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94章 我们一起睡!

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们一起睡!

“我困了,要去休息了!”轻轻捶了下肩头,揉了揉眼睛,折腾了一天,现在满是困意。况且她还一夜未眠。

话倒是出的轻松,俨然没有注意到云冷月,这时的表情。

她伸手解下了头上的发髻,三千发丝垂放于后,把那些头饰放于桌上,此时她虽然是一副欲睡的娇容,但难掩她一丝妩媚。累

霎时间,云冷月浑然一怔,微微失愣。潭眸内皆是一阵柔光。再次被她吸引。她的毫不避讳,让他感觉到很温馨。此时的她,仿佛是他真正的小妻子一般。

只一会儿时间,吃饱了饭,居然急剧犯困了起来。看来一夜通宵,再加上打斗一番,再强的人也会想睡。

“月,我想睡觉了!“紫瑶泉眸微眯,有点恍然。

“好,这就去休息。“他的声线温和尽显宠溺。抱起了她走向了床。轻轻把她放在**。掀起一边的杯子为她盖上。而他却只坐在床边。

倏地,紫瑶有点疑惑。问:“你还不睡吗?”

一点儿也不担心,她会再次上演梦游强吻。只能说现在关系不同,一点也没想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。

“我等你睡了,在休息!”他宽大的手掌抚上了她的墨发,指缝作梳,丝丝凉意和那顺滑的触感人让他沉溺。

听此,紫瑶浅扬一笑。泉眸对上了他温柔的目光,侃言:“要是等我睡了,恐怕你就没有地方睡了,因为我睡相不好,搞不好最占据了整张床!”闷

紫瑶身体作势挪了进去,让出了一大个位子给他,“睡吧,我说过床要让你一半的!”

她可不忍心要他在一夜未眠,毕竟他一整天再找她,肯定也累了。

起先,云冷月有点犹豫,但又抑制不了对她的渴望,她是在欢迎他。他不再犹豫,便在徒然上了床。

他侧卧望向了她,幽深的目光尽显旖旎的柔情,替她再次盖好了被子,挑唇夭笑:“累了就睡吧。”

他低沉的声线如蛊惑一般,诱发她悸动的心弦。他身体的热量,传递给了她。想不到两人同床竟是如此的温暖。她慢慢地闭眼睛,进入了梦乡。

云冷月痴迷地看着她入睡的娇颜。原本抚发的动作,霎时间停了下了,顺势而下,抚上了她的面容,靠近了她,轻轻地在她脸上浅啄一记,适才满意一笑。眼前的她是如此的真实,让她平稳的呼吸,一吸一呼,撩洒着他最敏感的五官,然,他也会浑身燥热,但相比之下,他也有困倦之意。在她睡着之际,他也紧跟着入梦……

月色柔美,映洒着大地,月光透着过窗子的缝隙,照进了高塌玉**,**的两个人,正在安稳的睡觉中……

半夜

紫瑶蹙眉敛眸。额上冒着冷汗。不安分地摇了摇头。

梦中的她,居然梦到了她还被困在醉红楼,那个连天佑正在慢慢靠近她,而她喊不得……也动不得……连打也不得……居然无计可施……

“月……”她摇头低语,霎时醒来。

她的声音不高,并没有把他吵醒。

“原来是梦啊。”紫瑶轻拭着额上的冷汗。好在虚惊一场。

继而转首看向了一边的云冷月,泉眸一瞬一眨地看着他。眼前的他,安逸地睡姿,掩盖不了他与生俱来的风华,俊世无双的面容近在咫尺。让人不得不为之沉迷。

她压抑不住内心中的悸动,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蹙着他面上的肌肤,顺着眉梢下移,点了点鼻尖,抚上了他的面颊,最后停留在那张,曾经被自己激吻过得薄唇上。

这时,居然油然而生一股冲动,迫使她行动……

既然他已经睡着了,就不知到她再做什么……一个轻吻应该可以……

她慢慢靠近他,仅仅只是薄唇相贴,就已经让她头脑发热,狂乱不已。

倏地,她离开了他。两抹红晕已然爬上了双颊,这就叫所谓的趁人之危。

她失声一笑,欲要转身,岂料,身子早已被他钳住。

“怎么不继续?”云冷月适才睁开了眼睛,潭眸内一阵幽光。

闻言,紫瑶顿时一惊。“你没睡啊?”原本已经发红的脸,现在更红了,不是因为他钳住她,而是因为她做了蠢事。居然被他发现了。

“有,是你吵醒了我!”云冷月挑了挑眉道。因为她刚才的挑逗,所以他也随之醒了过来,但他去没有直接睁开眼睛,反倒想知道她接下却会怎么样,结果她却主动亲吻他,这倒让他很是意外。

“我继续睡觉!……”紫瑶故意扯开话题,就当一回白痴,转身背对着他。不然她可真的会尴尬死!

殊不知,这时一双手便环上了她的腰肢,顿时间,后面一阵温热袭来。人已经被他纳入怀中。

“好,一起睡!”他温和的话语带着一丝满足。从她头上传来。

然,她背对着他,却只笑不语。任他这样抱着,却温暖十足,他胸膛坚挺温热。很有安全感,看来现在不会在做噩梦了。她紧闭着泉眸,再次进入梦乡。

隔天早晨。

地点御花园,处处生机勃勃。满园鸟语花香。

清晨的薄雾渐散,含苞欲放的花朵上,布满了露珠,不远处偶有几个宫女,拿着瓷杯,收集着花朵上的露水,当然这是紫瑶吩咐的。露水泡茶,风味不一般。

他们一路前行,选了一个前边的一个石桌,一人一角坐了下来。

此处名为赏花区。这个地方也是皇上经常来的地方。

这时,宫女们便端上了茶水,甜点,放于石桌上。

“主子,你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。”魅儿手拿着一盒棋盒递给了落可南。

“那是什么棋啊?”紫瑶饶有兴致一问。此情此景,十分适合下棋。

这时,落可南便打开了那个盒子,摊开了那张纸。

“飞行棋!”

这是,他叫人专门特制的飞行棋。

见此,紫瑶一阵手痒,道:“好久没玩了,速度啊!”

“三缺一啊!小月月你也来凑一脚,我们教你怎么玩!”落可南看向了云冷月,嘻嘻一笑。

过了一会儿……骰子一摇。

“哈哈……你要准备被我迁走了……”落可南拿着棋子前进。

某女一掷骰子,“幸运……我飞我飞……”

“小月月。你小心了!”另一某女的声音,她步步紧逼。穷追不舍。

“瑶儿,你别跑。我追上你了……”云冷月只一会时间便适应了他们所谓的飞行棋。

时间有一溜烟过去了。稍久之后,他们便停了下来。

“对了,你们不是有话要说吗?”紫瑶突然提到。伸手拿起了茶杯,饮了口茶。

“再过几天不是要祭天吗?“落薰研看了眼紫瑶,接着说:“你被绑的那天,皇上急召,那时你又没有在,所以我只好替你上阵了!”

“你替我啊,那他们有没有发现?”紫瑶意兴阑珊再问。

话落,落可南便抢先迸言了。“不是我说你们,稍微化一下妆,就很像了,真是搞不懂,怎么会这样!”

就如落可南所说的,他们真的一点也没有发现。

“对了,祭天不是他们的事,为何非得急召我啊?”紫瑶一时疑惑,不明白皇上的用意。

“祭天名单内,有你的提名!”落薰研淡淡回言。

闻言,紫瑶更是不解地看云冷月,见他也是一脸疑惑。

“月,你知道吗?”

“祭天一般是男子来上香礼祭,由父皇带领太子皇子实行的!但从来没见过女子参与的,连母后也不曾有的!”云冷月敛眸说道。那么父皇这样做到底是有什么目的?

“问题就在这,那时有居多大臣,反对。说你身份不符,不能礼祭。以免玷污。”落薰研一一道出。

也难怪,她虽然是个郡主,但更也是一个被休的王妃,于情于理都没资格祭天。

“我明白,身份的特殊,难免会照成居多的不便。”紫瑶无奈一笑。“那时候的讨论结果如何?”

此言一出,落薰研便摇了摇头,“还是没有结果。看来还在讨论,唯一最反对的就是那个连尚书,叶将军,还有……如果皇上非要,那些大臣也是无可奈何!”

然,最为反对的这些人,居然是京城四宝的父亲。

“言之有理!”落可南点头应喝,皇帝老子想干嘛,别人可阻止不了!

“原来是他们,这就难怪了!”紫瑶淡回。眸色凝重。

“对了,不提他们了。我昨天要回来的时候。见到两个人!”落薰研即刻扯开了话题。

“谁?”他们同一时间望了过来。

落薰研叹了一口气,清冷的声线扬出:“莫王夫妇。”

“那个莫王妃看到我的时候,蛮惊讶的!好像知道些什么事似的。”落薰研回想起当时的情景。

这时,紫瑶拍了下桌子,想起来连天佑说的话。“连天佑那个家伙,被这个女人利用了!因为她是他的表姐!”

“什么?”

“原来如此,难怪她会是这般表情。”落薰研不禁一笑。

“这个女人,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她了,连自己的表弟都利用!”紫瑶冷叹一声,这种女人实在是太过悲哀了。

“恶人有恶报,昨天近距离看她,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!”落薰研一脸神秘地望着他们。

“难不成,那个所谓的恶果要来了吗?”紫瑶挑了挑没询问道。

这时,云冷月眸色一怔,有些诧异。问:“为何?”

“那个女人这么贪心,喝了那么多废血,你说能没有事吗?”落可南沉稳回道。

“原来。”云冷月愠冷淡眼,眉头轻蹙,潭眸内煞气乍现。

闻言,落薰研点了点头,淡道:“我确实是看到了她脸上细微的变化,不过这只是初期而已,如若要向你以前一样,还是要一段时间。”

“但愿她好自为之了,最好别在做些不轨的举动!”紫瑶叹息了一口气。

这时,一抹暗衣男子,飘然而降。

抱拳对着他们恭敬道:“主子,属下回来了。就如郡主所说,那个王妃却是要对萧仁医斩草除根!属下当机立断,已经帮他度过难关,现在安置在另一个地方!”

“做得很好!”落可南满意地拍了拍手。看向了紫瑶,“如若她耍心机,不择手段的话,唯有揭发她的恶行了!”

“如若她在有下次,我绝对不会留情的!”紫瑶淡言,语气十分的坚定,她向来都是秉承一贯作风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!人若犯我。我必犯人!

园林中,他们边饮茶,边讨论。

殊不知,远处有人正走向了他们 看完记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