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34章 不与狐狸同谋

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与狐狸同谋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“我劝你还是不要炫了。等会要是被神风看上了。你的宝贝就危险了!”

紫瑶眯着月亮般的笑眼,双眸内怀过一丝冷凝,她一品郡主的所有物,是不容许别人觊觎的!

不就是一个爱出风的怪盗嘛!要出名也不换一个方式,盗物居然这么大大咧咧,还怕别人不知道!累

“想盗我的宝,没这么容易!我倒想看看他有什么本事!”紫瑶摊了摊手,一副不在意的样子。“那小子,准备被我逮吧!”

“先别说大话了!要是被盗走的话,你哭都来不及了!”落可南白了她一眼,纵了纵肩。

他那鬼斧神工般的易容之术,还有那如风的速度,扮起别人,一下次就融入角色,简直比演员还专业。莫怪连他也一时反应不过来。毕竟演得再像,还是有破绽!

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!但他的话,也没有错,毕竟这号人确实难以捉摸。

“我们这几个人逮他一个,胜算多点!”紫瑶突然打了个响指。“不过量他也不敢来!”

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落薰研转眼笑看了看紫瑶。“那看看我们谁幸运先逮到他!”

“两人白痴的女人,说不定他现在正站在某个地方偷听呢!”落可南来回瞪了她们一眼。“连轻功都不会,还想逮到他,除非他自愿被你们逮!”闷

“别太小看女人了!”紫瑶和落薰研异口同声道。

见此,落可南识趣的闭上了嘴巴,捂住了耳朵,突然感觉到周身有一个似熟非熟的特别气息……他前后环视了一周,直至那个气息消失……但愿,但愿那是错觉……

“你怎么了?”落薰研疑惑道。

落可南眸色微敛,精芒的眸中略过一丝探究,“没事。”

随后,他们继续闲谈,旁边的侍从刚刚为他们倒满了热烫地茶水。

稍显不注意,落薰研伸手拿起了茶杯。一阵热烫袭来。

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。茶杯碰到了桌子,倒了下来,热烫的茶水便倒到了身上。

倏地,她迅速地站起身来,背对着他们,不断地抖抖身上的茶水,顺便从袖子里拿起了手帕,轻轻地搽着手上的水。

“老姐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?”落可南无奈地看着她。

落薰研绝丽的面容上依旧平静无波,沉稳道:“一时失误而已!”

适才,紫瑶担忧一问:“有没有烫伤?要不要我来帮忙?”

毕竟现在周围只站着几个太监侍从,而魅影他们也没有跟来。

“不用了,不碍事!”落薰研淡笑回言,不断地擦着稍稍发红的手。

“真是的……我就说嘛,女人真是麻烦!”落可南转回了头,跟他们继续着刚才的话题。

“让奴才来帮您吧!”站于身后的随从走了过来。

他拿过落薰研手上的手帕,轻握着她白皙的柔荑,轻轻地擦拭着。带着几分歉意。“都怪我忘了提醒公主!”

我?落薰研杏眸微抬,诧异地看着他,忘了松手。

他轻拭着她发红的柔荑。既而抬头看向了她,勾唇一笑。又继续为她擦手。

见此,落薰研本是诧异的眸色,更是一怔,她刚才看到他眼底那丝是柔色?错觉?

突然间,她恍回神来,迅速地抽回了她的手。淡道:“谢谢……不需要了。”她淡淡声线中夹杂着一丝莫名极小的紧张。

倒了一身茶水,不换也不行。便问:“你们要走了吗?”

“也罢!”他们纷纷站起了身来。便叫旁边的侍从收拾好一切,踏步前行。

这时,那侍从拿起了手上帕子。对着前边的落薰研,唤道:“公主,你的手帕。”

闻言,落薰研稍稍回过了头,启言:“扔了吧。”

那抹倩影,便消失在了他的眼中。

那随从看着手中的帕子,澄然的眸子,忽闪过一丝莹光。“不是只有奇珍异宝才算宝物,它也是!”

他把那个手帕放了衣内,嘴角微勾起一个邪侫的弧度。“琉璃琴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华丽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晚上

宫殿外四处张灯结彩。为使臣接风洗尘。

殿上为皇上皇后主坐,殿下分为两排,一边邻国,一般则是云祁。

两排相对,人潮也渐渐入席。

一桌可容纳五个人,紫瑶和云冷月落座于最前排。

这时,落可南和落薰研踏步走向了他们这边,落坐于他们这边。

紫瑶挑了挑眉,看向了他们。“我说,你们怎么跑来这边了?”

“不与狐狸同谋!”落可南惬意悠哉地搭着桌子。

“我倒没觉得没什么,毕竟我有婚约!”落薰研答得坦然。

紫瑶不禁笑出了声,伸手撞了撞落可南。揶揄道:“她有婚约,你这个小子可没有!”

见此,落可南白了她一眼。“本太子跨国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紫瑶忍不住笑了出声。

这时,云奕辰走了过来,顿了顿,看了眼紫瑶,眸内满是复杂,微叹了口气。便坐在落薰研的旁边。淡睨了眼她,今天早就被她点名,作为朋友。只能帮她。但他终究不明白她这样做的目的。

本是一脸惬意的落可南,待看到对面的景象,霎时坐直了身子。“他们来了。”精锐的眸光紧紧地睨着对面的头号人物。霎时间,四眸相对,同为精明的眸光,不相上下。

而他们也纷纷望去,视线停留在那身暗色锦衣的落黎昕身上。虽在对面,但仍看得出他气势不凡,俊逸的面容上,浅扬起一丝侫淡的笑意。似笑非笑的黑眸中,让人读不出他眼里的含义。就连眉宇间那渐散的威仪都感觉的到,迫人的气势也随之飘向了他们。

紫瑶微眯着泉眸,略过探究地看着他,只觉他的这股气势很熟悉……

他狭长的凤眸,忽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,便落坐了下来。倏地,看向了落可南的两边。

“她们……”他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怔仲……“若子??”

眼前的两人虽有着不同的打扮,却有着相像的面容。他沉思了小许。莫非……

见他如此的看着她们,落可南哼笑了一声。“那只老狐狸也有惊讶的时刻啊!奇迹!”

话落,落薰研瞪了他一眼。却没有说话。而独自看向了一边。

蓦地,落芸善也随之入席,接见过她的大臣,差不多都知晓她的面容,所以并未惊讶。

“哇塞,那个公主怎么跟你差这么多啊?”云奕辰不敢相信地说出了声,她的这样子,不禁让他想起了以前的紫瑶,对面的那个公主,勉强算是她的翻版。

“闭嘴!”她们异口同声道。

闻言,云奕辰便识趣地闭紧了嘴巴,怔怔地看着她们。突然又感觉,女人不是一般的动物,尤其是这两个女人!

“皇兄,为什么那个女人跟皇妹这么像……还有,皇妹皇弟怎么不过来坐?”落芸善不禁揉了揉眼。

落黎昕淡扫了眼她,黑眸闪过一丝冷侫。不予理会她的话,继而转首看向了对面。嘴角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若子,若紫瑶!她们是同一个人!莫怪她会拒绝!因为她就是一个女子。这就是她千斤重的地方。一向精明的他,居然也给她骗了。

他伸手一摊,后面的随从,便走了上来。他便附耳对他吩咐了一些话。

那随从点了点头,抱拳敬道:“属下这就去办!”话音一落,便离开了。

这时,突然想起了一个声线。

“皇上驾到!”

听闻,人人皆是站起身来。恭敬俯首: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皇上走上了殿台,一拂袖摆便坐在正位。“众钦平身!”

“谢皇上。”众人齐喝。便纷纷坐于位子上。

一身明黄龙袍的皇上,笑意不改。看向了他们。“两国邦交已久,太子远道而来,朕特摆宴会来接你们!”

“多谢皇上!”落黎昕侫淡启言,面对皇上,眉宇间的王者气势不减。

“好久没见过你父皇了,他近来可好?”皇上和悦问道。

落黎昕凤眸微眯,抬眸望向了他。“多谢皇上关心,父皇身体安康!”他的声线慵懒磁性不改。

“好好好。”皇上笑着点了点头,便看向了紫瑶。“郡主!”

适才,紫瑶站起身来。“臣女在。”

“准备好了吗?”皇上意兴阑珊再问。自己也很期待她的弹奏。

见此,紫瑶轻轻颌首。月亮般的笑眼,看了一眼对面,便道:“来人,备琴!”平静的声线中却夹杂着属于郡主的威仪。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错嫁:暴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