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91章 我比世间上的任何人都要喜欢你!

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比世间上的任何人都要喜欢你!(5000+)

他不再犹豫,便摊开了那张纸,细细地读着上面的内容.

“醉红楼,五层!”

白色的纸上,写的是英语。但在别人看来,却像是鬼画符,不过她也蛮会想的,这样倒不会让人知道,纸上的内容,而且她也相信,这些纸飞机一定会让他们看到。

“醉红楼?”云冷月浑然一僵,紧攥住缰绳。对着马下的精兵。沉冽愠言:

“那个地方,可有搜过?犁”

此言一出,一个精兵便站了出来,抱拳禀言:“禀王爷,有!属下每层都有搜过,直到顶层!依旧没有郡主的踪影!”

“想必那栋阁楼应该有什么隐蔽的地方,令人找不到。”落可南双眸一敛,一丝精光划过。“纸上的提示,是醉红楼,没错!想要搞清楚状况,唯有亲自去看看。”

闻言,云冷月轻轻颌首,内心无一丝松懈,依旧闷慌。喝令:“众将听令,醉红楼,再给本王搜一遍!瘁”

“属下遵命!“众人再次齐喝。

“驾—”云冷月和落可南骑马跑在了最前头。

森冷的夜晚,凉风阵阵。时不时有几只纸飞机随风而过……

月影下,坐骑白色雪驹,一身蓝色玄华锦衣的男子,彰显王者气凡。策马行驰。朝目标靠近。

似急的马蹄声,纷乱的跑步声,打破了宁静的夜……

阁内,紫瑶平静地看向窗外,她撒放的纸飞机,早已随风,四处飘荡。他们应该看到了吧。

“郡主,在看什么?这么出神?”连天佑讪讪一笑。坐于椅子上。

紫瑶转身走回了桌边,嫌恶地看了眼他,懒懒一回:“没看什么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不如早点休息吧。”连天佑故作好心地提醒。灼热的目光游移在她身上。

“休息?说!你又想耍什么诡计!“紫瑶冷哼了一声。对他戒心十足。

受不了他的目光,上下打量,不知道望了多少回。再看,再看。就把你挖掉!显然没有经过昨晚的教训,一脸淤青的他,然不成还想再来挑战她的极限?看来昨天是她下手轻了!

蓦地,连天佑站了起来。咧嘴一笑,眸内竟是不轨之意,“如若你不依了我。我只好把你一直藏在这里,直到你同意为止,而且你又不吃饭,我看你的体力能支撑到什么时候!”

“凭你也想困住我?告诉你,本郡主只要想出去,就没人能拦得了。”紫瑶冷冽瞪了眼他。不说还好,从早上到现在,滴水未沾,还真饿了,现在只能祈祷,那些家伙快点找来……

“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跑!”连天佑作势走向了她……

这时,一阵马蹄声,伴随跑步声,蜂拥而至……

“吁—”雪驹听音止步。到达目的地,醉红楼。

连天佑霎时一惊,徒步走到窗边,仰望而下,看到了官兵。蓦地,迅速地关上窗户。

紫瑶浅浅一笑,无奈地看了眼他。“游戏结束!”

“他们是不会找到这里的……”连天佑强作镇定,只是话语中,暴露了他的慌张。他压根没想到那些官兵会折回来。

“哦,是嘛?那我们打赌试试!”紫瑶冷睨了眼他。早已发觉他的不自然。

“我乐意!”连天佑走向了她。

醉红楼,门前。满是官兵。

门前的女人,有的诧异,有的茫然,到底他们在找什么?毕竟现在来过第二遍了。

马下的精兵,接到命令,便前往里面在搜。

落可南望了望阁楼的第五层,赫然发现,一扇窗户外边,飘着一块紫布,借着柔和的月光,能过清晰地看到上面的字。果然是她的杰作。

“没错,就在第五层。”落可南肯定地说道,伸手指向了阁楼上那块紫步。道:“就在那个地方。”

许久之后,那些精兵走了出来,“禀王爷,一到五层,全部的角落都找了,还是没有找到郡主!”

“这怎么可能。”云冷月剑眉一蹙,眸色加重,内心慌乱不已。继而望向了落可南。知道了她在这里,为何又找不到,

这时,落可南翻身下马,仔细地打量了下这栋阁楼。感觉有点奇怪,下面四层都是红色的,唯独上面那一层是紫色的,而那层紫色的面积,却是两层大小,然不成是“楼中楼”?

几经思量了一番,便开口:“我们从后门进。”

闻言,云冷月轻轻颌首,也翻身下马。同落可南从后门逼近。

“郡主看来你输了。”连天佑见官兵已然退下,身心一松,狡笑地看着紫瑶。

“那倒未必。”紫瑶平静回道。绝丽脱俗的面容,扬起一丝月亮般的笑意。

“哈哈……别在挣扎了。”连天佑靠近了她,伸手欲要摸上她的脸。明知道她会打她,但他也控制不住要碰她。

紫瑶沉冽的泉眸,满是鄙夷,看来得在他的脸上再加上两个熊猫眼。

岂料,门外一阵打斗声,透着门缝传了过来。门也随之被踹开了。

“瑶儿。”

“老姐。”

紫瑶循声望去,便看见了云冷月和落可南。

蓦地,连天佑浑然一僵,伸出去的手,霎时间静止了。愣愣地看着外面的来人。

这时,紫瑶伸脚一踩,连天佑痛呼一声,双手抱着被踩的那脚,重心不稳,突然倒地。头撞到了桌边,昏了过去。

“你们来得真晚!“紫瑶忍不住抱怨了一声。

“对不起。”云冷月快步走到了她面前。心揪结一痛,语气愠沉却满是内疚。回想起刚才的画面,连天佑居然伸手要碰她。

“瑶儿,你没事吧?”云冷月皱了皱眉,幽深的潭眸,划过一丝担忧。颤抖且温热的双掌,覆上了她的肩头。与她四目相对。

“有事!”紫瑶嘀咕了一声,摸了下肚子。“我饿了。”

闻言,落可南便望了过来,问:“他没给你吃啊?”

顿时,紫瑶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他在菜里下药,吃不得。”

“可恶!”云冷月愠怒一喝,望了眼,躺在地上的连天佑,继而转首看向紫瑶,情动之下。伸手抚上了她的脸颊。“好在你没有事……幸好。幸好……”

他沉眉舒展。突然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。

【去读读-.】:

他的紧张,担忧,全然表现在脸上,无一不打动她,紫瑶抬眸望向了他,浅浅一笑:“我怎么会有事呢,吃亏的人,是那个家伙。”.

地上的他一脸鼻青脸肿,样子十分的狼狈。

“啧啧……真是有够糗的!”落可南叹息了一声,蹲了下了,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。“现在要如何惩治他?”

“虽然他绑了我,但被我打成这样,也算扯平了,我大人有大量,不与他计较。”紫瑶淡淡启言。“对了,你们怎么找上楼的,刚才那些官兵都找不到。

“我们从后门进的,直通最顶楼,因为这一层是楼中楼,所以从前面找,是找不到的。”落可南细细地道出了经过。

“哦。”紫瑶闻言,点了点头,随即走向了外面。打开了对面的房间。却发现里面居然空无一人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落可南疑惑道。

“奇怪了,我昨天明明看到这里有很多女人。而且还各个拿着一束花。怎么都不见了。”紫瑶泉眸一敛,满是疑惑。“我怀疑那些就是失踪的女子。”

落可南睨了眼她,作揖思考状,“该不会是因为官兵在搜查,换地点了吧。”

“有可能,没想到动作那么快。看来这个地方着实很隐秘,先不要查封。我们改日再来调查,说不定他们还会回来这个贼窝。”紫瑶正色一回,摸了下肚子,一脸无奈。“走吧,回去了。”

话落,正准备下楼。

岂料,身子突然一轻,脚已离地。人已经被云冷月横抱了起来。

“我自己会走。”紫瑶不禁一笑。

“我喜欢抱你!”云冷月直接坦言,愠沉的声线,满是坚定。

此言一出,紫瑶面容一怔,泉眸轻颤不已,不断猛眨,其实被他这样抱着,也不错。很有安全感。嗔笑道:“我很重的。”

“我不认为!”云冷月莞尔一笑。“等下,我有事要跟你说。”

“什么事?”紫瑶一脸好奇,很想知道。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。

见此,云冷月适才感到满足,眸色加深,挑唇夭笑:“回去,我在告诉你。现在不能讲。”

两人这样,一言一语,无视了其他的旁人。

落可南站于一边,无奈地看了他们。作势轻咳了几声:“咳咳……要,回去在玩,现在该走了。”

?这句话是不是太露骨了,紫瑶霎时一僵,不满地瞪了眼落可南。

云冷月眸中柔意显然,只笑不语,便抱着她走下了楼。

众人皆走,留下来倒在地上的一堆人,和房内的昏迷的连天佑。

阁外,云冷月将紫瑶抱上了雪驹,自己也一个妙哉的翻身,便也上了马。

“坐稳了吗?”他温和的声线从来头上传来。

“嗯。”紫瑶轻轻颌首,紧闭泉眸,嘴角难掩笑意,后背直接靠在了他的怀里。

“驾-”两腿一夹马肚。马儿嘶叫一声,步伐稳健地朝皇宫的方向跑去。

雪驹上,女子绝丽柔美,男子儒俊清雅。一路奔驰,如一幅度断臂佳偶的画作。

事隔一天,人便又回到了郡主寝宫。

“我去通知老姐,等下再过来。”落可南正色道,便离开了。

“好。”紫瑶应了一声。

这时,云冷月抱着她下了马。直接走向了寝内,而她人也就让他这样抱着。

室内,虽说经过昨天的打斗,但该换的换,该整理地都整理了。依旧干净整洁。

“主子。你终于回来了。”洁儿高兴地握住着魅影的手臂。

“对了,你们去准备膳食,等下端过来。”云冷月淡淡启言,突然想到了她还没吃饭。

“是。”她们两人恭敬回道。便走了出去。

适才,云冷月才放下了紫瑶。独自走到门边,关紧来了门。

而紫瑶一落地,便往桌边跑。饿得要命,渴得要命。一直猛地倒水。一口饮尽。

蓦地,云冷月靠近了她,眸色加重。喃喃启言:“瑶儿……”

闻言,紫瑶转身面向了他。四眸相对。

霎时间,云冷月幽深的潭眸闪过一丝复杂和揪结,看向紫瑶时,脉脉的眸光愈发灼热。夭唇紧抿。今天真是吓坏了他了……

兴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于灼热。紫瑶有点不自在,见他一瞬一眨地看向自己,两眸茫然,问道:“怎么了吗?”

“以后别让我担心,好吗?”他温和声线,夹杂了一丝祈求。

他容忍不了再次,看到她在失踪。他会心痛,他会紧张,甚至会想到发疯。

“为什么?”紫瑶颦眉再问,很想知道他为何要这样讲。

“我……”云冷月心乱一拍,夭唇轻启,然,毕竟是第一次,面对喜欢的人,待看到了她澄然的泉眸时,只觉得喉咙又瞬间僵硬,仿佛冻结。

“刚才你不是说,有话要对我说吗?”紫瑶意兴阑珊再问。有点期待他到底要说什么。

“因为我……那个……”云冷月一张口,即刻变得语无伦次。

“怎么???”紫瑶泉眸不断猛眨,听得一头雾水。不解失笑,反问:“为什么要担心我?……”

云冷月深吐一个吸纳,好不犹豫地说出口:“因为我喜欢你……我比世间上的任何人,都要喜欢你……”

他语气中的坚定和眼中的深情,使得紫瑶泉眸清颤,他的话重重地敲击着她的心,而她只觉得心砰然跳动地越快。

睨量着眼前这个谪雅俊逸的蓝色玄衣男子,眸光透射出来的坚定和勇气,使

得紫瑶身心一颤。慢慢动容,这就是他的心里话吗?

四眸相对,两人皆是一阵缄默。

“喜欢又不是爱。”紫瑶朱唇启言。内心波动不已。更想知道,她在他的心里的地位。

云冷月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,放于自己的胸前。“这里,爱在心里。”清泉的声线低沉有力。话一出口,只觉得一阵释然。

他眼里的爱意袒露难遮,稍稍加重了手中的力道。他要让她知道,这是对她的执着。

白皙如玉的柔荑,被男子温热的手掌裹纳其中。他的忐忑和隐忍从他猛颤的手掌都能感受得出来。而她也清楚地感觉到他愈发极快的心跳声。他和她一样。她红唇微抿。心悸狂乱。

她抽出了她的手。转身背对着他。眸内竟是一弯月亮般的笑意。却不语。

【去读读-.】:

“告诉我,你的心里可有我?”云冷月伸手扳回了她背对着他的身子。不适于刚才的吞吐,温热的手掌,紧紧地按着她的肩头,让她没有机会在逃.

“我……”紫瑶启言一窒,有点慌张,却又难以开口,早从第一次见面,他就已经印在了她的心里。毕竟是第一次,她还不敢说出口。

只此一次,云冷月面容一僵,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。她的犹豫与迟疑是他的心头如针扎一般,漫布的痛袭然而来。心中落寞万分,夭唇扬起一丝苦涩的笑意,苦笑道:“无妨,是我太唐突了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他的声线多了一分苍白无力,仍强作潇洒。但他可以慢慢等,直到她接受他为止……

见他如此,紫瑶心生不忍,此时的他居然有点挫败感,这是从来没有过

的……

“傻瓜。”紫瑶扑哧一笑。

她的一颦一笑都之足以让他沉迷。那她突然笑起来,又是为何?

蓦地,他浑然一怔,幽深的潭眸内,闪过一丝期待。“不准笑,快告诉我!”

闻言,紫瑶反而没有收敛。别过头去,笑得更不可抑制。

“也罢。”云冷月愠言,看着她的目光愈发灼热,情动之下,便把她纳入怀中。

“瑶儿,你这样算是接受我了吗?”他喃喃启言,温热地气息吹扑在她头发上。娓娓续言:“我知道这种事,不应该急躁,但是对你,我就是控制不住。哪怕你点下头也行,因为我想知道……”

被他这样紧拥入怀。身体紧紧想贴,他的胸膛一阵温热,她也深受其中。有知己如此,她也无怨无悔。

她轻轻颌首,一丝甜蜜蔓延至心头。

见她如此动容,他只觉的一阵心花怒发,言语难喻。“嫁给我,做我的王妃如何?”

“这个嘛……我得考虑考虑!”紫瑶作揖考虑了下。

此言一出,云冷月不禁苦笑。“没关系,我可以等。”

“那我就以成亲为前提,跟你交往!”她坦然一笑,伸手毫不矫情地环住了他的腰际。道:“但我也有个要求,你该不要像某某王一样,妃子妾室成群。否则我就要直接开除你。”

“一生一世一双人!”他喃喃宣言,抵着她的额头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灼烫的气息吹扑在她绝丽的容颜上。

“那还差不多!”紫瑶再次一笑,没有注意到他愈发灼热的眸色。

他微微失神,灼热的目光游移在她一启一合,一笑一抿的红唇上,挑唇夭笑:“别动,我要做一件事。”

倏地,紫瑶稍稍一怔,泉眸对上的他的目光。

他慢慢俯身,靠向了她……这次该没有人再来打扰了吧?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