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23章 把你追回来!

第二百二十三章 把你追回来!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“至于那个云兄。真是像极了那个人!”落黎昕微眯着凤眸,把玩玉扳指的动作一顿。

初见此人,一身玄衣,谪雅飘然,难掩清润风华,眉宇间彰显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。云祁国之姓,莫非是皇家中人?想到这,嘴角微勾,扬起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。累

“殿下指的是,何人?”那随从有点不解。

落黎昕冷侫的黑眸中划过一丝戏谑。“一个来无影,去无踪的能人!”声线慵懒,不温不火。

闻言,那随从还是一阵莫名,俯低着头,思量了下,也揣摩不出他的含义,也不好在多过问了。

淡扫了眼他,落黎昕纤指挑起了窗帘,望了望窗外的景色。

不适于刚才的饷午烈日,此时已经是傍晚,夕阳散发着屡屡余光,天上的爬满了成群的火烧云,让人有点怀念,以前的时光。

以前也曾和皇妹如此看过。想不到今非昔比,如今的皇妹,更令人放不下。她是聪明,她智慧,她更稳重,不是一般女子。

她身是皇妹,魂亦非皇妹,她会改变,一切都是定数,毕竟早有记载预言,至于未出现的那个女子。想必就是另一个皇妹!她的作为,令他很是期待!

他凤眸微敛,眸内划过一丝莹光,轻扬淡笑:“皇妹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,皇兄一样把你追回来!”闷

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几天后,延凤宫

皇后早早地要召集他们,来此小聚,毕竟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相聚,跟他们熟悉了不少,居然也学着他们讲话。

这时,紫瑶和云冷月相携走了过来。看见了他们早已坐在那边悠闲的等候。

紫瑶笑了笑抬头,看向了云冷月。“看来我们又来晚了!”

每每聚会他们都是迟到的份,毕竟在路上,放慢了脚步不说。还时不时的……

这时,皇后站起身来,冲她们诡异一笑。“哈罗……小两口,又迟到了!是不是半路上又亲热了?”

“才没有呢!”紫瑶有些怔怔地看着她,这皇后现在每见一次面,都会哈罗一次。据她所知,还时不时跟人小炫一下。

现在又多加一句,半路上又亲热了?这成了她最常应用的问候语。

皇后贼亮地打量着她绯红的脸,不改揶揄的语气,“月儿都默认了,自己人害什么羞啊!”

一时间有种被她打败的感觉,紫瑶无奈地抚了抚额头,泉眸凝向了云冷月,催促道:“解释下!”

岂料,他作揖轻咳了下,并没有半丝要解释意味,毕竟皇后还真说对了,却是半路确实有亲热下,但在热恋期间,正常!

紫瑶嘀咕了一声,便转过了身。每次面对他们都得窘一下。

见此,他潭眸微敛,好不避讳地从后面抱住了她,凑近她的耳边问道。“生气了?”

姿势要多暧昧,有多暧昧,惹得后面的皇后直直惊呼……不断拍手叫好……

“哎呀……你们这两个孩子,真是的,看得母后眼红心跳直加速!”

落薰研淡眼旁观,没有说话,够淡定!

落可南双眸微眯成一条直线,手肘搭着桌子,倚着头,冷眼无奈中……很淡定!

“都怪你啦!”紫瑶冷哼了一声。面色更为绯红,现在有理说不清了!

她低哼的话语中,夹带着一丝娇嗔,听在了他的耳里却如甜蜜一般,启言:“我任你处置!”

他低沉隐含磁性的声线,再次袭耳而来,惑人不改,而她也次次中标,心软了……

“我说你们,亲热够了,就快过来坐!”落可南刻意地提醒了一声。

适才,他们才分开,走了过来,纷纷落座。

而皇后却依旧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中……

见此,落可南小声地嘀咕了道:“三八!”

过了一会儿……

“小南啊,听说你那皇兄明天晚上便要抵京了,你们知道吗?”皇后一脸颜笑地看着他们。

闻言,他们皆是一怔,毕竟对于那个人的事,他们并不想多了解。

落可南双眸微敛,眸中划过一丝冷凝。“现在知道了。”他的语气沉沉,眼内久违的精芒再次绽现。

皇后诧异地打量着他们,怎么她刚提,他们都沉着一张脸,严肃又认真,又好似不高兴一般,着实很奇怪,手足相聚不是应该很兴奋吗?为何在他们脸上看不到?

“你们怎么了?”

落薰研端茶低吟,淡道:“没事。”

皇后看了眼他们,再道:“听说卿儿的女儿也跟着来了。”

正在喝茶的落可南一听,随即被呛到。“咳咳……”

“这个女人跟来干吗?”他抚了抚胸口,缓了口气道:“真是麻烦!”

噶?皇后对于他的反应,更为不解,感觉有点激动!

“小南啊,你不喜欢你姐姐啊?”皇后笑问。

“她不是我姐!”落可南随口丢了句话给她,语气里满是嫌恶讥讽。如此刁蛮任性的女人,以捉弄人为乐,这种人不要也罢!而且他跟她又不熟!更别说感情了!

听罢,皇后更加疑惑,忙追问:“你们感情不好啊?”

蓦地,落可南指了指紫瑶落薰研。道:“这才是我姐!”

在这里终究验证了一句话,现在的手足确实比古代的还强悍!还要更有感情,没有相互利用,没有以大其小!

对于他的话,皇后更有点糊涂了。诧异的眸光来回于她们之间,长得像不可否认,但明明身份不同。为何这样说?

“母后,世间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发生!“云冷月淡淡启言,嘴角洋溢着一丝月牙笑意。突然间握紧了紫瑶双手,眸中皆是一阵柔色,如果没有他们的出现,他也不会遇到心中的挚爱,所以他很感谢,他们出现了!

他说得风轻云淡,如看透世间的万世沧桑一般。皇后稍怔了一下,便随即颌首,因为这个例子,她也亲身体验过!

适才,寝室内寂静一片,人人缄默,各怀心思。

这时,魅影和洁儿抬着一箱东西走了进来。

“见过皇后娘娘……”

话落,他们循声望去。

皇后打量她们手里的东西。问:“那是什么东西啊?”

“明天晚上我准备了个舞会!”紫瑶兴兴地说道。缓和了下气氛。

“舞会?跳舞吗?”皇后温婉一笑,有点期待。

落可南睨了眼她,幽幽回言:“没错。”

倏地,她们便把那些箱东西放到了椅子上。顺便打开。

里面都是一些礼服之类的东西。

皇后忍不住伸手拿起其中的一件衣服。“好奇怪的衣服啊?”

她的目光看得发直,如见到怪物一般,让他们不禁一笑。

其实从前几天他们就已经在准备了,以一品特例郡主的名义,向外广发请帖。认识的人差不多也有了。想她为人谦和,就连那个智障,也发了请帖。要参加就来,不参加就算!

人家举办花灯会,她就来个舞会娱乐下。

“明晚记得来参加!”紫瑶淡然一笑,提醒她。

皇后挑了挑眉,兴奋道:“母后好期待啊!”因为她知道有他们的地方,一定有好玩的东西,就如那个“哈喽”!

“我们也很期待!”落可南惬意地耸了耸肩。

虽说他是音痴一个,但音感很强,现在并不怎么排斥这个舞会,既然那只老狐狸晚上要来,他们参加了舞会,也省得接他们,这种人,还是少见为妙,以免再起冲突!

寝内,话语不断,笑声不断,声线随着空气飘到了外面。

一身明黄龙袍的皇上霎时止住了脚步,延凤宫几曾何时如此温馨,里面的欢笑声,不禁让他想起了以前,皇后同产双儿时,那温馨喜悦的一刻,还有那娃儿的哭声……至今为止还徘徊在脑间,没想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……那可怜的皇儿……

他不再犹豫,便踏进了寝宫。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错嫁:暴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