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97章 我同意联姻

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同意联姻

“没事就好,听说大太子文韬武略样样精通,坐镇朝中。为你们父皇解决了许多事。真有此事吗?”皇上饶有兴致一问。

“回皇上,确实如此。“落薰研淡言,语气恭敬但却依旧清冷。面色恢复了以往的平静。累

然,她对这个所谓的兄长。早就心存防备。更没想到,他居然也会来。这倒出乎了她的意料,难道他只是单单地来访吗?还是另有目的?

风平国大太子,落黎昕,确实很有本事,替皇上解决了好多事,得皇上赏识,坐镇朝中,大臣有一半以上臣服于他。势力广阔。但在他们认为,却是很有野心。异乎于常人的举动,让人琢磨不透。而他们却不想与他有任何瓜葛,便来拜访云祁国,而且要长期留下,一是为了找书,二是不想与他多相处,因为他是一只深不可测的黑狐狸。结果,他竟然也要跟来……着实让他们有些头疼。

“想不到邻国真是人才济济!”皇上谦和一笑,要是朝中能像他们这样的人才,就可分担下,做皇帝也是累,毕竟还要管天下。

“皇上过奖了。”落可南回道。

“小子,你说的那只狐狸,到底是怎么样的?”紫瑶凑近他小声地询问,好奇心十足。

闻言,落可南皆是一叹息,“世界上只有两个人,能扰乱我的思考,一个是大太子落黎昕,另一个便是怪盗神风!”话语平静,却字字珠玑,这两个人的思想,非比寻常,他根本琢磨不出。闷

落黎昕?怪盗神风?这两号人物居然能扰乱他的思考。可想而知,他们确实很不一般。

“什么时候,又出了个怪盗?”紫瑶忍不住提问,殊不知,语气突然放大,结果使得周围的人,皆是一怔。

“三太子说的可是怪盗神风?”皇上敛眸问道。

“没错!”落可南点头应喝。“皇上你也知道?”

“不瞒你说,最近京城一再谣传,这个怪盗已经出现在京城了,曾经作案一次,有个别爱钦拿折上奏,朕也传旨,叫人加强巡逻。以防万一。”皇上眉头微皱,显然这事也是很棘手。

“没有用的!”落可南直接坦然。但他终究有个疑惑,这个怪盗一直都出现在风平国的,怎么就突然跑到了云祁国来了?

“捉不到他是吧?然不成他有什么惊人的本事?”紫瑶疑惑道,说出了内心的想法。

这时,落可南拍了下手,看向了紫瑶。“你说对了,这个怪盗最擅长的易容之术,不管是男是女,一样让人看不出破绽,所以藏在你身边,你也不会知道的。即使化身成你认识的人,你也很难察觉。而且他还有一个更惊人的本事,不只是从哪里学来的声术,竟然能够说出不同声音的话,让人琢磨不透,更别说捉到他了。”

“这么厉害啊!”紫瑶听得到是有点佩服。

“如若他看定了这个东西,他会毫无预警地留下纸条,上面会说什么时辰会来取。倒会让你先做好准备,时间一到,他便会出现,如风的速度盗走了你的东西。”落可南接着续言,一脸严肃。“这就是他称为怪盗的原因,除了上次差点被我逮到,其余的那些,从来没有失误过。”

留字条,让人准备好,想想都感觉好像那个怪盗在出风头,不就是偷个东西嘛,有必要这么张扬吗?

适才,皇上详细地听着落可南描述,拿起了桌上的酒,小饮了一杯子,道:

“照三太子刚才所说,那么那个怪盗出现在京城,这个件事有点难办。”

“他只盗物,却不伤人,这点倒可以放心。”落可南解释道。如若下次在看到他的话,他非得亲手逮住他。

“不如这样吧,皇上把这件事交给我们调查如何?”紫瑶含笑提议道。内心却是兴奋十足。

见状,皇上眉头一舒。没有再多的考虑,便启言:“既然郡主有兴趣的话,朕就恩准!”

然,越是好奇的事,越是激发她求胜的斗志。毕竟她还没有见过,这个所谓的怪盗。

“瑶儿,你当真要做?”云冷月握紧了她的柔荑,潭眸内皆是一阵忧虑。

感觉到了手上的力道。明白了他的担心。紫瑶忍不住嗔笑了一声。“没事的,又不是只有我一个。”

云冷月眸色一沉,看向了紫瑶的神色略显复杂。“那我陪你!”

他始终不放心她,所以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她走到哪,他就得毫不犹豫地跟到哪。这样才会让他放心。

“好啊!”紫瑶淡然一笑。明清的泉眸与他四目相对。传递着彼此间的情愫。无视了旁人。

但这样的举动在云莫枫的眼里,更甚刺眼,她的语气轻柔,却是对他说,而对自己却是一再冷漠,差距是有多么的大。碍于皇上在场,心有不甘,只得冷眼干瞪。

依梦蝶抿了抿红唇,因为她早就发现了云莫枫死盯着他们的目光,她又岂会看不出它的含义,只是这股不甘的醋意,重得连她这个旁人也闻得到。突然间,脸上一阵酥痒感袭来。使得她轻抚了抚脸颊,连她也不知道,最近为何,老是感到脸上有点发痒。

云莫枫瞧见了她的不自然,忧心问道:“蝶儿,你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

适才,依梦蝶放下了手,忍住了脸上的酥痒,娇声一笑:“没事。”她可不想在人前破相。

“是不是孩子,又踢你了?”他温柔的声线迸出。伸手抚了抚她的肚子。

“嗯。”依梦蝶点头应道,她现在需要的他的关心,他的全部。即使不是孩子踢她,她也会说是。然而她似笑的眼神却刻意地瞄向紫瑶。

两人在旁人面前,竟显恩爱。仿佛在人前示威。

见此,紫瑶大方回视她,连可南他们便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。不是因为他们恩爱,而是因为依梦蝶刚才那个抚脸的动作。看来这个所谓的恶果,正在逐渐蔓延。

“啧,真会瞎掰,脸痒就脸痒嘛,还要硬扯给孩子。”落可南小声道,语气十分的鄙夷。

紫瑶忍不住笑出了声,轻睨了眼他,便看向了落薰研。

她虽是一脸平静,但杏眸内一闪而过的忧色,被她捕捉到。这是她很少看到的。从刚才她听说那个太子也要来时,已是一脸凝重,难不成她和那个太子有什么恩怨瓜葛?但兄妹之间又会有什么样的事?看来她得找个时间问问。

见紫瑶在看她,她眸色无奈地看了她一眼,继而转眼看向了皇上,启言:“皇上不是说要联姻吗?”

“正是,公主有何意见但说无妨!”皇上挑眉笑道。邦交甚久,两国联姻,更进一步加深友谊,到时有事也可加以帮助。

“我没有意见,同意联姻。那么就请皇上先行指婚。”落薰研淡言,这是她几经思量,才决定的。现在唯有拿云奕辰那个家伙来垫背。

对于她的请求,紫瑶更是诧异万分。她一向很排斥男人。比她还厉害,怎么突然说联姻就联姻,实在很诡异。到底她这样做有什么目的?难道还是关于那个太子吗?

蓦地,紫瑶伸手撞了撞落可南,问:“她到底怎么了?我怎么感觉好像有事一般。”

“哎,她有她的苦衷,不久你就会知道了!”落可南无奈地叹息了一声。

“哈哈……既然公主都这样提了,那么朕就择个良辰吉日为你们指婚。”皇上浑厚的声线扬起,一脸笑意。

上次这个公主还拒绝联姻,没想到现在却自己提了。倒给他省了不少心。

“皇上做主便是。”落薰研依旧是清淡的语气。

云冷月潭眸微怔,看向了紫瑶,“薰研有心事吗?”

“连你也看出来了。”紫瑶无奈地摇了摇头。“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”

这时。一个声线飘然入耳。

“父皇,儿臣反对。”说话的人正是云奕辰。

蓦地,他们便同一时间望了过去。

“参见父皇。”云奕辰恭敬地行了个礼。

“免礼,皇儿坐下吧。”

云奕辰看了眼落薰研,便坐在了她的旁边。继而转首向了紫瑶。内心错杂万分。

“皇儿,为何反对?”皇上疑惑道。

“儿臣,只是觉得婚姻大事,不应草率决定。”云奕辰面沉一色,盯着落薰研看。凑近她低语:“女人,你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究竟那个尚未出现的太子到底和落薰研有什么牵扯?又与紫瑶什么关联呢?

还有那个神秘的怪盗又是谁呢?卖个广告先。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 哈十八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