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27章 本王想爱妃了!

第二百二十七章本王想爱妃了!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!)

“等会把那样东西拿来,我要给瑶儿一个惊喜!”淡淡的声线中夹杂着一丝喜悦

萧亦闻言抱拳:“是,王爷。”

站在音乐阁门前,一阵久违的熟悉感袭身而来。颀长的俊逸之姿,俊美无双的面容上,浅扬起一丝清绝的月牙笑意,风华绝代,绝雅如仙,仿若作画,周围路过的女子时不时投来崇拜爱慕的眼光。累

阁内乐声悠扬,缕缕环绕,顺着空气飘到阁外。阁外却也停着一辆贵雅的马车。谁的?

云冷月微微抬首,视线循循而上,最终停留在五层。两个身影映入眼帘,一锦一蓝。

倏地,潭眸微怔,一丝诧异划过。他晓得那个蓝衫男子正是紫瑶,但那个锦衣男子又是谁?

“看来音乐阁来了稀客!”他淡淡启言,便踏入了音乐阁内。

等上了三层,他的步伐稍带急切,毕竟他已经几天没有见过这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!

一到了四层,他的步伐顿停,待侧耳倾听,便听到楼上两人对谈的声音,潭眸疑惑莫名。

音乐阁五层

锦衣男子凤眸微眯,戏谑不明的眸光,打量着眼前这个轻狂的蓝衫男子。

然,他却一副惬意悠哉的样子,丝毫没有受刚才的气氛影响,如此淡定沉稳,真是相像。能拒绝他的,唯独她,他,而现在又多了这个他!他有千斤重,一般人请不动?既然如此她的身份肯定特别!闷

“若公子真是特别!但你难道只想这样简单地做个老板?这样会不会太可惜了?”锦衣男子端杯低吟,淡淡扬言。

听闻,紫瑶持扇轻摇,尽显潇洒之态。“活得逍遥自在,何来可惜?”

“在说了,如今天子爱民如子,把云祁治理得繁荣昌盛,百姓安居乐业,哪轮得到我们这种逍遥之人?”紫瑶说得风轻云淡,却是不愿干预一般。

想她堂堂一个郡主,只有嫁人的份,除非皇帝老子的哪根脑筋断了,才会让她参与朝政!

锦衣男子没有驳言,反倒有些赞赏这个蓝衫男子。因为他浑身散发的丝丝神秘感,让人不由得想去探究!

紫瑶不改轻狂的语气,声声入耳,不似女子的妙音,让楼梯上的云冷月不禁失笑。哪有女子学得这么像的,假设他不认识她,肯定也会被她骗了!

他不在犹豫,沉稳的步伐再次踏上了阶梯。迫不及待想见见这个他日思夜想的人儿,还有那个陌生的锦衣男人。

听闻一阵上梯的声音,他们便循声望去。

蓦地,一个身影突现眼前,云冷月清雅之姿负手而立,飘然如仙。

紫瑶本是持扇摇曳的动作,霎时停止,泉眸微眨,不敢相信地看着他,一股喜悦油然而生,他不是还要几天才回来吗?为何现在就回来了。

清明的泉眸与他皆是柔光的双眼撞了一起。久久对望。

霎时,锦衣男子视线停留在这个玄衣男子的身上,凤眸中的冷侫略过一丝复杂,随即转蓦消失。嘴角浅扬起一丝侫淡的笑意,暗自调侃,今天收益非凡,居然让他碰到了两个似象而并非本人的人!

眼前的这个玄衣男子,雅姿颀长,绝雅风华,眉宇间同样彰显着一丝王者贵气。想必这个人也不简单!

紫瑶猛地回过神来,差点失态,她压制住自己汹涌澎湃的内心。笑道:“云兄,你来拉!快过来坐!”

云兄?云冷月闻言,稍显失愣,一时间有点别扭,察觉到眼前的不明视线。他作揖轻咳了几声。“呃—”

他走了向前,惬意地坐于紫瑶旁边的位置上。潭眸微敛,打量着眼前的这个锦衣男子,只见他气势非比一般,眉宇间彰显威仪的贵气。同为男子的他,也亦感觉到他那股迫人的气息。

他与他四眸相对,皆是一侫一冷,一淡一漠,不相上下。各显风采。

“这位是?”云冷月愠笑启言,声线却是谦和。

“洛青,洛公子!”紫瑶继续持扇扬言,看向了锦衣男子,笑道:“这位是云兄,在下的一个朋友!”

他们之间的互动,还有眼神中的交替,让人觉得他们交情很好,甚至超乎某种情感。

闻言,锦衣男子狭长的凤眸中,闪过一丝侫淡的精芒,道:“云公子,幸会幸会!”

见此,云冷月低低颌首,淡笑不语。清寂地潭眸,打量着这个震迫威仪的锦衣男子。简单客气的话,却令人不得不为止重视!

“真是不枉此行,认识了两位,在下收益良多!”锦衣男子郎朗笑出,慵懒的声线在阁楼上萦绕盘旋,声声震耳。

那男子高深莫测的语气,让人琢磨不出他的想法。

紫瑶泉眸微怔,持扇的动作再次一停,只觉得他有点深藏不露!

“主子,时候不早了,该走了!”后边的随从提醒道。

不早?现在才是饷午而已,何来晚?

“也罢。在下有事先行一步!”锦衣男子侫淡一笑,站起身来。

紫瑶温笑不改,淡道:“洛公子慢走!”

踏出了几步,锦衣男子蓦然转首,凤眸微眯,眸光似笑非笑。侃言:“若公子当真有千斤重?”

“确定一定以及肯定!”紫瑶正色回言,嘴角一抹温润笑意。

然而,如此简略的话却让锦衣男子觉得字字珠玑,言言震耳!

侫淡的笑意轻扬,锦衣男子对眼前的这个蓝衫男子甚感相见恨晚,没想到世间上还有这样的一号人物,墨眸中忽闪过一丝赞悦。“后会有期!”慵懒磁性的声线惑人不改。

话落,颀长的身姿便踏楼而下。随云也行使待客之礼,送他下楼。

一时间,阁楼上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紫瑶搭着外栏,从上而下仰视,直到阁下的那辆马车已然前行,她才收回目光。洛青?谜一样的人物!

她倚在了外栏上,一副惬意悠哉的样子,似在享受午后的日光一般。

岂料,前面的一双眼睛,正一瞬一眨地看着她。

“云兄,有何事啊?”紫瑶轻摇起手中的折扇,一时间玩心大气。

眼前的小女子,俨然一副翩翩公子哥的样子,让人想笑又不满。她居然叫他云兄!

他好不商量的握住了她的手,快速一拉。让她沉稳地坐在了自己的腿上。

见此,紫瑶先是一怔,而后又想挣扎起身,毕竟现在不比宫内,两个男子抱在一起,姿势多么暧昧,等会被人看见了。还以为有断袖之癖。虽说现在是在第五层。

他双手环上了她的腰肢,将她紧紧地扣在自己的身边,这样才有真实的感觉,天知道他这几天,想她想得要发疯了。

“快点放开啦!等下别人看见了,还以为我们有断袖之癖!”紫瑶双手搭上了他的肩,拉开了点距离。

“我不在乎!”他依旧没有放开她,反而抱得更紧,一点儿也不给她半点逃的机会。

见此,紫瑶微微叹了一口气,不在挣扎,但心内砰然跳动的喜悦不减万分。

“你不是还要三四天才回来吗?怎么提早了?”她不解道。

闻言,云冷月幽深的潭眸皆是一阵柔光,喃喃启言:“因为本王想爱妃了,所以忍不住飞回来了!”他低沉的声线中隐含磁性。

爱妃?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两个字,天晓得有多么的惑人,听在耳里,甜在心里。但她却极力掩盖!

紫瑶轻抿了下唇,眸子微垂,浓密的睫毛闪烁光泽,此时的她虽一袭男装,但也难掩女子的娇媚。

“八字还没一撇呢!”她佯装嗔怒,瞪了他一眼。

殊不知她此时的眼神,与勾人,抛媚眼无异!

她娇怒的表情,月亮般的笑眼,令人百看不厌。他微微失神,将头埋于她的肩上。启言:“你呢,有没有想我?”

他灼热的气息吹扑在她的脖子上。使得她浑然一颤。

“没有!”她答得坦然,才不想出糗!

“你好无情!”他没有生气。绝雅的夭唇反倒扬起一抹笑意。道:“可是我刚听人说,你相思病太严重了,把别人看成了我,可有这回事吗?嗯?”

其实他一到皇宫便直接去找她了,谁料竟找不到她,结果看见皇后和落薰研他们正在一起,从他们口中得知她现在在音乐阁,当然多话的皇后也不忘宣传她的光荣事迹!所以他知道了,顾不上休息,便来找她了,天知道他现在有多累!

话落,紫瑶双颊绯红一片。哑口无言。

默认就是承认!云冷月只觉得心花怒放,眼前的她,此时是如此的诱人,情动之下,他往她的脖子浅啄一记。

饷午烈日高挂,照耀了京城的每一寸地方。阁楼上他静静地抱紧了她,享受午后的时光。

“哼……”紫瑶嘀咕了一声。但内心终究有个疑问,他去逍遥居干吗?

身为女人的敏感,直觉告诉她,想他这么俊美优秀的男子,肯定有人爱慕。

突然间,她想起了上次刚认识他时,他身边的一个女子,貌似叫兰熙的好像?

“逍遥居可有美女?”紫瑶开始盘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