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39章 按律当斩!

第二百三十九章 按律当斩!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他再次把矛头指向了紫瑶。“如若出了事,郡主你敢承担吗?”

他终究不能接受,打开城门这种做法,毕竟太有风险!虽说这是个好计谋,但对于他这种武将来说。通常都是以武力来帮皇上打江山,现在却被一个黄毛丫头骑在头上,心里难免不服,更何况,他和她比。皇上更相信她!累

“当然敢!”紫瑶莞尔一笑,平静的面容波澜无波,没有受他的恐吓所影响。

殿下的她,雅蓝的身姿,绝色倾城,眉宇间绽放着凛然的傲气,毫不畏缩,威仪优雅,嘴角一抹自信的笑意,让人过目不忘,流连忘返。

闻言,叶将军面色更为纠结发青。刻意提醒道:“如若失败,丢失郡都,按律当斩,郡主可要想清楚了!”

话音一落,四周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,有的人担忧。有的人更好奇她敢不敢承担。

丢失郡都,理应当斩,这是必然的,因为事关重大,国土流失被占,等于藐视帝王无力防护!而这等大事本该不容有女子参与,而她却是个意外,无缘无故地搭了进去,是冥冥之中又注定,还是巧合?

“本郡主知道,无须将军提醒!”紫瑶淡淡启言,仍是平静万分。她做事向来都很相信自己,如没有把握的事,她又岂会冒险?她泉眸微转,淡扫了眼他,再次肯定道:“此计必定会成功!”平静的话语,却坚定万分,不容别人质疑!闷

“你……”叶将军瞪着她,语塞。亦被她的气势给震慑住。

身为一个女子,能果断地说出这样不怕死的话,此世间少有。而她却不是一般的例外!

“好!朕信你!”皇上赞赏了几声,“既然郡主已经提出良策,那么哪位爱钦愿意前往,与之破敌?”

听闻,本是交头接耳的人,皆是安静了下来。相互看了一眼,却没有答话。一干文臣,哪会上场打仗,当个军师,还差不多。毕竟对她的计谋还是心有余悸。打开城门,万一敌方执意前行,那岂不是遭殃了。这种砍头的事,谁也不敢做。

叶将军本就不服,在战场上他总认为武力战胜一切!对于她的计谋更为不屑,自是不会用!

倏地,皇上面色一沉,黑眸微敛,冷扫了殿下的一干大臣。

刚才相互反驳得咄咄逼人,怎料,他话刚刚一说,即刻变得鸦雀无声,有的更甚俯低着头,生怕会叫到他似的。

就在这时,突然响起了一个不温不火的声线。

“父皇,儿臣愿意前往。”云冷月愠淡扬言。

蓦地,皇上缓了缓气,看向了他。“皇儿你当真愿意南下郡都?”身为他的父亲,当然关心自己的儿子,但仍感到欣慰,毕竟只有他这个儿子站了出来。相较之下,那些大臣却畏畏缩缩。

云冷月面色未变,反观一脸淡定,道:“愿意!”继而转首看向了紫瑶,幽深的潭眸皆是一阵柔色,至始至终他都很相信她,很了解她,他不想她在有危险,因为他怕……

四眸相对,柔水幽光,心有灵犀一点通,眼神的传递,知道了彼此的心意。

紫瑶抬眸望向皇上,正色道:“皇上,此计是臣女提出来的,臣女愿意前往!”

“郡主也要?”皇上询问了下,眼神游移于他们之间,

紫瑶轻轻颌首,淡道:“当真!”

“瑶儿你……”云冷月蹙眉道,神色担忧。

“你想让我担心吗?一起去不是很好嘛?”紫瑶笑了笑,抬头望向了他,“同甘共苦,又岂能让你一个人前往?夫唱妇随,月唱瑶随嘛!”

她的担心,犹如一阵暖流划过心头,由此伴侣,不枉此生!

云冷月夭唇微勾,浅扬起一丝温润的笑意。“那好!你可要跟好了!”

虽然外人听不清他们之间的谈话,但从彼此的眼神中,皆是看得出一片深情……

落黎昕狭长的凤眸微敛,眸光闪着几丝幽沉,淡扫了眼前的一幕。沉思了几分。

这时,落可南站起了身来,挑了挑眉道:“如此有趣的事,岂能少得了我,既然如此,本太子就舍命陪君子,一同前往!”

“本公主也是!”落薰研也紧接着答话。

见此,云冷月和紫瑶纷纷转首望了过去,几人皆是默契一笑。看来此行热闹非凡。

众人闻言,皆是一怔一愣,不解他的话,十万大军攻城,打开城门,是件有趣的事?更有人疑惑他们的关系,毕竟太过亲近了……

起先的一个人,变成了四个人,有了他们的加入,他也放心多了。皇上面露和色,眉头舒展,能出此能才,国之幸也!

“准奏!”他的声线浑厚,带着为威严与喜悦。

“谢皇上恩准,我们必会凯旋而归的!”他们异口同声道。配合得和默契。

皇上微眯着黑眸,威仪的面容上,却盈满笑意。“朕会等着你们的好消息!”

“郡主在城上弹琴,至于我们这几个人就在一边惬意地品茶!欣赏那些蚂蚁士兵!”落可南悠然提议。

他说得风轻云淡,轻松万分,更有一番人当众傻眼,打开城门,已经是险策,还悠哉的在城上品茶,弹琴,玩什么把戏?敌军来了,他们还能这么淡定吗?

闻言,皇上眸子微垂,沉思了几分,有些不解,但他也知道他们这样做,必定也是计谋,而他也不再过问!

“如若这次大破敌军,保住郡都,朕会论功行赏!”皇上和悦笑道。继而看向了紫瑶,似想了想下,便开口:“郡主足智多谋,提此妙计,更为功臣一个,带你们凯旋之际,朕就在荣升你一品郡主的称号!”

此女有功,巧补龙袍,已经让他动了这个念头,不然也不会封为一品。如今,要是解决郡都危机,那他准备在给予一个特例!

“谢皇上!”紫瑶恭敬回言。

顿时,四周又了些小许的议论声,不是关于郡都危机,而是狐疑,这个一品郡主要如何再让你荣升?毕竟一品很大了!

“时间宝贵,臣女这就回去准备。连夜赶往郡都!”紫瑶稍稍沉思了一下,看向了哪几位战甲将领。“等下还请几位带路。”

听闻,那几名战将便俯首再道:“郡主尽管吩咐。微臣定当竭尽所能!”

见此,紫瑶点了点头,浅浅一笑。

皇上敛眸看向了他们,道:“那么朕就赐四匹南觐的快马,让你们迅速抵达郡都!而朕也亲自目送你们出宫!”

“谢过皇上。”他们同应了声。

“我等先行告退!”话落,他们便转身离开了。

待看他们的身影一消失。皇上便站起了身,对着一旁的人,吩咐:“来人,摆驾宫门!”

迅速地回到了寝宫,褪下了一身的郡主装。换上了一身男儿装扮,还不忘带着一把温雅的折扇,此时的她,再次上演翩翩公子哥!

不久之后,他们准备完毕,便相会宫门。

皇上带着众人早已站于宫门那静待。而旁边四个守卫牵着四匹白色的雪驹走了过来。

见他们准备完毕,皇上便启言:“祝你们一路顺利!”

“嗯!”他们纷纷点了点头。

同一时间,一个妙哉的翻身上马,身姿了凛然利落,告别了一干人等,便随着那些将领,朝宫门前行。

“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会骑马了?而且扮起男人,还蛮俊俏的……”云馨雨望着远方怔怔地说道。

云奕辰皱了皱眉头,担忧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但愿他们没事。”

落黎昕微眯着凤眸,眸内似笑非笑。扫了下他们远去的背影,嘴角魅惑一笑。便转身率先离开了。

一路上快马加鞭。马儿飞驰如风,一路上微风阵阵,吹扑而来,丝丝凉爽。

夜色弥漫,月色高挂,周围繁星荟萃,北斗星象,月光洒满了一地,仿若为他们照明一般,为他们引路。他们彻夜连

赶,直奔郡都!

许久,夜色欲退,晨早欲来。

皇上御赐的雪驹,果真是快马。天还未亮,便赶到了郡都。

策马奔进了城内,街路上上弥漫着一股烦乱的气氛。民心已乱。各个人面色凝重,坐立不安。

待跑到了城门前。他们纷纷下马。那几位将领便向前为将军说明了一切。

那守城的将军本是神色匆匆,待他们说明了一番,再见到眼前的来人。会意了几分,便俯首道:“民心不稳,郡都大乱。请郡主做主,指示微臣该如何做?”