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26章 一般人请不动!

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般人请不动!

“属下这就去请!”

话落,随云便转身下了楼,找寻那个让人生敬的锦衣男子。

适才,紫瑶整理了下衣装,顺手拿起了放于琴边的那把折扇,轻轻摊开,优雅地摇曳着,一点也没有女子的娇气,站起身来,走到阁楼边上,望着阁外的景致,等着即将上来的锦衣男子。累

直到四层,随云环顾了四周一圈,最终停留在品茶区那边,那个锦衣男子惬意地坐于那边,一副慵懒地姿态,但眉宇间的气度不改,虽然四层人潮居多。但惟独他最显赫,想不发现他都难!

他不在犹豫,便走向了他。

旁边的随从发现了他,蹙眉不满:“你又来干吗?”毕竟刚才他拒绝了他们,所以现在对他的印象极差!

听出了他不满的含义,毕竟情有可原,随云作揖赔笑,道:“这位客人,我家老板有请!”

“现在才请,不觉得太晚了吗?”那随从势要扳回面子。

“请见谅!”随云再次歉言,果然是不好惹的主。

“无妨!”侧眸睨望景致的锦衣男子,转蓦看了过来。随即站起身。“还请带路!”

简单客气的字眼,却隐散着一股迫人的威仪。

“请您跟我来!”随云客气回礼。伸出了手一请。便领着他向前。闷

锦衣男子颀长的身姿,沉稳的步姿,全身涣散的贵气。使得周遭的人,再次望向了他,直到看不见。

察觉到有人踏上楼梯的声音,紫瑶仍平静地望着阁外,没有转身,但对于这个听音者仍甚感好奇。

锦衣男子步入了五层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蓝衫男子。身材高挑。但他背对着他,从背影依然看得出他是雅致潇洒之人。但有点不同的是,他的身影有点熟悉。

旁边的那个随从,仍是不服地看着他,毕竟人都上来,为何还背对着他们,明显就是摆架子嘛!

“主子,客人已经带到!”随云恭敬回道。

“嗯!”紫瑶淡淡地应了声。改变了语气,这样听得更像男子。

她优雅地转了过来,挑了挑眉打量着眼前的来人。

见此,锦衣男子冷侫的黑眸中忽闪过一丝怔仲。不是因为她相貌俊美。而是他很像一个人。

而旁边的那个随从更是错愕的看着她,眸中同样有着与锦衣男子一样的含义,呆愣之余更被她与生俱来地风华所吸引。

一袭雅蓝身装的她,嘴角一抹温润尔雅的笑意。潇洒地摇着手中的折扇,更显得清逸不凡,但眉宇间忽闪着一丝轻狂与傲气。

好像不把人看在眼底,仿若有高超的智慧一般!如此风华绝代之人,只一眼,便令人赏心悦目!

锦衣男子把那丝极小的怔仲,迅速隐没在眼底,狭长的凤眸即刻被侫淡地笑意取代。随性淡扫了眼紫瑶。

紫瑶清明的泉眸突然撞上了他似冷似笑的眼神,善于读解气息的她,此时竟难以揣摩出他的含义。果然他不简单!

只见他一身锦衣,气宇轩昂,俊美无涛,气度不凡,狭长的凤眸似带笑,又似冷侫威仪,眉宇间彰显贵气,只感觉周遭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,莫怪模怪,随云刚才几次说话的语气,有点紧张僵硬。

四眸碰撞,迸射出寒星,更显风采,独领**!

对视了许久,缄默了一阵,皆是看不出对方有任何异举。读解指数仍处于零的状态。

紫瑶伸出手一指,做出了请字。“来者是客,请坐!”谦和的语气,温文尔雅,竟显大方的待客之道!

见此,锦衣男子走了过去,细细地打量着前面的俊雅男子,嘴角微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。“这位阁下好面生,好像在哪见过!”

近距离的她,愈看愈像一个人,而这个人如今也在京城!

“诶,阁下想太多了,我们不曾见过面!”紫瑶谦和一笑,不忘摇曳着手中的折扇,风姿阔绰,言行举止中竟显洒脱,让人看不出她是一介女流!

闻言,锦衣男子狭长的凤眸淡敛,精芒中划过一丝赞悦。“也许!”

简单的字眼,不温不火,却夹带着一丝威仪,让人不由得萌生敬畏!

但紫瑶却不以为然,眉宇间的轻狂傲气不改,反倒剧增,这是她的一贯作风。管他眼前是哪号人物,反正她好胜心强!

“我叫若子,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!”紫瑶作揖持扇报名,谦谦有礼!

锦衣男子淡侫一笑,礼道而止。“我叫洛青,没想到若公子竟是如此温雅洒脱之人!”

“哪里哪里!”紫瑶淡淡启言,宠辱不惊。并没有把他的名字放在眼里。“承蒙夸奖!洛公子既然能听出琴音的灵气,想必洛公子对琴音有很高的要求喽?”

“略懂一二!只不过在下的耳朵有点挑剔,一般的音听不进!”锦衣男子黑眸微敛,扬起了一个慵懒磁性的声线。

“不知在下可否眼福耳福,能否请公子在弹奏一曲!”他的语气虽是客气,但却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,仿若不容别人拒绝一般!

听闻,紫瑶淡睨了眼他,言语客气,笑道:“既然公子是远道而来,那么若子就破例一次!”

站于一边的随云,不禁替她捏了一把冷汗,对于前面的压迫性人物,居然这么淡定,反倒有些轻狂,这郡主装得比男人更男人!内心不禁佩服万分!

“那劳烦公子了!”锦衣男子优雅地调整了坐姿,对紫瑶扬言作请。

眼前的蓝衫男子,却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魅力,撇开面容,傲气相像不说,就那眉宇间的轻狂,就让人萌生有种想训服他的冲动!

“不必客气!”紫瑶浅浅一笑。站起身来,落座于旁边的琴桌上。闭起了折扇,放于桌边。

泉眸微敛,飞扬的眉头一挑,思量了下。不似于女子的奏法。反倒学起了男子温文尔雅的弹奏。纤长的手指,挑动起琴,似轻描淡写,又似绝然洒脱。没有女子的娇气,只有男子阔气!

绝美的琴音,悠然而生,如漫步云端,踏入仙界一般,纤指随意地弹奏,却有如此崇高的境界,浑然天成,又似鬼斧神工。轻重缓急,似轻似柔,更不似于刚才的落寞。衔接得如此美妙,无一丝缝隙。

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叹为观止,如此随意的弹法,居然能发挥得淋漓尽致!

锦衣男子侫淡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淡愕和欣赏,只觉得眼前的男子非一般的人物,毕竟他有着如此高的境界。现在侧耳倾听,更能感觉到琴音中的灵气,尤其是他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温雅的笑意,让人莫名赏心悦目!

稍久之后,奏乐完毕。

纤指一离开琴弦,便游移到桌边的折扇,即刻拿了起来,顺便摊开,优雅地摇曳着。

“还请公子赐教!”紫瑶温雅一笑,持扇作请。

“公子指法娴熟,浑然天成,这就是灵气所在,有灵气的人无论如何弹奏,他的音都堪称极品!在下真是荣幸,来对地方了!”锦衣男子淡言,微眯的凤眸中闪过一丝精芒。

“过奖了!”紫瑶笑意坦言,洒脱不减。

“在下看来若公子才能不仅于此,如此人才为何不去报考功名,求个一官半职?”锦衣男子淡淡启言,抬眸望向了紫瑶。

闻言,紫瑶莞尔一笑。随意胡扯了一个理由。“在下喜欢清静!”

她是女子,如何报考功名?除非皇帝老子破例!不然就是欺君!反正她这个一品特例郡主,虽然不是在朝中,但地位还是比那些大臣大得要多!

不求上进?锦衣男子凤眸淡敛,眸中闪烁着一丝戏谑的眸光,“如此人才埋没了,可惜!在下家中尚缺一名乐师,不知公子可有意?”

“公子的好意,若子心领了!”紫瑶果断拒绝。好不商量。

还未等锦衣男子说话,站于不远处的随从便先迸言,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我家主人是看得起你,才会请你的!你居然不时抬举!”

“在下有千斤重,一般人请不动!”紫瑶挑眉一扬,刻意回话。

锦衣男子对他不屑的态度感到不满,只觉得眼前的这个蓝衫男子非一般的轻狂!

阁楼上,一阵缄默对峙。

阁楼下,一辆贵雅的马车在音乐阁门前停下,萧亦下马掀帘,云冷月俊逸之姿仿若画作,踩着矮凳,优雅下车,对着萧亦道:“等会把那样东西拿来,我要给瑶儿一个惊喜!”

求金牌、求收藏、求推荐、求点击、求评论、求红包、求礼物,各种求,有什么要什么,都砸过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