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92章 月,你不是一般的坏!

第一百九十二章 月,你不是一般的坏!

他慢慢俯身,靠向了她……

“你……”紫瑶泉眸轻颤,抑制不住内心的汹涌澎湃,对于他的举动,似喜,似期待。

他眸色加深,没有驳言,而行动做出最直接的回应。

鼻尖相抵,近在咫尺,不再犹豫,下一刻,便封上了那一启一合,一笑一抿都牵动着他心弦的红唇。累

“唔—”紫瑶心悸狂乱,泉眸微膛,大脑一瞬间空白,环在他腰际的手微微轻颤。

霎时间,四眸相对,皆是一怔一愣。

他的唇瓣如豆腐般柔软滑嫩,仅仅只是想贴,就已经让她头脑发热,毫无任何理智思考。任他轻吻着,但她并不排斥。相反的,为何会是如此的熟悉,跟梦境一样得味道。难道……

这是他渴望已久的甘甜,她红润诱人的红唇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味。她的唇带着淡淡的香味,使他沉迷,不可自拔。此时的他只觉得如被电流击中,浑身战栗,失而复得的她,让他加重了这个吻,他要让她知道,他是有多么的渴望……

她泉眸微闭,原本环在他腰身的手上移,圈住了的他的脖子,对于他的举动做出了最初步的回应,顺应着身体的本能回吻他。

为何第一次,没有初涩?只是这种感觉,实在太熟悉了,看来等下唯有厚着脸皮再问问……然,现在还是享受这种甜蜜的时光。闷

见此,云冷月只觉得心花怒放,言语难喻,她的回吻,代表了她已经完全接受了他。不在迟疑地将内心的情潮化为进攻索取,滋意地在她的檀口侵占,带着前所未有的狂乐和惊喜,倏地,一股燥热袭上身上,带动着四周的空气,周围的气氛一阵温热暧昧。

他温热的手掌紧紧揽住了她的腰肢,让她更靠向他,这次,他不让她在逃了!

此时的她,也被他传染,身体一阵莫名的热量正在蔓延,,泉眸紧闭,密长的睫羽微微轻颤,脸上两抹红晕早已染红了双颊,泛着动人的光泽,红嫩如桃花,惹人采拮。

辗转反侧,浓烈浅啄,每一个吻轻缓并重,他都如痴如醉,这种醇美甘甜的味道,使他久久不能自拔,沉溺其中。

一样的心跳加快,一样的浓烈渴望,两人忘情承接和取舍,紧紧相拥,此时的他们,仿佛是一体的。难分难舍。

夜,很寂静!月,很柔和!室内,很温馨!

唇舌嬉戏,彼此勾缠吮吸。良久的索取,直到胸腔被充斥到涨痛窒息,男子才不舍地离开那张,被他侵犯得通朱艳赤的红唇,额头相抵,两人微喘的气息,相缠难分。各自面布红霞,仍紧抱在一起。

紫瑶慢慢地睁开眼睛,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如被人抽光一般,软软地靠在了他的怀里,原本环在他脖子上的手,蓦然一松,贴向了他温热坚挺的胸膛。

“无赖……”紫瑶娇嗔一哼,内心却难掩一丝甜蜜与喜悦。

“我承认。”云冷月痴笑回应,今天这样的坦然,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,他伸指轻蹙着她通红的朱唇,娓娓续言:“瑶儿,你的味道还是那样的甜!我好喜欢……”

霍然,紫瑶只觉得唇上一阵酥痒,即刻抬眸瞪大眼望向了笑得暧昧的云冷月,一阵惊愕。

若非她亲耳所听,亲眼所见,如此暧昧的话竟然是从他这个愠定冷漠的王爷口中说出来的,这个此举再次认定了他变了!等等,还有刚才他说什么味道?还是那样甜,然不成?……

“我们现在……不是第一次……那个……”紫瑶厚着脸皮说道,话语吞吞吐吐。理智了躲避了他那暧昧的目光。

既然他们现在已经清楚了关系,就要坦诚相对。

“吻吗?”他清绝谪俊的面容爱溺地贴着她的额头,轻轻地嘀喃:“当然不是第一次,瑶儿上次你在睡觉的时候……”

闻言,紫瑶顿时恍然,一时错愕,自己果真是色女一名,睡觉居然梦游到强吻人家……这次糗大了。难怪那个梦会那么真实,原来真的上演过。

“那你怎么不阻止……”紫瑶忍不住抱怨了一声,贴在他胸口的手,顿时一拧,轻轻捶着他。

然,这样的行为,在他眼里,却是在撒娇。挑逗。

他眸里的爱意显露无余,一手抱着她,另一手握着她正在捶自己的玉手,温热的手掌裹覆着她如玉的柔荑,放于唇边,浅琢一记。“因为我喜欢。毕竟是我先的,所以你才会吻我。”

“你真是坏透了!”紫瑶娇嗔一骂,随之抽出了她的手。轻轻地推开了他,转身背对着他。眸底却是一弯笑意,但她不想让他看到。毕竟太丢人了。但那时的她确实很渴望……

蓦然,云冷月笑意微怔,幽深的潭眸微敛,即刻从后面抱住了她,他不要有空虚感,他不想让她逃,现在只想这样一直抱着她不放。

“我坏,你不喜欢吗?”他的语气温和,尽显暧昧。头靠上了她的肩头,温热的气息吹扑在她的耳朵上。“而且上次,我还差点失控……”他直接对她坦然了。

他呼之即来的气息,撩拨着她最敏感的耳朵,他坏?她不喜欢……才怪!看来自己已经进入了色女的行列了。但是他说他差点失控……

“你……”紫瑶深吐了一个吸纳。让自己更平静些。蓦然转身面对着他。恼瞪了他一眼,故作牙齿切齿,清泉的声线沙哑,娇媚的余韵尚在,“云冷月……你真不是一般的坏!……”

殊不知,她此时瞪人的眼神,与勾引,抛媚眼无异!

“好好好……我坏,我坏!那我们一起坏如何?”云冷月目光灼热的看着她,语气尽显宠溺。爱煞了她此时的表情。想想他长这么大了,头一次感到这么幸福。她的存在填满了他心里的空虚。

他的话语,宠溺迁就,令她微微动容。她的心不是铁做的,这样的幸福感是前所未有的。她微眸沉思。眸内难掩一丝笑意。

“你不是说,你要回逍遥居吗?怎么还不回去。”紫瑶故意扯开话题,大方回视着他那愈发灼热的眼神。

“我不想回去了,怎么办?”云冷月失声一笑。在以前,如若没有什么大事的话,他都启程回到逍遥居。但是,这次却是不同,反而逗留了好几天,而且一点儿也没有想到要回去,相反的,却想跟她每天相处。

“我又不是你,我怎么知道啊!”紫瑶小声地嘀咕。

“因为你,我才有这个念头的!所以你要对我负责!”云冷月双手紧握着她白皙的柔荑,幽深的潭眸,泛起阵阵涟漪。俊逸的面容浅扬起一丝清绝的笑意。

“不要。”紫瑶果断拒绝。“我又没有强迫你!”她清泉的声线,夹杂着一丝玩意。显然她是故意这样说的。

但是她确实很不希望他回去,因为她也会不舍,她也会孤单……她只想留他在身边。

“好啊,那我明天就回去!”云冷月失笑侃言。期待她会有什么反应。

然,紫瑶早已听出了她调侃的语气,一时玩心大气,他玩,那么她也乐意奉陪。她到要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赢家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,那明天就得回去!”紫瑶同样回以侃言。

“难道你舍得我回去?”云冷月敛眸轻蹙,显然有点不悦,愠淡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落寞。

蓦地,紫瑶轻轻颌首。“舍得!”

“我不许你这样讲!”云冷月潭眸一怔,因她的话蓦然一震。她不许不在乎他。

“我要……唔--”

唇再次被掳掠,比先前的还要狂烈痴缠,好不心疼的索取实在警告她,不可以这样存在这样令人心寒的念头。

什么叫做舍得,他不允许。

感受到他异常霸道狂野的侵占,紫瑶稍稍一怔,手也不受控制地抚上了他的面颊。他好热,好烫。

浓烈窒息的索取过后,两人的脸颊已是绯红一片,两人微微喘了喘气,

云冷月俊逸无双的脸与她的脸想贴,四周的气氛也随之升温。霸道宣言:“不许再说舍得我,如若在这样讲的话,我定不饶你!”

紫瑶温顺地埋于他的怀里,为自己辩驳:“我开玩笑的……”

然而刚才的她只想着要玩,没想的玩着玩着,他却当真了。

“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行!”他紧紧地拥住了她,既然这一生,他已经爱上了她,他就不允许她在跑掉。否则他会发疯。

“霸道!”紫瑶小声地嘀咕,内心却是甜蜜万分。

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无论怎么样,你只准爱我一个!”云冷月正色回言,潭眸内满是坚定,“你永远只能是我的!”

“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嫁只猴子满山走!”紫瑶扑哧一笑,“我都还没答应要嫁给你呢!”

“不管!反正我现在就想赖着你,一切都有你做主。嗯?”他温热的气息吹扑哧着她绝丽的面容。语气低沉,却字字珠玑。

要她嫁给他,但听他的语气反倒是要把他托付给她,人说夫唱妇随。现在倒有点妇唱夫随了……

“哈哈哈……”紫瑶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怎么??”云冷月看得一头雾脑,不明白此时的她到底在笑什么。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话?

“瑶儿!”他轻唤了一声。轻轻抬起了她的下颌,让她面对着自己。

适才,紫瑶才收敛了笑意。此番的动作,然不成还要来啊?拜托,不是吧,如果在来的话,就是第三次了……

“干嘛?”她淡淡地启言,明清的眸子望向了他。

“晚上,我留在你这里,可好?”他的视线游移到,她那张被自己侵犯得通朱艳赤的红唇,嘴角扬起了一丝满意的笑容。而自己的薄唇上还残留着她留下来的芳香,他喜欢她的味道。但却不敢妄为,纵有万般留恋,他也不想累坏她。

“为何?”紫瑶泉眸不断猛眨,没想到他居然会提。虽然不是第一次共处,但毕竟现在他们的关系不同,气氛又这么暧昧,都不知道……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……

“像上次一样,床让我一半。”云冷月痴笑启言,见她一脸犹豫和迟疑,便接着侃言:“你不是说你很大方吗?还是说你怕我?”

怕?开玩笑,在她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这个字的存在。

“对,我很大方,你就留下来吧!”紫瑶正色回言,语气尽显大方。再怎么天才,到了这方面就变成可白痴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本就很危险了,更何况现在他们关系不同,看来她还不知晓,男人是危险的动物!

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云冷月挑唇夭笑。潭眸内幽光阵阵,爱意难掩。

室内。一片温馨,两人的世界,无人来打扰……

室外,落可南和落薰研也早站于门外。

早从刚才他们就来了,只是她寝室的大门一直紧闭,两人又不知道,在里面窃窃私语什么。

就连洁儿和魅影都准备好饭菜站在寝室外,只是谁也没去打扰,毕竟各个人心里都有知晓,他们必定有话要说。

“我看八成又在调情了!这么久还不出来。”落可南无奈地耸了耸肩。

“不然我们先回去吧,明天再来。”落薰研提议道,反正人也已经回来,光在这里傻站也没有用。

“也罢,那我们走吧!”

话落,他们便在起身离开。殊不知,从前边又来了几个人影。

“皇后,她怎么来了?他旁边那个是云飞扬?”落薰研倒有几分疑惑。

这时,皇后走了过来,看清楚了来人。原来是他们,早从花灯会的时候,就知道他们的关系密切,所以没太大的惊讶。

“原来是公主和太子呀!瑶儿和月儿呢?”她的语气格外的兴奋。

她本来是要找儿子的,后来去他的寝宫找不到人,听别人说他在紫瑶着,结果就过来了,然,在半路偶遇云飞扬,硬把他拉了过来,做个伴。

“在里面!”落可南伸手指了指寝室。

蓦地,皇后循指望了过去,看着门紧紧地关着,这次她聪明了,不在像上次那样莽撞,而是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,侧耳旁听着他们在讲什么悄悄话。捂住了嘴不断地偷笑。

适才,云飞扬也有点好奇。也跟着上前。

殊不知,竟然真的可以听到里面的声音。

“痛……你轻点……”

“忍一忍……很快就不会痛了。”

“不要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