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93章 他们在交-欢?

第一百九十三章 他们在交-欢?

“痛……你轻点……”

“忍一忍……很快就不会痛了。”

“不要……”

“不行!”

他们紧靠着门,侧耳倾听。男的声线温柔,女的声线娇媚,敏感的字眼,让人不禁联想他们到底在做什么?累

门边的皇后倒是一脸兴奋,时不时捂嘴偷笑。而云飞扬倒觉得一阵惊愕。然不成他们在那个那个?

前边的落薰研和落可南则是无奈地摇了摇头。原来他们喜欢偷窥人家的隐私!门前的两人,仿佛做贼一般,紧紧地贴着门墙。

云飞扬看了眼皇后,双手相互比拟着,抑制不住内心的疑惑,问:“他们该不会在……交-欢吧?”

“嘘—”皇后伸指吹嘘,面容难掩一丝笑意。示意他小声点,免得被他们发现,从而终止现在的那个行为。轻声道:“小声点,要交-欢,就让他们交个够!”她的声线十分细微,轻到只有他们听到。

接到指令,云飞扬愣怔点了点头,既然他们已经进展到那个地步,看来六哥完全没有希望了。

这时,里面还时不时传来一阵小声。敏感的字眼再次飘然入耳。

“痒痒……哈哈,不要了……”

他们再次确定原来他们真的在那个那个。

“哇……月儿,加油啊!”皇后忍不住嘀咕了一声。闷

两人就这样鬼鬼祟祟地站在了门边一会儿,都不愿离去,尤其是皇后,表情兴奋,面上时不时傻笑。俨然没有一国之母的风范。这也太扯了吧……偷听人家说话,有必要笑得那么贼吗?后边的落薰研和落可南倒是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“我怎么感觉,这个皇后有点三八!”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,视线久久不移眼前的那两人。

闻言,落薰研不禁一笑,“我倒感觉她挺可爱的!”

“那倒也是。”落可南微叹一声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“对了,皇帝老子,有什么事?要急召她?”

“关于祭天一事,现在时间不早了,等明天见到她再说,我们先回去吧!”落薰研淡淡回言,语气沉稳,轻睨了眼前面的那个皇后。

“也对。走吧!”落可南点头应喝。

话落,两人便转身离开,消失在郡主寝宫。

“我们这样偷听他们讲话,好像有点不妥,有点像做贼!”云飞扬坦然启言,想想他还真是头一回干这种蠢事,与其这样偷偷摸摸,还不如直接踹门而入,看得倒爽。

“放心,他们又不知道。”皇后露齿一笑。继续侧耳倾听。“他们好像做的很销魂啊!”

“我说母后,你这样不如干脆进去看得了,你不走,我可要走了!”云飞扬离开了门,欲要转身离开。一个大男人,不能一直爬在人家的门板,偷听人家交-欢的声音。那个他也会心痒痒,他又不是不行,干嘛非得听。

见他离开了几步,皇后便蹑手蹑脚的跟上他。回头望了眼门,才依依不舍得离开。

“太棒了,不久母后就可以抱孙子了!看来我有必要在向别人炫耀一下!”皇后拍了拍手,面容上扬起了一丝狡黠的笑意。上次被她撞见他们抱在一起要亲吻,这次干脆点直接滚上了床……她真庆幸自己有眼福耳福。看来不久宫里就要办喜事了。

“抱孙子,母后,你是不是太着急了,他们才刚那个咳咳……交-欢而已,现在就散播谣言,是不是太快了?“云飞扬作势轻咳了几声,刻意提醒她,目的是要她放弃这个念头。看来上次的紫瑶和七哥之间的事是她谣传散播的。

“你说的有理,那母后先观察瑶儿几个月,看她有没有怀孕的迹象!”皇后讪讪一笑,仍是不放弃。因为她认为,儿子的种子,已经洒在了她的身体里,说不定再过不久,一个细皮嫩肉的胖娃娃,便会蹦了出来。

一路上,皇后笑意难掩,话题不断,都是关于他们之间的事,云飞扬听得一愣一怔,无奈地摇了摇头,因为她讲的那些事都是不切实际,反倒有点妄想……

然而真正的实际情况却是……一行乌鸦先行飞过。

寝室内,高榻玉**。两抹人影坐于床中。

女子身体依靠在床边,男子则是坐于一边体贴地帮她按摩。

“还会痛吗?”云冷月敛眸一问,潭眸闪过一丝担忧。

“舒服多了……”紫瑶喃喃地说道。

“以后要小心点,别在扭到了。”他心疼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淡淡地斥责。

早从刚才,紫瑶本想走回梳妆台,殊不知,一时走得太快,结果不慎小心,便扭到了脚。结果痛得走不了路,就被云冷月抱着走回了床,而他就帮她按摩推拿。

寝室内的两人,竟然不晓外面有人在偷窥他们。他们一言一语的敏感字眼,到让外边的人觉得在做坏事!

这时,门外突然有人敲门,伴随着一个女声。

“主子,菜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“好,这就来开门。”紫瑶抚了抚肚子,不说还好,一说倒更饿了。回想起刚才的种种,居然忘了她还没填饱肚子。

话落,便要起身下床,岂料。便被云冷月制止住。

“我去开门。”

“那我也得下床呀。况且桌子在那边。”紫瑶嗔笑道,指了指前面有一段距离的桌子。

“我抱你过去。”云冷月站起了身来。俯身靠向了她。

“那好!”紫瑶扑哧一笑。见他靠近,跪了着起身,四眸相对。便伸手环上了他的脖颈。

见此,云冷月俊逸的面容上,笑意难掩,潭眸幽深,毫不犹豫地抱起了她,朝桌子那边靠近。

跟他在一起,好像都不用自己走路的,他喜欢抱她,但她也很乐意。这种感觉还不赖。

他轻轻地放下她,让她坐于椅子上,便转身走去开门。

洁儿端着菜走了进来。把它放于桌前,看见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眉目传情,便识趣地快速离开。

过了许久。紫瑶便用完了膳,适才满足摸了摸肚子,一天滴水为沾,刚才简直就是狼吞虎咽,毫无形象可言。即使在他眼前也一样。

“好困啊,我要去休息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