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01章 月,你别生气!

第二百零一章 月,你别生气!

突然,后面的一伙人正在朝他们慢慢靠近.

那群人可为是蹑手蹑脚般地走。而前面的他们却浑然不知。

这时一个声线飘然入耳。“月儿!”

霎时,他们浑然一怔,止住了脚步,纷纷转过了头。看清了来人。

“母后,姨娘!”云冷月和紫瑶同一时间说出了话犁。

后面的来人不止皇后,还有一些妃嫔。

身着黄色凤袍的皇后,满脸和悦的笑意,紧紧地睨着眼前的这两个人。眼神上下地打量了下他们。最后飘到了紫瑶的肚子上。微眯地眸子,忽闪过一丝狡笑。

兴许是她的目光太过诡异,紫瑶被盯得很不自在,为什么她在看她的肚子,难道她变胖了瘁?

“姨娘,我怎么了吗?”紫瑶忍不住发问,有些疑惑。

“哎呀,还叫什么姨娘,叫母后。”皇后纠正道。继而转首看向了后面的几个妃嫔。窃窃私语中……

紫瑶闻言一怔,泉眸不断地猛眨。还是搞不懂,为什么要她叫她母后?她都还没跟他成亲呢!

“别介意,母后人就是这样!”云冷月愠笑扬言。

“我知道!”紫瑶蹙眉转眸,下一刻失笑。看向了一旁正在细语的皇后。只觉得她不是一般的可爱。

殊不知,皇后一个转身。握住了紫瑶的手。另一手慢慢地抚向了她的肚子。轻轻地来回摸索。

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,使得紫瑶顿生愕然。“姨娘,你在干嘛?”

然不成她真的胖了?不过她并不认为,因为她真的很平啊!

“瑶儿,如果以后月儿欺负你话,一定要告诉母后!”皇后温柔一笑,收回了摸着她肚子的手,眼神却是有些暧昧的看着她。“还有,你跟月儿,要再接再厉!别让我失望啊!”

毕竟她认为,他们已经那个那个,所以在她的肚子里,肯定会怀有一个胖娃娃。

再接再厉?紫瑶更是一脸疑惑,她压根不知道,她到底什么意思,只觉得今天的皇后真的很奇怪。不禁失笑,无奈的眼神飘向了云冷月。

云冷月作揖轻咳了几下,早从刚才皇后摸她的肚子,再加上她刚才说的话,就已经知道皇后的目的,不得不承认,她真的很心急,就算是再厉害的人,哪有这么快就怀个娃娃。何况他们之间根本没发生什么事!

“母后没事的话,儿臣先行告退!”云冷月愠沉启言,毫不犹豫地牵上了紫瑶的手,向前方走去,如若在让皇后说下去,非让她尴尬死!

他们快速离开。留下了正在与别人窃窃私语的皇后。这两个孩子害羞什么,该做的都做了,该亲密的都亲密了。难道还怕她们说吗?

“月,你知道刚才姨娘说得是什么意思吗?”紫瑶忍不住疑惑道。

“没事!你别放在心上!”云冷月夭唇一挑,俊逸的面容上浅扬起一丝月牙笑意。

“没事就好。”紫瑶淡淡一笑。挑了挑眉,明清的眸子看向了云冷月,侃言:“我说七殿下,以后只有我欺负你的份,你不可以欺负我了!”

“我愿意让你欺负!”云冷月毫不犹豫地回答,潭眸内满是坚定,接着愠言:“但前提是,别叫我七殿下,如何?”明知道她故意这样叫,但还是忍不住纠正她,就算是开玩笑,他也不喜欢!

“哈哈哈哈。”紫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。一时玩心大起,很想逗他!因为每次她这样叫,他非得提醒一次。

“本王如此认真,你居然还笑,哼!”云冷月面容一沉,潭眸暗淡,换回了尊称,没被她气死才怪!

他说的话真的有这么好笑吗?他作揖松开了握着她的手。视线一直盯着她。

岂料,紫瑶非但没有停止,还笑得更加不可抑止。笑到忍不住捂住了肚子,笑声轻吟悦耳,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。头一次见到他这样耍起别扭,只觉得新鲜,让她的玩心更是大起。

见此,云冷月眉头紧蹙,越发不悦。虽然有些生气,但是却在反思,他说的话难道有错?不然为何她要笑得这么没心没肺。而她是头一个在他面前笑得如此夸张的女人!

“你……若紫瑶,你到底要笑到什么时候,在笑的话,本王就……”云冷月俊容一烫,怒吼低斥,只觉得此时的胸口,已然被郁闷堵塞。

这一吼,紫瑶即刻识相地捂住嘴巴,浑身轻颤,憋得满脸通红。说实在的,她不仅笑到肚子疼,连她自己也觉得笑得太过分了,正常人都有正常反应,况且现在场合不对,他怎么不恼。毕竟她的笑,会被他认为,他的肯定被她否决了!

“你就怎样?”紫瑶轻声一问,毕竟他的话,才说到一半。

“你……哼!本王如此喜欢你,你竟然……”云冷月心口一窒,气得说不出话,即刻转过了身子,背对着她,眸色暗沉,周遭寒气沉冽,恢复以往的冷漠。

蓦地,紫瑶霎时一怔,伸手动了动他的左手臂,小心翼翼地问:“当真生气拉?”

这小妮子,不给她点惩罚不行!云冷月冷哼了一声,头微微转向了右,恢复神色,夭唇却扬起了浅浅地弧度。

“我不该笑你,别生气嘛!”紫瑶坦诚认错,靠近了他,轻摇着他的袖口,在他面前,只有做小女人的份。

霎时,云冷月身形一僵,心中一柔。她身上淡淡的芳香,扑鼻而来。清吟悦耳的声线饱含着属于她的气息。他不得不为之动容,就算他纵有在大的气,也会即可烟消云散。

他不甘不愿地微微侧首,潭眸脉脉地盯着她,见她蹙着眉头,一脸担承认错,他伸手环住了她的腰肢,往怀里一带,一脸挫败地问道:“我说的话,真的有这么好笑吗?”语气低沉,却隐含磁性。

想他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过这种挫败感。现在却因为她的取笑,让他如此感觉。这个女人真是让他又爱又气!

闻言,紫瑶摇了摇头。深知错误,看来她得看准场合,才能开玩笑。

情动之下,他蹭着她的鼻尖,接着续言:“以后别这样叫我好吗?我不喜欢,除非……你已经不在乎我,喜欢我。才可以这么叫。嗯?”他祈求的声线中夹杂着一丝落寞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