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31章 朕的王牌

第二百三十一章 朕的王牌

他不再犹豫,便踏进了寝宫。

寝室,闲趣地攀谈着,俨然没有注意到有人正一脸笑意地靠近他们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一个浑厚豪迈的声线飘然入耳。

闻言,他们循声望去,看清了来人,便纷纷站起身来。恭敬行礼。累

“参见皇上,父皇!”

皇上伸手一扬,和颜笑意不改,“免礼!”

他们欢声笑语,他不忍打扰,而自己却也想融入他们,享受着短暂的温馨,毕竟作为一个帝王,批奏折,执掌朝政,有很多事,他无法享受。

他大步流星的走向了他们,坐于了皇后的身边。围桌环坐,犹如一家人般。

一身明黄的皇上,眉宇间虽显王者气息,但却和颜悦色,近距离的他,更觉得平易近人。

“你们在谈什么?谈得如此兴趣?说给朕听听!”

他们相互看了一眼,纷纷一笑。

“哈罗,皇上!”皇后忍不住卖弄了下刚学到的词,笑道:“我们在讨论舞

会呢!”

哈罗?舞会?皇上微眯着黑眸,不解地望了望皇后,微微沉思了一下。

现代的文化到了古代的耳里,不明那自是当然!

“明天晚上瑶儿准备,跳舞的宴会!”皇后兴致勃勃地补充。

她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。使得旁边的一伙人,不禁抽蓄干笑……

听闻,皇上转首看向了紫瑶,黑眸内略带探究,毕竟她总是有些出人意料的举动,对她的赞赏,有增无减!就如上次龙袍玷污一案,多亏有她,才能圆满落幕。由此女子,国之幸也!

“真是可惜,朕还要接见风平国太子,无法参加!”

紫瑶笑了笑,看着他,“皇上接见使臣要紧,这种舞会,以后有的是机会!”

这次是普通的舞会,下次就来个大型点的面具舞会。想到这,她暗自狡笑了一番。

“那朕很期待下次的舞会了!”皇上朗朗一笑,竟显豪迈。

蓦地,紫瑶微眯着月亮般的笑眼,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。“臣女定不会让皇上失望的!”

闻言,皇上又是一阵欢笑。“好好好!哈哈哈!”

皇上如此开心,他们看在眼里,不知不觉也身受感染,因为笑会传染!

过了一会儿……

皇上端杯低吟,品尝着茶香,便抬眸看向了云冷月,问:“皇儿,这几日考虑得如何?”

“考虑什么?”紫瑶有点不解。动了动他的手。

见此,他温热的手掌依旧握紧了她的柔荑。眸色微敛,淡道:“儿臣还未考虑清楚!”

“这样啊。”皇上稍稍一顿,思量了下,便开口:“不然这样吧,朕准你随时参朝,如何?”

其实,早从几天前,皇上把这些皇子都招集了过来,教育了他们一番,商讨

参朝一事,毕竟人家风平国,太子参朝数载,为当今圣上解决了不少事,而他的皇儿必定也不比他差,如果帮他治理,他可省了不少心。

话落,紫瑶适才恍然,原来是关于参朝之事,莫怪他会再三考虑。毕竟他从小住在逍遥居,现在突然要他参政,难免有些不适。

皇上已退让了一步,他也不好再推辞。毕竟现在如若没事的话,他也不会会逍遥居了!

“儿臣遵旨!”他淡淡启言,声线不温不火。

听罢,皇上点了点头,显现了慈父的眸色,看着他,既而让他想起了另一个皇儿……倏地,他转首看向了紫瑶,道:“郡主。”

又被点名了,紫瑶眼角抽抽,干笑道:“臣女在。”

“明天晚上朕接见使臣,后天晚上设宴款待,你这一品特例郡主又要大展琴艺了!”皇上正色道。

紫瑶微叹了一口气,有了一时间的愣怔,还以为皇帝老子又有什么标志性大事要交代于她!还好只是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!应该不会再出什么状况了吧??毕竟皇帝老子每次点名到她,总有事发生。让人防不胜防!遭无数人攻击!

紫瑶轻轻颌首,抿了抿唇,“臣女遵旨。”

“云祁的郡主,琴技超群,朕想那位太子也会大吃一惊的!”皇上眉头微挑,笑意不改。对于她有一百个放心,她聪慧机智,大胆巧手补龙袍,成就历史性的唯一一件纹有,火龙吐珠,祥瑞之象的龙袍,从她触碰龙袍的那一刻,她便注定会不一般。她能一再使他破例,如今已经是一品郡主,地位高超,倘若日后,再有所惊人作为。看来他得破例改祖宗律例了!

“皇上太抬举臣女了!”紫瑶莞尔一笑。在皇帝面前就得谦虚。

“朕很看好你!因为你是朕的王牌!”皇上一脸正色,声线浑厚。

“臣女受宠若惊……”紫瑶嘴角抽抽,干笑了几声。

“诶,郡主不必谦虚!”皇上和悦扬言,看向了落可南,便问:“太子,公主,明天晚上要同朕一起接见吗?”

“皇上,我们明天参加舞会,就不去了!”落可南坦然拒绝。

闻言,皇上黑眸微敛,视线游移于落可南和落薰研之间。不知为何,他总感觉他们对这个兄长有点排斥。错觉吗?

睨见皇上投来的好奇目光,落薰研绝丽的面容上,平静无波,淡道:“我们受郡主邀请,不能失信,皇兄会见谅的!”她沉稳的声线,待提到皇兄时,却是清冷万分。

稍久,几经思量了下,皇上便开口。“既然如此,朕就不勉强了!”

“谢皇上。”他们异口同声道。

随后,寝室内又是一阵的闲话家谈……和乐一片,与一位帝王讲述了一些从前的光荣事迹……

皇上也听得入神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,很久都没有这般温馨,这么放松。

他转首看向了紫瑶,看着她头上闪闪发光的顶冠。那耀眼的光芒,仿佛再告诉他,她必会显露锋芒!至于她和皇儿,看来他得择个好日子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隔天晚上,安庆宫

月色高挂,繁星荟萃,照耀着每一寸土地。

宫内,灯笼高挂,点亮了整个会场。场地宽而广大。布置优雅,很有气氛。

一群奏乐者位于阶梯上,经过紫瑶的精挑细选,每个都出类拔萃。事前她早准备好,教他们用古代的乐器弹奏,现代的琴曲。多种乐器相互结合,也不输于钢琴。如果材质齐全的话,她还真想造架钢琴!但这种东西,在这种时代,说不定也只有西方才有!

场地还配备了无数张桌椅,还有一排自助式的餐点和酒。

人不约而同,聚集而来,见到眼前的情景,皆是一怔,仿若没见过世面一般。

一品体例郡主的排场就是够大量,够优雅,够华丽!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有。人人四处观望。很是好奇。

“这女人鬼点真多,居然搞了个什么什么舞会!”云奕辰边走边嘀咕。

云飞扬环胸一笑,看着云奕辰,笑道:“我觉得很有气氛啊,舞会是不是有很多美女在跳舞啊?”

“我哪知道啊!”云奕辰白了他一眼。

“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一套!”云馨雨突然间蹦了出来。刁蛮的声调不改,接着答话:“我是冲着那个太子来得,不然才懒得参加!”

闻言,云奕辰和云飞扬皆是一阵摇头……不予理会她,继续向前。

见不远处,云莫枫和依梦蝶早已坐在那边静候,便走向了他们。落座于他们的旁边。

人越来越多,有的坐着,有的欣赏,有点却在攀谈,宫外祥和一片。毕竟各个都很好奇这个所谓的舞会是怎样的?

延凤宫

他们正在着装打扮中……

褪去了华丽的衣裳,换上了纯洁白色的礼服长裙,宛如童话中的公主一般,再加上一头弄卷的墨发。妩媚优雅又高贵!穿着几公分的高跟鞋。走了几步,脚感正好合适。而一旁的落薰研,也随之换了一身礼服,与她结为白色,再次上演一次撞衫。

过了一会儿……

他们整装走了出来,男女对望,皆是一怔。

对面的他们更像童话中,俊美翩翩的王子……

落可南摸了摸头发。问:“我这个假发,还可以吧!”

毕竟淘这些道具,不禁用了好几天,就不知道效果如何?

“跟你现代的差不多嘛!”紫瑶捂嘴一笑。便看向了云冷月。一身王子装扮的他,更加俊逸,更加帅气……她看得有点失神。

他愿意换装也是因为她,因为他想让她看看,他现代化的打扮。这样更贴近她……

这时,皇后也走了出来。只是脚走的有些不自然,毕竟那是高跟鞋嘛!“哈罗,既然都准备好了,我们走吧!”

毕竟是皇后,所以给了她一件黄色的礼服,再随意地给她做了发型,更又贵夫人的气质。

“Let’sgo!”落可南打了个响指。

来只狗?皇后小声地碎念着,便同他们一起出门了。一路悠闲地走着,时不时还引来无数人投来的眼光。因为他们的穿着打扮,太过特别。皇后本是别扭地走着,岂料,越走越顺,越来越欣赏这玩意,毕竟人也变得高挑!

这时,会场早已聚集了好多人。人未到,声线便先传来了。

“皇后娘娘驾到!”

闻言,众人皆是起身,低头俯首道:“参见皇后娘娘。”

他们一行人走了向前,坐于了最中间的位置。“免礼。”

“谢皇后娘娘!”话音刚落,众人抬头,皆是一怔失愣……

“我说,他们穿得好特别哈……”云奕辰不可相信地看着他们。

“我倒觉得很有品位!尤其是那两个女人。”云飞扬失神地看着她们。上下打量。“那气质,那卷卷的秀发,好妩媚……”

“切,这也叫有品位?你看她们脚上那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鞋,这么高!还有那什么什么卷毛啊,跟个疯子一样。”云馨雨不满地嚷嚷。然内心却有几分赞赏。甚至艳羡。但却指了指落可南,道:“太子和七哥才叫有品位!”

“切……”云飞扬和云奕辰同时发声。

而旁边的云莫枫则是失神地望着前面的白衣女子,沉思万分……

这时,紫瑶站起身来,不予理会四面八方,投来好奇爱慕的眼神。道:“本郡主设此舞会,今晚欢庆。男女皆可邀舞,不限身份。”

话落,四周议论纷纷,皆疑惑于她的话。

“真是笑话,男女怎么跳啊?亏她想得出来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上章的章节居然标错了~汗哒哒--

求金牌、求收藏、求推荐、求点击、求评论、求红包、求礼物,各种求,有什么要什么,都砸过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