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20章 突如其来的告白

第二百二十章 突如其来的告白

“这声音是……”云奕辰止住了脚步。侧耳倾听这与世绝伦的妙乐。

“是那个女人。”他的话语中难掩一丝惊喜,毕竟已经好几天没见过她了。

他循音走来,改变了路线。寻找这个妙音女子。

他顺着大道慢慢靠近。走进了御花园。眼神四处游移,如失魂般的寻觅。天知道她的琴声和歌声有多么魅惑人吗?如果它是一种无解药的毒,他也愿意深陷其中。而且他并不排除别人,也会被它所迷。

漫步在路上的人,有的人止住了脚步,有的人静静聆听。享受着这绝美的音律。

他经过各个草丛,各个繁花地带。声音越来越近,仿若就在眼前。轻轻撩开了挡在前边的花。

“原来你在这里。”他喃喃低语。俊逸的眸子,邪魅一挑,待看到眼前的一幕,即刻属于失愣当中。

繁花丛中,她轻轻地拨弄着琴弦,红润的朱唇,一启一合,牵动摄魂。绝丽的面容,尽显倾城之笑。一身雅致罗衫,更绝然飘尘,微风徐徐。吹动着她的轻纱,更吹动着乌黑的秀发。为何远距离的她竟是这样的绝美。是这样的脱俗。

云奕辰微微失笑,想起了第一次,他也是被她动人的声音所吸引,但今非昔比,她越发美丽,跟自己的距离更远了。然,他还是终究被她所蛊惑。闷

御花园内。百花绽放,处处生机勃勃,鸟语花香。她的琴声和歌声也弥漫其中。声线悠然,似在融合。飞扑的蝴蝶,炫彩多份,相互嬉戏,盘旋在上空。有的更停留在琴边,似在享受这种妙音。

渐渐地一曲完毕,她停止了弹奏。他不再犹豫,慢慢地走向了她。

感觉到周围的异动,紫瑶从意境中回过神来。泉眸微抬,看清了前面的来人。没有太大惊讶。反观一脸平静。

“哪股风,把你给吹来的?”紫瑶淡然一笑,收回了琴弦上的手。

这女人变美了,个性却一点也不改观,听她的语气仿若又要赶人一般。

云奕辰走到了她面前,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她旁边。只觉得自从那次乐会之后,他就不曾与她这么近距离。现在想起来,倒有点想回到过去……毕竟那是她和七弟还没……

“还不是你这该死的琴声,把我引来的!”云奕辰抱怨了一声。

“那真是不好意思了!”紫瑶挑了挑眉。看向了他。“你可以选择不听!”

闻言,云奕辰只感觉眼角有点抽抽,这个女人一脸悠然,显然还没认知到自己的琴声有多危险?迷倒众生了都不知晓,而他是其中的一个,但他心甘情愿。

“我想听!”他直接坦然了。声音生柔,一改往常。

见此。紫瑶眸色微怔,发觉了他的不正常,待泉眸对上他时,竟发现了他眼神皆是柔色,只觉得一阵惊悚,他那双惑人的桃花眼哪去了?

她作揖伸手抚上了他的额头。温度平常。没有发烧。忍不住嘀咕了一句,“奇怪了。”

感受到她娇软的玉手,覆在了他的额间,如电流般的触电,袭卷了整身,内心波动不已,眸光失神地看着她。呼吸愈发急促,放于膝间的手略微颤抖。神色似担忧,似紧张。第一次在她面前,难以启齿。他该不该对她解释……

“云奕辰啊,云奕辰啊。原来你也有坠入情网的一天……”他暗自嘲讽,此时此刻居然没有勇气。

紫瑶上下地打量了下他,欲要收回放于他额间的手。

蓦地,他只觉得头上一阵落空,情急之下,身体擅做主张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。持续了这个动作,僵硬在半空中。

“你干嘛啊?”紫瑶有些疑惑。

她好像没惹到他吧?为何他有这般作为,而且钳得紧紧地。让人挣脱不得。不得不感慨。男人的力气,女人终究比不上!

“我……”他有些吞吞吐吐。

见此,紫瑶更是不解了,他什么时候如此滑稽了?“有什么事?”

“其实我和公主并不是真的联姻……”他忍不住脱口而出,只觉得有股冲动,必要跟她说清楚。

“为何要向我解释?”紫瑶平静回言。

迟疑了一会,云奕辰沉声道:“因为我不想你误会!我同意娶她,完全是因为你。”此时的他满脸认真,话语字字珠玑,无一丝玩笑成分。

闻言,紫瑶先是一怔,欲要挣脱他的钳制,岂料,他却加紧了力道。她淡睨了眼他。“你今天真的很不正常!”

然,她不是白痴,她也听得懂他的意思。看来她真的害人不浅……

话说女人善变,其实男人也是一样,这个风流的邪魅王,几时变得如此认真。

“都是因为你!”他不禁恼道。这个女人脸皮真厚,不知是当真不知道?还是假的不知道?

紫瑶白了他一眼。驳道:“喏。我好像没有惹到你。是男人的话,就该快点放手,懂不?”

此言一出,云奕辰不禁苦笑,抓住她的手,丝毫不放,另一手改握住它,低头浅啄一记。把压抑在他内心已久的话,给说了出口。

“我喜欢你!”他眸光柔柔,却满是认真。

他突如其来的动作,让人防不胜防,她倒抽一气。泉眸轻颤,只因他一再反常。但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

见他手上的力道,已然松开,紫瑶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。“你可知你刚才的动作,是非礼的行为!而且这句话,不该对我说。”

她毫不动容,一点也不领情,只让他心里更觉得苦涩。

“你喜欢七弟,我知道。”云奕辰抬眸深情地望向她。“但这就话,我只想对你说。毕竟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喜欢你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紫瑶欲言又止,窘窘地别开了他的眼神。

这句藏在他心底的话,终究说了出来,心一阵释然,虽然知道结果,但他有必要让她知道。还有这么一个人喜欢她。

“云奕辰,你给我正常一点!”紫瑶不禁蹙眉,没想到自己的桃花劫这么多!该死!

她的声线震耳欲聋,似咆哮一般,让人浑然一震。

“你想吓死人啊?”云奕辰恍回神来,忍不住揉了揉耳朵。

“不想死的话,就别给我闭嘴!”紫瑶再次放话道。似警告一般。

她不是神,她没有分身,她认定了一个,就不会在接受另一个。现在唯有拒绝,才是良策!毕竟她对他只有感激!

“我喜欢你,也有错?”他不甘心地回驳。此刻的他,倒显几分执着。

闻言,紫瑶叹息了一口,“大错特错,好的女人一大把,你干嘛非要看上我?再说下去的话,我看我们连朋友哥们都没得做了!”

此言一出,云奕辰眉头轻蹙,内心焦虑。额间时不时冒出了几点冷汗,她说的话,如向他投了个定时炸弹般,确实带有危险性。遇到她算他衰了。

“我不说便是了!“云奕辰抚了抚额头道。

“那还差不多,男人就该这样!”紫瑶挑了挑眉,冲他一笑。对于他,不知道为何没有半点尴尬可言。

做朋友好。做朋友没有烦恼。做朋友好歹也有点关系。这样也弥补他空虚的心。他努力整理好自己,失落苦涩的情绪。恢复了以往的表情。邪魅的桃花眼,霎时乍现。前后反差着实很大。只是她不知晓,他在极力的掩盖。

“那现在弹琴吧,别忘了你还欠我一首呢!”云奕辰挑唇一笑。邪魅的凤眸微眯。

这小子,这变化也太快了!紫瑶作揖打量了下他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。但脑海里终究记得,自己还欠他这一首曲子。深呼一口气,便毫不犹豫地拨弄了琴弦,唱出绝美动听的歌。

云奕辰坐于旁边,静静地看着她,静静地聆听。

声音再次扬起,屡屡环绕,飘飘荡荡,使人沉迷。再次吸引了路过的旁人。

不久之后……奏曲完毕。

云奕辰拍了拍手赞叹。“好听。”

“谢谢!”紫瑶淡淡一笑。回望他。

这时,云奕辰伸出了手。像上次落薰研一样,问:“握个手可以吗?”

“当然。”紫瑶大方地伸出了手,诚挚地握住了他。

岂料,这时从前边传来一个郁怒的声线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闻言,他们循声望去,见云莫枫和云飞扬站于前边,早从刚才,他们本来前行到景德宫,殊不知半路却被琴声给吸引过来,等他们来了之后,便看到了前面的场景了。

而云飞扬站于旁边无奈地对着眼前的他们挤眉弄眼,似在提醒他们。

“四哥,你怎么来了?”云奕辰无奈一问。

见此,紫瑶松开了他的手,看向了一边,真是冤家路窄,倒了八辈子霉,才会碰到他。现在唯有无视。

她的悠闲,无视,他都看在眼里。但碍于心里还有事想问她,只好拉下脸,隐忍着。

“刚刚。”他冷道。对于刚才的一幕,人心有余悸。毕竟他们相互握手,这能说明什么?她不是和七皇弟订婚了?想到这,只觉得浑身不舒服。

他目光紧紧地锁定着她。大步流星走了向前,直接坐于了她的对面。降低语调:“借一步说话。”

“没空!”紫瑶白了眼他,摊了摊手。

该死的家伙,居然不死心,现在倒好,不排除他会有什么举动。毕竟他们一见面,就水火不容!

“你……”云莫枫尽量隐忍着。暗自低骂,这女人不识抬举。

鄙见了他一脸不正常,云奕辰不经意问道:“四哥,你找瑶儿有什么事?”

“不管你的事!”他冰冷的鹰眸一直停留在她身上。为何她不能坐下来跟他好好的谈。

此时。周围的气息僵硬一片。如一股冷流袭向了他们。

“你们慢慢聊。我先行一步!”紫瑶作揖站起了身,走出了几步。直觉告诉她,得快点离开这个地方。

“等等。”云莫枫以掩耳不及的速度,挡在了她的前面。

“你让开!”紫瑶用最客气地语调说话,冷睨了下眼前的他。

并没有因为的他的阻扰而感到一丝慌张。

“本王今天一定要弄清楚!”云莫枫不可遏制地低吼道。

NND,又在比声调?恐吓?她若紫瑶可不吃这一套。“就算弄清楚了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“本王只想知道。”云莫枫低沉一喝。

“别忘了,本郡主位居一品,你没有资格要求!”紫瑶刻意地提醒道,他们身份平等。

于是,绕过他走了向前。

岂料,他却灵敏地扣住了她的手腕。

哇靠。今天可谓是衰过头了,这么人人都这么青睐她的手呢。动不动就是一抓。但这次她可不敢打包票,非要她动手不成?

“劝你放开!”紫瑶愤怒一提。声线清冷万分。

云奕辰走了向前,蹙眉道:“四哥,你这是做什么?放开她!”

“四哥,有话好说,为何非得闹成这样?”云飞扬也上前劝解。

“本王说过,不会罢休!”云莫枫咬字迸言。

此时此刻。正在御花园内,战火十足。

紫瑶拧紧了拳头,欲要反驳。

岂料,被前面的声线,抢先迸言了。

“通通住手。放开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