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33章 长公主

第二百三十三章 长公主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站于高处的他,澄眸微敛,眸内略过一丝探究,仰视着下面突来的人潮。

一列整齐的队伍从下缓缓地经过,冗长又有气势。

倏地,不远处几个人抬着一顶贵轿步伐沉稳地走了过来,轿外周围隔着一层黄色的透明轻纱。微风徐徐,轻薄的轻纱也随之被撩了起来,若隐若现可以看到里面的尊凡之人。累

白衣男子飞扬的眉头,略显轻蹙。锐利清明的双眸,忽闪过一丝复杂,细细地打量着轿内的人。“原来是他,来得可真快。”

华贵的轿子愈来愈近,整齐前行。

阁楼上的白衣男子忽感到轿子男子愈发迫人的气息,且凌厉精明的眸色,欲要望了过来。

他握紧了拳头,如幻影般的速度,灵敏一闪,落到了阁楼的另一半。手撑着隔墙。淡言:“该死……”话落,锐清的视线继续落向了那顶轿子上,人随之陷入了沉思……

轿子内

一身粉色公主正装的落芸善,懒懒地到靠在后垫上,娇生惯养的她,挑了挑眉,时不时摸着自己面容,照着玲珑小镜子,虽说脸上有不足之处,但皮肤却是白皙,在她认为,这是她的本钱。所以每每看到比她更白的人,她便会以此目的来捉弄她。

在皇宫内,她最怕的人,最想靠近的人。不是皇上皇后,而是坐在旁边的这个太子。不知为何,明明是兄妹,却对他有着不一样的情愫。甚至被他与生俱来的威仪迫人的气势,给吸引。对于他,她刁蛮不起来。闷

“皇兄啊,你刚才在看什么?”她的语气很柔。

落黎昕淡扫了眼她,狭长的凤眸略过一丝戏谑,冷道:“一个有趣的人。”他生冷慵懒的语气,却磁性惑人。

她眨了眨眼,笑看着他:“说给我听听。”

他慵懒地拨弄着手指,面无表情,俛淡的眸子似笑非笑,却隐含着一丝讥讽,没有看她,也没有答话。

见此,落芸善也识趣地不在过问,偷瞄了下他的反应。

于是,缄默了一阵后……

落芸善放下了手上的镜子,搭了个话题,“听说,云祁的郡主琴艺绝伦,我在来之前特地高价买了一个琴,就想试试她识不识货!”

目的很简单,她终究改不了捉弄人的本性,毕竟那个老板告诉她,这个是琉璃琴,是罕见之物,世上只有一件,而且很少人见过它的庐山真面目,高超琴艺又怎样?郡主又怎样?她到要看看她如何出丑!这个郡主她玩定了!

落黎昕微敛的凤眸中,紧盯着前面的景色,依旧没有动容。只是嘴角弯弯勾起,琴艺绝伦,这让他想起了上次的若子。

见他依旧没有理她,深知又吃了败仗。不死心地再说:“皇弟皇妹也真是的,现在还不来接我们!等到了我非得找他们算账!”

闻言,落黎昕拨弄手指的动作突然静止,淡扫了眼她,黑眸中迅速掩上了一丝冷俛。似笑非笑的眸光,让人不禁由生畏惧。

“找他们算账,你还不够格!”他慵懒的声线泛着丝丝鄙夷。

他刻意地提醒,威仪压迫性的话语,使得落芸善浑然一震,为何在他的眼里看不出有任何兄妹之情?而对另外那个皇妹却是过分亲近。怎么这么不公平!

落芸善握紧了拳头,抿了抿唇,虽有气,在他面前也不好爆发。

队伍继续前行,直到了目的地便停了下来。

皇上与一些大臣正站于大殿之上,接见这位神秘的太子。

落黎昕颀长的身姿,高雅而下,突然间,一股特别的妙音,飘然入耳,他循声的方向望去,那里灯火照明,又隐约有人的欢庆声。是何宴会?

这时,落芸善也跟着下轿,也亦被声乐给吸引,目光也随之投向了灯火辉煌处。

皇上细细地打量着前边的落黎昕,一袭华贵锦衣,俨然没半丝输于他的王者气息,眉宇间彰显的迫人威仪,大有未来之君的的气势,莫怪他父皇会如此看重他。继而转首望向了那位公主,倏地,黑眸微敛,稍显一怔,却又迅速回神,没想到她的容貌……

“太子果真是气宇轩昂,尊贵不凡!”皇上赞赏道。

“哪里!皇上见笑了。”落黎昕俛淡启言,礼到为止。狭长的凤眸微抬,淡望着眼前的圣上。

这时,落芸善按捺不住好奇,指了指灯火处,道:“皇上,那里为何这样热闹?”

“那是郡主举办的一个舞会!”皇上和颜一笑。

闻言,落芸善撇了撇嘴,嚷嚷:“那郡主叫什么名字?”虽然很好奇舞会,但更好奇这个郡主。

蓦地,皇上旁边的公公,恭敬答话:“姓若,名紫瑶,现在为一品特例郡主!”

瑶?当听到这个敏感的字时,落芸善面色一沉,极为不悦,对于素未谋面的她,来了一丝敌意。她伸手抚上了右手臂,想起了皇后以前说的话,她说以前她的手臂上也有一个瑶字,后来因为某种原因,那个字没有了,却而代之的却是一个难看的疤痕,所以她的名字也随之更换了。每每听到这个字,她就会想起这个疤痕。现在更是愈发生气!

“瑶?若紫瑶?”落黎昕深邃的眸中划过一抹凝重,对于她越来越好奇。

皇上黑眸微敛,和悦地扫了眼他们。道:“太子和公主远道而来,想必都累了,随朕入殿吧!”话落。他双手环于身后,便转身走了进去。

落黎昕再次向灯火的地方望去,眸内略过一丝莹光般的探究,嘴角微勾扬起一个俛淡的弧度。便踏步走了进去。

不久,使臣们便纷纷入内。

安庆宫

舞会正进行到**部分,舒雅的妙乐带动着人潮,使得他们也纷纷地加入了行列当中。

如此欢庆的舞会,给平淡的皇宫,增添了史无前例的乐趣。

他们尽情地沉沦其中,享受着这种气氛。

月色皎洁,灯会辉煌,月影下的人儿们,此刻正在舞动着奇迹。持续到了半夜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早晨

由于使臣来访,宫内忙碌一片,正准备着晚上的宴会。

他们一早早聚集在一起,却不以为然,而紫瑶也准备着晚上要弹的琴曲。

“昨天晚上,真是太赞了!”落可南喝着茶含糊地说道。“小月月你觉得呢?”

闻言,云冷月轻轻颌首,满是柔色的潭眸望向了正在弹琴的紫瑶。昨天的那身打扮真是让人百看不厌,才事隔不久,竟有些怀恋,现在甚至有点期待下次的舞会……

自从晚上欢庆后,他们到现在还没有跟那个所谓的兄长碰面。而是惬意悠哉的跟他们在这里畅饮聊天。

紫瑶拨弄了下琴弦,看着他们,“你们觉得我要换琴吗?”

话落,坐于石椅中的他们纷纷忘了过来。

“好好的,为何要换琴?”落薰研不解道。

见此,紫瑶微敛了眼帘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回道:“我突然想用音乐阁的镇店之宝,琉璃琴!”

那香味,那触感,那材质,还有那琴音,真是极品中的极品,只轻触了下。便让人爱不释手!

落可南晃了晃手中的杯子,问:“你什么时候多了个琉璃琴了,怎么没听你说过?”

“月,送给我的!”她含笑回应,明清的泉眸望向了云冷月。

“能被你称为镇店之宝,想必是件宝物!”落薰研淡淡启言,沉稳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。

“太赞了。简直就是极品!”紫瑶忍不住赞叹了下。

落可南轻磨着下颌。笑问:“琉璃月有两把,那琴呢?”

“这琴世间只有一把!”云冷月夭唇一挑,扬起了一丝笑意。幽深的眸色依旧停留在紫瑶身上。

闻言,落可南双眸微敛,眸内怀过一丝精芒,刻意地提醒道:“我劝你还是不要炫了。等会要是被神风看上了。你的宝贝就危险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