”连天佑呻吟了一声,身体倒在了地上。

紫瑶仰望了他一眼,清冽泉眸皆是嫌恶,冷声一喝:“你以为本郡主会那么蠢吗?上当一次,还有会第二次吗,你很惊讶对吧?不妨告诉你,刚才的迷烟,本郡主一口都没吸!”

其实刚才,从他的手势就知道他要故技重施了。所以她也就做好了准备,闭住了气。一口也吸进去。真是和她表姐一个样。

“想不到你……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。”连天佑一脸狼狈。捂着胸口。

“这叫兵不厌诈!”紫瑶冷扬一笑,“说!你到底是不是采花贼。”

本来想试探下他,看来没有必要了,直接审问他。因为他的手法,极像!不能排除,有可能犯案。

“我就专门踩郡主你这朵花……”连天佑喘了喘气道。

紫瑶蹲下了身来,气势凛然地问:“老实招来!那些未婚女子失踪是否与你有关?”

此言一出,连天佑一脸愣然,揉了揉肩膀,“未婚女子?什么啊?”

见他如此,显然不知情,头脑简单,看来是另有其人。既然如此,还是先离开此地再说。

“起来,带本郡主出去!”紫瑶冷瞪了眼连天佑。示意他带路。

为恐在吃亏,他只得悻悻起身,走向了门,毕竟门外,才有援兵。

他缓缓地开了门,走了出去。

站在门边的那个十人纷纷望了过来。见他一脸狼狈样,可想而知,是被人狠揍了。想笑却只能憋住,有的人甚至憋红了脸。

倏地,她跳过门边的十个人,看向了远处一抹人影,那个人不是早上见过的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吗?她怎么会在这?接着又是十来个美丽的女人,从来对面的一间房绕了出来,奇怪的事,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束花……有的面色凝重,有的却是满脸笑意,这太奇怪了……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

见她看得出神,以为她畏惧门外的十个人。青肿的面容,却扬起一丝诡笑。

“怕了吧!郡主,你还是慢慢呆着吧!这个如此隐秘的房间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包下来的。保证他们找不到。”

闻言,紫瑶摇头冷笑,她会怕?才怪,她压根没看向他们,她在意的是前边的那些女人。

不过敌对十人,对峙起来,的确有点难。恐怕自己会吃亏,而且她也不知道出口在哪。那么现在就静观其变,想办法溜出去。

二来是想想那些女人,到底是干什么的?那么首先得弄清这里是什么地方?他刚才说是包下来的?

“关门。”连天佑突然发话。

门边的一男子,听到指令,便迅速一拉。把紫瑶关在了里面。

“该死。”紫瑶低骂了一声。算了,与其跟他们打拼,还不如等他们来找她。那些家伙肯定会找到线索的。继而走回了床。现在的她一刻也不能松懈。因为那个家伙实在图谋不轨,说不定等她睡着的时候,又来个突袭。

她躺回床中,双手环于脑后。沉思了好久……

长夜漫漫,而这个房间却分外寂静……突然间,一些声音透着门缝传入了室内。

有男女嬉戏的声音,有女人的娇媚的呻吟声,更有女人的哭泣声……几个声音交织在一起,极为的复杂。

鱼龙混杂,难不成她进了贼窝了?

门窗都被封上,犹如笼中之鸟。这倒没什么。忍一忍,不久就可以出去了。但她还想弄清,刚才的那些女人会不会是那些失踪的女子?有可能吗?而且各个手中拿着一束花,这倒让她有点疑惑!

就这样,伴随着那些嘈杂的声音,一夜未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隔天早晨,郡主寝宫。

洁儿和魅影打理好郡主府,便回到寝宫。

殊不知,进到了寝内,便发现一屋凌乱。桌子移至到一边,椅子东倒西歪。

屋内却没有一人。连个宫女也没有。

见状,魅影一脸忧色。“不妙。”

“主子呢?”洁儿也是一脸诧然。

“你去七王爷那边看看。”魅影沉稳说道。“我去太子那边,等会这里集合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说罢,洁儿迅速跑开了。

而魅影一个身速,便踏轻功离去了。

不久之后,他们便纷纷赶来。皆是一怔。

见此,云冷月面色一沉,蹙眉敛眸,潭眸内一闪而过的慌张。愠言:“瑶儿呢。”

他走了进去,寝室内乱成一团。却没一个人影子……倏地,一股不祥的感觉突兀袭身。

落可南环视了下四周,走到了门边,发现了门上有个极小的洞。霎时,脑袋一股电流划过。迷魂香!

在看看屋内的摆设,椅子东倒西歪,显然打斗过了。地上还有一个烟管。和一条发皱的手帕。

“这是失魂粉。“落薰研伸指沾了下残留在地上的白色粉末。

闻言,云冷月和落可南同一时间望了过来。

“看来是被人绑走了!”落可南依据下定论。“从屋内的种种迹象表明,这里曾经打斗一番。”

打斗?云冷月倒抽一气,内心烦闷不已,握紧了双拳。“到底谁这么大胆。”

“这点我还不知道!”落可南磨合着下颌,作揖思考状,“门上有个洞,显然是地上的那根烟管。犯人很明显,想要把她迷昏,不过她倒也蛮聪明的。懂得用手帕捂住鼻子。”

落可南指了指地上那条发皱的手帕。脑袋模拟那时的画面,“迷魂不成,便开始打斗,啧……她站了上风,可能一时大意。结果他们又故技重施,在使用失魂粉加以迷昏,大致是这样。”

旁人细细地听完了他一番的推理。

“可恶!”云冷月怒斥了一声。潭眸内煞气迸射。居然对她动手。

见他如此动怒,却难掩着急之色,落薰研便启言:“放心吧,她不会吃亏的。绑了她,算是他们倒霉。”

她对她可是十分放心,毕竟她可是空手道部的王牌主将。

一想到她被人虏走,他的心就犹如掉入万丈深渊般,他拾起了地上的手帕。紧紧地揣在手中。

“不过他们也真卑鄙,想必早有准备,就是趁她身边没人的时候动手。而且一下动用两种迷药。真是让人防不胜防。“落可南敛眸说道。

“萧亦,去把昨天晚上出入宫门的人,都给本王查清楚!”云冷月冷声一喝。声线沉冽。

闻言,萧亦愕然一怔,随之抱拳接令:“萧亦遵命!”便转身离开。

“最可疑的人到底是谁呢?”落可南喃喃一提。顿时几个可疑的人闪现在脑里。

落薰研反观一脸平静,靠于墙边,思索着落可南刚才的话。

过了一会儿,萧亦便回来了。

“启禀王爷,属下已经查清楚了,除了昨晚进出宫门的车辆,有替贵妃娘娘出去办事的,有尚书大人的,还有一个连侍郎运书法墨宝的马车。”

连天佑!这是他们三个人的集体反应。

“这个家伙,果然在记恨!”落可南抿了迸言。

“早就知道他不轨了,没想到这么明目张胆,真是败类。”落薰研清冷的声线,无一丝温度。

“不行,我得行动了,瑶儿定是在他手里!”云冷月站起身来,潭眸微敛,恢复以往的冷漠。

“小月月,且慢!”落可南伸手阻止了他,“我们现在没有证据,不能对他怎么样,但他绑了老姐,这是事实,如果冒然去找他,他也不会承认,既然他有胆绑人,必定早有准备,不会藏于府中,说不定是哪个隐蔽的地方。所以应该向外找。”

“分析得极是!切勿打草惊蛇。”落薰研点头应喝。

这时,一个宫女进来传报。

“王爷,皇上派人来传,有事要急召郡主。”

“现在如何是好,主子不在,怎么办?”洁儿担忧道。

“宫里丢了郡主,可是大事一条,况且她现在正得皇上赏识,暂不要让人知道。否则会大乱。”落可南双眸一敛,眸内划过一丝精光。

“为今之计……”落可南几经沉思,指向了落薰研,“老姐,你就扮一回吧,替她去见皇帝老子,看他有什么事。非要急召。发正你们也长得够像,稍微化一下妆,差不多了。”

“也罢。”落薰研浅叹了一口气,装别人可是头一回,不再犹豫。便转身走入。换上了郡主装。

经过魅儿的多加修饰,整装完毕,几乎和她没什么两样,她们本就很像,如果说她们是双胞胎,肯定人人点头。

“我走了,那边我去应付。那么其他的事就拜托你们了!”落薰研淡言,浅浅一笑,便走了出去。

“小月月,我们也行动吧。”落可南接着迸言。“从宫外找。”

闻言,云冷月轻轻颌首,剑眉一蹙。眸色煞气乍现。喝令:“萧亦听令,拿着本王的令牌去,立即调用王府亲兵,给本王全城搜,务必把郡主找出来,不得有误!”

“切记不要走露风声!”落可南顺势补了句。

他很少回府,但贵为皇后的儿子,皇上早有安插了三千精兵,而且见多识广,衷心不二。在他府上,以供差遣。他从来没有动用过,但现在却是不得不动用。

“萧亦遵命!”萧亦再次抱拳接令。

待他转身出去时,萧亦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因为郡主失踪,竟然能让一向愠定不惊的王爷神色慌张,可想而知她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重,而且还第一次调用王府的精兵。只为找到郡主。

“走了!”落可南开口启言。

听闻,云冷月轻轻颌首,走了出去。潭眸内满是坚定。“瑶儿。我定要把你找回来。”

两人一个身姿,妙哉地上了雪驹,便朝宫外跑去。

倏地,人潮因官兵的介入,而显得更多。差点水泄不通。只是谁也不知道。他们究竟在找什么。

各个脸色沉重,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般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场景切换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紫瑶双手环抱着,独自在室内,走来走去。想起了昨天看到的人,听到的声音。

脑筋突然一转,那些家伙应该来找了吧。

这时,阁下的一些喧哗声,隐隐约约飘然入耳。好像是官兵。看来应该是他们!

“这里没有!”

“属下,这也没!”

“看来不在这里。我们走!”……

声音从下面传来。

“在上面!”紫瑶暗骂一声。怎么不找到上面呢!还是这个上面,他们到不了?“该死的。这到底是什么地方。果然隐蔽,看来得想想办法。”

倏地,屋外的走动更加频繁了……来来回回……

这时,一个女人

|||

开门走了进来。她手上端着一些菜。

“姑娘,吃饭吧!”

那女子小心翼翼的放下了菜。一碟一碟地摆好在桌上。

紫瑶仔细地打量了下她,精锐的眸光扫视到她嘴角那抹诡异的笑意。

“请趁热吃吧。不然凉了就不好了。”

原来如此!紫瑶随即坐于桌前,看了眼前面的菜。问:“你吃饭了没?”

“我们这做下人的,要晚点!”

“即然这样,就把这些赏给你吃!现在就吃。”紫瑶作势把筷子递给了她。

“这……”她欲言又止,有点慌张。然不成她发现了?

“怎么了?不敢吗?是不是那个连天佑吩咐你在菜里下药!目的是要让我吃下去,然后让他为所欲为了吗?”紫瑶冷扬一笑,她此时的表情,更让她确定,菜有问题!

他果然奸诈狡猾。看来她现在饭也吃不得,就连水也喝不得!

“你……”她一时心虚。

紫瑶冷睨了眼她,道:“拿开,告诉你家主人,本郡主不会笨到中计!”

“啪……啪……”一个拍手的声音传来。

紫瑶循声望去,见连天佑早已站于门边。

“菜里下药,这你也知道。该拿你怎么办呢?我都有点头疼了!”连天佑作势抚了下额头。一脸无奈。

“愚蠢!”紫瑶怒骂了一声。眼神鄙夷地看了眼他。

然,连天佑却一脸狡笑,显然没有受昨天影响。“我就说嘛,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。刚才的官兵是搜不到这个地方的。所以,劝郡主还是别在奢望有人会来救你。你干脆还是依了我得了。”

闻言,紫瑶一脸不屑,稍微看他一眼都觉得作恶。作势摆了摆手,一副很热的样子。“窗户打开,透不过气了。”

“那好,本少爷这就叫人打开。”连天佑一口答应。反正那些官兵已走,应该不会在折回来。况且这个屋子却是很不透气,换成是他,也会受不了。而且他一点也不担心她会逃跑,因为这栋阁楼有五层之高。摔下去的话,必死无疑。而她是个聪明之人,不会做这种蠢事。

闻言,紫瑶暗自叹笑,她只是想确定一下,她到底是被软禁于哪里?

过了一会儿,那扇窗户便被打开了。

霎时间,一缕阳光洒了进来。一屋的紫檀香味,倏地,便淡了很多。

紫瑶走到了窗边,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。

这时,窗边一块的布,随风飘了进来,好眼熟了啊。

她摊开了那块布,望了眼窗外的景象。眸色一怔,前边不远处,不正是她的音乐阁吗?那么这里就是醉红楼了。

那么昨晚那些男女嬉戏声音,就可以解释得通了。可奇怪的事,那些哭声又如何解释?还有昨天的那些女人,着装整洁,倒有几分清纯,不像是烟花之地的女子,这又是如何?这栋阁楼着实另人诡异。

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具体外置,那么现在唯有在等,但是她得想个办法,让他们得知,她在这里。

“给我纸和笔,本郡主要画画!”紫瑶随口提议。

“没问题!你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!”连天佑讨好一笑,放松了警戒。

这时,一个人便把纸和笔拿来了。放于桌上。

见状,紫瑶走了过来,坐于椅子上,拿起了笔,便在纸上,随意地写了几句。

“郡主,这种歪七扭八的的东西,哪是画画,我看倒有点像鬼画符!”连天佑目光灼热地看着她。一点也不怀疑她写的是什么字。

殊不知,紫瑶拿起了那张纸,三两下便折成了一个飞机,对准了窗外,扔了出去。

“本郡主有个嗜好,就是喜欢折些东西,乱扔!”

“既然如此,就让郡主扔个够!”连天佑转头看向了一边的人,吩咐道:

“多拿些纸来。”

这时,桌上又多了一大碟纸。

“本郡主想静一静,你出去!”紫瑶放下逐客令。

闻言,连天佑作势挑了挑眉,“那么,我晚上再来!”他的语气十分暧昧。

话落,便转身离开了。

见状,紫瑶暗自冷嘲了一番,拿起手中的笔,继续写。

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,她花了一个下午,在那些纸上写了字,还全部折成了纸飞机。甚至还在那块紫色的布上,恶搞了一番。

白天落幕,夜色降临。

紫瑶站于窗前。拿起了手中的纸飞机,向外一洒,那些飞机便随风飘荡着。漫天飞舞。数量之多。仿佛下雪一般。希望这些飞机,能让那些家伙看到。

晚上时分,连天佑便开门进了屋内。

“启禀王爷,全城的客栈,驿站都挨间搜过了,仍未见到郡主的踪影!”一个精兵对着骑在雪驹上的云冷月禀道。

从早到晚,他们不断地搜找,居然一无所获。徒劳无果。

“王爷,说不定郡主不再城内!”萧亦抱拳禀道。

“不可能,众将听令,在给本王仔细地搜一遍,任何一个可疑地方都不要放过。”云冷月冷漠一喝,此时的他王威彰显,气宇非凡。

“属下遵命!”众人齐喝。

“看来有点难办了,到底藏在哪呢?”落可南眉头轻敛。

云冷月神色愈发沉凝,握着缰绳的手狠攥紧握,勒到生疼都不知晓……喃喃启言:“瑶儿……瑶儿。你到底在哪里?……”语气涩然落寞。

一阵凉风轻轻地吹过,把好几个纸飞机吹了过来……

他们抬头仰望。好几个纸从他们的头上飞过……

“这是纸飞机。”落可南霎时恍然。伸手一抓,拿到了一个。“这是老姐的杰作!”

云冷月眸色一怔,潭眸内闪过一诧然。继而转首望向了他。

他不再犹豫,便摊开了那张纸,细细地读着上面的内容……

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