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15章 你是我的女人!

第二百一十五章 你是我的女人!

倏地,紫瑶猛地睁开了眼睛,泉眸中一丝惊慌迅速划过。因为她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某个灼热的部位正坚硬地抵着她……

头脑一片空白,无法思考。他热而灼烫,覆在了她的身上,而她也与之感染,熏红了双颊,内心砰跳万分,同时也惊慌万分。环在他脖颈上的手微微颤抖。本是回吻的动作,霎时间停了下来,虽然她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,她不是白痴,但也晓得此时,如果在这样下去,必定会更进一步发展……但她还是明白了一句话。女人终究被男人压在身下……累

他身上的灼烫抵着她,让她不安分地动了起来。知晓那是什么后,毕竟难免会尴尬……因为她还没准备好……

唇瓣相贴,她的唇带着淡淡地兰香,使他沉迷,滋意地品尝着她口中的甘甜。只觉得体内一股无名之火,愈发旺盛,身体燥热不减,额鬓生汗,下身胀痛难忍。现在他才知晓,他是对她多么的渴望……

倏地,感受她惶恐的颤抖,不安的乱动,灼热含情地潭眸,待看到她眼里的那丝惊慌。蓦地,动作一僵,停止了动作,离开了她的红唇。本想用此方式惩罚一下她,殊不知自己却吻到忘情。差点失控,而吓到她了。心揪一窒,懊恼万分。

“瑶儿……对不起,我逾矩了。”他僵硬的声线,似干渴断截的枯枝,沙哑低沉,却隐含磁性。闷

紫瑶怔怔地看着他,其实她并不怪他,是男人都有正常的需求,只不过没想到,他来得这么快。是因为她吗?

“我不怪你……”她低声应道,轻抿了下被他侵犯得通朱赤红的双唇,便别过头去。毕竟现在的气氛尴尬,她很窘羞。

她的谅解,娇羞,让他纠结的心,放松了下来。他眸色加重,覆在她的耳畔嘀喃,“谢谢你。”

他纷乱厚重的气息,吹扑在她最敏感的耳朵上,使她不禁轻颤了下。

然,她却没在答话,依旧是别过头去,但身体依然发热,脸上潮红不减,泉眸轻颤,难掩一丝紧张,毕竟他还压在她身上,而且那个还抵着她……

她转过头来,复杂的泉眸与他四目相对,他的目光灼热含情,正一瞬一眨地看着自己,屏息了一口气。一脸无辜样。缓缓启言:“我好热……透不过气来。”

闻言,云冷月适才恍然,明白自己还压在她身上。但他去没有因此而起身,反倒抱紧了她的腰肢,两人一个翻身,他反被她压到身下。挑唇一笑,“这样呢?”毕竟他现在还不想放开她。加重了手中的力道。嗅着她身上的迷人香气。

一阵天旋地转,快速的一个翻身,反倒打破了那句话,此情此景,倒是女人把男人压在身下。这番暧昧的景象,不禁让她忘了来这里的目的,反倒是过来跟他玩危险的亲亲。

自己被他抱得紧紧地,跟刚才没什么两样,虽说现在是自己压着他。哼道:“你欺负我!”

蓦地,云冷月难掩笑意,倒显几分无奈。喜欢她耍脾气的样子,潭眸饱含爱意地看着她。“那你罚我。”

兴许是他的目光过于灼热,却又柔情,她还真怕自己被他蛊惑。几经沉思了下,嘴角浅扬起一丝狡黠的笑意,白皙如玉的柔荑,覆上了他的双眼,随即附话:“不准看!”

她突如其来的动作,使得他看不到她,这就是她的惩罚。不禁苦笑道:“我是你的男人,为何不让我看?”

“因为……”紫瑶闻言,一时无语。但手却丝毫没有松开,依旧遮着他的双眼。

他眉头轻蹙,潭眸一怔,稍显不悦,本是环抱住他的手掌霎时一松,改为握住了她的柔荑,眼前顿时光明一片。

他是男人,她是他心爱的女人,哪有不让看的!这是什么歪理!

他将她的头压于他的胸前,指缝作梳,轻抚着她柔顺乌黑的墨发,丝丝滑感使他沉溺。

“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,也是我的最后一个女人!”他磁性低哑的声线,声声入耳,敲击着她的内心。

她温顺地趴在了他的怀里,感受到他胸膛的温热,感受到怦然跳动的心,还有那句话。她是他的女人……她微微失神。眸光熠熠,没有答话。

半响,两人缄默了一阵。各怀心思。室内一阵安静。

突然间,紫瑶想起了正事,轻拍了下额头,离开了他的身体。坐了起来。

见此,让他觉得怀里一阵落空,见她的样子,想起了她有事找他。他也紧跟着起身,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

紫瑶看向了桌子,发现了那本书竟然不在了,离开了床,眼神四处搜索,找寻它的踪迹。“那本书呢?”

“在这里。”云冷月拿起了放于床边的那本书,徒步走向了。其实他很不希望她提到那本书,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它藏起来。但又不敢这么做,因为太自私了……

紫瑶接过了他手上的书,翻了翻,拿出了夹在里面的那张纸,摊开来,递给了云冷月。

他本是有点疑惑,待看到了纸上的图上,潭眸一怔,有些惊讶。启言:“琉璃月。”

图上的萧有两把,正好是一对。为什么会有这张纸呢,而且还有被撕过的痕迹。

见他如此惊讶的样子,紫瑶不禁一笑,“我也很惊讶,怎么琉璃月会跑到纸上,难不成有什么秘密?”

“其实,我也不怎么清楚,不过它确实是个宝贝。”云冷月正色道,一脸凝重。

“琉璃月有两把吗?”紫瑶意兴阑珊再问,很是好奇。

闻言,云冷月轻轻颌首,毕竟他只告诉过落可南,而她并不知晓。“小时候重病,要去逍遥居的时候,父皇送了这对琉璃月给我。”

“那另一把呢?”紫瑶再问。

蓦地,云冷月夭唇一抿,面色更为凝重。懊恼道:“被神风盗走了。”

初见神风,也是在逍遥居的时候,虽说是交过手,但总觉得和对方的有种莫名感觉,以至于他松懈。待发现过来,为时已晚,已被他盗走了。是他疏忽了。不然它本是一对,但现在只剩下一支,所以他倍加珍惜。

“又是那个家伙!”紫瑶冷哼了一声。为他愤愤不平。可惜了那把琉璃月。

“下次逮到他,要回来!”紫瑶安慰道,不喜欢看到他皱眉的样子。

岂料,话音一落,云冷月不禁转苦为笑。目光幽幽地停留在她身上。

见此,紫瑶有点不满,不解他为何要笑。于是,便伸手捂住了他的嘴。好心安慰他,还笑,太不给面子了。“不准笑。”

刚才是被她遮眼,现在是被她遮嘴,凡是都得让着她,不然小女子又要跟他呕气,那就不得了!

“好好好。我不笑!”他的语气竟显宠溺,他伸手拿下了她的柔荑,毕竟他笑是有原因的。因为她的反应和落可南一样,一开口就是逮到他,要回来,果然是姐弟!

殊知他是讨好宠溺的语气,紫瑶适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微眯着月亮般的笑眼,对他露齿一笑。“算你识相!”

他微微失愣,靠近了她。有点迫不及待,问:“那我合格吗?”

“马马虎虎。”紫瑶莞尔一笑,接着续言:“感觉还不赖。可以跟先定个婚约!”

简短的几个字,当即让云冷月茅塞顿开,潭眸睁膛,待明白过来,胸膛如一阵暖流在胸腔流淌,那压抑不了的狂喜让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看向了紫瑶,幽深的潭眸被一波又一波的喜悦代替,只觉得此时身轻如云,毕竟她肯定了他。声线几近狂喜道:“明天我就向父皇请旨。”

“先别高兴得太早,倘若你表现不好,我照样可以开除你!”紫瑶挑了挑眉。显然故意这样说。

“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!”云冷月愠笑扬言。声线满是肯定。

“是嘛。”紫瑶作势打量了下他。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。遂接着开口:“我要听你吹箫!”

他的箫声绝美凄凉,如此之境界,连她也赞不绝口,以至于现在还有怀恋。

“现在?”他疑惑道,毕竟夜深人静。人人已然睡着。但对于她的要求,他从来都不曾拒绝。于是,便道:“我们上屋顶去!”

“好啊!”紫瑶拍手赞同。

带上了琉璃月,出了寝宫,他抱紧了紫瑶,一个飘然,上了屋顶。两人纷纷坐了下来。

漆黑的夜晚,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挂于空,周围繁星点缀,熠熠星辉。时不时还有几个流星划过,紫瑶不禁握手许了好几个愿。

他潭眸宠溺地看着她,俊逸的面容上扬起一丝绝雅的笑意,虽然不知晓她在干什么,但也知道这此番举动肯定是来源于她的世界。

他执手拿起了萧,薄唇微动,箫声由此而出。

她静静地聆听,静静地欣赏着美景,静静地靠在了他的肩头,享受这番乐趣。此时的情景,犹如一副壁画中的幸福人儿一般。

绝美的箫声,不似于以前的悲凉,反观带着喜悦,似要告诉别人他很幸运,很快乐。声音随着空气四处飘动,传遍了各个寝宫。

某个寝宫的最高处。一袭白色衣装的男子,站于边上。倾耳倾听了呼风而来的箫声,清俊的面容上,扬起了一丝洒脱的笑意。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错嫁:暴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