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05章 龙袍被谁玷污了?

第二百零五章龙袍被谁玷污了?(四更,3000+)

这时,有几个人便走向了他们。

“真是恭喜郡主了!”说话的人正是几位她不认识的大臣。

“郡主果然不一般,臣真是佩服!”

“望郡主更上一层楼!呵呵”……累

单看他们的衣着打扮,谦和和语气,看来也是很有威望的大臣,这些应该不是反对派的人。

紫瑶则是淡淡一笑,“谢谢。”

突然间,又感到了那道凌厉的眼神,又在某处看向了她。她有点纳闷,到底真的是那个人吗?为何他的眼神却是盈满杀意。仿佛要置人于死地一般。

见她看得出神,云冷月眉头微蹙,倒显几分疑惑,问道:“瑶儿?”

只感觉今天的她不止心事重重,且不知总在看什么,却看得出神。

“啊?”紫瑶恍回神来。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云冷月敛眸问道。想知道她的一切,这样才能帮她分忧一半。

闻言,紫瑶嗔笑了一声,“哪有!你多心了!”

她不想让他担心,结果他还是发现了。

此言一出,云冷月眉头舒展,清绝谪雅的面容上,浅扬起一丝浅薄的笑意,但愿是他多心了。

他们相视一笑走回了刚才的位置。

“特例郡主的待遇真是不错!“落可南赞叹了一声,顺势拍了拍手。闷

连皇子都没有插剑定都过,而她却享有此例,皇帝老子确实不是一般的重视她。

蓦地,紫瑶无奈了松了口气。“待遇是不错,但愿别引发众怒就好!”

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事,虽然她不怕。但是世界上哪个人想四处为敌?人人公愤呢?

“安心啦!”落可南摆了摆手。便于云冷月攀谈了起来。

听闻,紫瑶轻轻颌首,同落薰研站在一起。继而望向了殿下那几个反对派的大臣。

落薰研见她盯着殿下的那几个人看,便开口提道:“那些就是京城四宝的父亲。”清冷的声线无一丝温度。

“那个人是连尚书?”紫瑶伸手指了指,那个曾经用凌厉眼神看过她的中年男子。

“没错。”落薰研正色回言,面色依旧平静。杏眸中划过一丝鄙夷。“当初最为反对的也是他!”

“莫怪了。”紫瑶淡淡一应,睨了落薰研,道:“难怪他会这样看我。”

两姐妹之间,无话不说。对于落薰研,紫瑶则是说出了她刚才所发现的事。

“好在你已经顺利祭天完毕,等下应该没你的份了,放心吧!”落薰研沉稳回道。语气平静。

“但愿如此!”

适才,紫瑶望了望天空。仰望着这一片阴天,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强,只觉告诉她,总会有事发生一般,但愿她别再那么衰了!也该翻翻运了!

祭台上,人潮不散,各自攀谈了起来。喧哗声四起,毕竟皇上有说过,叫他们稍作片刻,便要该往太庙!

许久之后,一个公公便走了过来。

“皇上有旨,请各位转移太庙!”

闻言,众人便纷纷走下了阶梯。人潮渐渐涌下,络绎不绝,如车水马龙一般。

他们并肩同行,正向太庙前行。

太庙离祭天区不远。步行一会儿便到了。

太庙位于皇宫的正中间,红色的瓦墙,每块砖头层次分明。规模不同于皇宫的其他建筑。太庙里面放着,关于云祁国的各个重要资源。就比如那件龙袍。太庙外有着固定守卫,不分昼夜的看守。

古之龙袍,经历了历代帝王,流传了下来,可谓是云祁国开国以来的第一件标致性的龙袍。

祭典龙袍之礼,一是祭典开国到至今,二是希望江山长久。三则是国泰民安,繁荣昌盛。

此祭和祭天一样神圣不容玷污!

太庙门前和祭台一样,摆放了一个长长的桌子,只是唯一不同的事,桌上没有任何祭品。桌前也放着一个大鼎。

皇上早已站于太庙门前。此时的他表情严肃,庄严万分。不似刚才的和悦。

众人到场,都站到了太庙两边。

周围的气息,泛着一丝紧张与严肃。

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祭典龙袍之礼,开始!”公公站于中间,大声宣召。

这时,几个守卫便走进了太庙。从里面抬出了一个宝箱。走向了前面。把那个宝箱放在了祭桌上。

宝箱为明黄色,大而闪亮,上面刻着金龙。威严万神圣。活灵活现,至高无上!

蓦地,所有人屏住了呼吸。目光都投到那个宝箱上。

“开宝盒!”公公再提。

守卫接到命令,便小心翼翼地开启明黄宝箱。

顿时,一阵龙蜒香味扑鼻而来,那香味,似悠久,似严肃。顺着空气直飘。毕竟是历代帝王传下来的古龙袍。所以与众不同。那件龙袍整齐的放在了宝箱里面,颜色明黄,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的放置,而变坏变旧,相反的却很新!

“展龙袍!”公公在发话。

两个守卫便走了向前,一人一边地执起了龙袍。

顿时,明黄的龙袍,整件地暴露在空气中,龙蜒香味更甚浓重。

众人一脸严肃地看向了那件龙袍。只一眼,却全部愣然了……有的人更甚惊呼了一声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此时,周遭的空气急剧降温,一阵冷流寒气充实着四周。

众人看得目瞪口呆,惊膛万分。忧色丛丛。

龙袍上绣了好几条威严神圣的龙。但位于胸前的那个条神龙。离嘴边的不远处,居然染着一个拇指大的血渍,仿佛神龙吐血一般。

神龙吐血,此乃不祥之兆。

“龙袍被人玷污?”紫瑶喃喃说道。视线停留在那件龙袍身上。

“到底是何人所为?”落可南磨合着下颌,作揖思考状。

适才,那个拿着龙袍的守卫有些颤抖。他们手上拿的是龙袍。

“快点放下。”公公急忙一喝。仿若出了大事一般。

那两个守卫便不再犹豫,把龙袍放于祭桌上,便急忙退下。

蓦地,皇上本是一脸严肃,待看到那件龙袍之后,便愠怒着一张脸,眉宇间的霸气彰显。深邃的双眸微颤,眉头紧敛。龙颜大怒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到底是谁玷污了龙袍!”语气浑厚带着沉沉的怒气。

典祭龙袍之礼,几年下来都是顺顺利利,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,况且还是一个拇指的大的血渍,沾于龙头之前,遂乃不详之兆,血光之灾!

闻言。众人皆是一怔,摇头不知。

“究竟何人这么大胆!你们长期把守与太庙外,有没有人开启过宝箱?”皇上对着那些看守太庙的守卫,威严一喝。

这是,历史长久的古龙袍。现在被人玷污,他岂能不生气。

此言一出,那些守卫便屈身跪在了地上。被皇上的气势给震慑到。颤抖的话语道:“回皇上……奴才不知,从来没有人敢动过。而且奴才们不分昼夜的看守……没有人进来过……”

“不可能,如若没人动过,岂会有血渍?朕要你们一个解释,否则朕会严惩不贷!”皇上面刷如冷雪,双眸冷意更甚。愠怒不散。

四周死寂一片,龙颜大怒,有的人更甚抚了抚胸口,毕竟皇上气得不清。

“这太奇怪了,没人动过,怎么会被玷污?”紫瑶疑惑道。眼前迷雾丛丛,

难怪她总感觉到有大事发生,原来是这样,那么现在跟她挂不上勾了!

“肯定有人说谎!”落可南指了前面的守卫。

闻言,紫瑶点了点头,不是有人说慌,血渍怎么跑到了那个龙头的嘴边?

岂料,连尚书站了出来,屈身行礼,道:“皇上,请息怒,说不定龙袍不是被人玷污的!”

“对,请皇上小心龙体,切勿生气!”叶将军也接着迸言。

“如此大事,叫朕如何息怒!”皇上冷喝了一声。愠怒十足。没想到流传好几代的龙袍,就此要断送在他这一代了。

这时,连尚书便接着启言:“皇上,微臣倒认为这不是人为,而是遭到天怒,才会下此血灾!”他的声线恭敬,但却沉冽。凌厉的眼神看了眼紫瑶,便接着说:“真正的玷污之人是……臣不敢说。”

见此,紫瑶泉眸一怔,略微复杂地回看他。这人到底想说什么?然不成又要借机扯上她?

“是何人,朕准许你说!”

蓦地,连尚书抬手指向了紫瑶,沉冽道:“是郡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