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37 一介女流,不得议政!

错嫁 暴王,本宫已跳槽!第二百三十七 一介女流,不得议政!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“言归正传,还是想想办法解决郡都危机?”

此时的他们,各个表情霎时转为严肃,琢磨着要如何解决。

紧张的气氛,无不下降,反倒升温。眼看国之领土要不保,皇上大怒着急,大臣也随之慌张。却束手无策。累

平静安逸的郡都,几十年来从未有过发生过战争,如今突发,民心不稳,这是所料不及的事。

本该是欢庆的宴会,现在却死寂一般,人人神色凝重,犹如从高处跌倒万丈深渊一般。

一身明黄的皇上,暗沉着一张脸,微微闭目,浓眉紧锁,似在沉思一般。只是握紧拳头的手轻颤,暴露了他此刻的慌张。作为一个一国之君,连自己的子民国土也保不住,真是愧对于祖宗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难道失去郡都,真是天意?

就在这时,一个声线打破了沉寂。

“不知皇上可有听过一个预言?”落黎昕俛淡启言。

此时的他,面无表情,却没有半丝紧张,狭长的凤眸微敛,忽闪不定的眸光,让人读解不出他的含义。

如此气氛,他还未受感染,够淡定!而且在此刻,还要讲预言,着实让人很不理解。

倏地,皇上突然睁开了眼睛,看向了落黎昕。道:“何为预言,太子但说无妨!”他虽为邻国掌朝太子,按理不可以干涉云祁的国事,但如今已束手无策,说不定他有解决得办法。闷

落黎昕扫了皇上一眼,便转首看向了紫瑶,似乎想了想才开口说道:“郡之战乱,民心不稳,天降神女,逢凶化吉,福泽凡间,郡之郡也!”

他的话刻意地在暗示某人,真是预言,还是信口说说,唯有自己本人知道。

话落,本是寂静的四周,此时却议论纷纷……都在讨论这个神女……更有人看向了紫瑶。

见此,紫瑶浑然一怔,泉眸微敛,看向了对面的落黎昕。他说的是她吗?郡之郡也……

“这只老狐狸到底在耍什么花招?从他的预言里,好像在暗示你!但这预言是真是假?”落可南作揖思考状。睨了眼紫瑶,“看来这次,你又中标了!”

“天,我怎么这么衰,我又没打过仗,我哪知道怎么解决!”紫瑶抚了抚头,连叹了好几声。“对方可是有十万人,在降一百个神女,也打不过!除非智取!”

自从老狐狸提到她之后,她就沉这一张脸,好不容易一次不关她的事。殊不知,这次又莫名其妙地搭上了。

“这只老狐狸还真当你是诸葛亮啊!”落可南冷哼了一声,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,便开口:“不过郡都跟你也有缘,都有郡,郡之郡也,这是巧合吗?

“确实很巧!”落薰研淡言,面色依旧严肃。

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,扫了眼对面的落黎昕。“这只老狐狸越来越高深莫测了。连我也揣摩不出他的想法。”

紫瑶沉思了几分,霎时恍然。“臭小子,刚才第一句说什么来着?”

闻言,落可南皱了皱眉,回想了下,便启言:“我说这只老狐狸还真当你是诸葛亮!怎么了吗?”

他随口说说的话语,无疑对她却是一个提醒,虽然不会打仗,用计嘛,谁不会!

“没错,就是诸葛亮!”紫瑶突然拍了下桌子,嘴角洋溢子一丝浅薄的笑意。“三十六计,其中的一计,知道吗?”

话落,落可南和落薰研纷纷望了过来。眸子发亮地看着她。似明白她的用意。

“我知道了!”落可南挑了挑眉。“看来你真是郡都的主!不过那只老狐狸又如何得知?太奇怪了。”

“或许真的是预言吧!”落薰打扫了眼四周,平静地答道。

落黎昕端杯低吟,狭长的凤眸中,闪过一丝精锐,视线来回打量了下对面。嘴角微勾起一丝俛淡的弧度。

对于他的预言,皇上几经思量了下,便抬头望向了紫瑶。

“太子说的预言里,指的是郡主?”

“没错!但信不信取决于皇上自己!”落黎昕懒懒启言。冥冥中自有注定,一切都有记载预言,而她就是那一个女子。他确定!

皇上黑眸微眯,眸光倏地有了丝光亮,稍缓了缓气。却没有答话。

此言一出,所有的目光纷纷望向了紫瑶,而她也再一次成了焦点!

对于预言,有的人半信半疑,有的全信,而有的却认为无稽之谈。

这时,叶将军站了出来,俯身行礼,敬道:“预言只是流言蜚语而已!皇上万万不可听信!”

“郡都危机,理应想个良策,而不是听信预言!”

“皇上,无稽之谈啊!”

而后,接二连三的大臣纷纷站出来,势必反驳。

蓦地,接待使臣的宴会,却变成了朝臣议政的场地。

紫瑶泉眸微敛,轻摇了下头。而嘴角却是一抹笑意,扫了眼殿中的那些大臣,是该说他们傻,还好说他们无知,看不起女人的家伙!这种紧张的时刻,还不忘反驳。

皇上调整了坐姿,仰视着殿下的一干大臣,对于落黎昕的话,却也深思熟虑的一般。毕竟掌朝太子的话,不会有假!

“流尚国派何人主帅?”

闻言,那些战甲士兵抱拳敬道:“回皇上,流尚国的二皇子!南轩寒。”

“微臣听说这个皇子,擅于带兵出征。但对于他还不是很了解!毕竟从来没有碰过面!”叶将军恭敬再道。

“他必有十全的把握,不然也不会前来放言!”皇上威吓一声。

落黎昕凤眸微敛,戏谑不明的眸色,淡扫了殿中的一干大臣,便转首直视了皇上,淡道:“没错,这个二皇子,却是心思谨慎但却多疑!毕竟密谋之久,不然不会等到这天!”他的声线不温不火。

话落,皇上略微探究地回视他,这个太子果然不是一般人,居然这么了解对方,殿下的他竟是如此淡定平静。

“那个皇子心思谨慎,却生性多疑,这样反而我们有利!”紫瑶淡淡启言,明清的泉眸闪过一精光。

“也对,疑中生疑嘛!”落可南倚着头,惬意地斜眼睨了下紫瑶,“这只老狐狸懂得还真多,那他提供的情报。还真是有用!”

“那你去感谢他啊!”紫瑶扑哧一笑。

“笑话!”落可南瞪了她一眼,要他向那只狐狸道谢,没门!他抿了抿唇。“与其说他,你还不如想想等会要如何跟皇帝老子讲吧!”

“也对。”紫瑶点了点头,看向了云冷月,只见他此时,眉头轻蹙,潭眸紧敛,神色凝重,身为皇子,着实也在担忧这等大事。似在沉思,很显然刚才他们谈得话,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。

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臂,微眯着月亮般的笑眼。只笑却不语。

他霎时恍回神了,温谪似玉的潭眸望着她,嘴角浅扬起一丝笑意。默契的眼神传递,无须过多的言语,却能明白对方的心意。

“皇上,微臣请旨领兵出征!”叶将军抱拳请求。

皇上面色沉重地看着他,反问:“京城不过五万兵马,叶爱钦要如何如何出征?对方可是十万大军!然不成爱钦有何破敌良策?”

“没有,微臣身为将军,军事如此紧急,理应搏一搏,总不能让郡都就这样白白葬送!叶将军俯首再道,说出了内心中的想法。便跪了下来。“就让微臣带着京城的五万兵马出征,誓死捍卫郡都!”

见此,站于殿中的大臣纷纷跪了下来。“请皇上恩准!”

皇上微敛的黑眸中,忽然怀过一丝冷凝,浑身散发着属于帝王的气息。没有答话。

这时,云冷月颀长的雅姿站了起来。道:“父皇,儿臣认为不妥!”愠沉的声线不温不火。

“皇儿,有何高见?”皇上敛眸问道。

“对方十万兵马,奈何京城加上的郡都,也不过六万,敌众我寡,如果力拼,战火连天,没有胜算,反而生灵涂炭,殃及百姓!”云冷月愠淡启言,字字珠玑。眉宇彰显王者风范。

“殿下所言也不假,但没有搏一搏怎么会知道输赢?难道要把郡都拱手想让吗?”叶将军回道。言语间有点激动。

蓦地,紫瑶也站了起来,正色道:“皇上,殿下说得对,如果硬拼,难免会生灵涂炭!”

话音一落,殿中便响起了好几个声音。矛头通通指向了她。

“一介女流,不得议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