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36章 郡都告危

第二百三十六章 郡都告危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“这把琴,样子虽是琉璃琴,但却是个不择不扣的赝品!”

话音刚落,四周顿时惊愣一片。有的更甚窃窃私语。

落芸善面色霎时刷白,抿紧了双唇,握紧的拳头,微微颤抖,她的话,无疑是给她的一个打击。本想玩弄于她,结果反过来被她玩弄,什么奇珍异宝,什么很好少人见过……亏自己花了这么多重金,居然买了一把赝品,这个该死的老板,居然骗她。累

她眸子轻颤地瞪着紫瑶,本以为弹琴之人必定柔弱,结果却不以为然……现在好了,面子丢了……

她面色苍白,收敛了语气:“何以见得?有何凭证?”

“凭耳听,眼观!”紫瑶沉稳笑言,刚刚只不过是给她的一个下马威而已!她伸手抚着琴正色道:“这把琉璃琴虽为青色,但它香味却太浓重,不是清香,琴弦虽纤细,但音却不清脆!所以是个赝品!但一般的人很难看得出来!”

她平静的话语似在暗示她们,她并非一般的人物。

兴许是受不了她的气势,倩儿看着面色苍白的落芸善,欲要替她扳回面子。驳道:“郡主真是笑话,公主平日擅长研究这类珍宝,难道会愚钝到连赝品都分不出来?”

紫瑶挑了挑眉,淡扫了眼落芸善。试问:“就如你说的,公主擅长研究这种珍宝,又岂会分不出呢?”闷

蓦地,落芸善和倩儿有些不解的看着她,不明白她的含义。

“郡主是何意思,朕听得有点糊涂了!”皇上疑惑道。

既然那个公主擅长研究这些珍宝,又为何要拿一个赝品出来,她的目的为何?

其实,刚才早有听到倩儿说过,所以人人便认为这个公主是这方面的鉴赏专家。但却不以为然,因为她根本就是一窍不通,只是听说云祁的郡主琴艺高超,欲要捉弄于她,所以便向别人高价买了这个琉璃琴!

紫瑶刻意地看了眼落芸善,绝丽的面容平静无波,嘴角洋溢着一丝自信的笑意。继而转首看向了皇上。

“公主这样做,只不过想试探一下臣女是否懂得鉴赏!是否徒有虚名而已!”紫瑶恭谨回道。给她了一个台阶下,希望她别在针锋相对。否则……

经她这样一说,皇上适才恍然,笑道:“哈哈……原来如此啊!”

蓦地,落芸善本是苍白的面色,有了丝舒缓,本以为自己已颜面扫地,没想到她却这样说……但为何她要这样做?明明可以直接扳倒她的……

落黎昕狭长的凤眸淡敛,精芒中划过一丝赞悦。她果然不简单,简单的一句话,便扭转了乾坤,鉴赏出了赝品,又替这个女人,扳回了面子,两人之间的瓜葛,真是越来越有意思……

皇上敛眸,笑意不改,从上仰视着落芸善,“既然如此,公主认为郡主的鉴别能力如何?”

闻言,落芸善深吸了口气,缓了下僵硬的面容,顿了顿道:“一试便知龙与凤,郡主果然是独具慧眼,本公主佩服……”她的语气俨然没有刚才的挑衅与讥讽,如泄气一般。毕竟刚才心内燃烧的火焰,已经被她灭了一大半,已经没有力气在与她,大眼瞪小眼。毕竟她也退让了一步……而且以后有的是时间,讨回面子。

紫瑶敛起了眼帘,笑了笑看她。“承蒙公主夸赞!”

“哪里……”落芸善无力地回道,嘴角猛地抽蓄,毕竟没有吃过女人的败仗!

紫瑶转首面向了皇上,行了个礼。“臣女告退!”便转身走回了座位。

她优雅地落坐于位子上,明清的泉眸,却望向了对面。总会觉得那个太子的眼神有点熟悉。

见她在发呆,而眼神的方向却是在落黎昕那边,落可南便伸出手来,在他眼前晃了晃。“看那只老狐狸,居然看得这么出神!他很有魅力吗?”

见此,紫瑶白了他一眼,“我只是觉得这个太子有点眼熟。你这小子是不是欠揍啊?”

见紫瑶拧起了拳头,落可南眼角微抽,看向了云冷月,殊不知他也是同样出神的望向对面。如果他也这样,就有点不

正常!“小月月?……”

蓦地,紫瑶看向了云冷月,于是,便伸手扯了扯他的袖摆。“月,你是不是也觉得他有点眼熟?”

闻言,云冷月回过神来,幽深的潭眸转向了紫瑶,伸指轻勾了勾她的鼻子,“知我者,莫若瑶儿也!”他宠溺的声线不改磁性。

话落,紫瑶也伸指回勾了下他的鼻子。含笑道:“我是天才嘛!”

“还有呢?”云冷月意兴阑珊再问。

紫瑶怔了证,泉眸眨了眨,不解:“哪还有什么啊?”

倏地,云冷月凑近了她的耳畔,挑唇一笑:“你还是我的女人!”身为她的男人,她了解他也是必定的!

他温热的气息撩洒着她最敏感的耳朵,只觉得耳根酥麻一片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落可南作势轻咳了好几声。

她抿了抿唇,掩住了笑意,轻捶着推开了他……现在的大场面,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。

然,这一幕却被不少了人看了个精光,有的忿,有的喜,有的好奇,而有的却是探究。

“可是又没有这见过他,真的好奇怪啊!”紫瑶双手环抱于胸,想了这么久,依旧没有头绪。

落可南手肘搭着桌子,倚着头,一脸惬意,悠哉道:“会不会是你们在哪里见过?一面之缘也算的!”

紫瑶摇了摇头,“没印象!”

殿上,皇上跟使臣们,畅饮大谈!殿下,他们却来个惬意小谈!持续了好一会儿。

这时,几个穿着战甲的士兵,神色凝重,不经通报,便忙地走到大殿。

一到殿前,就屈膝跪了下来。

“皇上,微臣有事禀报!“他的话语带着慌张与匆忙。

本与使臣正在攀谈的皇上,霎时看向了他们。见他们各个表情凝重,仿若有什么大事一般。倏地,心里突兀有了丝不安与烦燥,这是身为帝王的敏感之处。

“你们为何神色匆匆?”

跪在地上的那几个士兵,缓了缓气道:“皇上南郡都即将告危。流尚国今日派兵前来放言,说明日午时,十万大军,将要挥兵,拿下郡都,将军便令微臣即可赶回来,请皇上派兵支援!”

闻言,在场的人皆是一怔,有的更甚惊呼。

皇上微眯着黑眸,龙颜大怒。狠拍了下桌子。“可恶,流尚国真会把握时机,明知道云祁的兵力大多集中在西郡。居然意图不轨想要拿下郡都!是朕疏忽了!”

郡都这块大肥肉,原来被人盯了这么久。流尚国几十年来都安分守己,从未进犯过云祁郡都,所以郡都也就随之疏于防范,驻扎在那儿的大军也不过一万而已。毕竟几十年来,那里的百姓也过得安逸。没有发生战乱,怎么说来就来!

落黎昕狭长的凤眸微敛,眸光内划过一丝戏谑。但却面无表情,俛淡道:“流尚国一向安守本分,看来这几十年来都是装的,显然已经计划很久了!”

京城位于国之中心,加上了皇宫的守卫,也不过五万多,现在唯有向西调兵,别无他发。但是……

皇上眉头紧皱,浑身散发着怒气,眉宇间的威仪更加迫人万分。握紧拳头的手,微微颤抖。

“这可如何是好。如若朕从调兵,在赶到郡都,得两天时间,等赶到,郡都也不保了!”他浑厚的声线中,沉着丝丝怒气。

见此,几位大臣站了起来,沉着脸,敬道:“请皇上注意龙体!别动怒!”

“出了何等大事,如今郡都面临告危,你们叫朕如何不动怒?”皇上威喝了一声。重重地喘了口气。

被皇上这样一喝,那些那大臣纷纷俯低了头。“皇上息怒……”

这时,周围充实着一股冷流,气氛也随之变得更加紧张。

“郡都告危,这次可不是我引起的了!”紫瑶叹了口气道。毕竟郡都跟她也扯不上关系!

“那只老狐狸一来,郡都就要告危,人品真差,肯定被他带衰了!”落可南打趣道。

闻言,紫瑶无奈了睨了眼他。“灾祸要来,怎么挡也挡不掉!”深吸了几个吐纳之后,便接着启言:“言归正传,现在还是帮忙想办法,该如何解决郡都危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