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38章 空城计

第二百三十八章 空城计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“一介女流,不得议政!”反对的声音干劲有力。

一干大臣人等,纷纷转了过来,严厉的眼神似瞪地看着她。

见此,紫瑶也毫不畏缩,反观一脸平静,嘴角洋溢着一丝笑意。大方地回视着他们。

对峙了一会儿之后……累

“父皇,儿臣认为此事非比一般,得从长计议!”云冷月愠冷扬言,语气中散发着丝丝威仪。

闻言,皇上微闭着双眸,点了点头,同意他的观点。视线继而转向了紫瑶,不经意发现了她嘴角的那抹笑意。然不沉那个预言是真的……

见皇上犹豫了,叶将军便接着迸言:“皇上,刻不容缓,请您恩准微臣领兵出战!”

有勇无谋正好适合他!面对十万大军,有勇气领兵应战,这气量着实让人佩服,但单单硬拼,反而会死伤无数。适得其反,保不下郡都,也损失了大半士兵,武将就是只有冲动的份!有时还不比文臣!必要的时候,还得文臣取代武将!

“叶将军,有勇无谋,必会损失惨重!这是一种愚蠢的做法!”紫瑶直接坦言,泉眸睨了他,分析道:“敌对十万大军,而我方也不过六万而已,相差四万之多,悬殊之大,就算干将再多,此举无疑是鸡蛋碰四头,自找死路!”平静的话语,字字珠玑,却不无道理。闷

“就算你是一品郡主,也不得议政!”叶将军反驳道,他站应战术,居然被她狠匹,怎能不气?想他也是堂堂一个将军,他要如何做,还轮不到这个郡主来指责。

紫瑶笑看了看他,正色回言:“此时关乎重大,理应不分男女,更何况,本郡主是个特例!”

“就算你是个特例,也是一介女流。”说话的正是若浩天。

此时的他一脸沉色,严厉凌厉的双眸紧盯着紫瑶。无一丝身为父亲该有神色。昔日的女儿,如今却是身份显赫的一品郡主。就连位置都比他做的还要大……

紫瑶挑了挑眉,淡扫了他一眼。“一介女流又如何?本郡主能解决的,你们未必能解决!”

若浩天一愣,与叶将军对望了一眼,有点狐疑,“你可懂兵法?”

“不懂!”紫瑶惬意地摇了摇头,纵了纵肩。她又没上过战场,哪懂得什么兵法!

他们一言一语,相驳对峙着……

落黎昕狭长的风眸,忽闪过一丝赞悦的眸光。若子毕竟是若子,此时的她更有女子的气量。

“兵法又不懂,还想议政,微臣劝郡主,还是别逞能,事情可没有你想得这么简单!”叶将军藐似地看了她一眼。继而看面了皇上,跪了下来。“请皇上恩准!”

“皇上,请快速做定夺!”……

皇上威严了地扫了眼,跪了一地的大臣。继而转首看向紫瑶,她说得没错,此时此刻不分男女,更何况她是享有特例的郡主。而且她刚才的分析也不无道理!鸡蛋碰石头……

“各位爱钦勿须在争议!朕自有主张。”皇上动了动袖摆,示意他们安静。“郡主有何良策?”

此言一出,四周皆是一怔。皇上的主张,竟要听这个黄毛丫头的意见。大臣们有接着站出来觐言。

“皇上万万不可,郡主不懂兵法,又何有什么良策!”

“军政大事怎么样,都轮不到一个女流!”

“皇上三思啊!祖宗遗训而不能违反啊!”……

反对的声线,咄咄逼耳。争议声不断,而紫瑶却无受干扰。反倒悠哉地哈了口气。

皇上面容一沉,刻意威吓道:“众位爱钦一再反对,莫非你们有何破敌良策?”

话音刚落,殿中即刻鸦雀无声,没人开口说话,毕竟真的没有良策。

皇上淡扫了眼地上的大臣,似想了想便开口:“没有办法的时候,就听听别人的意见,郡主说的对。此时此刻,关乎重大,理应不分男女!”

“郡主但说无妨!”皇上终究选择相信了她,相信了那句预言。毕竟他也说过她是他的王牌!他不会看走眼的!

“回皇上,流尚国敢来攻城,必定知晓,郡都城内兵力不够,如若同样驻扎个十几万大军,他们必定不敢来!”紫瑶沉稳回道。

闻言,皇上点了点头,却又疑惑:“从西调兵自是可以,但得两日。如若快马加鞭也得一日半,如何保?”

紫瑶抬眸看了看皇上,淡笑道:“我们可以拖延时间!”

听闻,殿中的大臣皆是一愣。不明白她到底要如何做。

“如何拖延?”皇上好奇一问,深知她有办法之后,内心中有了丝舒坦。

“郡主要拖延时间,还不是得打上一仗!”叶将军讥笑了一声,不打仗又要如何拖延。

紫瑶无奈睨了眼他,真是草包一个,拖延时间不一定要靠打,堂堂一个武将,真怀疑他,什么事都不经过大脑想,开口闭口就是打!

“本郡主一人便可破敌!”紫瑶挑了挑眉道,刻意说得高深莫测。

此言一出,一干大臣等先是一怔,而随即有藐视地看着她。

“真是笑话,郡主你一人怎可对十万大军?还未伤到一兵一卒,自己倒先遭殃了!”叶将军讥笑了一声。

“你以为本郡主会笨到单枪匹马,去跟他们硬拼吗?明知死路,还不要命?”紫瑶冷眼看着他,平静道:“本郡主准备智对!”

她不是超人,也不是奥特曼,不能一脚踩死几个!她也不会傻得去硬拼!

经她这样一说,本是嘲笑她的叶将军。脸色霎时转为绿色……惊愣地说不出话。

“郡主,如何智对?说给朕听听?”皇上疑惑问道。

紫瑶敛起了眼帘,淡道:“明日午时,十万大军将至,如要智对,理应打开城门!”

适才,皇上有点不解,“打开城门?”

“没错!”紫瑶点了点头,欲要讲下去,岂料。还未开口,便被人抢先迸言了。

“微臣还以为是什么好计谋,此举简直就是引狼入内。”

“郡主战场上可不容胡乱开玩笑!”

“皇上切勿听郡主一派胡言!”……

大臣们纷纷争论不休。有的更是讥讽她,更甚骂她白痴,十万大军将至,居然打开城门,岂不是比被丢城还要没有面子。

紫瑶双手环抱于胸,冷扫了一干大臣,她的话都只有说到一办,居然妄下定论!

不予理会大臣们的争议,皇上有点好奇,便开口:“郡主说下去!”

“这是一种心理战术,在我军无力守城的情况下,可以一试!”紫瑶恭敬回言。“打开城门之前,我们可以在城内先做安排,让整街整城看起来空虚一片,换句话说就是向敌军暴露城内空虚,正所谓虚者虚之,让敌方产生怀疑,便会犹豫不前,疑中生疑,敌军必会怕空城内会有埋伏,又会怕陷入陷阱,所以不会敢冒然行动,甚至退兵!这样一来,也算是以少胜多,反败为胜了!”

“这就是臣女说的拖延战术,待大军一来,镇守郡都,想必他们不会再来进犯了!但此计只能用上一次,敌军不可能一骗再骗!”

众人听闻,皆是一怔,不敢相信的看着她。若浩天和叶将军更为错愕……

“此计甚好,但打开城门仍有风险,郡主有把握能赢吗?”皇上敛眸问道。

闻言,紫瑶伸手指了指落黎昕,对皇上说道:“刚才太子也说过了,流尚国二皇子,心思谨慎,却生性多疑!所以臣女更加确定!因为这是心理战术!正所谓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。难以分辨!”

皇上眉头舒坦,眸中闪过一丝赞赏。“郡主如何得出此妙计?”

“此计名为空城计!”紫瑶勾唇一笑。

这哪是她的战术,只不过课堂上,书上都有讲过诸葛亮的反败为胜的空城计而已,而她只不过加以借鉴!!

“好一个空城计!”皇上龙颜大悦道。

“皇上,虽说这个战术很好,但正如皇上刚才所说的,打开城门,却有风险!郡主光说有把握,但实际还不知会不会成功!”叶将军恍回神来,刻意再提,还是对紫瑶感到不满,而且她还是一介女流。继而伸手指向了紫瑶。“如若出了事,郡主你敢承担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